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3章 离开上海,离开有他的人生。(第一更)

灵徽自嘲的一笑:“总之我和他,本来就不该在一起,所以,我是真心实意,想梁小姐这一次帮我一把。”

梁冰听得她这般说,怎会不应囡?

“好,我就如你所愿,只是,既然你要我帮你,那自然事事都得听我的。”

灵徽沉默点头。

梁冰捏了一下手包,盈盈一笑:“那就跟我走吧。鲺”

她转过身去往自己的车驾那边走,灵徽却回过身,定定看了一眼那依旧暗着的顶层。

她想,这一次,林漠大约永远都找不到她了,他们,也该真的断掉了吧。

她以为她终究是得偿所愿了,心头的大石也该落定了,可没有想到的是,转过身去往梁冰车子那里走去的时候,一颗心仿佛被钝刀子切割着一样,疼的厉害。

她强忍着不想掉眼泪,却还是在坐上了梁冰的车子之后,眼泪无声的汹涌落了下来。

车子平稳的向前驶去,间或能听到后排车座上传来隐约的抽噎声,梁冰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自己此刻的心情,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真的很想要了程灵徽的命,就此一了百了,岂不更好?

可是到最后,她却仍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要了程灵徽的命,换来的只会是林漠对她更深的怨恨和对程灵徽的痛惜和惦记。

不如就让他林漠自己,也厌弃了这个女人的好。

车子在归来居的大门处停住,宅子里的佣人见到是梁冰的车子,立时来开门。

“你大约也知道吧,我和林漠结婚基本就分居了,这是我父亲给我的房子,平时,他住在林家,我就住在这里,你先在归来居待一段时间,等林漠找你找的没有那么急了,我再想办法送你离开。”

灵徽知道,她这意思,约莫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

林漠大概也想不到,她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梁冰回来归来居吧。

梁冰将她安置在了宅子里后园的一栋独栋小楼里,又交代管家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透露灵徽的消息。

因为这是梁自庸给她的房子,里面的佣人也多是梁家用惯的,因此梁冰倒也不担心他们会胳膊肘往外拐。

灵徽性子又安静,住进去后,几乎连那一栋楼都没有出来过,外面闹的怎样的天翻地覆,林漠只差没有将整个上海都翻一遍,却仍是没能找到她——

这些,全都和她无关了。

梁冰来过她这里一次。

那个衣着华贵,相貌精致漂亮的宛若电视偶像剧里的千金小姐一般的女人,端庄坐在那里,喝了一口茶睨着她:“程小姐,我真是想不明白,林漠待你这般用心,你为什么就铁了心的不肯跟他?”

灵徽瘦了一些,一个人住着,更是甚少说话,性子越发的沉默寡言下来。

梁冰问她话,她也只是一个人慢慢的喝着杯子里的茶,好一会儿,才垂下长长的眼睫,唇角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来,声音却是微颤的:“梁小姐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可是我和林漠已经签了分居协议,最多两年,我不想离,这婚事也继续不下去了,你就等不了?”

灵徽只觉得那温热的茶水到腹内就变成了冰冷,她这一段时间,闭上眼就是那一晚林漠看着她失望至极的样子。

她想,她大约也是有一些后悔的,但这后悔,却是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出来。

两年,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熬过这两年,会不会疯掉。

如果她不是出身在那样一个和睦的家庭,父母对她悉心教育,要她自小就明辨是非,有羞耻心,如果她再自私一点,也许她就能心平气和的度过这两年,等到有一日林漠让她披上婚纱。

可她,真的不行,真的做不到。

只要一想到,林漠还有妻子,她就仿佛如坐针毡,一刻都不得安宁。

她自己的良心,真的过不去。

“对不起梁小姐,我不想再提起有关他的事了。”

灵徽放下杯子,面色却微微的有些白了,她看向梁冰:“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梁冰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眼皮

都没有抬一下:“不急,林漠找了你快一个月,都还没死心呢,再等几天吧,我安排你离开上海。”

灵徽点点头,梁冰站起来转身向外走。

灵徽看着她窈窕的身影,在小楼走廊里摇晃的光影里渐渐快要消失不见,她一个人安静的枯坐在窗子前,看到外面青翠欲滴的枝繁叶茂,已经到了夏天了。

离开的时候,还只是五月呢,如今外面,大约早已热的让人受不了了。

他还在找她吗?

灵徽的视线一点点的模糊了起来,梁冰却又折转回来,隔着一扇窗子望住她:“程小姐,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灵徽缓缓抬起一双微红的眼瞳来,梁冰第一次有些嫉妒一个女人。

程灵徽和她比起来,相貌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是此刻,她纤纤弱弱的坐在那里,一头长发就随意扎了一下,光洁的额头尽数露了出来,眉眼纤细,唇色微白,却犹如一只临水娇弱的水仙,怨不得让林漠这样疼着护着放不下。

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

他们注定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彼此了。

“你说好笑不好笑?”

梁冰捂着嘴,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要出来了:“林漠啊,他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大半夜的开着车满上海的找你,看到个背影像你的女人,直接就追过去拽人家的手,你知道后来怎样吗?”

梁冰笑的不能自已,却是眼泪都掉了下来:“林三少,全上海滩都知道的林三少啊,被人家打电话报警弄到了局子里去!程灵徽你说好笑不好笑?”

灵徽放在桌子上的手指一根一根的颤栗起来,她的嘴唇也在颤抖着,眼瞳里聚满了泪,似坠非坠的摇摇晃晃颤抖着,她的视线渐渐的模糊了,梁冰那笑的近乎扭曲的夸张的脸,也跟着摇晃模糊起来……

林漠他,真的,真的有那么在意她吗?

她从前一直都在怀疑他,怀疑他只是把她当成林灵慧的替身,怀疑他,不过觊觎的就是她这个人这个身子,怀疑他从来不曾对她用过心……

所以她走的这样干脆利落……

可是,是不是,他,林漠,也是有一点,喜欢她,在意她的?

灵徽就那样一直坐到了深夜,小楼掩映在树木葱郁的最深处,晚上的风还是很凉的。

她开着窗子,就那样吹了半夜的风,第二日清晨就开始觉得人不舒服起来,咳嗽,发烧,竟是连床都起不来了。

佣人报给了梁冰知道,梁冰倒也没在这方面苛待她,让宅子里的医生过去看了看,输了液留了一些药。

灵徽这一病,断断续续就病了一个多星期。

待到能下床的时候,梁冰那边让人传来消息过来,说是后日就送她离开上海。

灵徽却发觉了自己身子的异样。

她的生理期没有来。

一直让她提心吊胆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可她不敢,也不能让医生来帮她确定,更不敢,让梁冰知道任何的风声。

捱到后日要离开上海,灵徽以为梁冰会把她远远送走,却不料,只是被送到了上海郊边梁家的另一栋别院里去。

灵徽隐约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对,送她来的人要离开的时候,她到底还是开了口:“我要在这里住多久?梁小姐不是说了会让我远远离开上海吗?”

可那些人却都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就都转身走了。

灵徽不甘心,还想再问,却得到冷冰冰的不屑一句;“程小姐就安心的住着吧,别再问东问西的,没得让人嫌。”

灵徽怔怔看着那些人驱车离开,孤零零的一处小小院落,就在这近似荒郊野外坐落着,来时的路上她也注意到了,最近的人家大约也在几百米之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