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8章 他再没兴趣看她一眼

有一次,她在上海最豪华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遇到了林漠。

林漠的车子她是认识的,所以在那辆超豪华的悍马缓缓开过来之前,她就自己及时的远远避开了。

她抱着彩印的厚厚的传单站在远处,看到他陪着上次那个年轻女孩儿去逛商场砦。

那女孩儿十分可爱的样子,走路还有些蹦蹦跳跳的,和她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鳏。

林漠好像很护着她的样子,时不时的会抬手摸一摸她的头发,灵徽定定的看着,忽然觉得那样羡慕。

从前拥有的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负累,可如今,已经全然属于别人了,却又羡慕,人的劣根性,她身上当然也有。

灵徽一直看着他们走进去,再看不到了,她方才抱着传单往停车场走。

只是方才,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林漠在走进电梯的时候,微微侧首往她躲着的方向,看了一眼。

灵徽又觉得自己多心了,她站的那么远,又藏在柱子后面,他怎么会看到她呢?

遇到车主的时候,她会微笑将传单递过去,别人接下来的时候,她会礼貌的道谢,车主不在的时候,她就将传单夹在车窗玻璃的雨刷上。

别人干这样的工作都是敷衍,公司里很多底层同事被派出去的时候,也总是随便发一些之后就躲懒了,可她却从来都很认真。

上海的冬天还是很冷的,灵徽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后,站在外面的空地上,不一会儿就被风吹的鼻尖通红,双手手指也冻的胡萝卜一样,她将余下不多的传单放在一边,搓了搓双手,又拢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

商场里是很暖和的,她却只能待一会儿,传单今日是要发完的,她又不是那种敷衍了事的人,找个地方丢掉算了,总是老实巴交的一张一张发出去。

徐洋都说她傻。

可灵徽想,找一份工作不容易,她想要尽量做得更好的一点,将来才有更多的机会。

手上暖和了一点,灵徽又抱着传单走出了商场,外面的商铺也是需要发的,因为他们隔上一两年总要重新装修一次。

灵徽正在低头整理着手中的传单,顺手还将传单发给身边走过去的行人。

很多人是不愿意伸手接的,灵徽觉得有些心灰意冷,正要转身离开,却有一只手接过了她随便递出去的一张传单。

灵徽赶紧抬起头道谢:“谢谢……”

她却看到了林漠和那个女孩子。

林漠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就挪开了视线,灵徽并不知道他在看哪里,她也不敢看他。

面前那个年轻的女孩子笑吟吟看着她:“不客气。”

她说很好听的吴侬软语,声音也软软濡濡的,却和刚才那活泼的性子不像了。

灵徽勉力的笑了一下,转过身,抱着传单离开了。

她听到那女孩子对林漠撒娇说道:“刚才那女孩子长的蛮好看的啊,你看到了吗?”

灵徽不想听的,可林漠的声音却清晰传过来:“我没兴趣看别的女人。”

那女孩子又高兴又害羞的抱着他手臂撒起娇来,灵徽抱着厚厚的传单,也微微的笑了出来。

她已经是他眼中的,别的女人了。

她以为她会哭的,可她却并没有。

风把眼睛吹的干涩涩的疼,她伸手揉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

她想,人总是要向前的,总会把过去遗忘的。

譬如,已经忘掉了她的他。

譬如,她也总会忘掉他。

林漠上了车,身边的女孩子喋喋不休的说着新买的衣服和化妆品,司机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

他却仿佛一个字也没有听到耳中一样。

眼前都是她冻的红肿的一双手,怎么都甩不开。

他不想去在意的,他也不想再去想起程灵徽这个人,这一段时间他一直都和云岚待在一起,有个人在身边叽叽喳喳的,就会让他没工夫去想那无关紧要的人。

可他没想到他遇到她会是这样的境地。

他曾经愿意好好疼惜的女人,如今却吹着冷风在大冬天站在街头一张一张的发传单。

可他恨透了她的固执和近乎愚蠢的执拗一根筋。

恨透了她这个人。

他想,这大约就是她的报应。

“三少,您怎么不说话啊?”

云岚拉了拉他的衣袖,林漠回过神来:“刚才在想事情。”

“司机问我们接下来去哪呢?”

“先送你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林漠不等云岚开口,直接吩咐了司机开车,云岚有些失望,却仍是乖巧的点了点头:“三少……您今天会来吗?”

林漠没说话,好一会儿,方才在她手上拍了一下:“你听话。”

云岚知道他这话里的意思,没有再追问,可整个人却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林漠待她算是不错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留宿过。

云岚不禁又想起他之前那些隐秘的传闻,都是因为那个叫程灵徽的女人吗?

她从前没有认识林漠的时候,别人都说他是个谦谦君子,可她跟了林漠之后却发现,他根本是个喜怒无常的人,甚至,还对女人动过手。

别人都说林漠性情大变,却不知原因,云岚却隐约的知道,和那个女人有关系的。

可林漠的事情,他不说,她从来不敢多问。

就如此刻,他要她回去,她就只能回去一样。

林漠的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住,云岚下车,还想要对他笑一笑,可那车子却已经调转车头离开了。

天色微黑的时候,灵徽方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去公司,同事们早就走的干干净净了,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也打卡下班,坐在公交车上,只觉得周身都散了架一样酸痛。

手脚早已冻的冰凉麻木了,毫无知觉。

灵徽靠在车窗上望着外面的街道,这城市车水马龙,每天都喧嚣无比,可这些热闹,却从来都不属于她。

她想,她没有什么理由再说服自己留下来了。

和林漠在家乡订婚的前一夜,母亲曾和她说,齐大非偶,要她慎重。

她想,就算母亲知道了她和林漠分开,也不会惊奇的吧。

上海,除了她最好的一个朋友徐洋之外,真的就再没了留下来的意义。

灵徽回去之后,不想吃饭,也不想洗澡,一个人呆坐了一会儿,拨了林漠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接听的人却是程磊。

灵徽怔了一下,转而却是释然。

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林漠自然没道理还留着这个只有她一人知道的号码。

程磊依旧很客气的样子:“程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灵徽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怎么还能说出来?

她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程磊,之前我曾拜托林先生帮我瞒着母亲我和他之间的事,现在我想请您转告他,以后,不需要了。”

程磊愣了一下,他倒是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却还是很快应道:“好,程小姐,我会转告三少的。”

“谢谢。”

“程小姐不用这么客气的。”

“我先挂了,再见。”

“好的,再见。”

程磊挂了电话就往楼上走,之前三少忽然把这个手机丢给他,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倒是明白了。

三少自己,大约也还是矛盾着的吧,所以才会没有直接废弃这个号码。

敲了书房的门,听到林漠沉沉的声音传出来,程磊方才推门进去。

将灵徽的话转告林漠之后,程磊就没有再敢开口。

过了片刻,林漠合上笔电,缓缓站起来,他的目光在程磊脸上定了一下,随即却是缓缓移开:“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程磊不敢多问,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只是,房门刚刚合上,却有一声重物砸在地板

上的声音传来,程磊的脚步滞了一下,轻轻叹了一声,却没再停留,快步的走下了楼——

题外话——明天有加更哈,写完林漠的,猪哥就开始休息了~~迎接新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