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5章 梁冰,她少一根头发,我要你的命(万字加更完)

像是小鱼在她的肚子里摆了一下尾巴,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她心里这般想着,却是一天都不怎么敢动,傻傻的等着他再动第二次。

而这孩子却是淘气的,也许是故意逗妈妈的,竟是再也没有动一下囡。

灵徽沉沉睡着的时候,梦到了林漠。

梦里面他的神色十分淡漠,他的身旁也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他对她说,程小姐,我不认识你,请让开鲺。

梦里面,他的脸越来越模糊了,灵徽一直在追着他,喊着他的名字,可他搂着别的女人,越走越远了。

灵徽是哭着醒过来的,醒来时天仍是黑的,她摸着枕上的一片冰凉,心仿佛是玻璃窗上结出来的那一层霜,冷到了绝望。

上海的秋夜,怕冷的人早已穿上了厚厚的大衣,可林漠只是衬衫加西装。

他一路几乎是飞车到了归来居。

这个时间,梁冰早已入睡了,归来居里是安静的不敢有丁点声音的,她住的那一栋楼,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楼下客厅外亮着灯。

佣人睡眼惺忪的走出来,雪亮的车灯照在归来居的园子里,如梦似幻的一切,竟仿佛透着说不出的不真实。

林漠想到程磊说的那些话,整个人整颗心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他怎样都没有想到,那一晚,灵徽竟然是跟着梁冰走的。

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梁冰大约用什么东西威胁了她,一刻未停,他直接驱车来了归来居。

他怕,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四个月,他怕他又一次晚了一步。

灵徽会像是当年的灵慧一样,等他找到她时,早已变成了骨灰盒里一捧灰。

佣人开了大门,林漠直接轰地一声发动车子往前驶去,直到梁冰所住的那一栋楼下,方才堪堪停住。

佣人擦了一下额上吓出来的冷汗,不自禁的摇头,今晚,又是别想安生了。

梁冰这些年一直睡眠不好,睡着了也很容易被惊醒。

林漠的悍马车引擎声,早已在驶入归来居时,就吵醒了她。

梁冰从床上坐起来,嘴角的笑,一点一点的蔓延。

比她预想的快了一些,可也没关系。

她的心底,竟然有大石落定的安稳。

那一晚的事只是突然发生的,没有经过静心的安排,虽然事后她抢先动了一些手脚,派人将监控弄坏掉了,可林漠找到她这里,也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梁冰下床,刚披了一件外衣,卧室的门却已经被林漠从外面一脚踹开。

他黑色的衣服挟裹着冷风,要他整个人更是较往常还要凌厉了数分,梁冰刚一抬头,还未曾来得及说话,他已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扼住了她纤细的颈子。

梁冰步步后退,直到整个人的脊背都贴在了墙上。

林漠瘦了那么多,下颌上的胡茬也有些邋遢,梁冰怔怔的望着他,几乎无法呼吸了,却仍是傲然的轻笑着,他最好掐死她,她死了,还有程灵徽来陪葬,也不算赔本。

“说!她在哪!”

林漠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望着梁冰,他面色狰狞,神情可怖,从血雨腥风中厮杀过来的男人,身上自有一种嗜血的强硬。

梁冰见惯了他这模样,只是,没有一次,是如这一次这般,疯狂。

是了,疯狂,就是这两个字。

梁冰想,上一次,林漠这样的发怒,是什么时候呢?

是她让人收捡了林灵慧生前的遗物全部打包丢出去的时候,还是她盛怒之下让人砸了林灵慧的墓碑那时?

程灵徽,在他的心中,已经和林灵慧的位子差不多了吗?

梁冰失神的想着,一双眸子渐渐空洞了下来。

林漠却放开了手,梁冰捂着疼痛的颈子,弯腰连连的咳嗽不停。

“梁冰,她少一根头发,我要你的命!”

林漠伸手指着她,一字一句,几乎像是冰冷的刀锋,一下一下在她心上扎出血淋淋的洞。

梁冰支起了身子,她漠然的望着林漠:“林漠,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找到她的!”

“疯子!”

他厌恶的望着她,那样的目光,梁冰想,她明明看了无数次了,可为什么却还是觉得难受呢?

他若是把对程灵徽的心,挪出来十分之一用到她的身上,她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一个疯子?

“是啊,我是个疯子,我是被你给逼疯的!”

梁冰沙哑的咆哮,眼泪横流:“十一年了,林漠,十一年了啊!我等的这颗心都碎了,空了,我能不疯吗!”

林漠不想再听这些陈词滥调,转身就向外走:“梁冰,我总能找到她在哪,你最好保佑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好端端的!”

“你做梦!做梦去吧林漠!林灵慧死了,秦唯也死了,程灵徽也得死!你身边的女人,一个都别想活下去!”

梁冰真的变成了一个疯子,披头散发赤着脚追着他出去嘶喊不停。

林漠在楼梯上停住了步子,转过身,平静的看着她,他眼波平静,声音也是静的:“是,她们是死了,可也好过你好好的活着,我却一辈子都不会再看你一眼!”

梁冰的身体靠在墙壁上,整个人软软的往地上滑去,她的手指不停的抓着地板,直到抓到鲜血淋漓的一片。

可是,心怎么还是这么疼……

林漠说,他这辈子再不会看她一眼……

梁冰忽然紧紧的揪着心口笑起来,她笑的近乎癫狂了,却是没有声音的,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再也没有了一滴眼泪。

*************************************************************

天气越来越冷,灵徽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女人怀了孕,从相貌到气色其实都有明显的变化,灵徽就发现,那老妪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了。

灵徽没有办法出去,在院子里散步转几圈,都有几双眼睛盯着她。

肚子渐渐变大,就连回到卧室,她也不敢换成单薄的家居服,整日里提心吊胆,渐渐夜间也难以安眠,可那一种沉甸甸压在心头不祥的预感,却是越来越浓重。

晨起方才迷迷糊糊小睡了一会儿的灵徽,是被院子里的车声给惊醒的。

她当下就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下床从窗帘的缝隙里往外看,正看到穿着驼色大衣的梁冰从她的车驾里走出来。

灵徽转过身,几步奔到衣柜前,慌乱的换好衣服,又细细的对着镜子看了看,她孕期一直没有变胖,前期甚至还瘦了很多,因此虽然肚子里的宝宝快有五个月大了,穿了厚外套却仍是看不太出来。

那老妪殷勤的跟在梁冰身边往房子里走:“……太太,我虽然不太敢肯定,可也总觉得有些奇怪,你说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会脸上长起斑来……”

梁冰摘了墨镜,步子却是渐渐加快:“你做的很好,我早就说了,盯着她,有风吹草动就告诉我知道。”

“是是,其实之前我也怀疑过的,刚来的两个月,她喝汤就吐,我是知道她来前病了一场,因此才没放在心上……”

梁冰的步子一滞,转身望向老妪,面色却已经满是戾气:“怎么不早告诉我!”

那老妪吓的脸色发白:“是我疏忽了,真的以为她只是生病刚痊愈的缘故……”

梁冰抬手一巴掌就打了出去:“误了我的事,我要你的狗命!”

那老妪被打,却仍是捂着脸点头哈腰的跟上来:“太太打的好,是我的错……”

梁冰哪里再理会她,直接带了人上楼去。

没人敲门,卧室的门是直接被人从外面弄开的,灵徽强自镇定的坐在床上,可脊背上却已经出了一层的冷汗。

她知道,瞒不住了。

可是,孩子怎么办?

梁冰这样心狠的女人,是绝不可能留下她的孩子的……

梁冰站在门口,一双眸子阴鹫的盯着灵徽,眸光只是在她脸上一顿,随即就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穿着大衣,倒是看不出来肚子那里的异样,梁冰缓缓上前一步

,娇艳的红唇微扬:“把她衣服给我脱了!”

佣人还愣着,那老妪却亲手推了人出去:“没听到太太的吩咐?还不赶紧去扒了她的衣服!”

灵徽看着那两个女人卷了袖子过来,她却缓缓站了起来:“梁小姐,您这事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梁冰失笑:“程小姐好深的心机啊,怀了孕还能瞒的滴水不漏的,我真是小瞧了你了。”

“梁小姐的话我可听不懂,什么怀孕?我一直待在这里,半步都没出去过……”

“你给我闭嘴!”

梁冰懒得再和她歪缠下去,“还不给我脱了她的衣服!”

灵徽却是一扬手,掌心里一道雪亮寒光闪过,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她的手里多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谁敢过来!”

灵徽扬了扬手里的刀子,果然那两个女人彼此对看了一眼,却都不敢上前了。

梁冰最初心中只是五分肯定,此时看她这般行止,却已经笃定了八分。

程灵徽的肚子里有了林漠的孩子!

这件事,她只要想一想就觉得挖心挠肝的疼,她没了子宫,她不能生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她自己的孩子,可程灵徽这贱人却有了林漠的孩子!

“果然。”

梁冰轻轻点点头:“程灵徽,事到如今,我也不再和你兜圈子,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也省的待会儿要多吃苦头!”

“我不知道梁小姐到底要怎样,我已经一切按你的吩咐做了,我也发过誓不会再见林漠,梁小姐真的要赶尽杀绝?”

“谁让你的肚子太争气呢!”

梁冰一抬下颌,那老妪慌忙出去叫了站在院子里的梁冰的保镖上楼来。

灵徽看着那人高马大的保镖过来,手里的刀子几乎都要握不住了,孩子,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可她宁愿自己死,也不想他出事。

他已经会动了,已经会在她的肚子里动了呀!

灵徽早已舍不得了,那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没有当过母亲的人,不会体会得到!

刀子轻易的被人夺走,灵徽失控的跌坐在床上:“梁小姐,算我求求你,只要不伤害孩子,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梁冰傲然的站在那里,眼眸全然都是冷的,她涂抹的艳红的唇,自始至终微微的扬着:“程灵徽,可惜呀,我不能生了,所以这世上哪个女人怀了林漠的孩子都能保得住,只有你肚子里的这个!永远都可能再看到这个世界了!”——

题外话——一万字加更完毕了……我早就说过这个故事很虐的,所以这个孩子……我还是不喜欢写万能神的男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