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10章 要不要生孩子,也是我林漠说了算

灵徽感觉自己被他亲的痒痒的,却连哼都哼不出来,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不知道他到底要了多少次,灵徽到最后,好似已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却还在不知餍足的索取。

她实在太累太累,全身的骨头都仿佛被车子碾压过了一样,几乎全都酥了,身上湿湿黏黏的,其实很不舒服,尤其是身下,可却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直接沉沉睡了过去囡。

林漠实在是要不够她,素了三十年的男人,刚开荤是很可怕的鲺。

却又瞧着她实在太累太倦,只得暂时鸣金收兵。

给她清理了一下身子,林漠把她抱在怀里,灵徽睡梦中脸颊贴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蹭了蹭,似乎觉得不舒服,翻了个身把线条优美至极的雪背给了他。

林漠一看到她弓起身子,桃子型雪白的臀正对着他,当下又不行了,忍了几忍,到底还是站起身去了浴室冲凉。

灵徽睡的香甜,林漠这一夜却在翻来覆去的烙饼。

她直睡到快中午才醒过来,林漠早已起床了,灵徽只觉得全身散了架一样的难受,肚子里实在饿的厉害,但却又没有力气起身,干脆又闭了眼窝在被窝里。

阳光暖洋洋的洒进来,灵徽又困倦的想要睡着,林漠却推开门叫她起来:“……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灵徽闭着眼不肯起身,林漠一笑:“我抱你起来……”

灵徽哪里肯,她还没穿衣服呢,蒙在被子里,声音嗡嗡的传出来:“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呢。”

林漠的手却已经从被子下面钻了进去,直接就寻到了她胸前那一处,他的声音里已经染了***:“怕什么,我哪里没看过?”

灵徽隔着被子一脚就踹了出去,却被他直接捉住了小巧的脚踝,看到了最隐蔽却又美的惊人的景致。

林漠忍了半夜的***,当下就又复苏了。

灵徽一整天都没有下楼,饭菜是佣人端到卧室里来的。

她又羞又气,一整天都不理林漠一句,晚上也一个人躺着看书,就是不说话。

林漠洗完澡出来,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还生气?”

灵徽背过身去不搭理他。

林漠却从后面圈住了她细细的腰:“灵徽,我们生个孩子吧。”

之前的每一次,她都会服事后避孕药,林漠不愿意要她吃药,就自觉的用安全措施,可有时候实在顾不得,她都不会忘记吃药……

林漠看到了她床头桌子上放着的白水和还没吃的药,眉宇微微蹙了一下,就说了这样一句。

灵徽的身体一僵,“生个孩子,要他做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吗?”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答应过你……”

灵徽合上了书,不想说话。

林漠和梁冰是签了分居协议,可到底还是夫妻。

她若是有了孩子,算什么呢?

她不想要孩子,至少现在,她不想她的孩子生下来就见不得光,被人喊一声私生子。

灵徽伸手去拿药片,林漠却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去,灵徽气的呆住,转而却是自嘲一笑,复又拉开抽屉取了一盒药出来。

林漠忽然就暴怒了,一把将药抢过来直接砸了出去:“程灵徽你有没有心!”

灵徽静静的看着他,他整个人都在隐隐的发颤,显然是气的很了,可是,他为什么生气呢?

他又有什么资格生气?

他把她害成了这样还不够,还想要她的孩子也继续跟着受委屈?

他问她有没有心,她也想问问,林漠你有没有心?

“我说了我会娶你……”

他哑着嗓子,不知怎样控制着,才没让自己再继续震怒下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实在是受不了每一次事后,她毫不犹豫面无表情的吞下药片的样子。

他这么的在意她,她为什么不能因为他暂时忍受一点委屈?

他已经和梁冰分居了,纵然梁冰寻死觅活的不肯离婚,可是法律上也规定

了,分居满两年,夫妻关系就自动解除了。

两年,两年她都不肯等吗?

有时候,他简直要恨死了她的执拗和一根筋!

“林漠,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来骗吗?你们男人骗女人的话,翻来翻去不就是这几句?我会娶你,我会离婚,我一定会娶你……嗬,你自己都不觉得可笑吗?再说了,林漠我已经和你上床了,你也没必要拿这些话来骗我了!”

灵徽看着他眼底的光芒渐渐黯淡的样子,她觉得她也是疯了,从前的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如今的她,却可以想也不想,眼都不眨的直接说出这样恶毒讽刺的话来。

林漠只是看着她,那一双波诡云谲的双瞳,渐渐暗沉的再无一丝光亮,只是他的双手握的那么紧,紧到几乎要将身下的床单都攥破了。

灵徽不再看他,转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药,林漠忽然跳下床,一脚将那一盒药踢开,似乎不解气,他干脆又捡起来推开窗子就丢了出去。

“程灵徽,你是我的女人,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要不要生,也是我说了算!”

林漠冷冷的看着她,看她呆怔的坐在床边上,仿佛要哭了的样子。

他的心不由得就有些软了,可是,不过转瞬,却又冷硬成冰,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忍。

忍着她和他床笫之欢时沉沦无比搂着他脖子唤他名字,一声又一声,结束后却可以平静决绝的吞下药片的样子。

忍着她,除了欢爱时情动失控了她的眼里会有他,其他时候,她冷淡抗拒他的样子。

他以为是人都会有心的,他的苦衷,他的为难,他的身不由己,都已经告诉了她,她为什么就是不能敞开心?

如果她一点都不喜欢他,那么他也不在意她,那么他管她是什么态度?

反正他已经得到了她这个人。

可是,她明明心里有他,她明明也知道,他是喜欢她的……

林漠转身向外走,卧室的门被他重重的带上,砰然一声巨响。

灵徽的眼泪,当下就掉了下来。

他怪她为什么不肯生他的孩子,可是,他怎么不想想她的处境,她的立场,她的心里又有多苦?

是不是男人都是这样自私,又是不是,得到了,就再也不珍贵了?

他这是第一次吧,对她大动肝火,是连一丁点的脸面都不给她留了。

灵徽枯坐了一整夜,林漠没有回来。

清晨时候,他开车出去了,灵徽听到熟悉的引擎响时,一颗心都跟着空了。

佣人来叩门,小心翼翼的问她要不要下来吃早餐,还是端到房间里来。

灵徽听到她们叫她:程小姐。

她忽然抓起一个枕头就扔在了门背上:“都不许上来!”

她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哭腔传到了佣人的耳中去。

佣人赶紧应了一声离开了,灵徽复又躺回了床上去,只是闭上眼,眼泪就涌了出来。

林漠第二日也没有回来,灵徽的药被他扔掉了,这一次他们做了好多次,可她没有吃药,灵徽打开手机上的APP,算了一下日子,不在安全期,当下一颗心更是沉了下来。

她给徐洋打电话,想要徐洋给她送点药过来,可徐洋过来的时候,却被管家客客气气的拦着了:“我们三少吩咐了,程小姐这几日要在家里静养,不能见客的。”

徐洋当下就急了:“就是她不舒服我才来看她的!”

管家只是摇头,让佣人拦着不许进,徐洋一个小姑娘家又能怎样,缠磨了半日,管家怎么都不松口,灵徽也不能为难徐洋,就给她打了电话,要她先回去。

徐洋离开的时候,正是黄昏,灵徽站在卧室的阳台上,看着徐洋离开的身影。

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徐洋,很羡慕很羡慕。

她的家境算不上多好,一家好几口人挤在几十平方的房子里,可徐洋整日都是乐乐呵呵的,她将来可以嫁一个疼爱她的好男人。

而不是像她这样,被养在这样的金丝笼里,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权处置——

题外话——更新完啦!

甜甜再虐虐,就是欢乐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