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二章 做坏人也不错

劳伦斯将之前听到的话写在纸上,充满法式浪漫的字母,让伊历塞克这个高中毕业的学渣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靳成锐也到了,他看着纸上的字等着劳伦斯给他们讲解。

“在这里我得到一个人名,马修。”说着他用字在那个单词下面画了两条横线。“从这两句内容当中,马修是他们的部门主管,而他现在不在这里。”

伊历塞克盯着那个名字看,没有发表言论。

“范围已经缩小了许多,伊历塞克将军,我想美方的情报局可以帮这个忙。”

“我想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庞霖手中的那三枚导弹。”伊历塞克发表不一样的见解。“这是我们首要解决的。”

“任何一个人都有他存在的必要,不然庞霖也不会留着这个人。”“伊历塞克将军,你能帮助我找到这个人吗?”

“我可以帮你找,但不能保证会在什么时候找到。”

“谢谢。”劳伦斯说完接着讲下面的。“这里有说到一个接货地点,根据前面他们的谈话,我们知道这次的货物十分重要,所以我猜测这个地点交易的东西,会有我们想要的。”“车站,伊历塞克将军,这里人流量最大的车站有多少个?”

“为什么是人流大的?人流小的车站更能逃脱我们的视线。”伊历塞克把地图摊到桌上,对他的话发出置疑。

“伊历塞克将军,您忘记他们是什么人了吗?”劳伦斯微笑的讲:“他们是一群不受法律控制的武装分子,只有我们才会尊重生命。”

这些武装分子在缺失法律的国度生存这么久,在他们的意识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因此他们只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任务,才不会在乎死多少市民,这是他们最大的筹码,所以他们会充分的利用起来。

伊历塞克点头,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点讲:“这些都是人流非常大的车站。”

这时靳成锐反问。“这里的车站是指火车站还是汽车站?”

听到他的话,伊历塞克看劳伦斯。

劳伦斯想了想说:“以防安全起见,我们把它们都列入范围内。”

“那么如果要加上汽车站,这里流动人口最多的车站有八个。”伊历塞克又重新标记。“这八个车站分布的距离都很远,我没有这么多人手。”这里除了地狱天使,还有塔班利以及其它恐怖分子,他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调去干这件事。

劳伦斯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把这八个车站的卫星图及资料找出来,经过大约长达一个小时的分析,最终锁定在塔哈尔和昆都士,还有法利亚布这三个地方。

“伊历塞克将军,我们只有这三个地点。”他经过始发站、所经路线及阿富汗车站周边的路况与环境问题,排除了其它五个车站,现在剩下的这三个车站,东西南北都通,是个交易的好地点,更重要的是,这是在塔班利的势力范围里,军部对这帮人十分忌惮,加之市民众多,大兵们绝不可能在这里大打出手,反而会束手束脚。

伊历塞克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不太相信他的话。

劳伦斯是个法国人,即不是军部也不是政府的人,伊历塞克能够听取他一些意见已经很不错了,此时要他出兵,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靳成锐明白伊历塞克的顾虑,没有哪个合格的指挥官会让自己的人去随便冒险,还是因为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的话,但他在此之前接触过劳伦斯,对他的聪明头脑感非常欣赏,又有J上将的那句话,他认为可以相信他。

“伊历塞克将军,我的人可以负责一个地方。”靳成锐主动出人,表明他认同劳伦斯的话。

劳伦斯在伊历塞克沉默时他就紧张起来。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不知道伊历塞克的顾虑,即使是真正的军师,他所出的每个注意都不一定能或得将军的认可,更何况是他的。幸好的是靳成锐表明立场,这让他松了口气。如果伊历塞克不相信他,那会很麻烦,等走起程序来时间肯定是来不及的。

伊历塞克听到靳成锐的话有些动摇,他保守的讲:“那好吧,我会派出两支四人小分队,另外还有快反随时待命。”

这是个合理的安排,靳成锐和劳伦斯都没意见。

“那我和靳一起去法利亚布火车站。”劳伦斯指着重点标记的那个车站。

靳成锐起身对伊历塞克将军讲:“保证我们的通讯安全。”

这里的恐怖分子差不多都要晋升为特工了,他们有时会拦栽一些频道,许多在这执行任务的大兵都栽在这事上,所以这是件值得让人重视的事。

伊历塞克点头。“我会的。”

离开指挥室,劳伦斯感谢的讲:“靳,谢谢你能信任我。”

“我是信任J上将。”靳成锐冷锐的看着他。“所以你最好别让我们白忙活。”说完便扔下劳伦斯径直回了宿舍。

劳伦斯倒没有怎么在意,不管相信谁,只要他们愿意这么做就行。

想到明天的事,劳伦斯兴奋的有些睡不着,他觉得这会是他几十年来所做过最刺激最让人振奋的事了。

由于不知道具体的交易时间,靳成锐他们需要一整天都蹲在车站里,所以在天还没亮他们就要出发,往前法利亚布市火车站。

杨光和韩冬他们被叫起来,便知道有事情干了。他们动作迅速,没几分钟就整装完毕,跑到操场集合时看到杰克和尤里他们也下来了。

“韩,你们也要陪我们一起去看日出吗?”杰克和尤里是从另一边宿舍楼下来的,那个宿舍楼正前面有三个楼梯口,这是方便紧急时刻大兵们能有地方跑而特别多开的楼道。此时他们带着人分别从一二楼梯下来,看到对方就完然无视,一个个热情的跟韩冬他们打招呼。

听到杰克的话,尤里不落下风的讲:“韩,你的头没事吧?你们的伤都好了吗?”

被他们两队热情包围的韩冬,长袖善舞的笑了笑。“我们早好全了,要不然长官哪会要我们这群伤兵出去。”“杰克你们怎么样?才刚来这里还适应吗?”

他这话哪个都不落下,哪方都不得罪。

杰克勾住他脖子笑得很大声。“韩你这是瞎操心,这里可是我们的老本营,以前哥哥我在这里呆的时候你还在学校追小姑娘屁股后头呢。”

“有些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什么时候这里成你们的老本营了?我们在这里呆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说小三,话这样说就不对了,你去问问人,最开始来这鸟都没只的鬼地方,难道不是我们海豹队?”

“你就吹吧小鸭子,我们三角洲……”

杨光看他们你来我往,还彼此给对方取外号就忍不住笑。这是*裸的秀恩爱,其实他们早就狼狈为奸了吧?

还真是什么人看什么事,在杨光眼里,这两支快要打起来的特战队,那是小两口调剂生活,一点不觉得他们关系不好,只有海豹队和三角洲部队才知道,他们就想弄死对方,鬼才跟他秀恩爱。

“好了好了,你们再吹牛都要飞了。”这时梅森走来,叫人把他们两个队长分开。“最开始到这里的是游骑兵,然后就是我们快反,不信自个回家查历史去。”

看到梅森,刚才吵得沸沸扬扬的杰克和尤里同时看向他,异口声:“你是什么东西?一群呆在基地里的安逸家伙给我们滚一边去。”

“你们是牛逼,特种兵里的骄傲,可还不是被我们快反救过?”

“靠,你们这个后方要连这点事都做不了,还要你们干什么?!”杰克。

“就是,整天坐在直升机飞来飞去,真当自己是鸟啊,救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尤里。

“你们两个再敢喷我口水,信不信我揍你们!”

“想打架啊,谁怕谁!”

“¥%……¥”

杨光抱手臂,小声跟韩冬讲:“队长,他们感情真好。”

韩冬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啊!”“*的敢打我鼻子。”这是梅森的吼声。

刘猛虎皱眉。“这样还算感情好?”

宋立辉迟疑的讲:“应该是吧?”

“我操,兄弟们给我上!”梅森被杰克和尤里两人围攻,打不过就叫战友上。

听到队长的话,原本劝架的快反队员立即改劝为打。他们刚才骂了快反,也就是把他们都骂了。

看到梅森叫人,杰克和尤里也叫自己的战友上。

快反算是常规部队的特种部队,特种部队的常规部队,所以小队出动的人数较多,这次负责三队特战队后援的快反部队是二十五个人,比杰克和尤里那边多出四倍,不过特战部队的人耐打又能打,因此双方一时间并没明显的胜负。

这下战狼部队的人,下巴掉地上。

陈航吓坏了的讲:“这感情也太好了吧?”

“打够了没有!”伊历塞克将军一声咆哮,纠缠的人立即松开,规规矩矩的站好。

平时三角洲和海豹队员都很懒散,叫他们站军姿踢正步那都是新来的教官不懂行情,但这次他们听到伊历塞克将军的声音,勉强算站正了。

伊历塞克没有骂他们,如果:“你们这群傻逼快给我上车,耽误了时间我让你们裸奔阿富汗!”如果这不算骂人的话……

“YES长官。”

几十号人大声应着,然后尤里和杰克带着人迅速的登车,风驰电掣的走了,而梅森带着人去准备室。

这时靳成锐走来,把目瞪口呆的部下带上另辆车,往他们的目标地前进。

坐在摇摇晃晃的车里,杨光还在回味刚才的事,笑得十分诡异。

韩冬他们也一样。

陈航没见过“世面”,对刚才的事还没缓过来。“队长,那算打架斗殴吗?”在中方的部队里,是严禁打架的,尤其是群架。

韩冬不太好回答,想了想才说:“那是他们打着玩的,你看伊历塞克将军都没说什么。”

这时杨光乐呵的讲:“你们有没有发现,原本杰克跟尤里是死对头,结果打架受伤最重的却是梅森。”

好像是这么回事。车里几人默认。

“所以可不可以理解,其实他们关系很好,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呢?”

似乎这样讲也没错。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靳成锐看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沉声呵止:“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别人的事少参合。”

他在这里呆过几年,并且刚好是海豹队的,他对三角洲部队和快反部队之间的关系,没有很明确的界线,可以说是不好说,说不清。三角洲和海豹的关系确实不合,几乎没有哪个三角洲队员和海豹队员是朋友的,这两个部队相互鄙视对方,却同时又相互尊重对方。而对快反和游骑部队,三角洲和海豹队员确实喜欢欺负他们,有点作威作福的意思,时常有把快反部队的人打进医院的,可是一但海豹和三角洲队员任务失败要援救时,快反部队又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冒着生命危险把还活着的特战队员救出来,把牺牲战士的遗体带回家,所以这三个部队之间的关系复杂得谁也搞不明白,不过有点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他们都是好兵。所以伊历塞克将军才不会因为打架而处罚他们,只有情节严重者才会关禁闭。

战狼都知道他们的长官曾是海豹的长官,现在见他不帮着谁说话,都异口同声的应下,不再讨论这事。

在任务结束后,陈航他们曾私下里偷偷问杨光:要是海豹队和三角洲真打起来,长官会帮谁?

这是个不用讨论的问题,身为[前美]海豹六队的长官,靳成锐肯定是会帮海豹队的,但是杨光觉得:长官一定会在旁边看他们打!

车子一路开,经过颠簸的荒路和高山,披着初晨的霞光来到法利亚布火车站。

这里人非常多,旅客也多,在车站远处停下来的战狼部队,怕在车站呆太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便分两路人马。

依旧是靳成锐、杨光、刘猛虎、宋立辉还有豆豆,他们为A队。

韩冬和厉剑、徐骅、陈航还有劳伦斯为B队。

A队负责上午,B队负责下午,不用蹲守的人就留在车里留意四周情况。

“还有疑问吗?”靳成锐部署完后问他们。

“没有!”

“行动。”

“等等!”

靳成锐一说行动,刘猛虎和宋立辉两人就准备下车,听到杨光的话都停下来看她

一下收到全体的视线,杨光讪笑,把豆豆叫过来。“豆豆,别动,给你涂点颜色。”

见她拿油彩给豆豆“化妆”,刘猛虎和宋立辉看靳成锐,在他示意下又都坐回原位。

豆豆现在已经是只体格健壮的德国牧羊犬,它漂亮的毛发一看就是纯血种好犬,杨光怕它被一些斗狗或是有心人士看上,到时纠缠不清就麻烦了,所以她把它肚子上的黄毛涂了点黑,看起来青黄不接的。

在杨光化妆的时候豆豆也不动,吐着舌头“哈哈”的喘息。

“搞定了,我们走吧。”杨光把油彩膏收起来,拍了拍豆豆的背,让它下车。

杨光他们这次是伪装者,没做多大变化,脱了军装换上便服,杨光是阔少的夫人,刘猛虎和宋立辉两个保镖,带上一只看起不错的宠物豆豆,全都是本色演出。

杨光牵着豆豆,靳成锐搂着她腰,后面两个做苦力的拿着行李,一进入车站就引起许多人侧目,可以说是支调高而张扬的伪装者,比起装乞丐窝在垃圾桶旁边的杰克他们好太多了。

戴着墨镜的杨光走进车站,到达一个候车室便找了个空位置。

宋立辉还非常狗腿的把他们要坐的椅子擦了遍。

“长官,你说这次要交易的东西,会是导弹的那个部分?”杨光坐下后,脸上笑嘻嘻的,问的话可一点不让人好笑。

“等我们把它拿过来就知道是什么。”靳成锐搂着她腰的手没放开,高大的身躯靠在长椅背上,修长的腿放得有点开,以至于别人走到他这里都要绕一步。

有些人想要他把腿收一收,不过看他身边站着的刘猛虎和严肃的宋立辉,都没敢说。

杨光想长官要坏的时候可真坏,还好他自小被送出国,不然他要是和赵传奇他们为伍,帝都恶霸的名头绝对归他莫属。想到他趾高气昂,挑着下颔渺视别人,把那人吓得发抖的情形,她就忍不住笑。

如果是那样,她会不会是助纣为虐的妲己?不对,她顶多是个被他压制住的小霸王,一碰到他就栽了。

“想什么那么好笑,说来听听。”

“我在想,你要是变成几年前的赵传奇,帝都肯定会风云变色。”杨光没掖着,把自己神奇的想法告诉他。“然后我爸爸和你爸爸两个老家伙气得跳脚,却又不能拿你怎么办。”

“我爸爸就是你爸爸。”靳成锐捏了她下。“但我永远都不会变成赵传奇,要变只会比他更坏。”他一定会比赵传奇更早知道自己的心意,然后直接把她变成自己的人。

靳成锐有时觉得真实的他一定是个坏透了的家伙,是从小的教育让他一直走的正道,当然他也不是讨厌这种人生,只是觉得偶尔做做坏人也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