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1章 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切……把她都生生气哭了

从前还一心一意追随林漠要为养父报仇的,这一次也沉默了下来。

果然好日子过的多了,人就废了,那些陈年旧事谁还愿意再去提起呢?

如今都有家有妻有子了,谁也不想冒险,为了几个死人丢了命,再连累上家人和孩子。

林漠能理解,却仍是觉得心寒鲺。

养父当年那般的为人,待兄弟如手足,如今却也不过如此,才十年,他们就全都忘记了,林叔一身血的被抬回来,他们的胆子就吓破了。

林漠如今孤掌难鸣,所有人都反对他和梁家闹翻,他真不敢想,若养父的事真和梁自庸有牵扯,到那时,他要出手的时候,这些昔日的兄弟,会不会变成摁住他双手的反力。

林漠觉得有些筋疲力尽,他靠在椅子上,目光又盯住了桌子上常年摆着从没有撤去的一帧合照。

养父坐在草地上的伞下,望着不远处的几个孩子,笑的皱纹都展开了。

大哥和二哥勾肩搭背的不知在偷偷说什么,对着他挤眉弄眼的,灵慧在喷泉那里,掬了一捧水,尽数的洒在他的脸上去,他狼狈躲着的一幕,就正好被摄像机拍了下来……

多好啊,养父笑的那样开心,大哥二哥也正是年少英姿勃发的时候,灵慧娇俏可爱,而他,还是沉静却又不问世事的少年。

再也回不去了,林漠想,如果可以回到从前,可以让这些人都活过来,他立刻死掉也是心甘情愿的。

林漠拉开抽屉,打开那个有些旧了的首饰盒,里面装着两枚戒指,一枚是那一颗红宝石的戒指,养父送给灵慧的成人礼,还有一枚小小的钻戒,大约只有一克拉左右吧。

还是当年他答应了养父会娶灵慧之后,二哥打趣他,那你可要赶紧挣钱给我们灵慧买戒指喽。

林家的人都是这个传统,不管家里多有钱,给未婚妻买的那一枚订婚戒指的钱,都是要自己去赚的。

林漠就用了一个暑假的时间去大哥名下的餐厅打工,然后,还是大哥放了水,他才攒够了买这颗钻戒的钱。

只是,再也没有能够送出去。

林漠闭上了眼,他想要记起记忆里的那几张脸,可却发现,就连养父的模样,都开始模糊了。

而灵慧呢,她就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然后,渐渐的,却是和灵慧的那一张脸重叠了起来。

林漠蓦地一惊,握着戒指的手指倏然就收紧了,小小的钻石硌在他的掌心里,他却觉得一颗心都变的冰凉了。

少谦对他说,阿漠,灵慧已经死了,你为她苦了十年了,已经仁至义尽了,总不能再这样继续苦下去吧?

她若是泉下有知,也会难过的是不是?

桑可榆说,林漠,灵徽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儿,如果你只是抱着玩一玩排解寂寞的心态和她交往,那么我可不可以请你放过她?

对于灵徽,他不否认最初只是为了要她来填补他心上的那一个空洞,可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他渐渐清楚,她和灵慧完全是不同的两类人,他怎样都没办法把她当成灵慧。

而他,也是真的渐渐被她所吸引。

程家出事,他的反应中心痛多过了愤怒,少谦就曾说,阿漠你的心已经动了。

他的心,已经动了吗?

林漠将手里的戒指放回盒子里,他站起来那一刻,想了一下,却又将两个盒子都从书桌下的抽屉里拿出来,锁到了保险柜里去。

逝者已矣,他想,也许少谦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儿不容易,不要错过了。

灵慧她,一定也会懂的是不是?

林漠转身回去卧室,卧房却依旧空荡荡的不见人影,林漠只觉得心口一下就抽紧了,他快步走到盥洗室门外用力敲门:“灵徽,灵徽你还在里面吗?”

可是里面安静极了,没有任何的声音。

林漠顿时就急了,来不及叫人过来,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狠狠用力往门上踹去。

他心里太着急,怕她会做傻事,几乎用尽了全力,那样结实的门,竟然被他踹开可,水声哗哗,水雾缭绕,一时之间竟有些瞧不清楚里面的情境,林漠心急如焚,直奔浴缸那边而去:“灵徽,灵徽!”

有窸窣的声音隐约传来,接着却是小小细弱的女声传出来:“林漠你别过来……”

林漠赶紧定住脚步,隐约的,隔着近乎透明的浴室门,只看到了一抹窈窕的身影从浴缸里站起来,那侧影,峰峦起伏,实在是……

林漠平生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撩人景致,当下就喉咙里一紧,而小腹那里,更是紧绷到了难受的地步……

他想要挪开目光,可目光却仿佛被那一道袅娜身影给黏住了,偏生怎样都挪不开……

灵徽泡着澡竟然睡着了,她是被林漠踹门的声音给惊醒的,待回过神来时,林漠已经喊着她的名字快冲到浴室门外了……

灵徽简直要吓死了,仓皇之间抓了一条浴巾,却是手脚颤抖的几乎围不住自己……

幸好林漠听了她的话没有冲进来,不然,她真的只能羞愤的一头碰死了!

灵慧心脏突突跳的厉害,只顾着和手里厚重的浴巾做斗,全然不知道这浴室是半透明的,她整个人整个身子几乎都要被瞧光了……

低着头,半侧着身子,胸前那可人的一对儿微微的颤着,林漠只感觉呼吸越来越急促,恨不得立时将那门给砸开,好瞧一个清楚……

可他到底还是自控力不一般,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心,疼痛要他有了一丝丝的清醒,他逼着自己转过身去,哑着嗓子刚唤了一句:“灵徽……”

“啊……”

浴室内却传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林漠惊的回头,正看到她脚下一滑往地上倒去的身影,他瞬间再也顾不得其他,冲过去拉开浴室的玻璃门:“灵徽,灵徽你没事吧……”

幸好她快要摔倒的时候,扶住了一边的置物架子,整个人只是半跪在了地上,没有摔的很重。

可饶是如此,灵徽也吓坏了,林漠冲进来的时候,她还这样赤着身子前倾着半跪在那里,林漠一眼就看到一具莹白如雪的娇躯,而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她颤颤的某处。

林漠只觉得喉咙里一阵焦渴发紧,他和女人最亲密的接触,也不过是某一次一个嫩模想要勾.引他,直接脱了衣服,可他反应极快,当下就转过了身去,隐约也只看到了一片雪白,哪里像如今这般真切……

她的身子,正对着他的视线……

还是那样前倾的姿势……

“林漠!”

灵徽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捂住胸口,却是又羞又气,一张脸全都红了,眸子里也含了水光,她瑟缩在地上,死死咬住嘴唇,整个人颤抖着,声音里也带了哭音:“你出去!”

“我,我先拉你起来……”

林漠慌忙收回目光,整个人风雨里这么多年,握着枪将人打的脑浆迸裂都没有眨过眼,此番却是慌乱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不用你假好心!”

灵徽的眼泪当下就掉了出来,她身上什么都没穿,林漠全都看到了……

以后,以后她还怎么有脸面对他?

越想越气,越想又越委屈后悔,她怎么就偏偏在浴缸里睡着了……

人家是怕她出事才会这么着急,她连抱怨的理由都没有……

林漠瞧她死死忍着,却渐渐哽咽出声的样子,也不由得后悔自己太冲动了一些……

“你,灵徽……我会负责的……”

他想,他看了她,那么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会对她好的。

“请你现在先出去好吗?”

灵徽哭的鼻子红红的,却是更紧的抱住了双臂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

“好,我先出去。”

林漠又看她一眼,这才转身出去了。

灵徽见他出去,飞快的抓了浴巾把自己裹起来,又想到自己刚才跪在他面前的样子,更是委屈的不行,没忍住就哭出了声来——

题外话——哎呦,我们林哥哥好嫩啊,都三十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