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39章 花嫁

阿寻一声不吭的跟人进山去采药,八成是因着她那日的举动实在伤了他的心。

灵徽忍不住又后悔起来,千不该万不该要小阿姨拿钱给他……

原只是为了要他死心,却是从不想要他因此受这般重的伤的。

若是阿寻真个无法醒来,留下他阿娘一个孤苦伶仃可怎么办鳏?

灵徽抱了念希,怔怔坐着,又想起小阿姨说的那些话。

女人这辈子,不就是图一个知道疼自己的人?

难不成到了如今,她还盼着有一天和林漠重修旧好?

想到这里,自己也觉得好笑的摇头。

小镇几乎是与世隔绝,大半住的都是少民,消息不通,却也不是真的闭塞的对外界一无所知。

她刻意的不想知道林漠的消息,却也多多少少在电视上偶然看到几眼。

他和林灵慧出双入对,看起来,真的是相配的不得了。

灵徽实则也不怨他会和林灵慧在一起,毕竟他们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她对他的恨,多半也是源自那个可怜的孩子。

他可以把她视作草芥,但是孩子,身上也有着他一半的血,他该是多狠的心,才能将孩子从他身边抢走送到梁冰的手里去?

灵徽这近两年的时光,根本就不敢想起这些,想到梁冰将孩子抢走那一日,那满脸得意却又阴毒的神色,灵徽整个人都颤栗个不停。

林漠明知道,梁冰不会容下那孩子,却还是执意纵容了梁冰。

可见,他这个人心思狠毒为人薄情到了何等地步?

为着这个孩子,灵徽这一生都不可能原谅林漠。

既然如此,她又何苦自苦着自己呢?

人总是这样的矛盾,就连灵徽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女儿辅一出生,她心里就想好了她的这个名字呢。

也许,是那一日林漠对她说的这一席话实在太让人动容,更也许,她念的不是林漠,也不是希文,而是她夭折的那一段爱情。

“你……怎么哭了?”

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来,灵徽惊的回头,却正对上阿寻清亮的双瞳。

“你醒了啊。”灵徽心里满是惊喜,顾不得其他,赶紧的叫了他阿娘进来,阿寻看着她退让到一边,由着自己被医生和亲人围起来,只是抱了念希,静静含泪看着自己。

阿寻的目光仿佛钉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无法收回来。

“阿娘,我想娶亲了。”

阿寻轻轻说着,眼睛里却含了笑:“阿娘,你觉得那个小阿姐怎么样?”

阿娘只是哭着点头:“好,好,阿寻喜欢的,阿娘也喜欢。”

灵徽怔住了,再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人说出娶亲的话来。

想要张嘴拒绝的,可阿寻的亲朋和医生护士都笑嘻嘻的看着她,仿佛他们已然是快要婚嫁的小夫妻了。

他阿娘也拉了她的手不肯放:“我们阿寻最是一根筋,像他这般大年纪的,娃娃都满地跑了,他还不肯娶亲,我这做娘的,都要急死了,如今可好,他看中了你,我这心里也放下了……”

“伯母……”

灵徽张嘴喊了一声,正不知该如何开口的,老人家却伸手抱了念希在怀里,笑吟吟的哄着摇了起来。

阿寻越过人群看她,灵徽一张脸,渐渐红了起来。

罢了,当着这么多人面,何苦给他难堪,等他伤好了起来,再慢慢和他说清楚吧。

可不等阿寻出院,灵徽却在一次去医院探望阿寻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程磊没有瞧见她,正在低头打电话,灵徽悄然的躲了起来,待到程磊开车离开了,她方才平心静气的回去了租住的小院。

这两年,甚少上网,这还是第一次,她在网上搜索林漠的消息。

他为什么找到这里来,总是要有个原因的。

网上有关他的消息很少很少,有的也只是一个标题,点开来,却也已经删掉了。

灵徽看了半上午,也只是知道了梁

自庸被枪击身亡,林漠曾是嫌疑人这件事。

而具体的,她却再也无从得知。

灵徽想了许久,终究还是联络了甄艾。

她与甄艾分别的时候,曾与她说过,今后再也不会回去上海,也不想再知道有关他的任何只言片语。

所以这两年,她和甄艾偶有联络,两人都是默契的从未曾提起过林漠那两个字。

灵徽挂了电话,心绪一点一点乱了起来。

林漠他,大约终究是为他的养父报了仇了,梁家没落了,他再也不用被人牵制,梁冰也不成气候,那么如今,程磊来到这里是为什么?

她不敢去仔细心里那一个成了型的念头,她只是知道,林漠这个人,她再不能和他有丝毫的关系了。

不要说他已经又娶了妻,就算他如今孑然一身,她也不会回头。

何况,上海的林宅,还有一个林灵慧呢?

她不是那种自私的人,若非是如今到了这般地步,她也再不会接受阿寻利用阿寻的。

可她要想摆脱林漠,如今也只得这般走下去。

阿寻是少民,在这边陲小镇,他们族人最多,林漠就算真的找来,也不敢贸然的和少民起冲突。

更何况,她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念希打算,她折了一个儿子,已经是终身后悔之事,难不成,还要再折了一个女儿,才肯彻底死心?

林漠可以为了一个林灵慧,亲生儿子的性命都置若罔闻,今后,又怎么不会再为了李灵徽,张灵徽,拿她女儿的性命也当作草芥呢。

阿寻出院的时候,虽然双腿行走不如常人一般利落,却也可以自己走动不用依靠拐杖了。

他们的婚事开始操办起来,程序繁杂,却又热闹。

整个小镇上都为这一对新人开始忙碌,阿寻的阿娘是出了名的善人,平日里赠药救人,从不曾吝啬,小镇上谁没受过她的恩惠?

阿寻又是一等一的好儿郎,灵徽性子柔和,在这镇上住了快两年,一句口角都不曾和人起过,也是因此,整个小镇的人都热心的为他们的婚事操持起来。

金桂飘香的一日,灵徽嫁了。

灵徽没有其他任何要求,只提了一点,将念希记在了阿寻的名下。

阿寻自来都喜欢念希,当然是无有不从。

小镇风俗,婚姻大喜,是要连着热闹三天的。

第三日的晚上,宾客总算散去,阿寻喝的有些微醺了,回了他们的新房,眉开眼笑望着坐在妆台前卸妆的灵徽。

念希被小阿姨抱到了其他的房间去,新房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阿寻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双颊绯红,一样一样拆着头上花饰和银饰的轻柔动作,只觉得自己的心也仿佛是盛了蜜。

待她洗漱出来,阿寻看她有些手足无措,又面有难色的样子,更是笑的温柔。

“这几日你累坏了,快睡觉,我去竹踏上睡,不吵你。”

灵徽当即眼圈就红了:“阿寻……”

她既然嫁了,就没想过躲过这一关去,却没想到阿寻竟是这般体贴宽厚。

阿寻只是碰了碰她的头发:“我知道阿徽现在还是不喜欢我的,我会等的。”

灵徽的泪,当即就掉了下来。

瞧着她哭了,阿寻却着急了起来,他笨手笨脚的想要给她擦眼泪,又怕自己满是老茧的手会伤了她,正手足无措,灵徽却又含着泪笑了:“阿寻,你给我一点时间。”

等我好彻底忘了过往,等我把那上辈子一般的痛给彻底遗忘,我想,就在这繁花似锦的小镇,和你过上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自那日起,他们虽然同处一室,却是灵徽睡在大床上,阿寻就睡那矮小的竹榻,灵徽初时过意不去,要和阿寻换,可阿寻哪里肯?

在他眼里,只觉得灵徽纤细又娇柔,和寨子里的其他女孩都不一样,细皮白肉的,腰儿细细的,说话也轻声细语,阿寻寻常和她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一口气把她吹化了,又怎么舍得她去睡又凉又硬的竹榻呢——

题外话——嫁了,其实阿寻挺好的,说真的,对于结局

,我还在矛盾中,心里比较偏爱最初的设定……就是怕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