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章 麻烦看着我夫人

零蛋假意愁眉苦脸的讲:“可不是,从一个坑跑来另个坑,国家太爱戴我们了。”

“滚你的乌龟蛋。”杰克把零蛋挥开,跟他们好好说话。“我们在马通杜那边的服役期到了,然后正好这里需要人,就被调来了这里。”海豹队的流动性很大,有时这个基地还没呆熟,就要前外另个基地,这很正常。

“厉,在这里还习惯吗?你们的长官不在,他们这些大块头有没有欺负你们?告诉哥哥,我们今晚就帮你们收拾他们。”

“杰克我们从来不客气,该收拾的都收拾了。”厉剑说完疑惑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长官不在这儿?”

零蛋张大嘴笑得很欢快。“我在医院看到你们队长和长官了,噢,还有他的小夫人。”然后他把自己和韩冬联手的事说了遍。

从零蛋嘴里听到队长没事的消息,厉剑、徐骅等人都松了口气。

“零蛋,你知道韩冬什么时候能出院吗?”

零蛋听到这话扬眉,往基地里面看,意外的讲:“他们比我先走,杰克他们晚上才来接的我。”

去接他的杰克和战友,从拉姆医生那里听到白天的事情,对零蛋进行了“严刑逼供”,才知道他碰到的是靳成锐,然后找医生打听了下便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所以一接到要来阿富法的通知,他们便立即赶了过来。

厉剑和徐骅他们担心的看大门。“长官他们还没回来。”零蛋他们后走的都到了,长官他们怎么还没到?

杰克安慰的讲:“别担心,估计他们带着韩走的国航,我们先进去再说。”

他们才刚到,以前虽然在这里服役过,但却没有保留床位的,所以他们还要去分配的宿舍整理内务。

厉剑点头,让他们先去,他们晚点再过去找他们。

杰克知道他是想等靳他们,便带着自己的人和三队老战友去宿舍。

在美军基地增加兵力及武器时,伊历塞克将军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睡了,他在绝密室里与驻守阿富汗的各国家基地指挥官取得联系,明说了这次他们要面对的威胁是什么。

听了他的话后,几位领导人物哈哈大笑。

德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一阵笑够了才讲:“伊历塞克,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哈哈……就那个什么组织还想导弹,你接下来是不是还想说他要占领这个国家啊?哈哈……”

伊历塞克严肃的看着他,没有一点笑意。

渐斩大笑的几人都停下来,看着认真的伊历塞克。

伊历塞克把有关地狱天使的资料调出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核导弹头,以他庞大的军火走私网络,要拿到其它零件很简单,我们曾从他们手中劫回推进系统的芯片,可是又被他抢了回去,如果我们现在不齐心协力,到时后果会怎么样,你们自己想。”

“能怎么样,就你天天追着人家不放,他要对付的肯定是你们。”意方事不关已的讲。

德方和法方还有其它国家也抱着再看看的态度。

在阿富汗驻军的有八个国家,他们不急是因为打得最凶的是美方,地狱天使即使制导弹也是对付美方,他们正好可以趁着他们打完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伊历塞克还不知道他们这群人算盘打得多响,冷笑的讲:“你们觉得美方是地狱的头号敌人?你们错了,地狱天使不是塔利班,他们是商人不是恐怖分子,所以他的目标不是对付我们,而是占领这里。”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收了收看戏的心。

“地狱天使比塔利班厉害的多了,他知道单凭个人的力量无法与我们抗衡,所以他要征服一个国家,到时他就可以将这里做为最大的军火走私国家,再加上塔利班的那帮恐怖分子,你们觉得这里的平民还能活得开心吗?”伊历塞克还扔出个让他们不得不重视的问题。“他手上一共有三块推进系统的芯片,即使有一颗导弹是给我的,那么剩下的两枚是给谁的?嗯?”“你们好好想清楚,希望你们能尽快给我答复。”

伊历塞克关了多人视迅,揉了揉酸涩快要流泪的眼睛,坐了许久才离开地下绝密室。

他这几天一直在与这些人谈话,同时向本部调来了最好的兵及武器,现在只要等到驻守这里的各国家答复,他就会马上展开行动。两天,最多再等两天,不管他们是不是同意出兵,他都要和地狱天使大干一场,绝对不能让他将武器制作出来。

诚如厉剑他们所想,这件事非常重大,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始不惜代价找到芯片,后面在听到厉剑的出战请求时,断然的拒绝他们。

他们牺牲的已经够多了,他不希望再让他们这群孩子冒险,因为这事件已经超出控制范围,接下来不是某支部队的事,而是整个军部的事,整个国家的事。

他走出指挥室,看着挥洒在操场上的阳光余晖,恍惚的想或许他该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并不是难事,不是吗?

正在他想得出神时,一辆车慢悠悠开进基地,看到从上面下来的人,微微的放松了脸部表情。伊历塞克偏头对副官讲:“去请靳准将和劳伦斯来一趟。”

杨光他们在中方剩坐国航到达阿富汗,便坐车款款而来,缓慢得像优雅的淑女,这可让厉剑他们好一阵着急和等待。

“长官,队长。”厉剑他们站成一条直线,望着从车上走下的四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靳成锐点头,正要说什么就被跑来的副官打断,他抬头看站在指挥室外的伊历塞克将军。

“杨光,你和韩冬两人先去休息。”说完就和劳伦斯大步走去指挥室。

等他们两个走掉,厉剑他们就帮着杨光和韩冬提行李。

陈航看到走着出去又走着回来的韩冬,笑嘻嘻半天后瞅着他的头讲:“队长,你没事我高兴是高兴,可是你这头……”

韩冬摸了摸光亮的头笑得几分痞气。“怎么样?这形像是不是特像土匪头子?”

他动的是脑部手术,所以那块儿的头发像豆豆一样被剃掉了,在伤口好了拆纱布后,他实在不忍目睹,便用刀把它给剃了,现在不是寸板头,而彻底的光头。

“队长,凉快吧?”刘猛虎傻乐。对他来说,只要人没事,光头什么的都没所谓。

“那当然,风一吹整个人就倍儿爽。”

徐骅勾住他脖子摸他脑袋,突然就邪笑的讲:“和尚,你吃肉么?睡女人么?”

“滚一边去。”

“哈哈……”

在他们都笑得前俯后仰时,一直沉默的厉剑很想说:队长,不是所有光头都是男人,尼姑也是,而你更像后者。

这话厉剑没敢说,杨光也没敢说,笑话,多年的情谊不能被这句话给毁了。

“好了好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闯什么祸?你,你呢。”韩冬挨个的问人。

大家都齐唰唰的摇头,动作非常一致。

一定有问题。这是韩冬和杨光两人的想法。

不过韩冬没有追问,只让他们准备下今晚开班会,就让杨光去休息。他得看着她。

“队长,有没有感觉不舒服?这是几?”杨光向他坚起一根手指。

宋立辉看了忍不住噗笑出来。“队长,你这是一伤回到幼儿园啊!”

“别笑。”杨光严肃的让他们闭嘴,直定的瞧着韩冬。她得盯着他。

韩冬没办法,配合她做了简单的检查,让她快回去睡觉,等下要吃晚饭了。

“嗯,那你也好好休息,厉剑、骅骅、航航、猛虎和辉辉,我先走了。”杨光把他们都喊了遍,然后便带着豆豆离开。

豆豆的伤也全好了,就是腹部那块没毛。杨光高兴的带着同样高兴的豆豆回长官宿舍,被太阳拉得修长、轻松、欢快的背影,成为这个基地里一抹鲜亮的风景。

看到她,忙碌的大兵觉得今天的天气也不错,花儿开,鸟儿飞,这些不愉快的事总会过去,胜利是永远属于他们的,他们坚信这一点。

陈航往外探头,看到杨光走远就回宿舍向徐骅等人打了个OK的手势。

在整理内务的韩冬直觉不好,一反头看到他们围上来,被逼得坐床上。“你们想干什么?!”他企图用队长的威信来震慑他们。很可惜,现在这个时候可没人管他是队长,除非他是长官还差不多。

“嘿嘿……队长啊,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天都发生什么事了?嗯?”徐骅蹲在他腿边,笑得优雅迷人,说的话也极为轻柔,像在跟心爱的女孩求婚一样。

韩冬往后仰,紧崩着背脊看他们。

陈航也蹲下来,趴在他腿上,一幅虚心求问的好学生样。“队长啊,快给我们说说呗。”

“就是啊队长,我也想知道。”刘猛虎人高马大不适合做那样的动作,他给自己拉来张小马扎,像开班会的坐到徐骅身后。

而宋立辉和厉剑则一人一边坐韩冬身边。

被他们包围的韩冬,感到压在腿上的手让他双腿发麻,贴着他坐的两位战友不怀好意,盯着他的似想要把他吃了,顿时浑身寒毛尽立,鸡皮疙瘩掉一床。

“你们有话就说,陈航把你的手拿开,这也是你能趴的?你们一个个大老爷们别给我卖萌,又不是杨光!”他说这话的意思是:要是个女孩这样趴他腿上,这样的仰望他,他肯定高兴的把双腿献出去,可问题是你一个大男人这样恶心吧啦的趴我腿上,我只想一脚踹死你。

可他这话一出,引起大家一片嘘唏。

“啊,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我就说嘛!”徐骅。

“队长,原来你才是受伤最重的那个。”陈航。

“队长,我太崇拜你了。”刘猛虎。

“韩冬,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胆儿这么肥。”宋立辉。

厉剑拍他肩膀感叹的讲:“队长,你比我们勇敢,也不妄杨光给你做了二十分钟的人工呼吸。”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鬼!”韩冬发现不对劲了,看他们一张张你就装的脸,想一拳揍死他们。

宋立辉哥两好的告诉他。“年青人,有这胆就要大方承认,我们都喜欢杨光,这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就是她都嫁人了,还是嫁给长官,于公我们得叫她句首长夫人,于私也得叫她句嫂子,你就消停消停趁早断了念头。”

“谁说我喜欢杨光了!”韩冬怒火蹭的冒上来,一起身撞到床板又疼的坐回去。

“队长,你没事吧?别激动别激动,你这头还没好殷实呢。”陈航紧张的给他揉头。

韩冬终究没忍住,一脚把他踹地上。“我激动,我都激动得冒火了。”他们这一点都不像是闹玩的,他妈的*裸的逼供加毁谤,得严肃处理。

“哟哟哟,还嚷嚷上了。”徐骅更大的都玩过,还怕他这点火?继续各种暧昧不清的讲:“刚才谁在我们面前眉来眼去的?还快回去休息,你也好好休息,我们牙都酸掉了。”

徐骅学得绘声绘色,厉剑听了都忍不住笑。

韩冬更是哭笑不得。原来他妈的就这么点事儿,真想给他们每人抽一下。“就你们思想龌龊,我看你们是嫉妒杨光给我做的那二十分钟人工呼吸吧?你哪天也把自己给弄晕过去,保证你们能如愿以尝。”

杨光让他休息,是拉姆医生恐吓的,而他之所以再三叫她回去休息,是因为……因为……她怀着长官儿子呢!他能不上心么,可是这事杨光和长官都没说,他更不好把这事说出来。

“这个办法不错,猛虎,改天你把我敲晕试试,不行,你力气太大,我怕被你敲死。”徐骅摸下巴讲:“不如我装晕?”

韩冬把他踹开。“那她会让头大像来亲你。”

想到那个厉害的人儿,徐骅一颤,打消了念头,然后就笑也笑了,玩也玩了,大家伙都各回各床,让队长:好好休息!

杨光全不知自己走后队长承受多大的事儿,她回到长官宿舍把简单的行李拿出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陪豆豆玩会儿,等头发干了滚床上就睡着了,可以说是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能睡得着,吃得香,活得潇洒。

从伊历塞克那里回来的靳成锐,看到床上熟睡的女孩,和床边抬头看他的豆豆。

杨光的手垂在床外边,刚可以摸到豆豆的背。

靳成锐走进去绕过豆豆,把她的手轻轻放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便去洗了个脸才开始工作。

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联系朗睿了,还有不知道乔那边进行的怎么样,另外就是如何阻止庞霖的阴谋,将他击夸,把这颗大树连根拔起。

一坐到电脑前的靳成锐忙的忘记时间,直到韩冬他们左等右等不见长官和杨光来,才去叫他们。

听到报告声,靳成锐惊觉太阳落山了。他反头看床边的豆豆,和床上睡得很沉的女孩,起身去叫她。

杨光睡得正好,又才睡一个多小时,自然是不愿意起来。以前她还和赵传奇当纨绔子弟时,就是想睡就睡,在父母管不住的地方睡到自醒,现在她也有点越来越回去的意思了。

靳成锐叫了两声,见她抱着被子蹭了蹭翻过边继续睡,就直接把她抱起来给她穿衣服。

在外面等的厉剑他们看得两眼都直了。长官什么时候如此的温柔了啊,不是应该大声吼,或是直接把人从床上拽下来吗?

韩冬却想长官真残忍,应该让杨光好好睡的。

杨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是长官就在他脸上亲了口,有些不太想起来。“长官,一定得去么?”

靳成锐看都没看外面心碎成渣的单身狗,把她头发塞进帽子就讲:“我们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可能会跟他们一起行动,你得和他们一样。”这样他们才会认同你。

杨光点头,揉着脸去浴室,让自己清醒过来看到门外站成一排的战友就笑着打招呼。“队长,你们是来叫我们的吧?刚才一不小心睡过头了,我们现在走吧。”

韩冬他们一致决定,他们才刚来,什么都没看到。

靳成锐走在后面,他等豆豆跑出去就关上门,和他们一起去食堂。

美国大兵从来不是规矩的大兵,吃饭没声音?那都是常规部队吓唬新兵蛋子的。

此时的食堂因为加入许多特战队员,那声音简直能把屋顶掀起来。

早打了饭菜准备吃的杰克,看到他们这群姗姗来迟的黄花闺女,举手叫他们。“靳,你们太慢了,是不是出门还化妆了啊?”

他这话一出口,食堂里的大兵们就哄堂大笑。

靳成锐也没恼,向他们那桌走去。

看到他来,杰克踹了踹旁边快反部的大兵。“兄弟,换个位置,没看到准将来了么?”

快反部队的兄弟内流满面。他又没带衔,谁认识啊。

靳成锐向那兄弟说了声谢谢,让杨光坐下对杰克讲:“麻烦看着我夫人,她喜欢乱跑。”

杨光咬着牙笑。她才没有喜欢乱跑,她只是想去打饭。

杰克答应的爽快。“没问题,麻烦一辈子我也乐意。”

韩冬他们想:他们不乐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