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九十五章:惊天一战,消失!

云苍的一席话说得极为平淡,然而此时流云宗内的所有人都是能听出那平淡话音下所蕴含的森冷杀意。

“嘿…流云宗宗主果然不愧是已经到了神阶的人,就连这说话的口气也是大了不少呢。”

沉默半晌之后,魔屠却是突然冷笑一声,虽然心中在暗暗警惕着云苍,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弱上半分气势。“我魔云宗大门朝北开,若是云苍宗主有兴趣上我们摩崖谷去坐上一坐,我宗宗主只怕会欢迎至极……”

“你便是魔云宗的大长老魔屠?”云苍目光微微一抬,直直看向魔云宗众人前面的魔屠,脸上神色平静,淡声道:“魔弑天有你这么一位大长老替他掌管魔云宗,也算是他的运气不错。本宗听说魔云宗的大长老有一张极厉害的嘴,不过今日本宗可没时间跟你打嘴仗,你们既然带着人率先来犯我流云宗,流云宗万年的声誉便不能毁在我的手上。”

“不要说本宗欺负于你们,你们可以一起上!”

随着云苍话音一落,他的身上立刻爆发出一股比之前的威压还要磅礴强横的气势将整个寒玉山都是给渐渐笼罩。而在这股强横的气势笼罩下,魔屠等人的神色也是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他果然是已经到了神君境大圆满的实力……”

魔屠身边的魔刹等人在听到云苍已经到了神君境大圆满的境界,顿时神色一变,“大长老,这云苍如今已经到了神君境大圆满的境界,那咱们要怎么做?”

“随机应变。”魔屠咬了咬牙,目光中闪过一抹狠色,沉声道:“若实在不敌,哪怕拼着暴露了身份也不能退缩了,否则以云苍的心性,即便是我们能退,不出几日他也会对我们魔云宗动手。”

即便魔屠不说,他们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魔刹苦笑了一下,低叹道:“希望那一位她能敌得过云苍吧,否则……”

就在二人低声说话间,只见云苍一手负于身后,那淡淡瞧着他们的目光如同在看着一群蝼蚁般,“出手吧,否则你们便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如此被人小瞧,哪怕明知道对方是神阶强者,魔屠等人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怒色。

众人齐齐散开,呈扇形将云苍围住后,魔屠双眼一眯,手中所持的诛仙剑便是狠狠地朝着云苍给横扫了过,“我倒要看看神阶强者到底有多厉害…”

“灭神——诛仙弑神剑阵!”

‘嗡嗡嗡嗡——’

随着魔屠的大喝声一落,那手中的诛仙剑顿时发出一阵嗡鸣之声,随后黑芒顿时化作无数剑刃朝着云苍齐齐飚射而去。

漫天的剑光犹如天罗地网般朝着云苍齐刷刷地当头射下,而云苍却是抬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只见他抬手一挥,打出一道银白光罩。那银白光罩犹如水中波纹般,在空气中一层一层的缓缓荡开,当那漫天的黑色剑刃在接触到那些荡开的银白之光后,竟是直接在半空被震得粉碎。

“若是你们只有这点能耐,那本宗便不客气了。”云苍目光一厉,也不见他有如何的动作,便整个人自原地消失。

不好!

魔屠瞳孔急速一缩,本能的想要后退,可是却在想要后退时,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自他心中升起。

“你想去哪里?”

淡淡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魔屠头皮一麻。

‘嘭——’

‘噗呲——’

一声闷响,只见魔屠整个人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身体向前飞了出去。那云苍竟然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在了魔屠的身后,抬手便是一掌打在了他的后心。

魔屠毫无防备的被云苍这一掌给打飞,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却也是落的一个重伤的结果。毕竟神阶强者的一掌之力,以魔屠的实力还是如法真正所抗衡的。

“大长老!”

“魔屠大长老!”

魔刹等人见状,齐齐神色一变。

然而云苍却没有任何停顿,身形再次一闪便朝着魔屠再次闪掠了过去。

瞧得云苍似乎想要下杀手,魔屠脸色一变,目光中闪烁不定便是想要恢复魔族真身。

“啧啧啧…这位流云宗宗主好大的杀心啊。”

然而就在此时,突来的轻笑声却是让得流云宗的练武广场上的其他人皆是一愣。

又来了一个?什么人?

‘嗡嗡嗡嗡——’

广场上空突然传出一阵空间嗡鸣之声,只见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凭空出现,在那空间之力四溢的漩涡中,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地缓步踏空而出。

云苍神色一敛,目光沉静地看向那自空间漩涡中走出的二人,特别是在察觉到那二人中的雪衣男子身上的气息波动后,目光渐渐变得沉凝起来。

神君大圆满境!

这二人又是哪里来的强者,那走在后面的雪衣男子居然是跟自己同样的神君大圆满境的实力……

莫非他们二人也是魔云宗的人?

云苍心中疑惑,可是转念一想,似乎魔云宗除了宗主魔弑天外,并没有如此强者的存在了,那这二人是?

“二位阁下是?”

瞧得云苍沉凝的神色,此时还是男子装扮的轩辕天音陡然一笑,道:“讨债的!”

讨债?

此话一落,流云宗众人就是惊了惊。

这话从何说起?他们可不曾记得流云宗跟他有过什么过节啊?

别说是过节,就连他是谁,他们都不知道呢。

“讨债?”云苍微微一愣,随后目光微眯地看向轩辕天音二人,沉吟半晌,道:“不知二人跟我流云宗有何过节?”目光扫过一旁气息有些萎靡的魔屠,淡声道:“或许说阁下跟魔云宗有什么关系?”

“跟魔云宗的关系嘛…倒是一点,不过却也不是我今日来讨债的原因。”轩辕天音那双原本不属于的她的凤眸微微一眯,流光溢彩地眸子轻轻扫过下方魔云宗的众人,勾唇一笑,道:“至于我跟流云宗的过节嘛,那可就有些深了…。”

“哦?”云苍瞧得这红衣男子脸上莫名的神色,眉心微微一皱,“不知道阁下跟我流云宗有什么过节?虽然本宗闭关多年,可并不记得阁下是谁……”

“你自然不知道我是谁…”轩辕天音笑着朝云苍摆摆手,随即神色一沉,连带着那带笑的语气都是冷冽了不少,“因为跟我有过节的是你们那凌霄老狗!”

‘哗——!’

凌霄二字一出口,下方流云宗的众人哗然出声,别说是他们了,就连云苍都是觉得脑子一空。

凌霄尊主?

他…他说跟他有过节的是凌霄尊主!?

目光紧紧看向轩辕天音,云苍的气息也是沉了下去,“你究竟是什么人?”

“讨债人啊,莫非云苍宗主耳鸣了不成。”轩辕天音嗤笑一声,抬手便是朝着那方的魔屠凭空一抓,然后便瞧见魔屠的身子瞬间被一股力量给扯向了轩辕天音。

云苍也不阻止,因为比起魔云宗的这些人,他现在更为在意的是这个红衣男子。

“就凭你也想找我宗凌霄尊主讨债?”云苍将心神稳了稳,随即嗤笑一声不屑地道。

哪知轩辕天音却是没有任何被小瞧后的动怒,却是极为认真地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以我现在的实力的确是将那老狗没有办法,不过…”话音一转,冷笑着地道:“不过我可以先收取些利息啊,不如将你们的命给收了!”

‘轰——’

话落,只见轩辕天音身形一闪,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取云苍的面门。

瞧得轩辕天音那诡异的速度,云苍心中也是微微一惊。然而在察觉到她的气息波动后,也是冷笑一笑,道:“不过是上仙境前期的实力而已,居然也能如此张狂,今日本宗就教教你,怎么低调做人!”

‘嘭——’

一掌一拳悍然相撞,发出一阵巨大的能量爆炸声,只见那层层能量波动如同无形的波纹般,朝着四周缓缓荡开。凡是被这荡开的能量波纹所扫到的树木和建筑,皆是砰然炸开。

爆炸中心里,两道二人快速分开,云苍抬眸皱眉地看向对面不远处的红衣男子,心中却是大感震惊。

好强悍的力道,居然能以上仙境前期的实力将自己给逼退一步,这人是哪里来的强者,好生厉害!

而反观轩辕天音,却是在一拳试探过后,神色间却是有些不满意自己刚刚那一拳的威力。

“这神君境大圆满的实力果然很强横,即便我那一拳用了八分的力道,也只是将他给逼退了一步而已,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目光闪烁地看向对面的云苍,轩辕天音心中却是在极快的计算。

若是拼功法武技,她除非暴露天罡伏魔经,或许能跟云苍拼个两败俱伤。但若是拼术法,那么她的身份便是要曝光,这云苍可不是其他流云宗的人,一旦她使用术法,那么他肯定能一眼便瞧出来。

一番思索,轩辕天音的眸中情绪不断变化。最后只见她咬了咬牙,暴露便暴露吧,反正她如今是顶着明月那变态的脸,没人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模样,只要她没将‘元天音’的身份给暴露出来,那么没人会知道她这个驱魔龙族的传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要知道当初中州佣兵城一战之后,被大陆传遍了的画像可是她原本的容貌,若是一旦让人得知元天音便是轩辕天音,难保这个消息不会被众神之巅的人知晓。

而一旦她暴露了,那么以后她在众神之巅上的行动便有些不畏手畏脚了。

“哼,倒是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本事。”

就在轩辕天音在心中飞快思索的时候,对面云苍却是冷哼了一声,然后甩了甩袖袍,继续冷声道:“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只不过才上仙境前期的你,还不是本宗的一合之将。”

“是吗?”

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轩辕天音原本微低的头缓缓抬起,目光似嘲似讽地看向云苍。只见她右手轻轻向旁边一探,一根通体玄色的伏魔棒便凭空出现在她手中。

伏魔棒带着一阵电流声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形,轩辕天音目光冷冽:“那若是这样呢?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你的一合之将……”

“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嗡嗡嗡嗡嗡——’

随着轩辕天音的‘诛邪’二字落下,只见她手中的伏魔棒顿时爆发出大片的金光,然后数以万计的金色光剑陡然漫天出现。

金色的光剑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天空,将寒玉山都给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而云苍此时的神色却是骤然急变,目光惊骇地看向那手持伏魔棒,凌空而立的红衣男子,惊声道:“天道无极?你…你是驱魔龙族的人!?”

轩辕天音双眸中有金光流转,目光淡扫神色不可置信的云苍,红唇轻启,再度吐出二字:“诛邪!”

‘唰唰唰唰唰——’

万剑归一,齐齐朝着云苍直射而下。

这一幕看得下方流云宗的众人齐齐惊呼出声。

“宗主……”

云苍神色一变,周身罡风瞬间暴起,对着那朝着他而来的金色光剑便是抬手一掌。

“流云撕风掌——!”

‘嘭嘭嘭嘭嘭——’

大片金光闪烁间,沉闷的巨响声不断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那闪烁不定的大片金光中心,待得巨响声渐渐平息之后,金光也逐渐散去,而当再次瞧见云苍的模样时,这里的人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

只见此时的云苍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淡然的模样,身上上好的白色锦袍此时已经变得凌乱破碎,一身气息微乱,还带了不少深浅不一的剑痕。

云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模样,那一直淡漠的神色也陡然阴沉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森然地看着轩辕天音,沉声道:“好好好,果然不愧是驱魔龙族的传人,本宗自进入神阶之后,你还是第一次将本宗逼得如此狼狈的人。”话音顿了顿,一股森冷杀意自他身上陡然升起,“今日若不将你彻底留在我流云宗,本宗来日也没脸去凌霄尊主……”

‘轰——’

充满了森冷杀意的话在流云宗缓缓传开,此时的云苍终于不再有所保留,彻底将神君境大圆满强者的实力给展现了出来。

寒玉山上狂暴的罡风四起,那强大的威压瞬间将整座寒玉山都给笼罩,此时不管是在寒玉山上的人或者还是一些低级的妖兽,皆是齐齐身子一颤,头皮发麻。

轩辕天音目光凝重地看向云苍,而此时一直跟在她身边的雪衣也是动了动,抬手将云苍那股笼罩在轩辕天音身边的威压给打散,轻声道:“不如让我去跟他打吧……”

“不用。”轩辕天音摇摇头,随即朝前一步踏出,手中伏魔棒紧了紧,道:“他会成为我进阶的垫脚石。”见雪衣眉心紧蹙,轩辕天音朝他再次安慰一笑,道:“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的,而且若是我待会实在不敌,你再出手也不迟。”

雪衣闻言目光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半晌沉吟道:“好!”

再次对着雪衣一笑,轩辕天音目光凌厉地看向云苍,抬手用伏魔棒一指,冷笑道:“想要将我留在流云宗,就凭你?”

一道明黄符纸随手扔出,那举起的伏魔棒在半空狠狠一挥,喝道:“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

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密集,那黑压压的云层中,雷鸣声不断,在一阵翻滚之后,五道银色天雷朝着云苍当头劈下。

随即轩辕天音手却不停,再次一张符纸扔出,“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五鬼搬运术,移山!”

‘嗡嗡嗡嗡——’

大地颤抖,山峰倒塌,寒玉山两座峰顶在流云宗弟子惊恐的目光中砰然断裂,如同有什么诡异的力量做牵引般,齐齐朝着练武广场中砸了下来。

瞧得这一幕,魔屠迅速反应过来的大喊道:“魔云宗众人升空,全部退开!”

不仅是魔云宗,连同流云宗的云帆等人也是神色大变,急声高喊道:“所有弟子迅速撤离寒玉山!”目光骇然地看了一眼那依然踏空在原地的红衣男子,即便不想承认,但此时云帆等人心中也深深闪过一抹畏惧之色。

好恐怖的力量,好恐怖的手段……

哪怕他们及时到了神阶,都无法使出这般神鬼莫测的力量。

这便是驱魔龙族吗?

难怪就连众神之巅上的那位神尊大人也忌惮不已啊。

四周一片地动山摇,轩辕天音的神色却是渐渐平静,目光淡然地看着对面脸色阴沉如水的云苍,凉凉地道:“既然你想将我彻底埋骨寒玉山,那我今日便毁了这里,我看你如何让我埋骨……”

话落,目光中再次金光一转,“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洪水滔天!”

‘哗哗哗哗——’

巨大的水柱凭空出现,如一道水龙柱般,带着极大的破坏力在寒玉山中四周肆虐破坏,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经轩辕天音这么一闹,整个流云宗全部毁于一旦,让得云苍的呼吸都是急促了不少,一双眼睛血红,恶狠狠地盯着轩辕天音,怒声道:“驱魔龙族的人,你毁我宗门,若今日让你安然下了寒玉山,我云苍二字倒过来念!”

“倒过来念?”相对于云苍的愤怒,轩辕天音却是神色淡淡,眉头一挑,道:“苍云吗?似乎听起来也不错!”

云苍气得浑身发抖,周身狂暴的气息渐渐有些失控,显然是心中的对轩辕天音的杀意已经到了顶点。

然而轩辕天音刺激人的手段已经到了神鬼退避的境地,似乎觉得还刺激的人不够般,看着气得浑身发抖的云苍,继续道:“哦?对了…其实你或许真的将名字倒过来念,就算你真的能赢了我,可你也打不过我身边的人,我身边的人可不只有这一位。”抬手指了指身边的雪衣,继续道:“比他实力强的也有好几个……”

此时寒玉山中的人都已纷纷退去,整个山中只剩下轩辕天音跟雪衣还有云苍三人。

轩辕天音便再也没了什么顾忌,似乎怕云苍不相信,轩辕天音皱了皱眉,抬手却是召出封神碑,将封神碑里的所有人都给放了出来。

从魅月到神龙,一群人一字排开,齐刷刷地出现在轩辕天音的身边,就连狐不归那坑货都是乖乖地站在了夙离的身边。

云苍整个人神色一僵,看着这些突然凭空出现的人,整个陷入了呆滞中。

轩辕天音朝呆滞住的云苍耸耸肩,用一种陈述般的语气道:“瞧见了吗?你如今还觉得能将我埋骨寒玉山?既然不能,那你的名字是不是要倒过来念了?苍云宗主……”

‘噗呲——’

云苍怒极攻心,居然被轩辕天音给气得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瞧得云苍被自己气的吐了血,轩辕天音一脸无奈地看向身边众人,凉凉地道:“心理素质太差了,居然被我几句话就给气的吐了血,啧啧啧……”

神龙等人嘴角一抽,“……”

目光齐齐地看向对面不远处神色狰狞骇人的云苍,顿时在心中无比同情起了他来。

而轩辕天音似乎打着不将云苍不罢休的打算般,继续看着云苍,一本正经地道:“苍云宗主?你还好吧?可是还有力气再战?”

云苍深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摸了一把嘴角边的血迹,“打,自然要打……”话音一顿,云苍突然诡异地嘿嘿一笑,森然道:“不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话音一落,只见云苍抬手拿出一块白玉玉简,然后二指狠狠一捏。

‘咔嚓’一声轻响,那玉简顿时应声而碎,随即云苍如疯魔了般哈哈大笑,“只云炎三人死后,本宗就早已出关,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魔云宗的人,却不曾想用在你的身上。”

“驱魔龙族的传人又如何…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云苍神色狰狞地看着轩辕天音,也不管轩辕天音回不回答自己,嘿嘿一笑后,继续道:“那是传送玉简,只要本宗捏碎它,尊主大人和扶风族长的神魂便会降临九霄大陆,他们一个要为弟子报仇,一个要为儿子报仇,你以为你们逃得了?”

“哈哈哈哈哈……。”

闻言,瞧得疯癫状大笑的云苍,轩辕天音却是整个神色都阴沉了下来。

目光看着自己一行人的上空,此时在空间玉简破碎后,她就察觉到这里的四周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封锁住了,上方的那处天空,正有着什么强大的力量在慢慢凝聚。

轩辕天音目光森冷地看着云苍,居然被他们给摆了一道!

虽然心中惊怒,然而轩辕天音的神色却是一冷,对着身边的神龙道:“神龙,先杀了他!”先将云苍杀了再说,倒是也少一个敌人。

神龙闻言怒哼一声,一双凌厉霸道的金瞳狠狠看向云苍,随即抬手便是一掌朝着云苍狠狠拍了过去。

云苍在瞧得那一掌的威力之后,狠狠一咬牙,尊主大人他们神魂降下后,这些家伙们便不再是威胁,所以他说什么也要撑到那个时候。

见云苍还想要反抗,轩辕天音脚下一动,整个人朝着他快速闪掠而去。

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云苍近前,轩辕天音眸光一厉,抬手便是一掌,要朝着云苍当头拍下。

而也就在这时,一道神威却是陡然降临。

“住手!”

空间震动,两道人影若行若现,不过却因为是神魂降临,其二人的模样却是根本看不清楚。

轩辕天音闻言冷笑一声,掌上凝聚的力量不减反增,快速地朝着云苍天灵盖拍了下去。

在察觉到这凶猛的一掌后,云苍瞳孔猛地一缩,惊骇道:“尊主救我!”

‘嘭——!’

然而轩辕天音的速度却是极快,在他话音还未落下时,便是一掌猛地拍了下去,正好拍在云苍的头顶之上。

‘砰——’

轩辕天音这一掌蕴含了她体内十成的力量,只听砰地一声闷响,云苍整个脑袋便在轩辕天音的掌下爆成一团血雾。

“放肆!”

一身怒喝,磅礴的神威陡然压下,朝着轩辕天音席卷而去,那虚幻的白色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转瞬间便来到轩辕天音的近前。

“竟然敢杀我流云宗的人,好大的胆子!”蕴含森冷杀意的话突然自轩辕天音身后响起。

在察觉到来人的气息后,轩辕天音顿时呼吸一紧。

与此同时,神龙跟鲲鹏二人也是立刻闪身赶来。

‘嘭——’

三道神力在空中狠狠碰撞,那打向轩辕天音的力量顿时被神龙跟鲲鹏二人给挡了下来,然而却还是有些力量泄出,而直直打在了轩辕天音的身上。

‘噗呲——’

轩辕天音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只觉她体内的五脏六腑皆是被这强悍的力道给震得一阵闷痛。

“是你!就是你杀了我儿!”

而就在轩辕天音吐血倒飞而出之后,另一道虚幻的身影却是突然暴喝出声。然后在众人来不及有所反应之时,那身影居然比之前凌霄的身形还要快了一倍不止的速度冲向了轩辕天音。

神龙跟鲲鹏脸色一变,“丫头!”

二人想要立刻赶去救援,可是他们身形刚刚一动,凌霄那道虚影却是猛地对二人出手。

“想救人?做梦!”

而轩辕天音却是在刚刚稳住身形之后,便察觉到一股狂暴的劲风扑面而来,那蕴含着风系术法的波动,也让得轩辕天音也心中知道,这道虚影应该便是扶风族的那一族族长的神魂了。

‘嗡——’

空间猛地震动,带起一阵嗡鸣之声,轩辕天音来不及躲避,只能咬牙将体内的金刚不朽身催动到极致。

“我要你给我儿子偿命!”

暴怒的声音随即传来,扶风族长凝聚整个降临下来的神魂之力,朝着轩辕天音轰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四周被封锁的空间陡然大震,然后砰然破碎,一道修长挺拔的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冷冽的凤眸快速将四周一扫,当瞧见轩辕天音之时,暗红双眸微微一缩,“天音!”

‘轰——’

一声闷响,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响起,轩辕天音只觉整个人眼前一黑,胸前的剧痛感差点让她窒息,唯独那声惊怒的吼声,在四周吵杂的环境中异常的清晰。

目光看向朝着自己快速掠来的人,轩辕天音嘴唇张了张,却没有说出一个字,便是一口血再次喷了出来。

“天音!”

“阿音…”

瞧得轩辕天音重伤吐血,清俊无双的面容瞬间惨白,一双原本冷冽强势的暗红双眸中尽是惊恐之色。

“哈哈哈哈…死吧,死吧,给我的儿子陪葬吧!”

大笑声中蕴含了强烈的恨意,扶风族长的神魂经过那一击之后所剩的力量已然不多,然而这剩余的力道若是再打中轩辕天音,这里的人都是知道,哪怕轩辕天音真的身体强悍,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轰——’

‘嗡嗡嗡嗡——’

狂暴的力量再次朝着轩辕天音席卷而去,却在同一时间,突然天地色变,狂风四起。

就在轩辕天音以为自己这次只怕是死定了的时候,一道无奈的轻叹声却是突然在轩辕天音意识海里响起。

“丫头,你这一路太顺风顺水了,让你受点挫折,吃点亏也好,我的力量本来就所剩不多了,可没法一直护着你啊,待这次事后,你要好好磨练自己才行啊……”

轩辕天音双眸猛地睁大,那是…天道的声音?!

“去吧,我只能为你打开一条通道,不过这通道通往哪里,我也不知道,后面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啊……”

‘轰——’

就在轩辕天音身形急速坠下的下方,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黑色裂痕,如同远古洪荒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般,然后轩辕天音便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和东方祁惊怒的吼声中,直直掉了下去……

“天音!”

在落下去的最后瞬间,轩辕天音强撑着最后的意识,对着朝她急扑而来的众人,轻轻扯了扯嘴角,用口型无声地道:众神之巅等我……

‘轰——’

在轩辕天音的身形彻底掉落裂缝中后,整个巨大的黑色裂缝轰然关闭,也同时将扶风族长的最后一击给挡在了外面。

“混账!你们该死……。”

瞧得轩辕天音消失于裂缝中,东方祁的神色顿时阴沉,带着森冷杀意的话,自他的口中一字一句的蹦出,一双暗红的双眸此时越发的暗沉,目光森然地看向另一边凌霄的神魂,抬手成爪便是照着凌霄一抓。

‘嘭——’

一掌震碎凌霄的神魂,此时东方祁的周身有着渐渐失控的力量溢出,让得四周的空间都是发出阵阵颤动的响声。

“阿音…阿音她…”

月笙目光呆滞地看向裂缝凭空消失的方向,显然因为轩辕天音的失踪,他已经六神无主了。

神龙一双金瞳也是满是杀意,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其他的人反应也是异常的难看。

倒是鲲鹏还留下一些理智,脸色难看地扫了一眼凌乱不堪的四周,沉声道:“那丫头只是失踪,你们不要自己吓自己,她不是说了吗,让我们在众神之巅等她。”

“既然她这么说,那么肯定有她的道理,那丫头可不是这么容易有事的人,都打起精神来……。”

“对!鲲鹏说得不错,丫头觉得不会有事,现在我们应该替她将她在这里还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然后一起去众神之巅等她,都愣着干什么?别忘了外面还有一群人需要你们去收拾呢!”神龙深深吸了一口气,也是大喝一声,对着众人道,说完抬手拍了一下目光呆滞的月笙,道:“你跟丫头是本命契约,你都没事,难道你会觉得她有事?”

月笙闻言一愣,随即黯淡的紫眸顿时又亮了起来,“对,我都没事,阿音怎么可能会有事…走,先去把外面那群家伙收拾了,然后咱们去众神之巅等她!”

瞧得月笙等人稍微恢复了精神,神龙点点头,皱眉看向一旁低着头,浑身气息冰冷的东方祁,道:“你怎么来了?”

东方祁抬眸看了神龙一眼,清俊的脸庞上却是没有一丝表情,随后再次看了那裂缝消失的地方一眼,转身便走。

“喂,小子…你要去哪?”

东方祁脚步微微一顿,头也不回地道:“找她!”

找?

上哪去找?

神龙目光一紧,似乎也有些心动,然而他的话还没出口,东方祁好似已经猜到他的想法般,继续道:“你们做你们的事,然而照她的话去众神之巅等她,而我…我答应过要来找她的,所以…这次我绝对会找到她!”

‘嗡嗡嗡——’

话音一落,只见东方祁脚下红光一闪,整个人便突然再次消失不见。

看着东方祁说走就走,神龙眉心跳了跳,咬牙道:“这个小子,不管是人还是魔,都他妈的让老子喜欢不起来!”话落,眼角余光瞥见旁边一脸古怪的鲲鹏跟狐不归,怒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出去将那些杂碎给收拾了!妈的…老子要将他们给彻底撕碎!”

“还有凌霄和扶风一族的那个老王八……。”

神龙带着一身怒气骂骂咧咧地大踏步走了出去,鲲鹏失笑摇摇头,这下那群人要倒霉了,天音丫头重伤失踪,神龙这家伙只怕心中早就三尸神暴跳了。

狐不归看了一眼一前一后走了的神龙跟鲲鹏,转头看向身边神色有些呆滞的夙离,叹了一口后,难得神色正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发傻了,不是说那丫头没事吗?走吧…若实在不放心,就提升自己的实力,下次也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

闻言,夙离回过神,随即苦涩一笑,“或许…我根本就保护不了她。”目光黯然地看了一眼东方祁消失的方向,转头不再理会狐不归,踏步走了出去。

……

……

经此一战,纵横九霄大陆数万年的庞然大物般的存在流云宗,算是彻底的在大陆上除名了,连同流云宗的弟子跟长老,据说没有一人活了下来。

在事情发生以后,不少人都壮着胆子前去寒玉山看过,不过在瞧见寒玉山上留下的那些恐怖战斗痕迹之后,众人的心中都是骇然不已。

这得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将寒玉山给毁成了这般模样啊……

因为流云宗的消失,整个九霄大陆上的各大势力又开始有了新的变动。

北域中的魔云宗强势崛起,连同天罗城的罗家,将整个北域给牢牢抓在了手中。

与此同时,跟流云宗交好的玄冥宗似乎也受到了神秘势力的打压,玄冥宗的势力在南域中急速缩小,沦为了南域中的三流势力。

在大陆上各个势力的变动下,魔族…这个沉寂千万年的种族也再次出现在九霄大陆,一时之间整个九霄大陆风起云涌……

------题外话------

艾玛。终于将这一卷写完了,不容易啊…

明天还是新的篇章,今天我要好好休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