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2章 梁小姐,你可以帮我,离开林漠吗?

他对她,从来都是不知餍足,却又温存的如同和风细雨的,可这一次,他发了狠,不管不顾的把她摁在了床上……

灵徽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的动作只是顿了一下,却更粗暴的要她囡。

他发泄出来的时候,红着一双眼睛捏着她的下颌逼她看着自己:“程灵徽,如果我不在意你,心疼你,我每一次都会这样不管不顾的折腾你,而不是压抑着我自己生怕你哪里不舒服!”

他抽身而出,整理了一下自己,方才胡乱套了衣服。

他穿好衣服,看着趴在床上一身青紫哭都哭不出来的她,他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却到底还是没有说一句软话。

他这一次是真的气的狠了,先是因为她吃药的事,后来又是因为她阴阳怪气说的那些话鲺。

一个送她出去逛了一次街逗她笑了笑的男人,就值得她这般几次三番的帮他说话,他呢?

就算他把这颗心掏出来,她大约都会嫌弃,你怎么不一开始就掏出来呢。

“程磊不会再留在这里,我会再派人过来这里。”

他说完,复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她只是趴着,动也不动,只是隐约枕间传出她几声细微的哽咽,而她的颈间背上满是他弄出来的痕迹,他挪开视线,怕自己再看下去就会心软。

硬了心肠,到底还是转身出去了。

灵徽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他下楼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又是他开车离开的声音,她的眼泪,呼啦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身上再怎样的疼,却都抵不上心口里被剜了一刀一样的疼。

他方才在床笫之间那样的羞辱她,逼着她摆出各种不堪的姿势来,他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她程灵徽再怎么普通,再怎么的下贱,可也不是出来的卖的鸡,要他林漠这样的侮辱折腾!

灵徽强撑着起身,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下楼去,佣人们都有些小心翼翼,有人试着问了她一句要不要吃晚餐,灵徽只是摇了摇头。

她一路走到别墅大门外,只说要出去,管家哪里敢放她出去,好言劝哄了半日,灵徽不发一言,只是站在门口不走。

管家急的不行,这春末的夜晚风还是有些凉的,灵徽身子一向又娇弱,若是病了就不好了。

赶紧亲自给林漠打电话,倒是接了,听得这边这话,林漠似是气的狠了,直接丢了一句话:“让她走,走了就别回来!”

管家自然知道这是气话,又怎么敢应,可灵徽却已经听到了。

他声音那么大,几乎是吼的,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小姐,少爷这是在气头上呢……”

灵徽只是微微一笑,摇头:“您别劝我了,他既然让我走,你们也别拦着我,不放我出去,我就在这里站一夜。”

管家能有什么办法,只得开了门,却让佣人悄悄在后面跟着。

灵徽心灰意冷,知道后面有人跟着自己,也懒得理会,只是走到热闹处,寻机拦了一辆出租车,只让司机在市区转圈,到底还是把跟着自己的人给甩开了。

她这边刚走,林漠就知道了消息。

林叔瞧着他脸色青白难看,知道大约又是和那个程灵徽闹了脾气,就劝道:“她一个小姑娘家,您和她一般见识干什么?”

他们自然是不喜欢梁冰的,所以林漠和她离婚,若不是顾忌着梁自庸,其实也并没什么值得阻拦的。

“我开车出去一下。”

林漠却直接拿了车钥匙出去,林叔赶紧追出去:“让程磊跟着你……”

林漠却已经开着车风驰电掣一般冲出了林宅。

林叔看着他的车子开远,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若少爷上了心,那么真的能修成正果也是好事,至少,这个程小姐看起来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倒是和少爷很相配的样子。

他们这些人冷眼看着这十来年少爷过的日子,心里怎么会不满?

梁冰那样强势又傲慢,心狠手辣的女人,也怨不得少爷没办法喜欢她——

林四小姐的墓碑被砸的事,当年上上下下的,谁心里没怨气?

一个死人都容不下,行事这般不留后路,怨不得不讨人喜欢。

林漠不知道灵徽会去哪,先给徐洋联络,可徐洋却说灵徽并没有联系她。

林漠听着徐洋着急说话的样子,心知她没骗她,就更是忧心了起来。

可是上海这么大,想要找到一个人,就像是想要在汪洋大海里找到丢失的那一滴水一般。

幸好他到底在上海算个人物,知道她是做了出租车走的,就直接让人去查全上海的出租车公司。

林氏总部办公大楼。

灵徽在绿化丛后面的空地上,蜷缩着坐在地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还是只是在低头哭,她的脸埋在双膝之中,眼泪却是早已把牛仔裤给打湿了。

她坐车离开的时候,想过直接离开上海的。

可是在黄山脚下林漠摆出来的阵仗,灵徽已经绝望的清醒,她就算是走到天边去,林漠大约也能找到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来这里的,也许是因为当初还不知道他结婚了的事的时候,他有几次带她到公司里来。

他们在一起那种感觉真好,他处理公事,她看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会把她抱到床上去。

她常常都是在他的亲吻里醒来的……

曾经的痴心妄想,如今成了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打在了她的脸上。

灵徽一个人又坐了很久,摩天大楼直耸入云,他们曾经留下欢声笑语的地方,如今只是漆黑一片。

就像是昔日她鲜活的一颗心脏,如今,全都是死灰一片。

灵徽离开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梁冰。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梁冰会在夜晚,一个人开车来到这里。

两个女人面对面的站着,彼此都没有开口先说话。

灵徽沉默了许久,到底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对于梁冰,她的心理实在是很复杂。

既愧疚自己和林漠的关系伤害了她,却又免不了恨她实在太恶毒,就那样让父亲久病不治,离开人世。

“我还以为你爸爸死了,你该知道怎么做了,没想到你这女人这么没心没肺,死了爸爸也挡不住你继续做小三。”

梁冰看她要走,到底还是没忍住冷嘲热讽开了口。

她恨程灵徽,恨不得亲手撕了她这张脸。

可她如今却是真的明白了,她越是欺负程灵徽,折辱她,反而越是将林漠推向程灵徽这边。

所以这一次,她不会再像昔日对安溪和秦唯那样直接下手了。

“我很抱歉我的存在伤害了你,可是梁小姐,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我的家人……”

梁冰忍不住冷笑:“可我知道你们这种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尝到了甜头,会把到嘴边的肥肉给吐出去吗?所以,对付你们这种人,就得直接往死里整!”

灵徽怔怔的站着,梁冰这样的恨她,她也着实可恨,只是,全部的错,真的都在她一个人身上吗?

“我也想离开林漠,梁小姐,如果有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和他在一起。”

灵徽忽然想到了什么,梁冰这样的出身,自然也是有能力的,也许,她这一点上,倒是可以帮到她。

“梁小姐,您愿意帮我吗?”

这一次,却是梁冰愣住了,许久,她方才深深看了灵徽一眼:“我倒没想到,你还真是舍得。”

林漠待她这般好,竟然对父亲开出了那样的条件,可程灵徽竟然还想着离开他……

梁冰心里一阵畅快,她可真想看看一向淡定自若的林漠,若是知道了程灵徽求她梁冰帮忙离开他,那张脸上的表情,该是多么的精彩呢!

“舍得舍不得,又有什么用?”灵徽自嘲的一笑:“总之我和他,本来就不该在一起,所以,我是真心实意,想梁小姐这一次帮我一把。”——

题外话——傻傻的灵徽~~~求票票啊,感觉喊了也是白喊,可是不喊好像心里又少点什么似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