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23章 他们青梅竹马的情分,她不信林漠会爱上她之外的女人

“我不想看到你,林漠你走吧。”灵徽不想和他多说话,干脆直接躺下来面对墙壁闭了眼。

“好,你好好养着,孩子,总有见到的一天的。”

林漠将汤碗搁下来,站起身砦。

灵徽的眼泪不停往下掉:“为什么,林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给她。鳏”

“灵徽,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可是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生下来的!”她嘶哑着声音大喊,可发出的声音却堵在喉咙里,压抑的让人难受。

“我还有事。”

林漠转过身向外走,灵徽忽然坐起来将那汤碗往他身上砸去,他站着没动,硬生生挨了一下,汤水淅淅沥沥的从他肩上落下来,又滴在地板上,他没有说话。

空气里只有骨头汤的香气,耳畔只是她微微的粗喘,林漠站了片刻,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一步一步走出了公寓。

灵徽软软的倒在了床上,双眼无神空洞,望着头顶的一片空白。

如果说从前,她自己骗着自己,实则她的心底还有着林漠的位子。

那么如今,她对林漠这个人,再也没有任何的期盼了。

******************************************************

梁冰望着那个襁褓里小小的孩子,个头比其他孩子小不说,哭声也弱。

医生说,他是早产儿的缘故才会如此,而且,医生还十分委婉的告诉她,这个孩子明显的发育迟缓,怕是将来,也会和正常孩子不同。

梁冰想到医生的这些话,不免头疼。

早知道程灵徽的肚子这么不争气,生下来这样一个废物,她就不会煞费苦心的将这孩子弄到手。

如今倒好,留着吧,怕将来成了笑柄,可若是不留着,难不成还还给程灵徽?

她才不会这样便宜她。

梁冰有些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对一边佣人道:“抱下去吧。”

保姆抱了孩子,佣人引着保姆往婴儿房去,梁冰的目光追着保姆的身影,慢悠悠的丢了一句:“好好看着孩子,不许走出归来居一步。”

她的声音格外的冷,保姆怔了一下,赶紧应是,抱着婴孩的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更紧了一点。

梁冰开车出去,车子在上海的街道穿梭,没入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渐渐再也看不到。

天色微黑的时候,梁冰的车子在一处民宅外停了下来,她下车,缓步的走过去,秋末,天高云淡,梁冰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抬手叩门。

片刻之后,门内传来隐约的脚步声,再然后,是门从里面轻轻打开的声音。

梁冰看着那扇门在她的眼前被打开,然后是一个面容有些发白的年轻女人站在那里。

她一张圆脸,曾是娇憨可爱的,可如今消瘦了太多,下颌尖的让人心生怜惜,眸子却越发的大,乌澄澄的,像是幽深的井。

她的一只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看不清,另一只手却垂在棉布长裙的一侧,隐约看到一个细瘦的手腕。

“灵慧,不请我进去吗?”

梁冰缓缓的开口,唇角的笑,嫣然绽放。

梁自庸当日在林漠的盛怒之下保住梁冰,梁冰又之所以能从程灵徽身边抢走孩子,所有原因,都在此处。

林灵慧,根本就没有死。

十二年前,送到林漠面前的那一只手,确实是林灵慧的,而十二年前,林漠看到的骨灰,却并非她的。

梁自庸将这一张好牌藏了整整十多年,原本想要她发挥更大的作用,可如今,却不得不提前揭开了。

“三嫂,请。”

林灵慧的声音很轻,气若游丝一般,仿佛说话的人大声气一些,她这个人就会被风吹走了似的。

她侧开身子,让出一条路来,梁冰对她一笑,伸手挽住了她没了右手的手臂。

林灵慧激灵了一下,却并没有躲开。

十多年的不见天日,十多年的人身禁锢,当年的天之娇女,也早已磨平了一身尖锐的棱角,变的隐忍而又平和。

“灵慧,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这些人没有欺负你吧?”

梁冰关切的询问,仿佛她们真的是一对相处和睦的姑嫂。

林灵慧轻轻摇头:“挺好的。”

她把梁冰请到客厅坐下来,让佣人上了茶。

梁冰来了,佣人自然不敢慢待,赶紧上了自己私藏的好茶,却还有些惴惴的望了林灵慧一眼,似是怕她在梁冰跟前追究起来。

梁冰喝了一杯茶,方才又开口:“灵慧,这么多年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活着……”

灵慧的长睫忽闪了一下,却仍是微微的垂着头,没有说话。

“你……不会恨我吧……”

梁冰轻轻捉住她的手:“爸爸也是为你好,你也知道,若是你还活着的消息散出去,说不定就有生命危险,所以,这么多年了,只能委屈着你……”

“还有我,我若是知道你还活着,我怎么都不会抢走你三哥的……”

灵慧只是摇头:“我知道的,我不怪你们。”

能怎样呢?当年那样的情势下,梁自庸保住她一条命已经是千难万难,她还能怨什么?

梁冰喜欢林漠,梁自庸心疼女儿,就自然而然的隐瞒了她活着的消息,让梁冰嫁给了三哥……

想到三哥,灵慧心口里又是一阵的绞痛,如果,如果当年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她早已是三哥的妻子了,他们的孩子都要念小学了也未可知……

灵慧心里难过,却又不能在梁冰面前表露出来,这么多年,梁自庸暗地里护着她,她才能苟延残喘留下一条命来,父亲,大哥,二哥都死了,她一个人活着,还奢求什么呢?

梁冰却落下泪来:“可是灵慧你知道吗?”

灵慧讶异的看着梁冰落泪,她怎么会哭?

嫁给了三哥,做了他的妻子,怎么还会掉眼泪?

如果是她,早就幸福的快发疯了……

“你三哥他根本不爱我,他从前,满心满眼惦记的都是你……”

灵慧虽知道三哥已经是梁冰的丈夫,她不该再有那些不能言说的心思,可听得梁冰这样说,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心窝里微微一甜。

三哥他,是真的一直都待她很好很好的,他也说过,等到她20岁,他们就结婚,他就会娶她……

灵慧陷入回忆里不能自拔,可梁冰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如果他一直惦记着你,忘不掉你,我也无所谓,毕竟,你们自小的情分,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又有口头的婚约,可是灵慧,我不服,我不服一个只是名字和你相似的女人,就抢走了林漠的心!”

灵慧的心跳忽然咯噔了一下,梁冰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手指完全变成了冰凉,她心里忍不住阴恻恻的一笑。

她没办法对付程灵徽,林灵慧总是可以的吧。

她倒是要瞧一瞧,在旧爱和新欢跟前,林漠到底会选择谁!

“嫂子,您在说什么呢……”

林灵慧一双大眼黑漆漆的望着梁冰,渐渐氤氲了沉沉的雾气,她呐呐的说着,手指尖却也颤抖了起来:“什么,什么叫只是一个名字和我相似的女人……”

梁冰又掉了眼泪,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幽幽说道:“林漠,你三哥他,爱上了一个叫程灵徽的女人……”

“程灵徽……”

灵慧呐呐的重复了一遍,眼神里却带了犹疑望着梁冰:“嫂子,我最是知道我三哥,他不会,他不会这样子的……”

在林灵慧的心里,林漠最是重情义,父亲当年亲口提起的婚约,他亦是答应过的,更何况,他们自小情分摆在那里,他怎么会爱上别的女人?

不,不会的,也许三哥只是太伤心,太想她了,所以才会因为一个名字,被蛊惑了心……

一定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灵慧自己安慰着自己,一颗慌乱的心,却又渐渐的安稳了下来——

题外话——可能第二更会有点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