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5章 她不会再回来了

“你……也去?”

灵徽当下脸色就白了:“林漠你别闹了好吗?”

林漠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鲺。

程灵徽面色惊惶,双手紧握,显然又是吃惊又是害怕囡。

林漠忽然就轻轻笑了:“逗你玩呢,你路上小心。”

灵徽倏然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父亲的这个新年,母亲立时就苍老了很多。

当初和陈子川分手退婚的事,家里人自然瞒不住,因为要退掉当日陈家送来的聘礼和买的一些首饰。

程母看到她回来,眼圈就红了,却只字不提她和陈子川的事情,一桌子的饭菜,有她爱吃的,有爸爸爱吃的,依旧在爸爸常坐的位置上摆了他的碗筷,可是那个人却永远都回不来了。

灵徽回来时,想到这一路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热热闹闹,唯独他们家,却只是一屋子的冰冷,因为爸爸新丧,屋子里对联都没有贴,一点红色都看不到。

灵徽想到母亲一个人整日待在这里想着父亲,会是怎样的孤枕难眠,不由得又是心酸又是懊悔。

她害怕留在老家听别人的风言风语,就没想过母亲一个人待在老家多么孤寂可怜吗?

“妈我不走了,我就在家里找一份工作,我天天陪着你……”

母女两人都没怎么吃几口就搁下了筷子,灵徽伏在母亲的膝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她知道这些大约是奢望,却仍是想要不管不顾的试一试。

林漠再怎样的权势滔天,也不能千里迢迢的跑来公然的抢人吧。

“你在外面工作的好好的,回来干什么呢,何必看他们的嘴脸听那些闲话,我老了,我在家里守着你爸爸就够了。”

程母抚着女儿温顺的长发,一肚子的疑问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担心女儿又和那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她也担心,她会这样毁掉了她的未来。

想要把她留在身边,却又不舍得她被人指手画脚,可是不在眼前,却又日夜惦记着生怕她走错了路。

这就是做父母的心啊。

时时刻刻都在为儿女牵挂着,没有一刻能够松懈。

“您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妈,我想好了,我不走了,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都不在乎的。”

灵徽却是铁了心,回来看到母亲头发又白了那么多,她是个孝顺女儿,她再也不能撇下母亲一个人待在老家,这样日日夜夜的煎熬着,会把身子给拖垮的。

有她这个不孝的女儿陪着,总好过她思念程律之而日夜伤怀。

程母听她这般说,心里到底是宽慰的,“我知道你孝顺,可是母亲不想你卷进是非里来。”

小城市的人生活节奏慢,平日里有点八卦什么的,都会闹的沸沸扬扬,街坊邻居里那些长舌妇,没少议论灵徽,这退了婚,又不知道怎么编排她,若是灵徽回来,她那样的性子,又怎么受得了。

“我不怕,经历了这么多,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灵徽下定了决心,林漠对她心存愧疚,她留下来陪伴母亲,看在亡父和母亲的面上,他总不好真的下手来硬的,更何况,她的人他也到手了,以后对她,还能有多少的惦记呢?

过了年,又过了元宵节,灵徽却真的没有订机票回去,林漠给她打过几次电话,也说了程磊给她订了正月十七的机票飞回上海,他会去机场接她。

灵徽只说了三个字‘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可正月十七那一天,灵徽根本就没往机场去,她开始试着在家乡这座小城市找一份工作,以后只是工作和陪伴母亲,其他的,一概都不放在心上了。

快到飞机起航的时间,林漠发了简讯给她,灵徽看了一眼,直接删掉了。

林漠就像是扎在她心头上的一根刺,不能动,也不能碰,她想要拔掉,却又怕那彻骨的疼痛,暂时就只能这样生生的忍着。

等到有一天,再也感觉不到那刺的存在了,也就好了。

总会忘记的,灵徽想,这世上除了生死,除了父母亲人,还能有什么大事呢。

她该乘坐的那一班飞机早已降落,所有的乘客都离开了机舱,林漠沉默的在出机口等着,一直到最后一个乘客提着行李离开,他没有看到灵徽的身影。

“三少,程小姐大约是有事耽搁了。”

程磊小心翼翼的说着,林漠却是低头微微一笑:“她不会回来了。”

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没有心也没有感情的冰冷的怪物,所以她舍弃他,舍弃他们的一切,就像是丢掉一件不喜欢的衣服一样,一丁点的迟疑都没有。

“回去吧。”

他什么都没有再多说,乘车直接回去了林宅。

照旧的工作,休息,闲时和莫少谦约着一起去拳击馆,或者在他的地下酒窖里喝酒。

就如从前,他根本没有认识她的时候一样。

整个一月过去了,二月也过去了一大半,灵徽一直紧绷的心,到底还是稍稍放下了一些。

过去这么久了,她想,林漠大约是再也不会来找她了。

她也找到了一份还勉强可以的工作,在一家不算太大的设计公司里做插画。

和她的专业也算对口,灵徽工作十分勤勉,这家公司里也多是陌生人,并不知晓她有那样的一段过去。

再说了,灵徽性子沉静又温柔,平日又特别的热心肠,怎么会没人喜欢她?

就这样留了下来,开始每天奔波在公司和家里,下班了就陪母亲出去买菜散步,日子仿佛就这样的踏上了正轨。

有亲戚开始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灵徽也不拒绝,亲戚待她是真的好,尤其是姑姑和姑父,父亲不在了,也是他们常常回来看母亲,灵徽记着他们的情分,所以从不拒绝。

相亲的对象多有看上她的,可她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她不冷不热的又有着那样的过往,渐渐的那些人和她也就没了联络。

姑姑姑父急的不行,话里话外的意思大约也就是担心她不结婚的话,那个人会依旧缠着她。

灵徽只能苦劝,她不想和林漠在一起,可是这几年,也没有嫁人的打算,她还想多陪母亲几年。

可程母却知道自己的身子,老伴儿走了之后,她就感觉到自己估摸着也快到日子了,只是放不下女儿。

灵徽对相亲这么冷淡,她心里实在着急,女儿的性子她怎么会不知道?看着柔柔弱弱的,实则重情意一根筋,她就怕女儿的心里还有那个人!

竟然就开始不吃不喝的逼起灵徽来。

灵徽实在没有办法,就和家里都看好的一个男孩试着交往起来。

那个叫安北的男孩子条件确实还不错,长的秀气,还是个公务员,家里只有一个母亲,但却早已买了婚房也装修好了。

程母和姑姑都对他挺满意的,灵徽被母亲这样绝食逼着,也只好暂时答应和他处一处。

安北的想法很简单,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要赶紧结婚找一个媳妇回来代他照顾母亲。

一般跟着寡母长大的男孩子,找对象的时候都有难度,女孩不想和婆婆住一起,但是安北这样的情况,却是必须要带着母亲的。

所以灵徽有着这样的过去,不好找对象,倒是正如他的意。

安北的想法和陈子川一样,大约男人都是这般,以为这个女人有了不堪的过去,就该卑躬屈膝的做牛做马,毕竟,他肯娶已经足够她来感恩戴德了不是?

可是安北却并没有对灵徽说过这些,只是提了婚后要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年纪大了身子不好,要她多费心照顾。

灵徽并没有异议,两人这样不咸不淡的处着,下班了安北约她出去吃饭,三次她会去一次,他倒没有动手动脚,也没有什么不规矩,可是灵徽的心,却依旧是一潭死水。

家里人已经开始张罗着要准备订婚了——

题外话——更晚了……放假太忙了……谢谢大家的月票,还以为不会有什么读者给我月票了,毕竟林大哥这一篇,好像你们都不太喜欢的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