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一章:魔族老巢?炎魔域

万丈山峰矗立间,一座庞大白色宫殿静静漂浮在群峰之上,四周云雾缭绕间,整座宫殿犹如云顶天宫般,美轮美奂。

庞大奢华却又空旷的大殿内,天檀香袅袅。在大殿之上的纯白王座上,一道白影若影若现,虽然身形看起来虚幻缥缈,然而那四周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淡淡威压,却是让得人心中莫名敬畏。

“凌霄,你是说驱魔龙族的传人已经在九霄大陆出现了?”淡漠的声音如同有回音般,在整个大殿内缓缓回响。

大殿中央,凌霄神色紧张地低着头,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回神尊大人,的确是驱魔龙族的传人。虽然当时她是男子的装扮,不过所用的术法必定出自驱魔龙族一脉。”

一阵沉默之后,就在凌霄在心中越发打鼓的时候,王座之上的人才继续开口道:“这么说是有人救了她?”

“是,当初扶风族长的全力一击已经将她重伤,正待要下杀手时,寒玉山上突然出现一道裂缝通道,将那驱魔龙族的传人给拉了下去。”说起这件事,凌霄心中同样觉得遗憾,明明就快除去那个女子的时候,怎么会莫名出现一条空间裂缝呢,还有那一掌震碎自己神魂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人?

凌霄低着头在心中暗暗思索,便听得上方王座之上的人突然冷笑了一声,凌霄顿时心中一紧。

“除了天道还能是谁?好不容易有个传人走到了九霄大陆,他自然得拼了老命也要将人给护住既然他要护,本尊便是要看看这个驱魔龙族的传人究竟能爬到哪一步来,这个世间早就不需要所谓的天道天命,他以为他还能控制一切不成。”

“凌霄,着人在九霄大陆和众神九天中全力搜捕,一旦发现驱魔龙族的传人,立即抹杀!”

“是,神尊!”听着这最后满含杀意的话,凌霄心尖一颤,立刻领命道。只不过在他踏出那令人压抑的大殿后,凌霄却是犯了难。

虽然神尊大人让他全力搜捕那个驱魔龙族的传人,可是当日那女子是幻了容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那驱魔龙族的传人究竟长什么模样,这要让他如何去搜捕啊

疼,浑身每一处都是如撕裂般的疼!

轩辕天音是被一阵剧痛给疼醒的,当意识渐渐回归之后,她的身体每一处无不是在叫嚣着这股剧痛。浓密的睫毛在微微一颤之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醒来后的轩辕天音有一瞬间的茫然。

流云宗的大战、凌霄突然降临的神魂、天道为她撕开的裂缝通道然后阿祁

凌乱的画面一一自轩辕天音的脑海里快速闪过,当东方祁那双带着惊慌的暗红双眸在脑海里定格后,轩辕天音猛地清醒了过来。

“阿祁”

沙哑的声音自她口中低低响起,才刚刚吐出两个字,轩辕天音便察觉到自己的嗓子里犹豫被烈火灼烧般的疼痛,顿时让她轻咳出声。

“姐姐,你醒了?”

而也就在这时,身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童音,轩辕天音微微一愣,这才发现此时自己似乎是躺在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内。

“啊呀,姐姐真的醒了。”似乎发现轩辕天音已经清醒了过来,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女童立刻放下手中的木盆,一脸惊喜地快步走去,在瞧见轩辕天音想要起身时,立刻按住她,道:“姐姐,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还是不要起来为好,刚刚我哥哥去山上采了不少的药回来,等你先吃饭,吃完了饭后,药也该熬好了。”

瞧着床边穿着简朴的小女孩,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这女孩虽然眉清目秀,可是只需一眼,轩辕天音便能看出她体内所散发的淡淡魔气。

魔族!?

“这这里是哪里?”

瞧见轩辕天音不再想要起身,小女孩乖巧的一笑,然后快步跑去桌边给轩辕天音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垫着脚尖,边给她喂水,边回答道:“这里是炎魔域西岭的流光村,五日前我跟哥哥就是在魔荡山的山脚下发现姐姐的。”将杯子放好,小女孩皱着眉继续道:“当时发现姐姐的时候,姐姐浑身都是血,哥哥还说只怕姐姐是好不了了呢,不过倒是没想到才五日的时间,姐姐便自己醒了过来,看来哥哥是骗人的嘛。”

炎魔域?

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动,“小姑娘,炎魔域是哪里?”

闻言,小女孩神色微微惊讶地看着轩辕天音,“姐姐不知道炎魔域?莫非姐姐是从其他魔域过来的?”想了想,又疑惑地道:“不应该啊,就算姐姐是从其他魔域过来的,也应该知道炎魔域啊”

虽然小女孩惊讶于轩辕天音居然不知道炎魔域,不过在瞧见轩辕天音清冷的目光后,却还是为她解释道:“炎魔域是我们极地魔渊的三大域之一,位于极地魔渊的西岭,由炎渺魔君统领。”瞧轩辕天音沉默不语,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继续道:“姐姐,我们的流光村便是西岭边境的小村子之一。”

听得这小女孩的解释,轩辕天音脸上虽不动声色,然而心中却是起了极大的变化。

她不是傻子,从这小女孩身上的淡淡魔气,和她所介绍的什么魔渊和魔域,轩辕天音此时万分肯定自己如此所处的地方并不是九霄大陆,而是在魔族老巢里。

轩辕天音心中微微抽搐,天道天道它居然将自己给送到了魔族的老巢里来了,它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是吧?

天知道这些魔族的人中有多少族人是恨死了她们驱魔龙族一脉的人,它以为这里的魔族人个个都是阿祁啊

“姐姐?你怎么了?”似乎瞧见轩辕天音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小姑娘还以为是轩辕天音身上的伤势发作了呢。

被这一喊,轩辕天音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小姑娘担心的模样,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道:“没事,姐姐刚刚只是在想事情,小妹妹你能跟姐姐说说极地魔渊中的事情吗?就说你知道的就好。”

“姐姐叫玉儿就好。”玉儿小姑娘甜甜一笑,目光天真地瞧着轩辕天音,问道:“姐姐是想考考玉儿吗?”

瞧得人家小姑娘天真的眼神,轩辕天音在心中默了默,为自己这欺骗小姑娘的狼外婆行为羞愧了三秒钟之后,扬起一张笑得越发明媚灿烂的小脸,柔声道:“对,姐姐考考你。”

“好呀。”瞧得轩辕天音那突然绽放的笑意,玉儿的一双眼睛里顿时一亮,欣喜道:“姐姐好漂亮,姐姐是玉儿见过最漂亮的人了。”

轩辕天音嘴角不动声色的一抽,在心里默默鄙视了自己一番,道:“姐姐考考你,极地魔渊的三大魔渊有哪些?分别由那些魔君所统领?”

“玉儿知道。”听得轩辕天音的问题后,玉儿一双眼睛的光亮更是亮了几分,“除了刚刚玉儿说的炎魔域以外,还有水”

“玉儿!”

就在玉儿要准备回答的时候,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低哑正处于变声期少年的声音便是在门口响起,同时也打断了玉儿接下的话。

轩辕天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瞧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背上背了一个竹篓站在门口,从少年背上的竹篓看来,显然他是刚刚从外面采药回来。

玉儿微微一愣,在瞧见这名少年之后,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朝着少年扑了过去。

“哥哥”

少年轻轻接住如乳燕归巢般扑来的小姑娘,然后拍拍她的头,一双漂亮的凤眸中满是宠溺之色,“玉儿,你到外面帮哥哥去洗洗这些刚采回来的药草,好吗?”

“好啊。”玉儿笑着点头,一把接过少年递来的竹篓,然后朝着身后木床上的轩辕天音招招手,欢快地道:“姐姐,玉儿先去帮哥哥洗草药,待会再来找你,好不好?

轩辕天音轻轻一笑,对着小姑娘点头,“好。”

似乎得到了轩辕天音的回答后,玉儿显得极为高兴,抱着怀里的竹篓,轻快地蹿了出去。

瞧得玉儿走后,轩辕天音再次挑眉看向门边的少年,刚刚他是故意将玉儿支走的。

目光细细打量着这个十多岁的少年,轩辕天音发现,虽然这两兄妹的穿着很简朴,然而两兄妹的容貌却是长得极为出色。玉儿因为如今年纪还小,没有长开的缘故,所以并大能看出来,不过这个少年的模样却是极为的俊秀。

而且轩辕天音还发现,这个少年的双眸中似乎还隐隐一抹蓝色在流转,如同一块蓝色的冰晶般,极为的动人。

在轩辕天音打量少年的同时的,这个少年又何尝不是在打量她,不过这少年显然没有轩辕天音那般厚脸皮的定力,仅仅是被轩辕天音这么看了一会,那一张俊秀的脸庞上便慢慢浮现了一抹红晕。

轩辕天音双眸猛地瞪大,惊讶地看着这个冷面少年,他这是脸红了?

这不是废话吗?

被轩辕天音那么一双如X光的视线上下打量,人家小少年不脸红才怪,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脸皮已经堪比城墙厚了吗?!

“你刚刚在套玉儿的话?”似乎有些受不住轩辕天音这般赤果果的目光,少年努力压下脸上的尴尬红晕,一双清澈漂亮的凤眸微微带着防备地看向轩辕天音。

这个女子刚刚跟玉儿说的话,他在外面听到了一些,玉儿虽然年纪小,察觉不到,但是他却是能察觉出这个女子刚刚在套玉儿的话。

瞧得少年眼中的淡淡防备之色,轩辕天音却是极为爽快的承认,“对,因为我需要知道这里的事情。”

少年眼中的防备之色微微淡了一下,却是惊讶于轩辕天音居然就这么承认了,目光审视地看了看轩辕天音,少年那独特的变身期嗓音再次响起,“人族女人,你若是想要知道什么可以问我,不要再向玉儿套话了,她还小我不想她在这么小的年纪,就率先尝试什么叫做欺骗!”

听得少年的话,这下轮到轩辕天音吃惊了。

他居然能看出自己是人族?

不过在听完少年的话后,轩辕天音心中微微一顿,半晌,目光认真地看着少年,道:“我很抱歉。”

瞧得轩辕天音如此认真的跟自己道歉,少年脸庞上的冷意却是消散了不少,“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全身是伤的昏倒在魔荡山下,但是我也理解你身处陌生环境中的警惕跟防备,不过也请你谅解我最为一个想要保护妹妹的哥哥的心理,你想知道什么便问我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出乎轩辕天音意料的是,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大,然而心思却极为稳重成熟。瞧得少年如今卸下防备的姿态,轩辕天音的眼中却是极为难得的划过一抹赞赏。

心思好敏捷的少年,这个小子若是给予他一个良好的环境和培养,说不定以后将会成为一个极为出色的人物。

“你是怎么发觉我是人族的?”轩辕天音没有先询问魔族的情况,却是好奇地想知道这个少年是如何看出她的身份的,要知道虽然此时她重伤在身,可也不是什么人便能察觉出她的气息的,特别还是这个少年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强大的实力。

闻言,少年微微沉默,最后在轩辕天音惊讶的目光中,伸出他的右手,只见那微微带着薄茧的手掌心中突然出现一团淡淡的魔气,然而那魔气却并不纯正。

“因为我有一半人族的血统。”

有一半人族的血统?

轩辕天音惊讶地看着少年,那不就是说这个少年跟玉儿都是半魔吗?

跟苏摩他们一样的半魔,一半魔族血脉,一半却是人族血脉。

瞧得少年眼中微微的黯淡,轩辕天音心知恐怕这兄妹二人身上也是有着不少的故事。微微一点头,轩辕天音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话音一转,问道:“可否跟我讲讲魔族的情况?”

“就像刚刚玉儿所说,我们流光村是隶属于炎魔域中,除却炎魔域,极地魔渊上还有狂魔域和水魔域,三域并称魔渊三域,狂魔域由狂澜魔君所统领,水魔域由水雍魔君所统领,三大魔君分别是魔都三大魔主的心腹,在整个魔族中也算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

“三大魔主是?”轩辕天音在听到魔都二字后,心中微微一跳,同时也没有忽略过少年眼中在提到水雍魔君时的那一抹冷意。

“自洪荒初始,赤焰、相措、乌鸦三位魔主殿下便一直跟随在魔神帝尊的身边,在帝尊陷入沉睡之后,便由三位魔主殿下共同掌管魔族。”

魔神帝尊

在听到魔神帝尊的时候,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亮,“那如今你们的帝尊可是在魔都?”

或许是因为轩辕天音的话太过急切,少年微微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点头:“当然在,帝尊一直便在帝都的魔神宫中沉睡着。”

轩辕天音闻言眉心一皱,他说魔神一直还在魔神宫中沉睡?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阿祁醒来的事情,魔族中根本就没几人知道?

“你说你们帝尊一直在沉睡?他没有醒来过?”轩辕天音再次不确定地看着少年问了一遍。

闻言,少年更加奇怪地看着她,道:“若是帝尊醒来,只怕整个魔族都会欢腾起来,又如何似这般平静。”

“帝尊自洪荒时便一直沉睡,至今未醒。”

话落,见轩辕天音神色变幻,少年疑惑地眨眨眼,他怎么举得这个人族女子好像很在意他们帝尊?

“你没事吧?”瞧得轩辕天音突然沉默不语,且一张脸色变幻不停,少年皱眉看着她问道。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一闪,“没事,只是想些事情而已。”嘴上淡淡地说着,然而心中却是在极快的思索着这整件事情。

当初阿祁说魔族中还有事情未处理完,想来便是跟这个有关,如今阿祁早就苏醒,然而魔族中却无人知晓上次无涯也说过,阿祁似乎一直在忙着什么,若是她没猜错,想来应该是因为阿祁沉睡这么多年,魔族中或许是出现了一些变化。

而唯一能出的变化,轩辕天音思前想后一番后,只能觉得是叛变!

少年看着轩辕天音似乎真的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再打扰她,跟她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后,便自觉的退了出去。

轩辕天音整个人躺在床上,目光闪烁不定地盯着屋顶,当日在寒玉山上,阿祁看着自己重伤失踪,只怕如今已经急得不行了吧

虽然此时她的心中同样着急想要找到阿祁,不过一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势,顿时又泄了一口气。

还是先将自己的伤势养好再说吧,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轩辕天音再次闭上双眼,这次她可不是要继续睡觉,而是进入了内视状态。她的这些伤势可不是那个少年所采的那些草药便能医治得好的,瞧着自己体内严重受损的经脉,轩辕天音再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心神沉入丹田,开始缓慢的运转气穴中的神力,和催动丹田之上的那颗混沌珠为自己慢慢疗伤。

魔域吗

既然如今她已经在魔域中了,那么找到阿祁也是早晚的事情,既来之则安之吧

------题外话------

每次开新的一卷我都会卡的不要不要的,不过还好…这一卷我似乎并没有多卡,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