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9章 今晚不会放过她了……

甄艾是个很灵透的女孩儿,灵徽的一腔心事,第一次想要和一个还算陌生的朋友,尽数的吐露出来。

她和甄艾絮絮的说了几乎大半夜,到凌晨三点钟两个人才困倦的睡去,自然就错过了黄山的日出。

可旅行的意义并不是一定要看到那些出名的美景,结实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或者看到一段别人看不到的美丽风景,也算收获匪浅囡。

甄艾和徐洋不一样,徐洋是典型的上海女孩儿,开朗,活泼,家里娇宠着,没心没肺的,有些心里话说给还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徐洋,她也不能体会。

可是甄艾,她也是有过情伤的女人,灵徽心里的苦闷和痛楚,她都能一一的体会到鲺。

也并没有,因为她这样不堪的身份,就在神色和言语里带出来瞧不起她的情绪,灵徽更是觉得和甄艾性情相投。

原本她们都是内秀的性格,这一路行来,更是渐渐觉得彼此心灵投契,几乎是无话不谈了。

黄山一行结束的时候,甄艾问起灵徽怎么办。

她此时和陆锦川离婚,一个人也是漂泊着,想要帮助灵徽,却无奈自己身单力薄,因为这些,甄艾心里还觉得十分的抱歉。

灵徽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行车子,自嘲的一声苦笑:“还能怎么办呢?”

甄艾看过去,山脚下的空地上,那一排车子真的实在太醒目,尤其是,那静默而站的男人。

甄艾想,那就是林漠了吧?

这样远远的看着,还真是气势不俗,也怪不得,灵徽对他割舍不下。

“我过去了。”

灵徽却是对着甄艾轻轻微笑了一下,甄艾看到她眼底浮起的水光,她也跟着难过起来。

她知道,灵徽爱着林漠,可是她的道德观,又在约束着她,所以,她如今才会这般的煎熬,痛苦。

甄艾轻轻拥抱了她一下,山风而来,她的声音在灵徽的耳畔低低的:“不管怎样,你都要好好的。”

灵徽似乎是掉了眼泪,可抬起头来时,却并没有哭过的痕迹,她使劲点头,握了握甄艾的手:“一定要经常和我联络。”

“我会的,去吧灵徽。”

甄艾知道,有很多的时候,你是不得不承认的,女人就是弱者,在强权面前,你的反抗,挣扎,根本就只是蝼蚁之举。

可是,如她和灵徽,纵然是知道的,却也不愿意就此认命,总要到最后一刻,总要一颗心全都伤痕累累了,方才愿意在妥协之中沉沦,灭亡。

甄艾一直看着灵徽,看着她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下走,远远的的走向那个静默站立的男人。

她看着灵徽,就像是在看着当年的她自己。

她真的很想去拦住她,可是她又无奈的知道,她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灵徽的故事结局。

灵徽终是站在了离林漠三四米远之外的地方。

林漠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了一句:“玩够了就跟我回家吧。”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衬衫也有些皱,灵徽不知道他找了她多久才会这样狼狈。

灵徽以为她不会哭的,可是林漠开口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

他总是有这样的魔力,要她对他爱恨不能。

灵徽哭的失控,孩子一样整个人一抽一抽的,鼻涕眼泪都往外涌,糊了一脸,真是狼狈又可怜。

林漠忍不住的心底叹了一声,他走上前,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抱住了,灵徽的眼泪鼻涕又都粘在了他的衣服上,他也没在意,只是抱的更紧了一些。

迷迷糊糊中,哽咽的哭声里,灵徽听到他的一句呢喃:“你怎么晒的这么黑。”

其实她并不算黑的,就算这段旅程让她晒的黑了一些,可是她和甄艾很像,在普通人中仍旧还算是白的。

“以后,不能让你这样乱跑了。”

林漠放开她,拿手帕给她擦眼泪和鼻涕,灵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被扭开的水龙头,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

林漠的手帕都湿透了,她还哭个不住,他那一双总是静默无波的眼瞳里,就泛起淡淡的笑来:“你再哭,我就在这里亲你了……”

灵徽当下惊的几乎要魂飞魄散,来来往往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她还要不要脸?

眼泪自己就止住了,却还抽抽噎噎的,林漠拉了她的手:“回家吧。”

回去上海的飞机上,灵徽疲累的睡着了。

林漠帮她把椅子放平,又仔细的给她盖好了毯子,她哭的鼻子尖红红的,睡梦中还不时的抽动几下,林漠忍不住的失笑,在她嫣红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回到上海的家中,这一番长途奔波,自然是要先洗澡换衣服的。

灵徽去浴室的时候,看到浴缸里的牛奶浴,当下就嘟了嘴。

又想起了林漠抱着她时说的那一句‘你怎么这么黑了’。

她哪里还算黑嘛,可是抬起手臂,看到明显成了两截的肤色,自己也皱了眉。

卧室里的浴缸实在太舒服,每一次灵徽躺进去就想睡觉,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林漠叫了她很久,她都没有听到,无奈,他只得用一条大大的浴巾把她整个人抱了出来。

擦干了身子,把她放在床上,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林漠拿了一条松软吸水性极好的毛巾,细细的把她头发里的水都吸干,然后方才拿了吹风给她吹发梢。

灵徽睡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一盏落地的台灯和林漠那好看的侧颜。

吹风机在耳边嗡嗡的响,仿佛连带着把她的心也给吹的柔软了起来。

忍不住叫他的名字;“林漠……”

“吵到你了?就好了。”他关掉吹风,收拾好放在一边柜子里,再转身走到床前,她洗完澡的样子,白白嫩嫩的,不施粉黛,他更喜欢。

低了头,就去亲她湿湿凉凉的鼻尖,灵徽想要躲闪,他却已经压住了她的两只手分开按在她身子的两侧。

灵徽没有穿衣服,林漠的气息很快就乱了。

“你别碰我……”

她的声音一点威势都没有,惹得林漠埋在她香甜的颈窝里低低的笑。

灵徽气急:“我这么黑,你碰我干什么!”

林漠的笑声更大了一些,整个人的胸腔都在微微的震。

灵徽恼了:“你下去,我不要理你了!”

他从她身上抬起头来,露出一双比星子还要明亮的眼瞳看着她。

灵徽看到他眼底只有一个小小的她,呆呆傻傻的她。

“你怎么,我都喜欢。”

他好像是第一次对她说出喜欢这个词,灵徽就愣住了。

林漠只觉得她这傻傻的样子实在太可爱,没忍住,低头就吻在了她微启的小嘴上。

他的舌尖搜寻到她的,纠缠在一起,像是缠绵难分的恋人,一秒都不愿放开彼此。

林漠感觉到她整个人整个身体都柔软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她可以接纳他的先兆了。

她走了快一个月,他已经快被***给折磨疯了。

从前从未尝过女人的滋味儿,不知道其中妙处也就罢了,一个又一个长夜,也从未曾觉得这样难熬。

可是如今,她不在身边,他就整日整夜的睡不着,闭上眼,就是她香甜的唇和曼妙的身体,不得已,只能一遍一遍去冲冷水澡。

再忍下去,整个人真的就要疯掉了。

所以,她回来的这第一个晚上,他是绝不会放过她的。

灵徽到最后,嗓子都喊的哑了,再发不出声音来,整个人软成了一滩水,趴伏在柔软的枕上,乌黑的发被他撩开散落在床单上,他亲她雪白的背,英俊的脸,汗湿的发,微微起伏的肌肉,滑动的喉结,蜜糖色的箍住她纤细腰肢的手掌,整个人,性感到了极致。

灵徽感觉自己被他亲的痒痒的,却连哼都哼不出来,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题外话——更新晚了,昨天带娃出去玩了,抱歉啊大家,8号给亲们加更,准备好票票啊,船来了,希望不被退稿,船票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