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一章 长官打掩护

吃着长官替自己打的营养餐,杨光每个都尝一口,觉得这些都还能接受,便喜滋滋的埋头苦干,在快吃完时才突然想起个事。“劳伦斯呢?”

韩冬他们张头寻找,没有看到他。

对面面相觑的战友,杨光确定劳伦斯是没有来吃晚饭的。

这里的基地很大,但人也多,人多东西就多,所以劳伦斯没有靳成锐那么好,可以有单独的宿舍,他是和快反部队的大兵睡一起的。白天那些大兵都要出操或出任务,所以宿舍里就他一个人,加上他一想事情就忘记时间,没有人去叫的他此时还在闷头思索呢。

杰克见他们神情,大概猜到了结果。“你们先吃吧,等下给他装点剩的回去。”

似乎也只能这样了。杨光想了想,便又吃起来。

靳成锐在她把餐盘里满满的食物吃完后,低声讲:“你可以去重新打一份。”现在人少,不怕挤到她,还有就是打餐的人没见过她,她去也不会尴尬。

杨光猛然想明白什么,感激的看了他眼,就立即跑去打饭。

而等杰克把饭吃完,再抬头时看到她还在吃,想刚才她的明明已经快吃完了,怎么还有这么多?

韩冬心照不宣,厉剑他们见识过她的食量,没有大惊小怪,也没人发现异常,至于洗的时候嘛,杨光就扔了个餐盘给刘猛虎。

帮军医洗餐盘,这可是福利,刘猛虎没啥不愿意的,再说他吃两份很正常,要是她这个“娇小”的军医吃这么多,就会引起话题。

所以在几个战友的掩护下,杨光惊人的食量除了内部人员谁也没发现。

他们吃完饭后,装了些土豆泥和肉类就去找劳伦斯。

劳伦斯正在想庞霖制的那三颗导弹要对付谁?阿富汗政府?美方?那么剩下的那枚呢?它有可有是德方、意方和英方,同时也有可能是法方,因此他的立场和靳成锐及美方是一致的。

若真有这个可能,他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J上将?

就在他犹豫这个事件时,响起了敲门声。他抬头的时候吓了跳,以为自己看不见了,直到看见窗外的灯光才知道是天黑。

“劳伦斯,你在里面吗?”杨光见那里黑麻麻的,有些担心。

听到她的声音,劳伦斯摸索的去开门,期间还撞到桌角。“我在,你等下,我马上来给你开门,噢嘶……”

“劳伦斯你可以慢一点,先开灯。”

“我不要紧,马上就好。”劳伦斯摸索的走到门边,打开门的时候也开了灯。

杨光把饭给他。“忘记叫你去吃饭了,这是给你打包的,希望你能吃的习惯。”

“谢谢,你们都吃好了吗?”劳伦斯看韩冬他们。

杨光抢着说:“劳伦斯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这里可没有给你追求食物极致的条件,只有煮熟的和没煮熟的。”

劳伦斯明显懊恼了下,但他很快恢复平常,肯定的讲:“我想我可以搞定它的。”

他要搞定自己的胃还是搞定晚餐,杨光想这两样都不怎么容易,便让他慢慢对付。

韩冬见她走,他们对着个法国侦探也没什么好聊的,也跟着一同离开。

劳伦斯拿着晚餐想:他们还是挺可爱的。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他刚才竟然有些羡慕杨。

一群会为自己拼命的战友,这可比两个男人因为她打架还要帅的事了,而且她还有个爱她的长官,肚子里怀里一个名叫幸福的果实。

劳伦斯摇头。可能他的幸福就是许多猜不到答案的案子,或许……将那个高傲的反同性恋者的威尔少爷变成同性恋?嗯,这似乎是件十分具有挑战的事,不过他不怕挑战。

让那个对父亲的事、被人审问、看守、中枪还保持礼仪,却被他碰一下就炸毛的男人来讲,只有这样才会更另人兴奋,不是吗?

威尔还不知道未来有场大劫难在等着他,此时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地狱天使上,他利用所有手段和人际关系,终于知道地狱天使是个什么东西,这个组织的老大是谁,可他明白的越多就越不能理解父亲为什么这么做。

此时阿富汗的美军水深火热,长期驻军那里的大卫(伊历塞克)叔叔每次和父亲聊天,就是又牺牲了多少人,那些难民有多可怜,他实在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威尔在房里焦躁的思来想去时,一封新的邮件惊醒了他。他不喜与人交谈,朋友不多,除了研究上的同事和教授,就只有白林知道他的邮箱号。现在他因为父亲一事,暂时没有去工作,而该问候表示关心的人都已经联系过他,那么就只剩下白林了。

威尔立即起身去电脑,看到邮件名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确实是白林。

白林的邮件很长,里面有他的研究过程,写的非常详细,在最后他写到:最后一道我不会,你试试看。

说的很轻松,似乎是我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多少,你给我想想答案。

实则却是白林想得脑力衰竭也想不出,便要他参与进来,毕竟这个手稿是他父亲的,要比他清楚的多些。

粗略看到最后,威尔给他回了个收到,就又倒回去仔细看。

白林自拿到那份手稿就没怎么休息,他们这种搞科研的年青人似乎都挺疯狂的,不对,应该是搞“艺术”的人都疯狂。

连续几夜没睡的白林,看着全息屏幕里的手稿图,以及它旁边自己写上去的密密麻麻文字,支着脑袋想不知道威尔能不能想出点什么,不然这个程序一时半会真没法实现出来。

在威尔和白林这两个年青才俊,为这张手稿忙得天昏地暗时,身在阿富汗的靳成锐他们决定,出去看看情况。

现在伊历塞克将军还没和驻守这里的各国负责人达成一致,但他暗里派出的小队已经在时刻关注着地狱天使的情况,只是在人员充足的情况下,没有让战狼出马,一个是他们的伤才好,二个毕竟是友军,不到非常时刻不会拿他们当枪使。

可战狼就是把枪,枪就是用来使的。伊历塞克将军不使,靳成锐当然不会一直保养不用。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靳成锐带着趴窝里好几天的狼群出去遛弯,他们都穿着当地的服装,戴着无线耳麦和枪,在出了基地门口后分两路行动。

一路是韩冬和厉剑、徐骅、陈航和劳伦斯。劳伦斯执意要跟,靳成锐想到他之前独自一人拿到了地狱天使那么多信息,同意了。

二路是靳成锐和杨光,还有刘猛虎和宋立辉,豆豆被无情的留在基地里。

两路人马朝反方向走,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里。

这里的人不算太多,比帝都是九牛一毛,也不算太少,比蒂瓦的晚上要热闹多了,大多是些妇女和老人,偶尔看到几个强壮的男人,都是卖枪的。

“要买枪吗?要买枪吗?JS9冲锋枪,绝对正品不欺人。”那个头上绑着黑色布条的男人说完举起那把枪就“哒哒……”朝天空扫射,弹壳和蹦溅出的火花在夜里显得格外的好看。

而对吵死人的枪声,那些逛街的人丝毫不受影响,似乎这是她们的背景音乐,连头都没回下。

杨光咂舌,感叹这里的人真胆大。他要是万一失个手走个火,小命可就交待这里了。

“噢大哥,要来买把枪吗?不贵,只要一万五千汗尼。”那个卖枪的大汉看到生面孔,想是别处来的人好忽悠,就立即抓住人高马大的刘猛虎。“大哥,看你这一身肌肉平时也是练家子吧?”

刘猛虎还好把他那鸟语,不对,是英语学得顺遛,所以跟他这个吃国际饭的军火贩子能够顺利勾通。

“不,我不是练家子。”刘猛虎说的一本正经。“我是运动员。”

“没事,那也差不多,你要买把枪玩玩吗?玩这家伙可带劲了,比什么运动都过瘾。”

“但、但这是犯法的。”刘猛虎坚决不要。

靳成锐带着杨光回去,十分熟练的拿起把枪,拉膛瞄准,一看水平就是超高的那种。

军火贩子自然看得出,他放过刘猛虎转向靳成锐,大力、热情的推销。“大哥大哥,你看拿着称手不?要不称手小弟这里还有更厉害的。”

“拿出来看看。”靳成锐扫了眼印着HAs标志的枪底,把枪给他放回去。

那人二话没说,钻进他的枪柜下面,在里面拿出杆装着火箭弹的箭筒,继续吹鼓它有多么多么牛逼。

靳成锐接过火箭筒,也试了试手,再次确认了这批东西就是出自地狱天使。

在美军基地门前卖武器,还是卖地狱天使的,真是应了那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话。

不过也只有这里还能这么安全的交易吧?

靳成锐拿着火箭弹似乎很满意,他对军火贩子讲:“这批东西不错,你有多少?”

一听这话,军火贩子有点谨慎,但在看到杨光时他就笑起来。“这里太吵,我们换个地方聊如何?”又是一些大佬带着女人来这里扫货的,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最重要一点是他们的钱好赚。

“你带路。”

想到即将到手的大生意,军火贩子马上收摊,推着他那琳琅满目枪支的车往旁边的巷子走。

巷子有些黑,杨光紧紧的抱住靳成锐,像被吓到的姑娘,其实却是握住他的枪。

刘猛虎留在外面,他是个“守法”公民,不买枪。宋立辉则当了靳成锐的跟班。

走在前面的军火贩子熟络的讲:“你们买武器找我就对了,我叫达科塔,相熟的人都叫我黑蝎子,大哥您怎么称呼?”

“钱。”

听长官言简意赅的吐出这个字,杨光差点笑喷。

“大哥一看就是有钱的主,你看连姓都是钱。”黑蝎子把车推进块空地上,指着旁边的桌子讲:“大哥你请坐,我叫人泡壶茶来。”

这里还不算太偏,十五米外就是集市,周围也有路灯,看起来像是新世纪的旧巷子,暂时看起来这个黑蝎子不像是坑人的主。

杨光的担心不是全无道理的,即使他们不被地狱天使的人发现,像黑蝎子这种人要见财谋命,在这里杀个把人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敢来这里的人,本身就是些不怕死的。

更让杨光意外的是,出来给他们倒水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黑蝎子见他们盯着她看,就讲:“这是我女儿,今年快十八岁了,大哥你要是喜欢可以打个折,收你五千汗尼一晚。”

听到他的话小姑娘吓得直哆嗦,可她紧紧的咬着唇不吭声。

杨光想打折不错,她是要把他的手打折还是把腿打折?

靳成锐似没听到他刚才的话,对他讲:“我需要一些武器,你这里能提供多少给我?”

见他说这事,黑蝎子就把他女儿赶进去,趴在桌上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问:“大哥你需要多少?”

“这个数。”靳成锐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黑蝎子不是很激动。

靳成锐没说话。

这时黑蝎子兴奋起来。“一千?”

靳成锐还是没说话。

这次黑蝎子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一万?!”

靳成锐收回手,搂住旁边的杨光讲:“就这个数,我要JS9冲锋枪和阿克斯94手枪,还有你后面给我看的家伙事儿也要配套。”

“大哥,这可是笔大数目,你拿去干什么?”

“这个不是你该问的。”

“是是是大哥,是我逾越了。”黑蝎子代头哈腰的。“大哥,你这数我给不起,但有个人绝对给得起。”

“谁?”

“BOSS。”黑蝎子说完又加了句。“外人都叫他蜈蚣,不过他不管这些事,负责分销这块是个叫马修的人,他最近好像不在,我过两天给你们回复怎么样?”

还分销?看来公司架构挺全的。杨光想了想冲长官撒娇,大意是这里一点不好玩。撒娇什么的,她手到擒来,绝对能把黑蝎子忽悠过去。

靳成锐对黑蝎子讲:“你也看到了,这里实在不是什么风景秀丽的地方,我等你一天,明天你要是不能找到卖家,我就得去别处看看。”

“成,我尽量。”黑蝎子点头应下,还有礼貌的送他们出去。

杨光和长官还有宋立辉出了巷子继续往前走,没有和刘猛虎一道。

在他们快要走到集市尽头时,杨光发现许多蹲在路边像流浪者的男人在看着他们。

这里不会有年青力壮的流浪汉,因为他们不是在保护自己的家人,就是去拿枪当恐怖分子了。

杨光冷汗唰一下就冒了出来,被长官搂着强行转身,若无其事的往回走。

很幸运,他们没有追上来,杨光与刘猛虎汇合后直接回基地,同时靳成锐也叫韩冬他们回来。

韩冬他们没什么发现,倒是劳伦斯总喜欢在一些小巷子里钻来钻进,他们为了保护他,自然也是跟着一起钻。

在听到长官话的韩冬,正想叫前面的劳伦斯,就见他反头做了个噤声手势,不得不闭上嘴放轻脚步。

“这次BOSS又要做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总是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去送死。”一个在路边小解的男人抱怨的讲:“现在马修老大不在,居然叫那个才二十出头的人来管我们,他能有什么本事,别到时货出了问题就怪我们。”

另一个人说:“出了问题还不知道回不回得来,你瞎操心这么多做什么?”

“也对,趁着命还在,我们去抽一口吧,明天去了车站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那两个人说着走远了,劳伦斯站着没动,韩冬想到长官的话便对他讲:“劳伦斯,我们得回去了。”

劳伦斯反应过来,正要转出去时看到几个男人从外边走来。

韩冬和厉剑、徐骅、陈航都拔出枪,瞬时间枪声四起。

把这几人干掉的韩冬拉着劳伦斯就跑。这里到处都是地狱天使和塔利班的人,只要枪声一响就会有无数人,从不同方向朝他们围来。

果不其然,韩冬他们跑左边,就远远的听到他们呼叫的声音。

往回退的韩冬把侧面的敌人解决,正要往右边跑时,却被劳伦斯拉着往左前道走。

劳伦斯看起来很镇定,他人高腿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隐约还有种优雅的风度,让韩冬他们急死个人。

这是逃命的时候,应该用跑的,可被劳伦斯紧紧抓住手的韩冬居然挣脱不出来。

所以厉剑他们不知道韩冬是被挟持的,跟着他一边警戒一边跑。

奇特的,劳伦斯不算慢的速度带着他们左拐右拐,硬是一个敌人也没碰到。

大约二十来分钟后,劳伦斯额头隐隐冒了层汗,可他步伐依旧从容,只在快走出复杂的巷子时,拉住韩冬躲进屋与屋之间的缝隙里,在两个女人走过后才带着他们出去,进入热闹的人群里。

看到行人,出了身冷汗的韩冬他们把枪收起来,和劳伦斯一起反回基地。

在回去的途中战狼几人都没有说话,而劳伦斯似在想事情,他在到基地后就对韩冬讲:“我要见靳,还有伊历塞克将军。”

“劳伦斯你先去指挥室找伊历塞克将军,我们去叫长官。”韩冬此时对他说话都带着敬意。

这次他们是真的涨见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