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38章 思慕

她,早已记不得儿子的模样了。

灵徽到底还是哭了一场,第二日起来精神就不太好,惯常要去早市买菜蔬和鸡蛋的,却也没有出门去。

而小阿姨出去买菜回来神秘兮兮的告诉她,有几个人总在她们院子外打转,灵徽赶紧的一问模样,却正和她遇上那几个差不离。

灵徽夜里忧思难寐,接着又添了这一桩心事,她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手下的,或许是林漠,也或许是梁冰……她不怕自己有危险,她担心的只是女儿鳏。

灵徽病了。

连着三日,灵徽都闭门不出,那小阿姨却出来买了草药回去。

阿寻的同伴立时就去告诉了阿寻知道,他顾不得收拾还在晾晒的草药,就那样急急慌慌的跑到了灵徽的院子外。

院子门虚掩着,小阿姨正在院子里熬草药,阿寻推开门进去,一张微黑的脸上满是汗珠子,“灵徽,她病了吗?”

房间里,念希的哭声忽然就响了起来,阿寻只觉得自己心口针刺一样疼了起来,他顾不得其他,抬脚就进了屋子。

灵徽烧的脸色绯红半躺在床上,念希似乎是睡醒了,不见妈妈抱,就委屈的哭了起来。

一见到人进来,立刻就咿咿呀呀的挥动着小手,似乎是喊着阿寻过来抱她。

小阿姨急急忙忙追过来,想要阻拦他进去,阿寻却已经有些笨拙的抱起了念希。

念希立时就不哭了,白胖的小手伸出来去抓阿寻帽子上的流苏坠饰,咯咯笑个不停。

阿寻的面色忍不住的就温柔了下来,不管念希怎么拉他扯他,手劲没个轻重抓痛了他的头发,他也不推开她,只是抱紧了那香软的小身子。

灵徽睁了眼,身上没有力气,嗓子也烧的难受,小阿姨端了汤药进来,一口一口喂她喝下去,药苦的她几乎要吐出来,却为了女儿,也得强撑着喝下去。

“你去抱念希。”

灵徽交代了小阿姨一句,小阿姨放下药碗就去抱念希,念希还有些不高兴,拉着阿寻脖子上挂的银锁不肯放手。

阿寻干脆将那锁取了下来,念希抓住了银锁,笑的心满意足,任由小阿姨把她抱了出去。

“你怎么病了……”

阿寻有些不敢看她,却又担心的忍不住去看她,只觉得她比那一日见到时更瘦了一些,忍不住就握了握掌心。

“不过是小感冒,没什么大碍。”

他到底是一片善意上门来,灵徽也不能直接赶他走。

“我,我家里晾晒的好草药,全是我阿娘上山采来的,你别去药铺里买,我下午再给你送来……”

英俊的少年,就算是关心着喜欢的女孩儿,也紧张的手足无措。

灵徽的心就又软了软,可再这样下去,该怎么办?

接受了他的好意,再说出难听拒绝的话就更难,有了第一次,就有接下来的无数次,小镇人少,丁点事就传的沸沸扬扬,虽然没人乱嚼舌头,可对阿寻也不好。

灵徽又不是不知道,阿寻这般的好相貌,又踏实肯干,他家里只有一个阿娘,是采摘药材的好手,人又出了名的和气,多少姑娘眼巴巴想要嫁阿寻呢。

若因为她给耽搁了……

“多谢你好意,只是不用了。”

阿寻满脸的期盼,立时就变成了黯然,她不怎么开口说话,神色也是淡淡的。

阿寻知道,若是她心里也有他,必然不会是这般的情态。

他又不是毛头小子,镇上的漂亮姑娘们见了他就扔手帕的扔荷包的,眼睛火辣辣的看着他,双颊也飞了红,那才是喜欢。

可她这样淡淡的,说话也有一搭无一搭,阿寻知道,她是无意的。

心里酸苦酸苦的难受起来,想要扭头走了,以后再不来碍她的眼。

可想到方才她躺着起不来,念希哭的小脸通红的样子,又到底还是心中怜惜更多。

一个家,没个男人怎么行呢?

“我下午再来!”

阿寻也赌了气,撂下一句话,转身跑了出去,灵徽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

无奈的摇了摇头。

到了下午,阿寻果然又上门来,各色的草药一样包了一大包,闷声不响的送过来,捡了治风寒感冒的,找小阿姨要了砂锅,蹲在院子里给她熬汤药,灵徽赶也赶不走,小阿姨倒是为阿寻鸣起不平来。

“阿姐,不是我说你,阿寻是咱们镇子上出了名的好少年,多少姑娘想嫁呢,你这般年轻,以后总要嫁人的不是……阿寻这样真心对你,你再赶他,也太伤人了。”

小阿姨一边说,一边还探头往院子里看,口里啧啧称赞个不住。

可小阿姨又哪里知道灵徽的心事呢?

她有着那样一段过往,早已心如死灰,只想守着女儿,看着她好生的长大成人,她的心是死的,又何苦牵连无辜呢?

她不喜欢阿寻,纵然是勉强答应了,也对阿寻不公平。

小阿姨见她只是不说话,不由得又是为她着急又是为阿寻难受:“阿姐,你可不要这般的死心眼,这般好的人,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啦。”

灵徽抬头看到窗子外阿寻忙碌的身影,只是对小阿姨交代了一句:“等会儿好生送阿寻回去,再不许他登门了。”

小阿姨错愕,却也无奈,第二日阿寻再来,却是真的不敢给他开门了。

阿寻看着小阿姨从门洞里递出来的一沓钱,一张脸,腾时之间气到面红耳赤,抓了那钱,狠狠丢在地上,眼瞳里仿佛也沁了泪,转身就大步走了。

小阿姨心里叹息,知道过了这一遭,阿寻是再也不会来了。

果然院子外,再也听不到那缠绵悱恻的葫芦丝乐声,小阿姨只是惋惜的不行,灵徽却一如往常,只是更少出门,只一心一意照顾念希。

整整两个月,阿寻再不曾登过门,小阿姨日日出去买菜,却也再未见过阿寻的身影。

那一日,灵徽正抱了念希在院子里散步,蔷薇花开了一树一树,香气扑鼻,院子外忽然响起纷沓的脚步声,灵徽只觉得心头突突一跳,赶紧抱了女儿躲回房间里去,院子门却已经被人拍的砰砰作响。

小阿姨听得是镇子上阿寻的那些玩伴的声音,赶紧开了门。

“不好了,阿寻两个月前跟着人去山里采药,今儿传回来的消息,阿寻跌到山涧子里头去了,说是跌断了腿,也伤了头,到现在还晕迷着呢!”

“吓,这可怎么好?”小阿姨吓的捂住了嘴,一张脸骇的惨白。

“阿娘急的不行,可阿寻断断续续的昏迷着,醒了就叫这小阿姐的名字,我们阿娘也是急的不行了,才求我来,看能不能请这小阿姐去看一看阿寻……”

灵徽在房子里听的清楚,当下毫无犹豫就抱了念希出来:“我去。”

来人立时大喜:“小阿姐心善,阿寻这下定然会醒过来的!”

一行人又租了车子赶紧去县里医院,到得阿寻的病房的时候,他阿娘早已哭的不成人样,见了灵徽就抓住她的手哀求不住,灵徽心里难受,却还要勉强撑着劝慰老人家。

待到抱了念希去阿寻床前,念希仿佛还是认得他的,伸手就去抓他头巾上的流苏,灵徽将女儿的小手轻轻拉过来,她看着躺在床上的阿寻,这样人高马大的一个少年,此刻躺着却是连点生气都没有,灵徽又怎能不难过呢?

“阿寻……”

她开口唤一声阿寻的名字,嗓子却堵住了一样的嘶哑。

念希好奇的看着妈妈,小手抓啊抓的去摸妈妈的脸,灵徽心里又是一酸,却是摸了摸女儿的小手,轻声哄着:“念希快叫阿寻叔叔醒来呀。”

念希哪里会说话?却睁大了一双乌黑的眼瞳,似乎懂了妈妈的意思一般,对着阿寻咿咿呀呀的说起话来。

阿寻依旧躺着不动,灵徽瞧着他双腿打了厚厚的石膏,那张俊容更是被山石划的瘢痕累累,她心里更是难过。

阿寻一声不吭的跟人进山去采药,八成是因着她那日的举动实在伤了他的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