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九十三章:灭杀,大乱将起

密林的上空,因为狂暴的能量撞击而使得四周的空间微微不稳,更是发出了一阵阵令人牙酸的‘滋滋’声。两个上仙境大圆满强者的战斗,对于这片地域来说,绝对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再一次的狂暴能量碰撞后,空中的二人登时齐齐倒飞而出,原地留下一片能量爆炸后的恐怖余波,如无形的波浪般,朝着四面八方缓缓震荡开去。

云炎目光闪烁地看向对面不远处的魔刹,这一番交手之后,他的心中也微微有些震动,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位魔云宗心刑法堂的四长老居然还可以跟自己如此硬拼,且还没有落下风。

看来当年宗主对魔云宗一直忍让,不愿跟他们彻底撕破脸皮的做法是相当正取的。即便云炎为人再狂傲,在今日却也是察觉到魔云宗的棘手。

相对于云炎心中的诧异,魔刹却是显得较为平静,这内宗的五大长老之一果然是名不虚传。云炎这老家伙所修炼的火系功法的确是很强横,在刚刚那一番对拼中,他的那些火焰也让得魔刹有些恼火。

皱眉看向自己对面不远处踏空而立的云炎,此时的云炎周身都是被一层薄薄的白色火焰所笼罩。那白色的火焰极其的古怪,在自己跟他交手时,明明没有察觉到任何的温度,然而每当跟云炎掌风相对后,却又有被烈火灼烧的疼痛感。

那到底是什么火?

魔刹神色微微凝重,心知他们二人的战斗不能拖,一旦他这里跟云炎耗得太久,那么下方魔云宗的众人便是要被云逸跟云轩彻底解决了……

“魔刹,虽然老夫不能拿你如何,不过却也能耗死你。”瞧得魔刹神色间那抹隐晦的担忧之色,似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般。云炎冷冷一笑,目光戏谑地瞥了一眼二人下方的密林中,此时密林里所传出来的狂风呼啸声,显然是云逸跟云轩二人对那些魔云宗的人动手了。“待得云轩跟云逸将你的那些乌合之众彻底解决后,本长老倒要看看你还如何蹦跶。”

闻言,魔刹神色一动,抬手便是对着对面的云炎一掌猛拍了过去。

瞧得魔刹似乎因为自己刚刚的话而心急了,云炎再次得意一笑。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魔刹那一掌并不是因为心急下方魔云宗的众人而乱了阵脚,而是虚晃一招,趁着云炎分心去躲避那道刚猛的掌风同时,只见魔刹却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下方密林中的魔云宗众人掠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急掠而回的魔刹抬手便是将云逸跟云轩二人合力结出的灵风阵给打破,然后闪身挡在了魔云宗一众人的身前。

而也就在此时,半空中的云炎也随即跟了下来。

“魔刹,你倒是还要心思去管其他人死活。”云炎快速掠下之后,冷笑着看向魔刹一行人,然后对着身边的云逸和云轩吩咐道:“摆风卷残云阵,将魔云宗的这群人全部绞杀在阵中,也正好给云巍他们报仇。”

风卷残云阵在扶风一族的风系阵法中,可以说是最高深的一种阵法,而如今的扶风族,能摆出风卷残云阵的除了扶风族长跟族中几位太上长老外,便只有云逸跟云轩两兄弟最为精通了。

二人点了点头,似乎是因为双生子的关系,就连此时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两人的默契也是十足,根本不需要什么话,便见到云轩双手快速结印,而一旁的云逸也是身形一动,抬手便撒出数十枚符令,齐齐将魔刹一行人给困在了中间。

当那数十枚的寒铁符令成阵后,随着云轩手中的手印变化,居然齐齐发出绿色的光芒,如同一个牢笼般,将魔刹他们一行人的所有退路都给封死。

阵中狂风大作,无数风刃朝着他们飞射而去。

魔刹神色一沉,目光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然而这抹犹豫却没有持续多久,便见他将心一横,也顾忌不到什么身份暴不暴露的问题了,大喝一声,“将气息外放,不用再顾忌其他,一起合力冲破这阵法!”

‘轰轰轰轰——’

随着魔刹的话音一落,原本被困在阵中的魔云宗众人连同魔刹皆是陡然爆发出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大片的诡异黑气也是陡然自他们的脚下缓缓蔓延开来。

那是……

云炎等人在瞧见阵中的景象后,特别是在看见魔刹他们此时的模样后,流云宗的所有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魔族!

他们居然全部都是魔族中人!

此时的魔云宗众人的模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双双黑的没有一丝的眼白的双眼阴冷地看着阵外流云宗等人,即便是被他们这么盯着,流云宗的不少弟子都是心中为之胆寒。

“流云宗的一群杂碎,凭你们也想将我等绞杀在阵中,简直是痴人做梦!”

魔刹目光森冷地一一扫过云炎等人,那魔化后的脸庞似乎天生就带着一抹阴冷嗜血的模样。朝着阵外的流云宗众人森然地咧嘴一笑,便见那阵中的诡异黑气如同有生命般,竟然慢慢蠕动着攀爬上了他们四周的阵法结界之上。

当那诡异的黑气也沾染上阵法的结界后,仿佛那黑气中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般的东西似的,四周结界顿时发出一阵阵令人胆寒的‘呲呲’声,竟是慢慢地被腐蚀了开。

围困在魔刹等人四周的阵法结界一开,那些黑气便迅速地朝着阵外蔓延而去,所经过之处皆是留下一片毫无生机的模样。

“想不到你们魔云宗的所有人居然是魔族的余孽。”云炎神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目光阴沉地看向魔刹等人,沉声咬牙道:“魔刹,别以为你们便能高枕无忧,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你们魔云宗将成为整个大陆势力的首要铲除的目标!”

闻言,魔刹不屑的大声一笑,森然道:“那也要你们能活着走出这片迷你之森才行,若是你们都死在了这里,又会有谁能知道这个秘密呢?!”

云炎闻言一噎,魔刹等人竟然选择了暴露他们隐藏起来的身份,自然是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再将他们的秘密给说出去。

不过想要将自己一行人全部留在这里,魔刹他们未免也太小瞧了自己等人……

‘轰轰——’

大片的白色火焰突然升腾而起,将四周彻底照的一片惨白之色,特别是在那火焰覆盖的地方,所有树木皆是转瞬间被化为灰烬。

云炎目光森然地看向魔刹等人,冷冷一笑,对着身边云轩跟云逸二人道:“将你们的实力都拿出来让他们好好瞧瞧,免得这些魔族的家伙们都是小瞧了咱们。”

闻言,云轩跟云逸二人点了点头,只见他们原本冷凝的双眼中,突然有青光闪烁,随即二人周身顿时掀起狂风。

肆虐的风暴中,二人如同一座高山般,纹风不动。只不过在他们二人身边的那些肆虐的狂风,却是将四周搅得一片狼藉,连他们脚下的大地,都是被强劲的风刃给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瞧得云炎三人突然发威,魔刹等人神色也是一沉,不见他们有任何动作,那诡异的黑气却是突然朝着四周加快速度的蔓延开去。

一双双黑沉阴冷的双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幽光,魔刹手中结印,嘴唇却是在快速翻动,似在低声念叨着什么咒语般。

‘沙沙沙——’

林中响起一阵急促的沙沙声,随着魔刹越来越快的语速,那沙沙声也是越来越急促。

“魔魇——摄魂!”

如同魔魅低语般,当魔刹话音一落,云炎等人的眼前瞬间一黑。

无边无尽的黑暗将他们层层笼罩,看不见身边的同伴,也看不见自己,有的只是黑暗和耳边传来一阵阵巧笑燕语的嬉笑声。

那些笑声如同有什么魔力般,即便是云炎这般实力的人,一旦稍稍一分心,便差点失去意识。

不过这云炎也不愧为流云宗的内宗长老之一,心性也不是一般的狠。他为了不被这些嬉笑声而扰乱了心神,居然自己抬手一掌便是拍在了自己的身上,痛觉顿时让得快要丧失的神智立刻恢复了清明。

狠狠一咬牙,云炎心知不能再拖下去,否则这如魔音般的笑声,会将自己一行人给彻底毁在这里。

“流云排风掌——!”

‘轰——’

随着云炎一声大喝,只见他瞬间朝着四周便是横扫一掌,虽然并没有破出这个黑暗般的空间,这一掌却还是将四周的空间给带出了一丝震动。

也就在这时,云轩跟云逸二人也立刻察觉到这一丝细微的空间震动,二人虽然瞧不见对方,但是却极为有默契般的同时双手结印。

黑暗中,青光爆发,然后便见到二人的周边顿时掀起一股狂风。

“扶摇之风——化刃!”

‘砰砰砰砰——’

无数风刃朝着上空齐齐飚射而去,与此同时,二人目光一凝,冷哼道:“不过是一些魑魅魍魉之技,也想困住我们?”

“给我破开!”

‘轰——’

整个黑暗的空间似乎狠狠一颤,虽然砰然破碎。云炎等人的目光也再次一亮,四周再次恢复成了原来密林的模样。

而反观魔刹四长老等人,在云轩跟云逸二人合力破开这个黑暗空间后,他们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变得惨白,显然在刚刚空间破开的同时,也受到了重创。

云炎一出来,目光便狠狠盯住了魔刹等人,然后身形一动,便带着一身杀气朝着他们快速掠了过去,竟是准备下杀手了。

“失去了魔神的魔族,也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不屑地冷哼一声,云炎在几个呼吸间便出现在了魔刹等人的近前,抬手成爪,带着一股强悍的力道,便是要一掌击在魔刹的头顶,“魔族也不过蛇浪得虚名而已,若是知道你们如此废材,只怕是魔神将央死了也会被你们气活过来吧……”

“四长老……”

“长老小心!”

当瞧得云炎那充满杀气的一掌,魔刹身后的众人顿时神色大变,但是想要救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魔刹的心性也确实够狠,在瞧见自己躲不过这致命的一掌后,竟是神色一狠,顿时快速催动体内的魔珠,竟然是想拼得自爆一死,也要将云炎给拉来做垫背。

“你说…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手快?”

而就在危机时刻,云炎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慵懒至极的声音。

云炎瞳孔一缩,怎么可能?是谁居然能无声无息地靠近自己,且还来到了自己的背后?

“二长老小心!”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云轩跟云逸等人也是惊骇地瞧见这突然凭空出现在云炎身后的人,顿时惊呼出声。

云炎身体微微僵硬,他能感觉到那轻轻点在自己后心上的手指指尖上所蕴含了那么多的力道,他也毫不怀疑若是他此时出手击杀魔刹,那身后之人或许会更快要了自己的命。

一时之间,双方似乎顿时僵持了起来。

云炎对着魔刹头顶的手掌并没有收回,掌心中依然有一股强悍的力量在翻滚,只不过如今却是被他很好的控制住了。

压下心中的震惊,云炎沉声问道:“虽然不知道阁下是谁,不过你我二人这样僵持住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同时放手如何?”

“呵呵…流云宗的内宗长老果然是能屈能伸。”身后之人突然轻笑一声,随后慢悠悠地道:“不过这个办法甚好,就依这位长老所言吧。”

‘唰——’

衣诀翻飞声,在二人同时收手的瞬间,云炎脚下一闪,瞬间后退了数丈远后,才目光死死地看向那突然出现的人。

当瞧见那身后之人居然是一位俊美的红衣男子时,云炎眉心一皱,心下却是极为疑惑。

这人是谁?

难道也是魔云宗的人?

其实别说是云炎,就连被救了的魔刹等人也是一脸疑惑地瞧着来人。

“阁下是?”

瞧得所有人的疑惑,轩辕天音却是微微一笑,目光莫名地看向云炎等人,漫不经心地道:“你流云宗追杀了我这么久,如今倒是问起我是谁来了,真是有意思。”随着轩辕天音话音一落,然后她整个人便在他们的目光中渐渐身形一变,露出了本来的样貌。

“现在可认出来了?”轩辕天音对着云炎露齿一笑。

“元天音!”

瞧得轩辕天音此时的模样,云炎的神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一张脸,他如何会认不出,早在一个月前,她的画像便传遍了整个流云宗。

而相比起云炎他们阴沉的神色,魔刹的一张老脸却是激动了起来,目光殷切地瞧着轩辕天音,嘴唇抖了抖,似想要开口叫一声帝后,然而却终是忍了下来。

魔云宗的一行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那一双双火热的打量目光,即便轩辕天音此时背对着他们,也是能够感受到。

“元天音,老夫还以为你会躲一辈子呢。”

“躲?”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目光微带诧异地看着云炎,如同在看神经病似的,“这位云炎二长老是吧?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在躲你们了?如此感觉良好是病,得治!”

云炎闻言一怒,随即嗤笑了一声,目光不屑地瞧着轩辕天音,道:“难道不是?为了躲避我流云宗的追杀,你倒是会变装,若不是你自己露出原貌,只怕还真没人会怀疑到你。”

“哦呀,我说这位云炎二长老,这你可就真说错了。”轩辕天音朝着云炎伸出右手食指,然后左右摇了摇,模样诚恳地道:“第一,不是我在躲避你们的追杀,而是我在屠杀你们流云宗的人。第二,我改装的原因是因为我要进入冰雪城,为了避免麻烦……”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目光莫名地看着云炎一笑,继续道:“至于我进入冰雪城的目的,我可以告诉你是因为要准备动手将你们流云宗彻底在大陆上除名吗?”

‘噗呲——’

轩辕天音这般模样对着云炎头头是道,而且说得话中句句是在洗刷云炎,顿时让得身后魔云宗的众人喷笑出了声。

而云炎在听到轩辕天音居然进入了冰雪城后心中顿时一惊,却又在听到她说要将流云宗在大陆上除名后,却是脸上划过一抹讽刺的笑意,嘲讽笑道:“黄毛丫头简直是在痴人说梦,想要将我流云宗在大陆上除名,就凭你?”

而轩辕天音也跟着笑了,只不过那小脸上的笑意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对,就凭我!”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的身影在原地凭空一闪,然后转瞬间出现在云炎的近前,抬手便是一拳轰了过去。

‘嘶——’

当瞧得轩辕天音这恐怖的速度后,魔刹等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惊叹道:“好快的速度!”随即目光古怪地看着她,心中暗道:这么快的速度跟这么强的爆发力,她真的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吗?

一拳带着强劲的罡风,狠狠朝着云炎的面门挥了过去,“刚刚听你说魔神将央怎么了?死了会被气活?”

‘轰——’

一声闷响,云炎同时挥手挡住轩辕天音的一拳,然而二人却是各自倒退了数步。

轩辕天音瞧得自己的一拳被挡了下来,也不在意。挑了挑眉,再次身形一闪朝着云炎掠了过去,“谁他妈告诉你魔神将央死了?你死了他都不会死!”

“八荒破天决——破天掌!”

“哼!”瞧见轩辕天音再次欺身而来,云炎目光一沉,也是迅速出手,“流云排风掌——!”

‘嘭——’

掌风跟掌风的对碰,拼的不仅是实力,更是其心中的战意。而八荒破天决正是需要心中有绝对的战意凝聚才能使出来的功法武技,是以轩辕天音即便差了云炎两个级段,也是能跟他拼得不相上下。

倒是云炎心中一直有些小瞧轩辕天音,却在这次碰撞中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剧烈的碰撞声后,带起一股烟尘。

云炎此时的模样有些狼狈,右臂上的衣袖皆是被狂暴的能量给炸碎。而反观轩辕天音,却是跟没事人儿一样,脸上依旧带着那令人牙痒的似笑非笑神色。

“二长老!”

见状,云轩跟云逸二人脸色也是一变,随即二人同时看向轩辕天音,手中便是快速结印。

在二人结印时,一股狂风顿时四起,四条数百丈高的巨大龙卷风呈四方形般朝着轩辕天音席卷而去,所过之处皆是寸草不生,巨大的参天古树齐齐被连根拔起,卷上了半空。

轩辕天音眸光一眯,看着快速习惯而来的龙卷风,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幅度,然后对着云炎突然一笑,道:“哦,对了…还有一点你也说错了,就是我不叫元天音。”话音一落,随后在云炎疑惑的目光中,转眸看向云轩跟云逸二人,此时二人正双手持印,控制着这狂暴的龙卷风。

“扶风一族的风系术法果然不错,不过…术法可不是这样用的。”狂风呼啸间,轩辕天音竟然还一脸淡定的模样跟云炎等人聊天,这一做派,看得身后的魔刹等人却是嘴角抽搐。

好淡定的心情,这气度果然当得他们魔族的帝后。

“我来教教你们怎么用风系术法,免费不收钱!”只见轩辕天音朝云轩、云逸二人勾唇一笑,抬手便是向着那龙卷风中丢出数张明黄色的符纸,然而就是这样几张轻飘飘的符纸,居然轻松的穿过了狂暴的龙卷风,却没有这强烈的狂风给吹走。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大风四起!”

‘轰——’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原本席卷而来的龙卷风中心突然猛地一顿,紧接着整个天地间陡然掀起一股更为恐怖的狂风,那四根越数百丈高的龙卷风顿时被吹得一颤,随即在半空中砰然破碎。

连带着被龙卷风给卷上半空的树木巨石皆是如雨点落下般,狠狠朝着下方砸了下来。

而此时的云轩跟云逸二人却如同被人给点了穴道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惊骇地看着轩辕天音。

天道无极……

居然是天道无极!

他们二人来自众神之巅,更是上古遗民,又如何不知道天道无极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云轩瞳孔猛地一缩,看着轩辕天音惊声道:“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

什么?

云炎神色一变,也是脸色惊骇地瞧着轩辕天音。

驱魔龙族?

居然是那个驱魔龙族!

“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奖!”轩辕天音对着他们微微一笑,随即目光一厉,右手捏决,朝着上空一指,再次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阴阳逆转,大日金刚罩,启!”

‘嗡嗡嗡嗡——’

大片金光爆闪而出,如同一个牢笼般,将他们所有人连带这一片密林给彻底封锁了进去。

“关门才好打狗啊……”轩辕天音收回右手,随即朝着脸色骤变的云炎等人笑眯眯地问道:“你们说是也不是?”

寒玉山上的流云宗内,一道黑影急速从宗内神位殿里掠出,朝着寒玉峰上的议事大殿而去。

‘嘭——’

殿门被人慌乱的转开,这一声巨响,让得殿内的云帆等人目光一沉,神色不悦地看向冒冒失失闯进来的弟子。

“这般慌张做什么?成何体统……”

然而云帆的话音还未落下,只见那慌张闯入殿内的弟子猛地对着玉阶之上的四人跪了下去,惊慌道:“回…回大长老,弟子是神位殿今日执勤的人,刚刚…刚刚我在打扫神牌台的时候…发现…发现二长老…跟云轩和云逸师兄三人的神牌突然…突然碎了!”似乎是因为太过惊骇,这名弟子是连话都说得不稳了。

“什么!?”

玉阶之上,云帆等内宗四位长老同时猛地起身,目光凌厉的看向殿下的弟子,厉声道:“你说什么?谁的神牌碎了?”

被云帆四人失控的威压给压得闷哼一声后,那名弟子才继续哆哆嗦嗦地道:“是…二长老跟云轩和云逸两位师兄的神牌……”

流云中的核心人物介绍有着本命神牌留在宗内的神位殿里,神牌就如同是一块警示牌般,在外的核心弟子跟长老若是遇到危险,神牌都会发出红光示警,然而神牌破碎,便只能说明,那神牌的所属人已经命绝。

云帆一张淡漠的脸庞上也是带上了明显的怒气,目光森然地看着下方的弟子,沉声问道:“为何神牌没有示警?”一般神牌若是示警,别说是神位殿中的人,哪怕整个流云宗的人都是能见到那耀眼的红芒。

而这一次,却是无声无息,实在太过诡异。

“弟子…弟子也不知道!”瞧得大长老动怒,那名弟子顿时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害怕地小声儿道:“那神牌碎得太过突然,三尊神牌几乎是同时碎裂的。”

云帆眼中情绪剧烈翻滚,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下方的弟子一挥手道:“好,我们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

待人走后,云帆目光凝重地看向身边的其他三人,而其他三人的脸上同样是异常的阴沉难看。

“神牌突然碎裂,且还没来得及示警,这只能说明对方仅仅是用了一招,便取了云炎他们三人的性命。”四长老云轻皱眉道。

闻言,五长老云瑶却是神色一变,惊骇地看向他们,“一招杀了二师兄跟云轩和云逸,你们觉得真的会是那元天音做的吗?别说是她,即便是云帆大师兄你也做不到吧……”

“所以…或许在暗中还有着其他人对我们流云宗出手了啊。”云帆半眯着双眼,沉声道。

一时之间,整个大殿中皆是沉默了下来。

云帆看了一眼身边的其他三人,语气微微凝重,“如今暗中的敌人并不明确,宗主也还没有出关,这段时日你们各自对宗内的防御严加把控,一定不能让宗内其他弟子也乱了阵脚。”

“是…”

“我现在立刻向上面汇报云轩跟云逸的事情,只怕这次扶风一族也会乱了。”

不知道为何,云帆心中却是隐隐觉得,流云宗这么多年来的安逸似乎要被打破了,大乱将起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