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4章 一个人,守着肚子里小小的生命。(第二更)

孤零零的一处小小院落,就在这近似荒郊野外坐落着,来时的路上她也注意到了,最近的人家大约也在几百米之外。

而这院子里有几个佣人,却都是梁家的人,看起来就十分的不好相与。

灵徽还没在院子门外站一会儿,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就过来硬声硬气的说道:“程小姐赶紧进去吧。囡”

灵徽手里还拎着自己的包包和一个小袋子,闻言,她一咬牙,对那老妪道:“你们转告梁小姐,我会走的远远的……”

老妪也不说话,直接用上海话对院子里喊了一声,两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女人就冲过来,直接把灵徽拽到了院子里去鲺。

那老妪似乎是对她冷笑了一下,却又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到了这里,程小姐还想走?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

“你们到底要怎样?”

灵徽大惊失措,她没有想到,梁冰竟然会这样……

她以为,梁冰巴不得她走的越远越好,却没想到,竟会如此。

而在梁冰看来,就算让灵徽走到天边去,也许未来某一日林漠还是能找到她,倒不如,就这样把她死死捏在自己的手心里。

“怎样?程小姐不用管太多,只管安安心心的住下来吧,程小姐本本分分的,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程小姐不是!”

那老妪说完,吩咐人将院子门锁死,这才冷哼一声,扭身走了。

灵徽整个人如坠冰窟,在黄昏沉沉的暮色里,她的手掌轻轻贴在了依旧平坦的小腹上。

怎么办,程灵徽,怎么办?

如果,如果她是孑然一身,也许她心里没那么的恐慌,可是……

捂在小腹上的手重重的一颤,这一刻,灵徽真的是怕了。

但愿,但愿这一切都只是她草木皆兵了,也许是病了一场,生理期推后延迟了也说不准,想怀孕,也并非是这么简单的事吧。

***************************************************

“出租车司机确实说了,程小姐是在公司总部附近下车的。”

程磊神色有些严肃:“附近监控全都调出来了,也确实拍到了程小姐离开的画面,只是后面她走到了监控死角,再调其他监控,也都没有见到有出租车经过……”

“继续查。”

隐没在暗影中的男人,许久的沉默之后,方才说出这平淡的三个字。

他的语气波澜不惊,可程磊却是心尖儿一颤,这么久了,从春末到夏末,三少却仍是没有放弃。

方才那些话,他翻来覆去说了很多遍了,可他每一次的回复都一样。

继续查。

程磊从前也以为,这个程灵徽大约也只是四小姐的一个替身,三少留着她,也只是为了填上心里那一块空白。

可是如今,他却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是,三少那我先出去了。”

程磊出了书房,将房门轻轻带上。

林漠缓缓站起身来,穿过书房往左边一转,就到了她经常看书的书柜那里。

那一面墙书柜里的书,她都喜欢的不行,因为多是设计和服装方面的。

他自然是没有怎么看过的,不过他喜欢收藏书,所以各类藏书都有涉猎。

他不在家的时候,灵徽一个人可以在这里待上一整个下午,他从公司回来,只要往这里来,一下就可以找到她。

有时候她看书睡着了,他就把她抱回房间去。

半梦半醒时,迷迷糊糊的她,最是可爱。

所有的棱角和对他竖起来的一身尖刺,都会消失不见。

他喜欢她睡眼朦胧望着他时柔软的表情,他喜欢她害怕掉下来不得不抱着他的脖子时又羞又气的样子。

他喜欢她,一点点的,她走进了他的心里。

然后,他再也不许她出来了。

总是想,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再多忍让她一些,为什么要因为孩

子的事情和她怄气。

明明知道,她心里压力多大,明明知道,她对于那个身份有多么的忌讳,他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

也许,是因为在乎。

对,是在乎吧……

林漠在她常坐的地毯上坐了下来,她经常抱着的那个抱枕,也依旧放在原处,还有那一本,她还没有看完的《中国历代服装简史》。

林漠拿起来,随手翻开一页,有她信手写下来的批注。

她的字很好看,小小的,很娟秀,就如她那个人一样,安安静静的存在着。

林漠继续往后翻,手指却忽然顿住。

书页之间的空白处,隐约一行小字,几乎看不清楚,却要他蓦地眼神刺痛——

我喜欢林漠。

再往后翻,每一页,都是同样的一行字。

我喜欢林漠。

我喜欢林漠。

……

一直翻到夹着书签的那一页——

我可不可以,不要再喜欢林漠了?

林漠忽然将书合上,几步走到窗子前。

窗外的夜色沉沉,浓深的黑暗就像是一头猛兽,似乎快要把这世上的一切都给吞没。

林漠想,他终究还是辜负了她。

小院里的树木枝叶开始变黄的时候,灵徽终究还是确定她自己有了身孕。

生理期一直姗姗未来,而晨起的时候却开始呕吐,尤其闻不得鱼腥味。

这边的佣人待她很冷漠,但每日的饭菜还是没有怎么苛待她的。

连着两次喝汤时吐了出来,那老妪看她的眼神就有些异样了。

灵徽佯作镇定,“我来时刚大病了一场,医生说我肠胃弱,以后,还是不要拿这些浓汤来了。”

那老妪就撇了撇嘴,端着汤出去的时候,灵徽听到她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小姐身子丫鬟命。”

她有些苍白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只是平静的将自己碗里的粥一口一口的喝光,然后放下了筷子。

她不能让这些人知道她有了身孕,梁冰既然这样做,那就说明她绝不会放过自己。

从前是自己太傻,真的天真到以为梁冰会把她远远放逐,却没有想到,她忌讳自己到了这样的地步。

好在以后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穿的衣服也只会越来越多,她现在月份还小,小腹还没有隆起来,总能遮掩一段时期。

只是到底心中还是充满了浓浓的不安和忐忑,隐约的,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毕竟,如今的自己,是在林漠的太太手底下讨生活……

灵徽到此时,才真是后悔莫及,若她知晓自己真的有了孩子,她哪里会这样草率的做决定?

只是现在,再怎样后悔也没有用了。

已经过去快两个月,林漠没有能找到她,也许再过一些日子,他就再也不会找她了。

灵徽想,她能等到那一天吗?

等到她对梁冰全然没有威胁了,等到梁冰放过她,她可以安然的生下这个孩子吗?

别人有了身孕,总会变的丰腴起来,灵徽却是一日比一日的消瘦。

估摸着肚子里的宝宝有三个月的时候,小腹却仍是没有一丁点的隆起,依旧是一片的平坦,若不是到现在都没有来的生理期,和每日起来都要吐上一场,灵徽几乎都不敢确定自己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

她这方面的知识完全是匮乏的,在这里与世隔绝,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只能闲暇看看电视,却也不敢公然的去看与怀孕有关的节目,只是偷偷的听过几句这方面的讲座,灵徽想起自己之前吃了一个多星期的药,更是忐忑起来……

可此时此刻,她也只能这样一个人茫然的等下去。

枝头的黄叶开始掉落,树木变的光秃秃的时候,灵徽第一次感觉到了肚子里宝宝的胎动。

像是小鱼在她的肚子里摆了一下尾巴,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她心里这般想着,却是一天都不怎么敢动,傻傻

的等着他再动第二次——

题外话——要开始虐了……真的不会手软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