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九十四章:流云宗大战,云苍出关!

“喂,你们听说了没有?那在中州佣兵城里一战成名的元天音这次又对流云宗的人出手了。”

“怎么没有听说,据说这次死在她手里的还是流云宗的内宗的五大长老之一呢…啧啧啧啧,好家伙…这叫元天音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简直可以说是踩着流云宗的脸直接成为了今年整个大陆的知名人物啊……”

“嘁!你懂什么…岂止是内宗长老,我听说啊…就连众神之巅上的那位凌霄上神的两个亲传弟子都是死在了她的手中,如今流云宗内已经完全戒严,整个宗内弟子都是惶惶不可终日呢,就怕哪天那女杀神会突然持剑冲上寒玉山然后在流云宗内大杀一通……”

“不得了啊不得了,只怕咱们这冰雪城也快不太平咯……”

喧闹的酒楼中,不管走到哪里,到处都能听到纷纷议论声。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便是这个模样的吧。

二楼上的厢房里,轩辕天音倚窗而靠。手里捏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玉杯,目光深远地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夙离此时变回了人形,毫无形象般地趴在桌面上,双耳微微动了动,以他们的实力,外面的议论声自然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出名的感觉如何?”以手支撑着下颚,夙离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向窗边的轩辕天音,显然是将楼下大堂里的议论声给全部听进了耳朵里。“现在你可成了九霄大陆上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呢。”

听到夙离的调侃,轩辕天音收回了看着窗外的目光,凉凉地瞥了一眼他,“无聊!”抬步走了过去,顺势坐在了他的身边,道:“这里的人也如此好八卦的吗?!”

瞧得轩辕天音的一张小脸上满是黑线的模样,夙离却是再次一笑,揶揄般地道:“谁让你次次都是做一些轰动的事情出来,你都没瞧见当日你出手灭杀流云宗的那些家伙时,那叫什么魔刹的老头儿当时可差点没把他的一双眼珠子给瞪掉。”话落,边啧啧地摇头,边瞧着轩辕天音戏谑地道:“估摸那老头儿在心里对你敬畏可以说是直线上升啊,你这哪里是什么驱魔龙族的传人,简直比他们魔族中人的手段都还要狠呢。”

“我手段狠?”闻言,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身边故意说着风凉话的夙离,凉凉地道:“我这叫收取利息,比起凌霄老狗还有流云宗的那些人所做过的事情,我这哪里算得上什么狠。”

“真正的狠,你还没看见呢……”

夙离微微有些怔愣地看着轩辕天音突然冷冽下来的神色,倒是没有想到她对流云宗和凌霄的杀意居然如此浓烈。

不过转念一想,夙离又有些释然。

都说驱魔龙族的人守正僻邪,除魔卫道,更是心怀天下苍生,不过那也只是没有触碰到她们的逆鳞而已。一旦触碰到了那块逆鳞,只怕再心怀天下苍生也会是变成金刚怒目,只杀不渡了。

而轩辕天音心中的那块逆鳞便是她的家人跟她所认可的朋友,当年第一代神女跟第三代神女接连发生意外,又都是间接出自凌霄的手,轩辕天音只怕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便已经在心中为凌霄跟背后的那些人狠狠的记上了一笔。

“现如今流云宗内完全戒严,之后你准备怎么做?”瞧得轩辕天音身上所散发的淡淡冷意,夙离将话题一转,问道。

自云炎等人死后,流云宗内的警戒跟防御又被加强了不少,就连魔云宗潜伏在流云宗内的探子都是无法将里面的消息传递出来。

“等!”

等?

夙离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似乎不明白她那个等字是什么意思。

就连一旁闷不吭声的雪衣都是抬眸看了她一眼。

轩辕天音淡淡瞥了他们二人一眼,道:“等魔云宗的人来冰雪城,不出三日他们便是会全部赶来。只要他们一到,便直接打上寒玉山。”

而且轩辕天音也并没有说,就在两日前她便是感觉到封神碑内隐隐有着波动传出,想来应该是月笙他们快要突破了。一旦月笙他们的实力再次突破,那么他们这一方的保障便是更多了几分。

联合魔云宗里的那些魔族众人,这次怎么也要将流云宗给彻底在大陆上除名。

……

……

这几日冰雪城中似乎没有再像前段日子那样到处都是流云宗的弟子在来回巡逻,仿佛在一夜之间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般,只不过冰雪城中的百姓都是在这份平静里,察觉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不少人都不自觉地将目光看向城东那座云雾缭绕的寒玉山,有时候过分异常的平静,大多都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清晨,初生的暖阳将整个冰雪城都给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城中不少百姓都已经开始了今日的活计。寒玉山上白雾笼罩,冰雪城中的百姓每日早晨出门时都习惯性地朝着那片白蒙蒙的山峰看上一眼。

‘轰——’

然而今日冰雪城的早晨却是被一声突然来巨响给打破了平静。

城中百姓惊慌出门,大街小巷中站满了人群。这些人皆是目光惊疑地看向这巨响声传来的方向——寒玉山。

“有客远来,流云宗难道就是这般关闭山门不出来待客的吗?”

大笑声继巨响之后,在寒玉山的上空缓缓传开。

城中百姓慌忙抬头看上去,只见那云雾缭绕中,似乎有不少黑影踏空而立。众人连忙将双眼眯了眯,有不少眼尖的人隐约瞧见天空之上的那些人服饰后,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黑色云纹图腾?

那不是魔云中的标志吗?

莫非…天空中的那些强者都是魔云宗的人?

这一发现让得人群中顿时哗然出声,“天啦,那是魔云宗的人?”

“魔云宗?老天…难道魔云宗是要跟流云宗开战了不成?”

“怎么可能?这两宗不是一直都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了吗?怎么会突然开战了啊?”

城中百姓的纷纷议论声四处响起,然而此时寒玉山上的流云宗内也是一片惊怒和慌乱。

“魔云宗!居然是魔云宗的人打来了?!”

练武广场上,流云宗的弟子在瞧见半空中那些踏空而立的魔云宗强者时,皆是脸色变得惊慌起来。原本在几日前,云炎长老跟云轩和云逸两位师兄的死讯传出后,他们不少弟子中就已经出现了不小的恐慌,如今瞧得这般阵仗,他们没有立刻逃窜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哼!不过是魔云宗而已,这般惊慌成何体统?”就在这群弟子惊慌不已的时候,大殿内的云帆四位内宗长老终于是走了出来。

云帆目光沉沉地扫了练武广场上的弟子一群,随后抬头看向半空中那些不请自来的魔云宗众人,最后将目光定定地看在魔云宗众人最前方的一人身上,沉声道:“魔屠大长老,你们魔云宗这是何意?既然是客,那也得有个客人的样子,不然我流云宗如何大开宗门迎客?”

魔屠也就是魔云宗的掌宗大长老,如今魔云宗宗主同样是闭死关多年,整个魔云宗内便是他一人说了算。

在听见云帆的一番话后,魔屠哈哈一笑,目光戏谑般地看着下方的流云宗内宗四位长老,大声道:“你们流云宗真要大开宗门迎客,只怕我魔云宗的人还真不敢来…毕竟你们这些伪君子的做派,我们两宗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还是清楚得很的。”说罢,魔屠脸上的笑意收了收,将话音一转,继续道:“云帆,咱们两宗斗了这么些年,就连各自的宗主都是一前一后闭关,一些心照不宣的话就不用老夫再多说什么了吧?你们在等云苍出关,然后好将我们魔云宗一网打尽,同样的我们也在等我们的宗主出关,只不过你们却没料到我们会提前对你们动手而已。”

听得魔屠如此不顾忌的说出那些不能摆上明面上来的话,云帆四人的脸色顿时沉了沉。

“看来你们魔云宗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跟我们流云宗开战了啊……”云帆双眼扫过空中魔云宗的众强者,轻轻地说了一句,随即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周身气息猛地暴涨,“既然如此,我流云宗便奉陪到底!”

‘轰——’

威压散开,云帆当先脚掌一蹬地面,整个人掠上了高空。与此同时,其他三个内宗长老也是瞬间升空。

“流云宗弟子听令,今日魔云宗无故来犯我宗,为了我流云宗数万年的威名跟尊严,誓守宗门!”

‘唰唰唰唰——’

随着云帆一声大喝,流云宗瞬间掠出数百道的身影,齐齐升空跟魔云宗的人对持起来。

“嘿…誓守宗门?就怕今日你们想守也守不住。”魔屠冷笑一声,目光看向对面的云帆,笑道:“云帆,老夫早就想跟你这位内宗大长老斗上一斗了,今日的对手是我。”

“哼!”云帆闻言冷哼一声,似乎连话都懒得跟他多说一句,右手朝旁边一探,一把锋利闪烁着宝光的长剑便被他握在了手中,持剑抬手朝着魔屠狠狠一扫,带出数道凌厉的剑芒。

“衡霜剑吗?”瞧得云帆手中的那般宝剑,魔屠双眼眯了眯,随即同样只见他右手黑光一闪,也是一把黑色长剑凭空出现。只不过他手中的这把黑色长剑一出,空气中却是陡然一寒,仿佛有无数鬼哭狼嚎声在风中隐隐传出。

“我这把诛仙剑早就想跟十大神品之一的衡霜剑较量一下了。”说着,魔屠手持诛仙剑抬手便是一挡,将将把迎面袭来的数道凌厉剑芒给从中斩断。

“那你可以来试试!”云帆沉声一喝,周身顿时爆发出一束银白之光,在光芒闪烁中,他的身形顿时发生了变化。“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万象分身!”

‘唰唰唰——’

随着云帆的一声大喝,只见被笼罩在银白之光中的他,顿时幻化出五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齐齐将魔屠给围困在中间。

衡霜剑带着凌厉的锋芒朝着中间被困住的魔屠便是一指,“流云——剑指八方!”

‘嗡嗡嗡嗡——’

银白之光化作无数道光剑犹如天罗地网般,朝着中间的魔屠齐齐飚射了过去,这骇然的阵势,让人毫不怀疑若是被这些光剑射中,只怕再强的人也被射成刺猬。

而就在那些光剑齐齐朝着自己飚射而来的时候,魔屠也是动了。只见他将手中的诛仙剑抬手高举,一束黑光自诛仙剑上冲天而起,那极大的剑气中蕴含了浓浓的怨气和煞气,让得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得阴冷无比。

阴风呼啸,魔屠双眼中有黑芒一闪而过,周身同时也爆发出大片的黑色光芒,“灭神——魔高一丈,破万物!”

‘轰隆隆隆——’

数百丈的黑色光柱将魔屠完全笼罩,同时也将四面八方齐齐飚射而来的银白光剑给尽数挡在了光柱之外。

只听一声咔嚓巨响,那围困住的魔屠的云帆幻影顿时齐齐破碎,漫天的银光也渐渐被黑芒给完全覆盖。

云帆身形不稳地倒退数丈,目光惊疑不定瞧着那巨大黑色光柱中的魔屠,一时之间倒有些愣怔。

不对,魔屠的实力有些不对……

云帆目光闪烁不定,眸中情绪翻滚,他并不是第一跟魔屠交手,但是以前的魔屠虽然实力也强,可只能跟自己打个平手。

可是如今…他的实力为何暴涨了这么多?

“大长老…”

瞧见云帆居然被魔屠逼退,流云宗的其他人都是一惊。

云帆朝惊呼的众人摆摆手,抬目看向持剑而立的魔屠,沉声道:“你以前居然隐藏了实力?”

“隐藏实力?”魔屠闻言挑眉笑了笑,看着神色阴沉的云帆点头道:“也可以这样说。”隐藏了魔族的身份,自然也算是隐藏了实力。

“难怪你们魔云宗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打上我流云宗,我倒是小瞧你了。”瞧得魔屠那带着笑的神色,云帆冷哼一声,将手中衡霜剑再次朝他一指,“不过你若以为就凭这些便想灭了我流云宗的话,也未免太异象天开了点。”

“是不是异想天开,没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对于云帆不屑的话语,魔屠倒是也不动怒,嘿嘿一笑后,那老脸上倒是有些无赖的模样。

哪知云帆同样冷笑一声,目光森然地看着魔屠然后一一扫过魔云宗众人,沉声道:“今日凡是来了我流云宗的人,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走下这寒玉山……”

话音一落,只见云帆突然简直天际,然后周身神力猛然涌入衡霜剑中。

那衡霜剑被突然涌入如此多的神力,顿时发出一声嗡鸣之声,然后剑尖破出一束银光直射天际。

与此同时,在银光直射天际之后,寒玉山的山峰顶上陡然传来一股惊人的强大威压,在这个威压下,哪怕是魔屠也是为之脸色一变。

目光不可置信地看向寒玉山峰,魔屠脸色连变,“怎么可能?云苍居然出关了?”

当听到‘云苍’二字的时候,魔云宗众人的神色皆是变了变。

‘轰——’

随着魔屠的话音还未落下,只见那寒玉山峰上,一道白色人影居然是缓缓踏空走了出来。明明是缓步走来,然而来人每走一步,却带着绝对的压迫之力袭向众人,那踏空而行的步子,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心尖似的,让得他们的心中顿时一紧。

寒玉山峰之上距离下方练武广场中的距离虽说不远,可也并不是很近,但那人明明是缓步而行,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只在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众人的不远处。

目光平静淡漠地扫过魔屠众人,云苍却是没有多加理会,反而转过头看向了云帆四人,皱眉问道:“云帆,为何宗内如此乱成一团?你内宗大长老可是有些失职了啊……”

云帆四人闻言顿时朝着云苍躬身低头,“回宗主,是云帆无能,今日居然让魔云宗的人打上了寒玉山。”

“呵…魔云宗吗?”闻言,云苍淡淡一笑,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目光看向魔屠众人,平淡地道:“怎么的不见魔弑天?”

魔屠等人神色一凝,并没有回答云苍的话,而是一脸警惕凝重地瞧着他。此时的云苍跟从前有些大不一样了,那一身强悍的气息着实有些令人感到压抑。

而没得到魔屠等人回答的云苍却也不怒,只是点点头,又道:“看来是本宗快了一步啊。”话音落下后,那看着魔屠众人的目光顿时一寒,强大的威压再次朝着众人压了过去,“既然本宗先行出关了,那么你们魔云宗的日子便也到头了。”

“正好你们自己送上了门来,待将你们解决后,本宗会亲自前往魔云总部……”

------题外话------

昨天驱魔师V群里在抽查全订,管理员阿九姑娘在清群的时候不小心将几位新进群的妹纸给移了出去,那被不小心移出群的妹纸在看到话后,赶快回去吧…我们管理员阿九姑娘已经惊慌了一个晚上了哟…(咱们管理员姑娘的任务艰巨,偶尔的失误还是可以理解的对吧,所以记得赶紧回来哟,阿九姑娘已经都哭成泪人了)

另:若还有想进群的妹纸,可以带上你们的截图,前去敲门…驱魔师V群欢迎各位新妹纸的加入。

V群群号:426492650

进群须知:

1:凡是申请进入V群的妹纸们在进群后立马向群主或者管理人员上交全文订阅截图和520小说账号截图,进入一小时后没上交截图的妹纸,将会被管理人员请出群哟。

2:敲门砖为:书中任意一个人物的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