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429.429他要结婚了,程灵徽大约是这世上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了

她活到这般地步,今后只要自己过的爽,再不去瞻前顾后忍气吞声了!

“废了一个棋子又如何?你可真是说的轻巧……”

梁自庸忽然阴鹫一笑,缓缓站起身来,他脊背微微有些佝偻了,这么多年的养尊处优,年轻时又打了好底子,本来是一点都不显年纪的,可如今离的近了,梁冰方才发现,梁自庸是真的老了砦。

她心里细微的有了些许愧疚,却骄傲的并不肯在自己父亲面前低头鳏。

“小冰,这么多年了,父亲一直都当你是我的骄傲,可你如今,真的是被一个男人迷了心,彻底的废了……”

梁自庸缓缓的摇头,似是失望,又似是叹息。

“我本来以为,这个棋子,最好这辈子都用不上,到你们老了,也用不上,可如今看来,却未必。”

梁冰一怔,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爸爸,发生什么事了?”

梁自庸的手指摩挲着拇指上那一枚翡翠扳指,仿佛是半闭了眼在养神,“十二年前,林家的灭门惨案,是我做的。”

他的口吻极为的轻慢,说话的语气也是不急不缓,仿佛这天大的辛秘,根本不值一提,就像是一个老人对自己的儿孙辈议论着今日的天气一般轻松的语调。

“爸爸!这怎么可能!”

梁冰却是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一下就站了起来,几乎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了。

这怎么可能呢?

全上海谁不知道父亲和林潮生关系多么的好,当年出了那样大的事,也只有父亲一个人敢站出来出头相帮,甚至她喜欢林漠,父亲毫不犹豫的就答应她嫁了……

“怎么不可能,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十二年了,凭着林漠的本事,怎么就找不出凶手呢?”

梁自庸撩开眼皮,看了自己女儿一眼,他到了这般年纪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那林漠已经是笼子困不住的一只狼,梁自庸知道,他早晚就会和他撕破脸,闹个你死我活。

那还有什么好遮掩,梁冰这样的性子,又对林漠不死心,不说穿这件事,将来她不定就坏了他的大事。

梁自庸已经做了准备,不日就送梁冰出国,这辈子,她也别想再回来。

梁冰面色发白,哆嗦着缓缓坐了下来,却还是不信,只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若真是如此,林漠知道了,岂不是恨毒了梁家……

梁冰纵然心灰意冷,离了婚,可对林漠,她心底的感情真的太复杂,说放下,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林漠给她一丁点温柔,她定然又是奋不顾身的再一次一头扎进去了!

“没什么不可能,我和林潮生没什么生死大仇,可这一辈子,就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梁自庸的目光掠过惊愕的女儿,望向窗外,初春,天色澄澈的让人心醉,冷风远走,春风吹的人心都温暖的皱了,他忍不住又想起那四十年前的画面。

犹如欧洲宫廷油画里走出来一般的少女,聘聘婷婷的站在草地上,一回身,一个微笑,就记忆了一辈子。

林潮生有哪里好?一个粗鲁的不能再粗鲁的粗人,可她的目光偏偏从来离不开他的人和身。

她看着她的丈夫的时候,眼瞳里仿佛盛了蜜,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一瞬间就凉了,只是淡漠的点头,就移开,再不看一眼。

她是混血,相貌偏欧洲人一些,雪肤金发,眼瞳却是漆黑的色泽,从此以后他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如此这般。

可再没一个,要他有年少青春时的心动。

二十年前她在意大利病逝前,他曾随着林家的亲朋去探望她。

她临终前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林潮生握着她的手,眼泪不断。

弥留之际,她仍是只看着自己的丈夫,嘴唇蠕动着不知在说什么,他看到林潮生将耳朵贴在她的唇边,哭着点头应她:“好,好,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

他转身悄悄出了房间,那个可怕的念头,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在他的心底不断的膨胀。

丧礼上,他偷偷藏了一张她的照片,却被林逸铭看到了,只是他并不曾拆穿他。

后来,他不知道林逸铭有没有告诉林潮生知道,但他知道的却是,林潮生待他渐渐不再如从前那样亲厚。

他们虽仍是亲如兄弟,可林潮生对他却再也不会知无不言。

八年之后,他一击得手,要他父子全然丧命。

他知道他是嫉妒的发了疯,已经忘却了从前全部的兄弟情谊。

林漠本来也活不了的,可女儿喜欢她,他也要利用林漠来沽名钓誉,想着他一个养子,又年纪小,最是娇宠的,能掀起什么浪来?

却不料这才真是养虎为患。

从前他手里捏着林灵慧,林漠他不当一回事,因知道他最重情义,为了林灵慧,要他死,怕是都不会扎眼。

可如今林灵慧这颗棋子全然没了作用,却是败自己女儿所赐,真是连恨都无法,梁自庸只得打起全部精神来,必要林漠出手之时,先将他置于死地。

他在上海这么多年,纵然林漠如今坐大又如何,他且还不完全放在眼里去。

“爸……那为什么,你留了林漠一条命……”

梁自庸不看梁冰:“我留他一命,一则有我自己的打算,二则,是因为你。”

梁冰的眼泪掉了下来:“如今我和他离了婚,林灵慧也回了林家,有一天如果爸爸您和林漠反目,再不会手下留情是不是?”

梁自庸闭了眼,仿佛已经在暖阳的笼罩下睡熟了。

梁冰又坐了一会儿,方才浑浑噩噩的站起来,她转过身上楼,卧室床边还摆着她和林漠的婚纱照。

梁冰将那照片抱在怀里,又狠狠哭了一场。

他待她冷漠残忍,可她却仍是不想要他死。

***************************************************

全上海都听说了昔年的林家四小姐死而复生的离奇事,全上海人也几乎都在八卦,林漠离婚要娶林灵慧这样的大新闻。

有人赞他信守承诺,一诺千金,重情重义,却也有人为梁冰鸣不平。

当年的青梅回来了,相守十多年的妻子就该扫地出门了吗?

林漠他对青梅重情重义,对妻子却是薄情寡义了吧。

可不管外界如何议论,林家宅子里却是披红挂绿,装扮了起来。

养父是个老派人,大哥的婚礼当年也是中式的,到了林漠,自然也不例外。

林灵慧整日里都忙着看首饰,量尺寸,婚期急迫,事情却繁杂的多,到如今,婚纱照还没拍呢。

整日里只能睡四五个时辰,隔几日就要飞巴黎一趟,那边的三十六个高级裁缝正在日夜赶工,只为了她婚礼上的一天漂亮。

他们这边热闹的轰动了半个上海,灵慧住的那一栋公寓,却依旧是平静如常。

她深居简出,几乎一个星期都不出门一趟,日常生活有人照顾着,隔三差五送了各色菜蔬过来,她本来性子就静,如今更是大把时间用来看书消磨时光。

电视是不怎么开的,也不爱上网,上网也只是差一些服装资料。

所以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林漠和林灵慧的婚期,只有一周就到了。

灵徽在电视上看到了焕然一新的林宅,从大门一直到园子的最深处,处处艳红,真是喜庆。

宅子外日夜都守着无数记者,只为了拿到第一手的劲爆资料。

准新娘还未曾在人前露过面呢,谁不好奇?

电视机里依旧嗡嗡着响个不停,灵徽却像是丢了魂一样呆呆坐着,好半日都回不过神来。

这一切到如今她方才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彻底的醒悟。

原来是正主儿回来了,所以她这个替身都称不上的玩物,就该赶紧滚蛋为好了——

题外话——更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