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6章 灵徽,我来晚了……

家里人已经开始张罗着要准备订婚了。

安北母亲直截了当的对灵徽说,他们家准备好了婚房和装修,手里没有钱,就不给聘礼也不给买首饰了,婚礼也不要办的太隆重,还暗示灵徽要陪送一辆车子过来,不能少于三十万,说这边的规矩都是这样。

姑姑的脸色当下就不好看了,“那婚房要加我们灵徽的名字吗?鲺”

“怎么可能!这可是当年安北爸爸全款给他买的!囡”

姑姑就笑了:“那行啊,陪送车子也不是不可以,必须要给十万的聘礼,咱们这最低的标准可就是十万了,您刚才也说了,要讲咱们的规矩,咱们的规矩里,可没有不给女方聘礼的说法!”

安北母亲当下一张脸就拉的老长:“这不是装修了手里没钱了吗?”

“没钱何必张罗着娶媳妇!”

姑姑站起来拉了灵徽就走,她以为灵徽会难过,就搂了她轻声的劝着,灵徽的心里却只是一片淡然,安北不是她在意的人,就算真的要结婚,她也不会因为这些不高兴。

更何况,姑姑和母亲,是不会要她嫁给这样的人家的。

当天晚上媒人就过来程家,送了一张银行卡过来,说是安北的母亲找安北舅舅借的,十万块,但是灵徽嫁过去的时候,程家要再添十万,当小两口的新家的启动资金。

程母也不动怒,只是沉静的询问媒人:“那这借舅舅家的十万块,以后怎么办?”

媒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程母又问:“车子还要陪送吗?”

媒人赶紧说:“不强求三十万以上的,一二十万的代步车子也可以的……”

程母就笑了出来:“劳您跑这一趟,还是请回吧,告诉安家,这个婚不用结了。”

母亲客气的送走了媒人,回房间却抱着灵徽哭了一场。

女儿的婚事,怎么就这么艰难呢。

倒是灵徽劝起母亲来:“您这又是何苦呢?是咱们不愿意他们,何必这样气自己?”

“我再想让你嫁人,也不能让你嫁这样的人家,我的女儿这样好,总会遇到一个真正疼惜你的好男人的……”

程母心里实在难受的不行,从前是他们的骄傲,人人都夸赞的女儿,如今却要被人这样挑挑拣拣肆意的羞辱,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可事情却并不像是和陈子川退婚时那样平平静静。

安北的母亲第二日就闹到了程家来。

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程家的小区楼下拍着大腿就开始骂起来。

先是骂程家没家教,教出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做人家小三没了清白,又骂他们家如今还痴心妄想要用女儿换房子……

灵徽正准备上班,程母在准备早餐,安北母亲的骂声一传来,程母捂着心口就倒了下去。

她本来心脏就不好,更是受不得气,昨夜吃了药才勉强睡了几个小时,一大早遇到这样的泼妇,当时就气的昏厥了。

幸好姑姑担心他们,一大早就过来了,赶紧打了电话叫救护车,灵徽木然的坐在客厅里,看着面色青白的母亲,她没有哭,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发怒,她只是安静的坐着。

从前种种,像是走马灯一样在她脑子里来回穿梭。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因为她一时犯下的过错吗?所以要了她父亲的命不够,还要母亲被这样的羞辱?

安北母亲的骂声像是唱戏一样源源不断的传来,灵徽忽地站了起来冲出门去。

姑姑想要拉住她,可又放不下程母,只急的跺脚,赶紧的让邻居们去劝灵徽。

灵徽一口气冲下楼,安北母亲身边围了一大圈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看到灵徽冲出来,赶紧四散开来。

安北母亲歇口气,看到灵徽过来,又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指着她骂起来:“你就是个被人上过的鸡,我们安北肯娶你是你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灵徽一巴掌就甩了出去,双眼都红了:“你给我闭嘴!”

她向来文文弱弱,从来没这样粗鲁过,周围的邻居都吓了一跳,接着就

有人劝,有人去拉安北母亲让她算了,有人同情的劝灵徽别和疯子一般见识。

安北母亲被她这一耳光打的愣住了,转而清醒过来,却一把推开身侧拉住她的人,一阵风似的卷到灵徽跟前,弯腰一头撞到她小腹上去:“臭不要脸的贱人,老娘和你拼了!”

灵徽被她这一股蛮力撞的整个人几乎都飞了出去,众人拦都拦不住,安母却已经骑到灵徽身上,左右开弓两个耳光打下去,又拽住她头发想要抓她的脸,灵徽下意识的去挡,手背上立时被抓出了几道血淋淋的疤痕……

众人此时赶紧围上去抓住安母的手,安母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脑袋后的发髻却忽然被人一把攥住,紧跟着一股大力袭来,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安母就被人丢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

还是头脸朝下的姿势,当下就摔的满嘴血,两颗门牙都断了半截。

她抬手一抹,抹了一手血,当下就嚎哭起来,可刚发出一声哭声,又是极重的一脚直接踹在她面门上,安母一声没吭,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众人这才看到动手的人,却皆是愣住了。

初春的天气,林漠只穿了黑色及膝的大衣,他面容生的阴柔俊秀,眉眼之间却满是可怖的戾气,个子极高,却又不显得纤弱,只是那样沉声站着,就让众人噤了声,连喘息都不敢大声了。

刚才动手的人就是他。

程磊没想到三少反应和出手会这么快,待那泼妇昏死过去,程磊才气喘吁吁的赶过来。

此时此刻,他心底只有一个念头。

安家和安北,这一次铁定玩完了。

“你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林漠指了一下程磊,转身快步走向灵徽。

她头发蓬乱的在地上躺着,面色咔白,手背上血淋淋的几道抓痕,直刺的林漠倏紧了眸子,双拳一下就握紧了。

那泼妇下手实在太狠,灵徽的头发甚至被她拽掉了几缕,头皮上沁着血,滑倒额头上,又堪堪的滴下来,林漠只恨自己刚才出手还不够狠,就该直接一枪崩了她的好!

“灵徽……”

他痛惜的念她名字,弯腰将她抱起来:“我来晚了……”

他的声音那样轻柔,她就像是在梦中一样。

漆黑的眼瞳一直都是茫然空洞的,不知过了多久才木然的转动了一下,目光缓缓的投向了他:“林漠。”

她竟然是笑了一下。

声音轻的像是一口气就会吹散一样,林漠抱着她轻飘飘身子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收紧,像是害怕,她也会在他的臂弯里消失一样。

“我在,灵徽,我来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灵徽的一句问,要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他想要的吗?

因为他的自私,因为他的占有欲,所以把她害到了这样的地步……

林漠忽然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灵徽转过身去,望向围拢在四周的众人。

“程灵徽,是我林漠的女朋友,我们明日就会订婚,我会娶她,明媒正娶。”

他当众宣誓,众人皆是倒抽一口冷气,灵徽也怔了一下,可是很快,她闭了眼,唇角只是挑出了淡漠自嘲的笑。

明媒正娶……

她这辈子,还能奢望吗?

可他却好似认了真,程母醒过来之后,林漠立即就带着灵徽去了程母的病房。

程母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只是最后问了一句:“林先生,如今还有妻子的吧。”

“我会处理好这一切,只是请伯母放心,我不会再让灵徽吃一丁点苦头的。”

程母笑了一笑:“林先生的话,我不敢信。”

林漠立时举手起誓:“我林漠,对着程伯父的亡灵起誓,这一生若辜负灵徽,就让我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林漠你别乱说!”

灵徽的心,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咯噔了一下,她没忍住,一下就站了起来,急急的阻拦——

题外话——话不能乱说的林哥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