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00章 他今晚要留下来吗?

灵徽轻轻开口,挂断了电话。

火车平稳的向前驶去,北京今夜下雪了,上海呢?

徐洋在火车站冻的鼻子尖红红的,却依旧格外的兴致高涨,她很想念灵徽,可这个小没良心的,家里出了事就不和她联系了,她还是在她父亲去了很久之后才知道。

徐洋又专程千里迢迢的赶过去,死活给了灵徽一笔钱,又亲自去祭拜了程律之鲺。

钱是次要的,关键是徐洋待灵徽的这一颗心。

也是因此,灵徽方才懂得,真正的朋友之间,不需要思虑太多,若是自己有事就避而不提,久而久之的,朋友之间也会变的淡了。

朋友,本该就是相互扶持,一路并肩前行的不是?

所以,她离开了陈子川,第一个联络的就是徐洋。

徐洋见到她裹在人流里出来,小小的身影几乎被吞没了,不由得眼窝里一酸,她冲过去,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结实的拥抱。

她们去吃四川火锅,吃的辣的直抽气,却嚷嚷着实在太爽,徐洋还喝了啤酒,灵徽不胜酒力,也陪着她喝了一杯。

晚上她们就睡在一起,向从前那样,徐洋有了心事的时候就会挤到她的床上去,和她头挨头的聊上大半夜。

灵徽把和陈子川分开的原因告诉了徐洋。

徐洋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安慰她:“觉得不适合那就分开好了,反正他如今混的风生水起,你们也算扯平了,灵徽你别觉得对不起他。”

“不管怎样他也让我爸爸安心的走了,我心里总是感激他的,能帮他一把,就帮一把吧。”

徐洋就抱着她的手臂摇晃:“你总是这么善良,上天一定会厚待你的,真的灵徽,你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

幸福……

可她已经不敢再去奢望了。

就在徐洋的帮助下,重新在上海开始了新的生活。

老家不能回去,回去了那些风言风语她承受不住,也连累母亲,北京有陈子川,她更不能去。

上海是她除了家乡之外最熟悉的城市了,何况还有徐洋,如果徐洋知道她胆敢不投奔她,一定会杀了她!

更何况,林漠和她之间的那个赌约,林漠赢了,他总要来找她的。

灵徽知道躲不过,不如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吧。

将至年关的时候,公司也发了福利,虽然不多,却还蛮不错,一箱子上好的烟台苹果,还是徐洋最喜欢吃的那一种口感。

灵徽搬着箱子回家的时候还在想,要把苹果都留给徐洋。

可她还没从出租车上下来,就看到了那一辆熟悉至极的黑色宾利。

灵徽愣了一下,旋即却是付了车款,然后抱着苹果箱子下车来。

她路过那一辆黑色宾利,对着坐在车内的男人轻声说了一句:“你稍等一下。”

她回去了自己租住的房间,然后给徐洋打电话。

这些事,徐洋也都知道,听她说完只是叮嘱了一句:“你万事小心,有什么事一定给我联络。”

“好。”

灵徽挂了电话,站起身来,她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并没有拿任何东西,仍旧拎着自己的包包下楼来。

车门打开,灵徽沉默坐上车子,林漠吩咐了司机开车,转过脸看向她,许久之后,他缓缓说了一句:“瘦了。”

灵徽的眼眶骤然的一酸,可却仍是强忍住了那即将夺眶的泪意。

“陈子川,没有欺负你吧?”

他自然知道没有,他们在北京过的怎么样,他都让人盯着的。

灵徽自嘲的一笑:“一切不都在三少您的掌控之中?”

林漠却摇头:“灵徽,我没有说是是因为有些事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又会以为是我做的手脚,不如让你自己去看到听到的好。”

“是啊,你总是有道理。”

林漠抬起手,在她脸上轻轻抚了一下:“不管怎样,分手总是好的,陈子川他配不上你。”

车子平稳的快速向前

,光影在车厢里闪动,她的脸庞时而明亮时而隐没在暗影之中,断断续续的,林漠听到一句:“可我只想找一个普通人……去过最普通的人生……这样,也是奢望吗?”

灵徽久久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可是她的手却被他握着。

他的手很有力,也很温热,手指上有着薄薄的茧子,那是因为长年握抢的缘故。

有的时候他这张脸总是会让她忘记,他已经三十岁了,不再是二十多岁青涩的年轻人。

她一个学生,怎么玩的过他呢?

这世上的事总是这样,你不愿意的,无能为力,你愿意的,却又偏生只能错过。

“灵徽,可是你遇到了我。”

灵徽转过脸去看夜色里的上海,如果没有遇到他,她现在的人生是不是就顺遂平稳的多了?

可是不过一年的时光,她失去了学业,亲情,还有即将开启的婚姻。

她一无所有,却又拥有全上海女人都渴慕拥有的一个男人。

这事幸还是不幸?

林漠的车子在一栋别墅前面停下来,灵徽心里自嘲的想,又换地方了。

他还真是打算把她金屋藏娇了呢。

“这里很安全,你住在这里我也放心,房子里都是我的人,寻常人进不来,这段时间我把程磊也留给你,他身手很好,跟着你,我也放心。”

他牵着她的手,一路往别墅里面走。

管家带着佣人毕恭毕敬的迎出来,林漠只是扫了众人一眼,淡淡吩咐了一句:“以后,照顾好程小姐,不许出任何的纰漏。”

管家的目光扫过林漠紧紧握着程灵徽手的手指上,心头顿了一下,立时警铃大作,这可是一尊真佛,务必要伺候仔细了。

他进了玄关,换了鞋子摘掉大衣,灵徽心里咯噔一声,他今晚也要住下来吗?

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

“换鞋吧。”

他拿了一双女士拖鞋过来,毛绒绒的粉色,在他的手掌里,格外的突兀。

周围的佣人俱是都低了头不敢看,心里却是波澜起伏。

他们甚少见到这个主人,可平日里却也不敢有任何的松懈,管家告诫了他们无数次,林漠可不是普通的有钱人,他常年枪不离身的。

可是如今,他拿枪的手,却在为一个女人拿拖鞋……

说出去,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就连灵徽自己都愣住了,握住包包带子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拧紧,她蹙眉望向林漠,他脸上神色却依旧平淡,仿佛这不过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灵徽伸出手,接过了拖鞋,林漠顺手把她的包包拿了过去放在架子上。

灵徽嗓子里一紧,心窝里翻搅着说不出的酸,却又莫名的透出了丝丝缕缕的甜。

她弯下腰,换了鞋子。

林漠帮她把大衣脱下来,递给一边的佣人,复又牵住了她的手:“先去楼上泡个热水澡,你的手冷的很。”

灵徽进了卧室,林漠指给她洗手间在哪里,又亲自给她调好了水温,“干净衣服和浴巾都在衣柜里,你去好好泡个澡,我去书房处理一点公事。”

他不在房间里——灵徽当下就感觉自己沉沉松了一口气。

浴缸很舒服,按摩的水柱力道适中的冲击着她身上的每一处穴位,简直要她舒服的昏昏欲睡。

林漠开了一个短短的视频会议之后,就关掉了笔电。

林叔从梁自庸手里捡回来一条命,可外伤却是依旧不少,上了年纪,恢复的又慢,这段时间林漠干脆要他在医院静心养病。

闹出了生意上的不顺,连着又有林叔受伤,风言风语就开始在手底下人之间传开了。

从前还一心一意追随林漠要为养父报仇的,这一次也沉默了下来。

果然好日子过的多了,人就废了,那些陈年旧事谁还愿意再去提起呢?——

题外话——大家都过节去了吧,那我就不叫着要月票了……反正我叫破了喉咙你们也听不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