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2章 你想要这身体,我给你,你放过我好不好?(第一更)

灵徽见他出去,飞快的抓了浴巾把自己裹起来,又想到自己刚才跪在他面前的样子,更是委屈的不行,没忍住就哭出了声来。

“灵徽……是不是摔的哪里疼了?囡”

他的声音马上就在外面响了起来,灵徽心里又难受又难堪,却偏生,又对他恨不起来……

干脆也不理他,自己胡乱的套好了浴袍,瞧着身上都遮挡住了,这才抽着鼻子出来。

他还在盥洗室里站着,看到她出来,目光里全是担心,却没有再上前鲺。

灵徽一低头,忽然看到他的拖鞋上全是血,她吓了一跳:“林漠你流血了!”

林漠这才注意到脚上的伤,许是方才踹门的时候,被碎片划伤了,血把拖鞋都染透了,他刚才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

“没事儿,就是一点皮外伤。”

灵徽一下皱了眉:“怎么会没事,流了这么多血!”

林漠站的地上也沾了血,看着就让灵徽怕的心惊肉跳。

“有没有医药箱?”灵徽满眼的担忧和焦灼,林漠的唇角却扬了起来:“有。”

她扶着他出去,林漠告诉她医药箱在哪里,灵徽找出来走到沙发前半蹲下来,小心的先把他的拖鞋褪掉……

他似是疼,整个人一颤,她慌忙更加放轻了动作,还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吹了几下,柔着声音的哄:“没事儿没事儿,我轻点……”

林漠静静的看着她,室内的灯光是温暖的橘色,他只能看到她柔软的发顶和长长扑闪的睫毛,纤白的手指轻巧的捧着他受伤的那只脚,轻轻的撅嘴吹着,不知怎么的,好像是春风拂过了湖面,他整颗心都柔软了下来。

袜子上沾了血,因为拖了一会儿时间,几乎都要和脚底黏在一起了,灵徽生怕脱袜子的时候会牵连到伤口弄痛他,格外的小心翼翼。

林漠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往日枪林弹雨里闯出来,流血断骨的也没哼过一声,可现在却是她碰到哪里哪里就疼,害的灵徽几乎要把他当小婴儿看待了。

好不容易脱了袜子,却是脚底割伤了一个很深的口子,灵徽眉毛皱的更紧了,不自觉的,满眼都流淌出疼惜来,她自己不知道,林漠却看的清楚。

原来,被自己也喜欢的人关心,这种感觉竟是这般的好。

十年前的他,身在福中,从来未曾觉得这些东西多么的珍贵,十年之间,他失去一切,苦苦的追寻,却总是扑空,十年之后,庆幸遇到了她……

只是,他如今真的是没有办法给她想要的那两样东西,他背负的太多,他不能不管不顾的肆意妄为,毕竟,那是无数人的生命和幸福。

林漠多想伸手摸一摸她微湿柔顺的长发,可他的手悬空着,却是根本都不敢放下来,他害怕他触摸到的只是一团冰凉的空气,他更害怕,他的手指落下去的那一刻,换来的是她的逃离和抗拒。

灵徽低着头,一直聚精会神的给他处理脚上的伤口,小心的挑出了里面的碎渣子,又涂了药水消毒,然后上止血药,再用绷带一圈一圈的缠上。

她很认真的叮嘱他:“一定不可以碰水,也暂时不要多用这只脚,不然伤口恢复的就会很慢。”

他都一一点头,灵徽看他这般,一肚子的话,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了。

两个人之间变的安静,这静里却又蕴着说不出的温馨,对,就是温馨,他有十年,都没有感受到的一种滋味儿。

“那,你,你先休息,我也要睡了……”

她低着头,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是看到她的睫毛慌乱的轻颤着,她的手指握的很紧,她在紧张,更多的情绪,仿佛是害怕。

林漠知道她怕什么,他索性站起来,她慌忙后退了一步,有些拘谨的抬手挡住了胸口,林漠只觉得她此时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忍不住又想逗弄她。

“灵徽……”

他伸出手来,灵徽果然吓的一张脸都白了,仓皇无措的飞快看了他一眼,复又低头,却死死咬住了嘴唇,怎么都不肯抬手。

他果然,果然不预备放过她了……

灵徽绝望的想着,却听得他微微带着戏谑的话音在头顶响起来:“你不扶我回去房间吗?”

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灵徽懊恼不已,整张脸都红透了,林漠忍不住的翘起嘴角,握住她细细嫩嫩的小手,走到客房的入口处时,他到底还是低头在她颊边轻轻亲了一下:“灵徽,晚安。”

她心跳快的都要从胸腔里飞出来了,胡乱的回了一句晚安就转头飞奔进了卧室。

林漠看着那一扇门在自己面前关上,唇角的笑意,却是更璀璨了一些。

灵徽就这样和他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下来。

其实也并不觉得太难熬,他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更多的时候就一个人待在书房里,除了用餐的时间他们要坐在一张桌子上,其他时候,她都很自由。

别墅的空地很多,管家问了她的喜好,建了玻璃的暖房,种起花草来,灵徽就日日的去看,时间一点点的打发着,虽然很无聊,但她性子本来就喜静,也并不觉得烦闷。

闲暇时就去他的另一间书房里看书,他的藏书很丰富,灵徽想要的,几乎都能找得到。

就这样一个人一壶茶,慢慢的度过一个阳光极好的下午,灵徽想,如果什么都不去考虑,生活就只有这一部分的话,其实也真的挺好的。

林漠的脚伤痊愈之后,他就常常出去了,这一出去,少则两三日回来一次,多则一周十来天。

没有他在的别墅,她就更加的散漫肆意起来,有时候看书看的晚了,就干脆在他的书房睡下来,只是有一次,灵徽睡的迷迷糊糊起来时,绕过书架往外走,却呆住了……

他的书房里站着好几个人,都吃惊不已的看着她。

灵徽吓坏了,赶紧的就要躲开,林漠却笑着叫住了她,灵徽羞的不行,到底还是跑了出去,回了房间没多久,他就过来敲门。

灵徽堵着气不肯理他,他干脆自己开门进来,进门就看到她趴在床上,脑袋扎在枕头底下,像一只受伤的小鸵鸟。

林漠觉得好笑,“怎么生气了?”

当然生气,他在书房办公见人,为什么也不提前告诉她一声,她睡的头发蓬乱,迷迷糊糊的……真是丢死人了。

“都是我亲近的人,不妨事。”

他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轻声劝哄。

“丢脸的又不是你。”

“怎么不是我?找了个小迷糊的人可是我……”

灵徽气急,跳起来拿枕头砸他,他也不躲,灵徽砸了几下,自己也觉得没趣,停下手来,他却捉住她两只手,直接倾身把她按在了床上吻下去。

不是第一次亲吻,却每一次亲吻都有头晕目眩快要晕过去的错觉。

灵徽起初还在挣扎,可他吻了一会儿之后,她整个人也跟着沉沦了,闭着眼睛无力的躺着,唇舌之间全是他口腔里干净清新的味道。

幸福和绝望纠缠着,要她几乎生死不能。

他吻的有些情动,滚烫的大掌从她毛衣的下摆里探进去往上一路巡梭,在他隔着一层柔软衣料触到她的柔软娇媚时,她终于清醒过来。

潋滟的双瞳里满是氤氲的水汽,她的黑发凌乱着铺了一床,却更衬得那一双秀气的眼眸宛若寒星。

“林漠。”

她轻轻的叫他的名字,林漠抬起头来,灵徽看到他眼底满布的***,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多么可怕,可她却仍是有些自谑的开了口:“你想要这身体,我给你,给了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她想,林漠这样纠缠她,无非就是徐洋说的那句:得不到的才恋恋不忘。

她不会傻到以为林漠是真的爱她,像他这样的男人,什么女人没见过?

大约就是徐洋说的那样,大鱼大肉吃多了,所以也想改改口味了——

题外话——长假悄无声息的加个更,和我一样宅在家的亲们看完了要记得投票票哈~~~前十就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