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九章 看上眼了

和零蛋告别,杨光他们四人没有停留的马上返航,这次他们不坐要人命的直升机了,改坐国航,虽然时间会久一点,但这里有个刚手术不久的伤员,他得注意休息,所以慢点就慢点吧,刚好她也可以舒坦的睡个觉。

杨光他们订的是豪华包间,里面有独立洗澡的地方和独立的空间,还有可供消遣的电脑。但杨光怕有辐射没有用,靳成锐更不会看这些东西,所以他们呆在这个包间里唯一做的事就是睡觉?

真的只是睡觉!什么都没干?

真什么都没干,亲亲算不算?

杨光躺在空间有点小的床上,在靳成锐脸上吧唧了口就抱枕头睡觉。

她很快就睡着了,似乎只要给她张床,哦不对,只要给她个地儿,她就能马上入睡。

靳成锐摸她脸,在她睡下后也跟着睡了。

现在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似乎只能睡觉。

这一觉睡的很安稳,只是杨光在中国进行转机时,突然就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路上都小心谨慎的,生怕哪里做错或是惹长官不高兴了。

对她这战战兢兢的样,劳伦斯感叹的讲:“这就是你们中国的古话,叫近乡情怯对吗?”

不,她的怯跟那个怯搭不上一点关系,她是怕长官把她扔下,然后带着队长他们回去阿富汗。

熟悉的景象、熟悉的肤色,杨光心情反而没法放松,她在转机的时候一个劲的拉着韩冬聊天,好体现自己的存在价值。她可是军医!军医!现在美军自己的人都照顾不来,好多伤员被送回国治疗,现在战狼几个人就有一个私人医生,这可是VIP贵宾级服务啊!

“劳伦斯,看来你的中文还不错。”杨光一边回他,还一边小心翼翼看长官脸色。

她一沉默靳成锐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也确实这么想过,要说韩冬需要人盯着,大家都可以盯着,稍有不对立即遗送回国,再不行他可以要军部调个军医过来,但是看她这样,他想就带着她吧,让她处后方,别动不动就上窜下跳的。

“杨光,过来下。”在快要登机时,靳成锐叫住急步朝登机口走的女孩。

杨光可怜兮兮的瞅瞅通向飞机的通道,便一扭头哀怨的走过去。

韩冬看她被叫走,也跟着紧张起来。长官最近怪怪的,似乎不太想让杨光出任务?现在他们是夫妻,想是担心她受伤吧,这可以理解。

“韩,你在担心什么?靳不带她去才是正常的吧?”劳伦斯不知道他们怎么一个个都想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他若不是觉得这事有趣,才不会想要回去那里。

听到这话,韩冬微有不悦。“为什么不带她去才正常?她是名特战队员,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还想跟我干架?”

“我懒得打你。”韩冬不理他,看着远处的长官和女孩。

旁边的劳伦斯不依不饶。“我只是实话实说,她大着个肚子就该在家里好好睡觉。”

“她以前也是一样跟着我们出生入死。”说完韩气发现不对劲,他收回视线看着劳伦斯。“你刚才说什么?”

看他一脸震惊的样,劳伦斯暗自懊恼,同时也更加气愤。这都是些什么人,连她的战友都不知道这件事。

“劳伦斯,你刚才说杨光大着肚子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如你所听到的,她怀孕了!”

韩冬晴天霹雳,感觉一直不曾疼过的头开始痛了。

他从未想过杨光有一天会离开他们,以这样一种方式,一种美好却又让他们酸涩的方式离开战狼。她是第一批进入战狼的特战队员,有着卓越的头脑及身手,是个几近完美的兵王,可是他们都忘记了,在他们认可她的同时,忘记她还是个异性,她已经结婚,现在该是生子的时候了。

韩冬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想说恭喜,可他妈的这样是不是代表杨光得离开他们?

对心绪复杂的韩冬,杨光也在接受不平等条约,正纠结着呢。

“两个选择,要么回军区大院,要么身居后位。”靳成锐还一惯的言简意赅,没有多浪费一个词组。

回军区大院就是安心养胎,身居后位就是战友们冲锋陷阵,她却只能在后方看着,除非有人中弹她要上去救人,其它时间不得雷池半步。

虽然后者有些限制,就像无辣不欢的人得痔疮去湘菜馆吃饭一样,瞧着辣椒却不能吃。不过比起呆在家里被人当玻璃似的照顾,杨光没纠结多久,知道自己无法在长官那再争取到什么,便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那么我们是协议达成?”靳成锐跟她再度确认。

杨光咬牙点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定定看着他。她得为小家伙负责,长官这个要求不算太苛刻,至少没让她呆在基地等着他们隔三差五的信息。“长官我不会乱来,我会好好保护你女儿的。”

“嗯。”靳成锐颔首,搂着突然顺从许多的女孩回去。

看到小鸟依人回来的杨光,韩冬脸上思绪万千,酝酿来酝酿去,没想好怎么跟她说话。

劳伦斯想不知道杨又动用了什么,居然让靳同意带着她。

“准备登机,韩冬,看好她。”靳成锐松开手,把女孩推了出去。

靳成锐让韩冬看着她,是恢复了他的队长职位。

而韩冬听到长官的话,却不知道要怎么做了。这个他没法看啊,长官,还是把她扔在这里吧!可这话他怎么也不敢说出来。之前他中枪,女孩为他说了好话,现在他不能反头咬她口。

最后韩冬还是应下来,很大声的那种。既然阻止不了,那他就一定会好好看着她的!

于是就这样,这两个是“看”上眼了。

**

在杨光他们反回阿富汗时,鲁克斯·威尔接受了特效药的治疗,没好全就去找了另外一个伙伴。

父亲的手稿老师也看不出什么来,刚好他有个朋友来这里进行学术交流,他可以去见见他,顺带和他聊聊。

走进光可鉴人的房间,威尔径直走向正与人谈交的东方男人。

而房间里的人看到他均十分惊讶,有的踌躇着想上前打招呼,但又怕被他冷漠拒绝,因此一个个望着他,有些底头咬耳,说他怎么会出习这次交流会。

威尔是出了名的脾气差,助理被他整跑了好几个,最后一个被他弄跑的助理因为太气愤,把他的办公室咂得乱七八糟,所以自那以后威尔再也没要过助理,所以像这样的国际交流会,主办方在邀请他第二次未果后,便不再去自讨没趣。在他眼中,这种交流会恐怕垃圾的让他看都不愿看吧?

众人看穿着精致西装的威尔,如王子般冷傲走过长长的会议桌停在首位时,都屏住了呼吸。他这样要干什么?听说他父亲才过世不久,他不会受太大打击了吧?

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发火时,便见他和一个东方人拥抱,并且孤傲的脸露出抹笑容来,真是让他们跌破眼镜。

“威尔,你怎么来了?我还想着晚上去看你。”白林惊讶能在这里看到他,和他拥抱后就向刚才说话的老头点了下头,便和威尔往外走。

这个白林就是漠河那个核专家,准确点说是:原子能高级工程师,再干几年就能干到首席的那种。

威尔会认识他,是小时候白林来美国玩时认识的,于是便一直保持着联系,虽然他们不常见,关系却比天天见面的同事还要友好。

用一句话总结他们的关系,那就是:君子之交。

他们很少聊及对方的私事,一起交流都是与科研有关,比如碰到不能理解或是有趣的地方他们都会一起分享,是个无话不谈彼此信任的挚友。

“白,你现在有空吗?”和他出来的威尔看着他直接问。他当然知道他现在没空。

白林看了下房间,点头。“我们都聊得差不多了。”

“那走吧。”威尔没有一点过意不去,他脚步一转就离开大楼,坐上私家车里。

白林跟着上去,问他去哪里。“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要不要去山上走走?”以前他来美国,就是和他去山上散步。

他们两个像两个世界里的异类,可能是天生头脑聪明,无法跟周边的人玩得很好,要么把关系越搞越僵,要么不冷不热可有可无,而在他们见到彼此时,像是真于找到了知己,做任何事都起劲。说得好听是知己,说得不好听就是臭味相投。

威尔决定的讲:“去我家。”

“嗯,也行,那时你父亲应该也快回来了,正好可以和他好好讨教讨教。”白林对他的强势没有不悦,并且他不觉得这有什么。

“他死了。”

“什么?”

“他死了。”威尔面无表情的重复。“胃癌晚期,死的时候只剩下骨皮和皮。”

白林怔了怔,沉默下来,没有安慰他。他相信现在再动容的词对他来说都是苍白的,他只需要有个人陪着他。

司机听到少爷的话,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他们眼。少爷能对这个男人说出这件事,他们的关系一定很好。

车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司机把人送回到别墅,向管家打听刚才那男人的事。

司机来这里时间不算长,不太清楚。

管家只说这个人是少爷的好朋友,也没有说太多。

而回到家的威尔似什么没发生,他把白林带进书房就拿出父亲的手稿,冷漠俊帅的脸上一片淡薄从容,无任何伤心之色。

白林看到威尔父亲留下的遗稿,一下忘记这件事,专心致志的研究起来。

这份手稿写的很详细,有些精确到它的尺寸。白林拿起旁边的放大镜,仔细看了两三遍才放下它,古怪的看威尔。

威尔有些紧张的等着。

“威尔,你父亲的死怎么没告诉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白林没有说手稿的事。

威尔顿了顿,紧合着嘴没有说话。父亲的葬礼还没办完,关于他泄露军事机密的事件接踵而来,他哪里有时间和心情告诉他?“后面发生了一点事,白,我实话告诉你,现在这屋子里里外外都是特战队员,我一直处于被人看着的状态。”

“发生了什么事?”白林听到这话看四周,不明白好友怎么突然被人变相监禁。

威尔无所谓的摊手,拿起管家泡的茶悠然的喝了口。“我父亲泄露导弹推进系统的机密,所以我被例入未知因素行列了。”

“怎么会?我去找他们谈。”

看他着急的样,威尔忍不住笑起来。

白林见他笑,知道自己被他耍了,恼怒的想揍他。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我们还是来聊聊这张手稿吧。”威尔笑得差点被茶呛到,咳嗽一声坐正了身子。

白林不太高兴的讲:“我没看懂,没什么好聊的。”

“白,我也不算全骗你,我父亲确实泄露了机密,我也确实是被人看着,不过他们是在保护我。”

“你说,你接着说。”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地狱天使的组织?我父亲就是把芯片交给了他们,并且你们中方好像也参与了进来。”

听到这里白林微微挑眉。地狱天使,他在科学院时听过支言片语,好像是个挺大的军火组织,但具体的他不是很清楚。

见他不说话,威尔想他应该不清楚,便继续说:“我父亲把三块导弹推进系统的芯片给了他们,却让中方及美方联手把它抢了回来,所以才披露我父亲的事。可这件事我还没处理好,就受到地狱天使的追杀,他们想要我再和他们合作,从我这里拿到芯片的程序。”

“你父亲怎么会这样做?”白林很不解。威尔父亲他见过几次,是个刚正不阿的人,怎么会把芯片卖给这种人。

威尔耸肩。“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觉得他肯定在想些什么。”白林再次拿起手稿。“威尔,这是你父亲画的吗?”

“嗯。”

“什么时候画的?”

“大约是他过世前两个月内。”

白林看对面的威尔,征求的问:“我能拷贝一份回去吗?我暂时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我不能确定,要实验后才能告诉你答案。”

威尔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林把手稿铺平,用手机拍了照片。

在他拍完照片,威尔起身说:“陪我吃了晚饭再走吧,反正你回去也是陪那群老头。”

老头没什么不好,这是知识交流又不是选美大会,再说那里也不泛青年才俊。白林没反驳,却说教他。“威尔你不去,不代表那是无聊的会议,去到那里多和人交流,能让思想更开阔些。”

“我没有看不起那里。”

“那为什么都没有见过你?”

威尔用眼角看了他眼,傲骄的讲:“我要上钢琴课。”

白林:……

**

芯片被地狱天使的人拿走,整个美军基地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可却更像是暴风雨的前夕。

被恐怖分子袭击的美军,送走了大半伤员,同时又来了许多的人,而伊历塞克将军自把萨尔带走后就再也没露过面,厉剑他们等的很着急,隐约觉得这次事情没那么简单。

看到又一支队伍从车上下来,空勤队投下大量的集装箱,陈航嗅了嗅鼻子讲:“我闻到了火药味。”

“废话,那么多武器是玩具啊。”宋立辉拍了下他脑袋,勾肩搭背的瞧着下边忙碌的大兵。“我倒觉得美军这次是要玩真的了。”

“废话,哪次不是玩真的?上午才送走一批缺胳膊少腿的,你以为那是装的啊。”徐骅也走了出来,他说完看厉剑。

厉剑没有接话,看着大兵们微皱着眉。他向伊历塞克将军请求了出战,但他一直没有指示,甚至现在连人都看不到,他能做的就是静候消息,在他做出决定后,整装出发。

经过这两天的修养,刘猛虎的腿全好了,只是跑起来有点痛,应该再休息一天就差不多了。他听到战友们在外面聊得热呼,也走了出去,刚好看到一辆吉普车摇摇晃晃的开进基地,留下一路尘土飞扬的停在操场上。

看到急冲进来的车,操场上搬运的大兵还以为进了武装分子呢,个个都停下手上的动作反头看,在看到是什么人时有的操骂起来,有的议论起来,也有少数的欢迎声。

尤里抱着手臂不屑的讲:“又来了队鸭子。”

而海豹三队的兄弟迎上去,和从车上跳下来的人相互打了拳。

刘猛虎疑惑,不太确定。“那是杰克?”

“还有零蛋。”徐骅补充。

“他们怎么来这里了?”

厉剑往下走。

徐骅也跟着下去。“我们去问他们就知道了。”

下面的六队和三队的队员在联络感情,厉剑上去跟他们打招呼,还没说话就被杰克抱住,后背被他重重的拍了下。厉剑顿时觉得像被降龙十八掌打了般。

“又看到你们了,还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了呢。”杰克对他们的态度变了很多,热情得跟穿一条裤叉似的。

厉剑也笑着讲:“杰克,一辈子太长,充满太多不定因素了。”“对了,你们怎么从马通杜跑来阿富汗了?”

马通杜是蒂瓦和恩边利的美军基地。

零蛋假意愁眉苦脸的讲:“可不是,从一个坑跑来另个坑,国家太爱戴我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