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34想念,在空无一人的房间

也是为此,也是为着以后留一条后路,林灵慧才保住了这条命,只可惜梁冰实在太蠢,若非如此,今日还不定谁死谁活。

“就算养父有待你不好之处,可是终究恩情大过仇恨,梁自庸,你这般蛇蝎心肠,如今落得今日这样下场,该是你罪有应得!砦”

林漠想到养父的血海深仇,握着手枪的手就快要失控,可他有太多的不解,需要解开,一时之间,还要留着梁自庸这条命。

“罪有应得又如何,我梁自庸这一生,就求一个自己活的痛快,杀了林潮生,我心里痛快,要他绝了后,我心里更是痛快,凭什么他这一辈子想什么有什么,可我渴望的,却到死都无法拥有?我就是要他死,要他眼睁睁看着他这个家彻底的破了!”

梁自庸说到最后,已是面目狰狞,几欲癫狂,林漠握着枪的手忽然收紧,他咬了牙关,抬手一枪正打在他左肩上,消音手枪发出沉沉一声闷响,梁自庸整个人惨叫一声,缠满绷带的身子却是剧烈抽搐起来,林漠不待他再开口,乌黑枪口对准他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再一次重重扣动扳机……

林漠木然的一下一下扣动扳机,梁自庸早已不再动弹,那缠满绷带的身躯犹如一团血肉模糊的烂肉,直到手枪里子弹耗尽,他方才停下来鳏。

悬在心头快十三年的一块大石,到了此刻,方才真的尘埃落定。

他随手将那枪丢在地上,转身向外走,推开门,正对上闻讯而来的梁自庸手下,林漠眼都不眨,不知手上怎样一动,掌心中却已经多了一只匕首。

那人恍若看到了恶鬼,怔怔向后退去,林漠却是手起刀落,锋利的匕首在那人颈间划出一到血线,热血溅了他一身一脸,他却根本不理会,将那匕首顺手丢在地上,唇角噙了一抹冷笑,转身往楼梯方向走去。

藏在走廊拐角处的小护士吓的瑟瑟颤抖,她是肚子不舒服去了洗手间方才逃过一劫,却没想到,正看到林漠杀人这一幕,当时就怕的全身颤抖,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昏厥了过去。

林漠下得楼来,林叔早已急的一头大汗,这可比他预想的时间慢了太多,虽然梁自庸的手下被他带人控制了,可医院却也被惊动,若是看到少爷的脸……

待又看到他这一身一脸的血,更是骇的几乎魂飞魄散,还以为是林漠受了伤,未曾开口,腿却先软了:“三少……”

“我无事,走吧。”

林漠看了林叔一眼,脸上神色这才稍稍松缓了一些,待到上了车,车子开出医院,林漠方才靠在车座上沉沉吁出一口气来。

“三少,老爷子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林叔心底无限感慨,一句话说出口,泪却已经纵横。

林漠却只是闭着眼,许久,林叔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却不料他的声音此时方才缓缓响起:“林叔,你还记得吗?我十岁的时候,养父带我出去玩,回来的路上我困了,养父就背着我走……”

“记得,怎么不记得呢?老爷子待您真的比亲生的还要好……”

林漠缓缓笑了,睁开眼,眸子里一片璀璨:“林叔,过了今日,我就算死了,也有脸去见养父了。”

“三少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了……”

梁自庸一死,那个庞大的梁氏帝国没有了领头人,总归要乱起来,他那个私生子年纪不过二十来岁,又能成什么气候?

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那一夜,林漠没有回去林宅,他去了程灵徽最后住过的那一套公寓。

打开门的时候,他不期然的有了幻想,也许她正如从前那样,或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或是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

到后来,她几乎不再和他说话,可这房子里有她这个人在,就不显得寂寞。

“灵徽……我回来了。”

推开门,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可空气都是冷的,回应他的,也只有这一室的安静。

房子一年多未曾住人,落满了灰尘,林漠在玄关那里站了一会儿,方才抬步走进去。

他身上的衣服被血浸湿了,已经污秽,干脆就在布满灰尘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林漠点了一支烟,房间里未曾开灯,只有他唇间的星火时明时暗。

烟燃尽的时候,他的

手机响起来,是灵慧打来的。

林漠并不想接,可林灵慧却是持续不断的打着,他终究还是接了起来。

“三哥你在哪?宝宝病了……很严重……你快回来好吗?”

林灵慧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林漠一下子摁灭烟蒂站起来:“我马上回去!”

林灵慧挂了电话,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发上,躺在床上的小人儿,烧的几乎失去了意识,动也不动,只有那瘦瘦的一张小脸红的吓人,滚烫的喘息声,在提醒着众人,他还活着。

佣人和保姆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医生正在赶来,一屋子人没个主心骨,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尤其是保姆,已经面无人色,软倒在了地毯上。

林灵慧掀起眼皮看她一眼,“没用的东西,你就是这样照顾小少爷的!”

保姆有苦说不出,这可是林家的当家太太,她此时此刻又哪里敢说出实情?

只是怕的伏在地上连声哀求。

林漠进来的时候,正听到那保姆在念叨:“小少爷本来身子就弱……我一向夜里都要醒来四五次给他盖被子的……许是昨夜太累了,我睁开眼的时候,小少爷踢了被子……”

“太太,我照顾小少爷向来用心……您是知道的……是我这次大意了,可小少爷也是胎里带来的病根……”

林漠一脚将那保姆踹的歪倒在一边,“让她滚!滚!”

他怒不可抑,一双眼都红了,面色狰狞至极,又一身的血,只将那保姆吓的双眼一翻,立时就昏死了过去。

灵慧也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三哥……”

“医生呢!”林漠看也不看她,只是望向管家。

管家头压的更低了,颤巍巍应道:“陆医生恰好有点事出去了,这会儿正在赶回来……”

“我不过是这段时间忙,家里的规矩就乱成了这样了!”

林漠一句话说出口,林灵慧先变了脸色,三哥这话,岂不是当着所有佣人的面,在打她的脸了?

是怪她这个当家太太没管好家了!就因为这个病秧子的私生子,林漠连她也要迁怒不成?

她又未曾生养过,哪里知道孩子怎么照顾?就算出些纰漏,也该情有可原不是?

“陆医生有事,其他医生呢?难不成都有事?再不然不会送医院?就让孩子这样烧着?”

林漠实在气的厉害,他未曾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孩子只是暂时在林家待几天,很快就要出国治病,难道就这几日,就碍了人的眼了?

管家面上不由得浮了难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灵慧,一咬牙,开口说道:“是太太吩咐的,说是陆医生向来照顾小少爷,别的医生都不了解小少爷的病情,方才让等着陆医生来的……”

“三哥,我也是为宝宝着想,他的身子向来都是陆医生照看的……”

林灵慧急急的开口辩解,林漠却只是平静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到床前将烧的神志不清的孩子抱了起来。

“三哥……”

灵慧眼睁睁看着他抱了孩子向外走,理也不理她,只觉得一颗心宛若是泡在了黄连水中一般,苦的她几乎落泪。

“送太太回房间休息吧。”

林漠吩咐了一句,抬脚出了儿童房匆匆向楼下走去,灵慧追了两步扶着栏杆站定,却是掉了眼泪。

三哥为林家报了大仇,再无后顾之忧,依着三哥待程灵徽的心,是不是就要接她回来了?

如今想来方才觉得自己愚笨的可笑,到底程灵徽才是三哥心尖子上的人,所以,三哥才会怕她遇到一丁点的危险,让她远远离开这些是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