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25章 如果遇到喜欢的人,想要结婚的话,就结婚吧。

“灵慧,嫂子已经做了恶人了,逼着你三哥把孩子抱了回来,如今,那孩子正养在我的归来居里,如果你愿意,这孩子就交给你处置了……砦”

灵慧一怔,瞬间睁大了双眼:“交给我处置?”

梁冰握了握她的手,那一双漂亮到有些妩媚的双瞳微微弯起来,眸色却是沉的,不知是不是灵慧的错觉,总觉得她此时的目光说不出的怕人。

“那孩子是早产的,胎里生的就弱,医生也说了,等将来他长大了,也和寻常孩子不一样……”

灵慧只是摇头:“三哥会生我气的,我不做……”

梁冰细声细气的继续劝:“谁要你做什么?小孩子这么娇弱,养不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一场感冒兴许就没了……鳏”

“不行不行!”灵慧一把抽出自己的手:“嫂子你别说这样的话,这到底是三哥的骨肉!”

“行啊,我不说了。”

梁冰拍拍手站起来,斜睨了灵慧一眼:“你今后要怎样,也别找我讨主意,现在养虎为患,将来你哭都没眼泪。”

灵慧只是白着一张脸坐着:“我不能惹三哥生气,不过是个孩子,若真不行,远远送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何苦要了他的命……”

她十八岁遭逢人生最大变故,十二年的磋磨,性子早已不是昔日的灵动和娇憨,十二年的封闭人生,林灵慧整个人好像也被封闭了,有些呆呆的。

梁冰最初还以为林灵慧必然会立时答应的,却没料到她会这般呆气十足。

这天底下,还有人能容得下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

梁冰起身向外走,林灵慧却并没追出来。

秋末,落叶飞了满地,梁冰的高跟鞋踩上去,枯叶应声碎裂。

她想,并不急,也不担心林灵慧会不答应,这世上多的是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等到林灵慧有一日瞧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三哥是怎么疼别的女人的,大约她还会悔恨自己怎么不早一日出手呢……

梁冰离开了,林灵慧一个人在桌子边呆呆的坐着。

她被困了十二年,可这十二年,却因为知道外面有一个男人总会等着她,所以一颗心,总归还是有些活泛的。

可如今梁冰却打破了她所有的期盼,她的三哥,爱上了别人,还有了孩子。

梁冰的那些话一个劲儿在她脑子里打转,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整个人整颗心都是乱的,就这样一个人怔怔坐着,待到佣人做了晚饭叫她,灵慧这才发觉自己整个身子都是凉的。

饭菜是一口都吃不下的,随便喝了几口粥就回了房间,躺在床上久久睡不着,又从枕下摸出来那个小小的铂金链子。

十八岁生日,林漠送她的礼物。

自然不值多少钱,可却是他大学期间勤工俭学自己挣来的。

林灵慧一直都戴在身上,从未曾取下来过。

这十二年,如果不是它陪着,她也许就要把他们之间那些点点滴滴都给忘记了……

甚至,连三哥的样子,她都有些模糊了。

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了,三哥如今,也和当年的清秀少年不一样了吧?

林灵慧紧紧的攥着那一根链子,落了一夜的泪。

**********************************************************

灵徽是早产,孕期本来又忧思多虑,生孩子的时候也遭了罪,月子出来,却还是脚下绵软,几乎下不得床。

林漠不许她出去走动,逼着她又将养了两个月,待到出月子的时候,已然到了新年。

说起来,这些年,他们倒是每一个新年都在一起过的,如今这个年,也不例外。

公寓不大,林漠却也没别的憋屈,大宅子住得惯,小房子也照旧住,甚至更觉得自在。

一抬头就能看到她的身影,或者在厨房里忙碌,或者是洗衣拖地的声音。

他是想要有佣人照顾起居的,可却又不愿这小小的家里横空塞一个陌生人,只是要林宅的佣人,一周来大清洁一次,

平时的零碎家务,就由灵徽来负责。

自然,他有时候也会帮忙的,只是在打碎了几只碗,又把自己的白衬衫染了灵徽裙子上的颜色之后,家务活灵徽就再也不许他沾手了。

林漠想,这样过下去,仿佛也不错,除却灵徽几乎不和她开口说话这一点以外,他们和寻常的情侣,也没什么两样。

灵徽在厨房里择菜,林漠回复邮件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

他一直听着电话那端的人说话,一个字也没说,只在最后挂电话之前,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

林漠站起来,走到阳台上,开了窗子抽烟。

他从前不爱抽烟的,可养父和哥哥们死了之后,他也像昔日的养父一样,迷恋上了雪茄浓重刺鼻的味道。

似乎会把人的五脏六腑都给麻醉了一样,总会带给他那么一刻,短暂的平静。

林漠定定的望着天边烧红的夕阳,他知道,也许用不了多久,或者半年,或者一年,上海,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可这一次,那风浪的操控人,却是他林漠。

灵徽端了饭菜出来,两荤两素,一个汤,两个人吃,也尽够了。

他要来,她赶不出去,却和他也无话可说,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着。

对他这个人,如今,已经是无爱无恨,就如寻常的陌生人一般。

饭菜做好了,他要吃就过来吃,他不来,灵徽也不去叫他。

自己拿了碗筷坐下来,饭菜吃到嘴里,没什么味道,不过是填饱肚皮让自己活下去的东西而已。

灵徽麻木的吃着,巴掌大的小碗,平平的一碗米饭她却也吃不完,就搁下了筷子。

盘子里的菜几乎没动,不过是略微吃了两口青菜,灵徽站起身,把自己的碗筷收拾了,解了围裙,就起身去洗手间。

林漠却转过身来,他背对着外面苍茫昏暗的天幕,那一双眼却是深不见底的漆黑,他看着灵徽,就那样缓缓开了口:“过段时间,我送你出国去吧。”

灵徽的步子停住,纤瘦的身影仿佛纸片,她的脸瘦了很多很多,下巴尖的让人怜惜,那一双眼却更大了,沉静的看着他,像是蕴着一汪水。

“孩子呢,孩子怎么办。”

林漠知道她不可能放得下孩子,可如今这境地,他却真的没有办法把孩子还给她。

要孩子,还是要她,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更何况,再加上一个灵慧。

孩子,他们总会再有,可没了她,他又去哪里再找一个程灵徽?

只是这些话,却一个字都不能告诉她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风浪里能不能全身而退,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完成这半辈子的心愿,可他不想让她也卷入这是非里来,她更不想,有一日他死了,她撑不下去,也跟着去了。

她还年轻,还有大把的人生,他想要她好好去过下半生,哪怕她恨着他。

“孩子,暂且留在林家。”

她那样一双眼,忽而就像是乌云笼罩了澄净的水面,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她站着不动,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瞠着那一双漆黑的大眼,一错不错的看着他。

林漠没有办法和她对视,只能转过身去。

灵徽紧紧的握着手掌心,指甲把掌心柔嫩的皮肉刺穿了,血肉模糊的一片,她却仍是那样动也不动的站着。

空气静的仿佛快要让人窒息了。

“我送你出国去,你不是对服装设计感兴趣吗?我给你找好学校,你去念书……”

“林漠,我恨你。”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想继续读书,去了国外,想做什么就去做,以后,也别回来了……”

“林漠,我恨你!”

她暗哑的声音忽然就放大了一倍,林漠的背影微微一颤,却仍是继续那样缓声的说道:“若是遇到了喜欢的人,想要结婚,就结婚吧……”——

题外话——今天加更啊,没有票票也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