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3章 醉后失去控制的他(第二更)

大约就是徐洋说的那样,大鱼大肉吃多了,所以也想改改口味了。

可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可能一时对清粥小菜有兴趣,却到底还是会很快厌弃的。

她有自知自明,相貌,身材,她都只是中人之姿而已,她有什么资本,奢求他也爱她囡?

更何况最初吸引到他,不过是因为她那个和灵慧相似的名字鲺。

那么,如果他得到了她的身体,是不是就能放过她这个人?

断臂固然疼,可比起丢了命来说,每个人都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更何况,她爱他,给了他,她也心甘情愿。

灵徽绝望的想着,心口里疼的一下一下抽着,她从来未曾想过她的人生会过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就算已经这般,她却还是对他爱多过于恨。

“如果我要的只是你的身体,早已得到了,我会等到今日?”

林漠看着她脸上的神情,有自嘲,有绝望,有神伤,他忍不住在心底嘲笑自己,他做什么,大约在她眼底,都是存着心怀不轨的吧。

“林漠,我不知道你到底想怎样,可是我只想知道,到底怎样我们才能结束这种关系?”

灵徽的眼瞳太过清透,这样的人,心地也干净纤细,所以,更容易受伤。

“灵徽,你从来想的都是怎样离开我是不是?”

林漠站起身来,他个子生的那样高,暮光把他的身影拉的更长了,将她整个人都困在那阴影之中,仿佛逃也逃不掉。

“是。”她不敢说,不敢说除了要逃离他之外,她心里想的还有一件事。

怎么才能停止不再爱他。

“可我从来想的都是怎么让你留在我身边。”

他最后看她一眼,抬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衬衫,唇边还有她香甜的气息,他忍不住回味刚才的吻。

他想要她更多,这事从来都未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有过的体验。

包括,灵慧。

对于灵慧,亲情的成分总是更厚重一些,所以,好像年少青春时,很少有过那些奇思异想。

可是在看了她的身体之后,他却几乎每个夜晚的梦里都会有她。

这对于一个三十岁的算得上呼风唤雨的男人来说,可谓算是笑话了。

林漠看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他唇角自嘲的笑更明显了一点,转身出了她的卧室。

她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是他的车子引擎发动离开的声音。

别墅里骤然的就安静了下来,灵徽躺着,眼泪就那样缓缓淌了出来。

其实他不知道,她也永远不会让他知道的。

她很盼着听到他车子回来的声音,她很失落听到他的车子开走的声音。

他在的夜晚,她总能睡的更香甜,可是他离开的夜晚,她总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那些夜晚,他是陪在他太太身边的吧?

不管怎样,不管他们之间感情如何,那个家,才是他真正的家,他总归是要回去的。

灵徽不想想这些,却控制不住的想这些,因此就更是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愿意当小三。

如果真的爱一个男人,怎么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心?

灵徽想,她永远都做不到这么淡定和坦然的在林漠身边。

林漠开车出了别墅,打电话给莫少谦。

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喜欢去拳击馆。

那样酣畅淋漓的发泄一通,出了一身的大汗,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

“你……预备怎么办?

林漠的事从来都是不瞒他的,莫少谦知道他心情烦闷多是因为这件事,因此就直截了当的询问。

林漠一拳重重的击向沙袋,额上的汗珠滴下来,落在肌肉结实的手臂上,然后无声跌落。

他闻言只是一笑:“能怎么办?除了婚姻和名分,我什么都能给她,可她不稀罕。”

“阿漠,你是动了真心了?”

林漠停下动作,神色里却有些茫然:“少谦,不瞒你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我知道的是,我就是放不下她。”

“阿漠……”莫少谦看着他,忍不住的一叹;“我对可榆,也是一样。”

“你和可榆,有什么进展了吗?”

提起桑可榆,莫少谦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他一拳将沙袋击打出去:“她有了新欢,哪里还记得我这旧爱。”

“那你还不抓紧追她?”

林漠并不知道桑可榆和莫少谦之间有过一段闪婚闪离,也是因为莫少谦实在不愿提起这一块心病,所以连最好的朋友都没有说。

“不提她,那你呢?你又把她找回来,不怕梁冰……”

林漠摘了拳击手套,神色已经变的漠然冷硬:“我对梁家和她,已经仁至义尽,如果她再敢动什么手脚,我也不在乎和梁家公然决裂。”

莫少谦不愿意看着他走到这一步,梁家在上海根深蒂固,林漠却不过是后起之秀,外人眼里,还是依托着梁自庸才站稳脚跟的。

他若是和梁家翻脸,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白眼狼,以后,也甭想在上海混了。

“阿漠,不管怎样,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莫家在上海也是一等一的人家,和梁家称不上分庭抗礼,却也是彼此在意的对手和竞争伙伴,莫少谦肯这样表态,林漠已经感激不尽了。

他不愿意将好朋友也卷进来,毕竟,这只是他林漠自己的事。

和莫少谦分别之后,林漠并没有回去灵徽那里。

这一次,一直到新年,他都没有再回去过一次。

灵徽面上什么都没有,照旧该说说该笑笑,还约了徐洋见过几次面,但是所有人都瞧得出来,她瘦了一大圈。

林漠人不回来,别墅里上上下下的人却没一个敢慢待灵徽的,反而是加倍的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暖房里的花草抽了芽,灵徽看书的间隙干脆随着园丁学怎样浇花施肥,就这样打发着冬日的无聊时光,一直到那一夜。

林漠喝的醉醺醺的回来,闯到了她的房间。

灵徽从睡梦中惊醒,还有些茫然,直到嗅到了空气里浓浓的酒味儿。

房间里没开灯,她隐约只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轮廓,心在砰砰剧烈的跳动着,却渐渐的满了。

灵徽摸索着想要开灯,却找不到开关,她低低的叫他:“林漠,是你吗?”

那一道高大的黑影却是直接扑过来把她按在了床上,他有些粗暴的亲吻这她的嘴,修长的脖颈,轻轻的啃噬着她的锁骨和柔嫩的肩:“你不是说我想要的只是你的身体吗?对啊,我就是想要你这个身体而已……”

他喝的实在太醉了,醉意盎然之中,她那一日说的话又浮现在眼前。

他是个性子冷淡又慢热的人,对她的怒气,对她那些话的怒气,积攒到今日,方才爆发出来。

可一旦爆发,却是伤了人,也伤了己。

灵徽原本还在挣扎的身子忽然就不动了,她在虚无的黑夜里无声一笑:“林漠,你想要就拿去吧,我身上,反正也只有这一点让你惦记了。”

他更是恨,恨她将他这个人这颗心都不放在眼里。

酒意上涌,他的脑子也混沌了,只想要她彻底成为他的女人。

连陈子川那样自私的东西她都愿意跟着,为什么她就不想和他在一起?

身上的睡袍被撕开那一刻,灵徽的眼底到底还是聚了眼泪,她抬手,想要挡一下胸口,却到底还是缓缓放在了身体的两侧。

就这样结束吧,从今以后,她走她的人生路,再也和他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静静的夜里,房间却因着外面淡淡的月色,是朦胧的。

林漠望着面前那一具干净无暇却又玲珑窈窕的少女身体,终是渐渐的失去了理智——

题外话——哟嗬,你们说到底要不要灵徽从了阿漠呢?是这一次从呢,还是再等等?快交船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