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九十一章:千里截杀

夜色降临,天际上布满点点星辰,一轮圆月如银盘高高悬挂,让得丛山峻岭间多了一丝朦胧的月白之光。

这里是位于北域跟东域噬魂之海的交接处,翻过这片山林,就是噬魂之海的北海域,所以即便隔着一片山林,只要夜风一吹,依然能闻到一丝淡淡的大海气息。

山林中,有火光簇簇,一队人马在林间空地扎营。如今正是夜深,除去营地外的几个守夜的人,其他人已经都进了帐篷休息了。

整个林间,除了偶尔传来的妖兽嘶吼声,再无其他的动静。

‘咻咻咻——’

安静的营地中,被突来的利刃划破声给打乱原有的平静。

“敌袭——!”

“什么人?”

一时之间,整个营地顿时喧闹起来。

火光将四周照亮,天空之中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火箭朝着营地的各个角落射下,顿时将四周给化为一片火海。

慌乱的人群中,两名白衣老者满脸阴沉地看向四周,抬手挥开疾射而来的火箭,沉声道:“什么人在此袭击我等,你们可知道我们是谁?”

“哈哈哈哈……”

就在白衣老者的话音落下后,四面八方顿时传来大笑之声,“不就是流云宗的人吗?我们找得便是你流云宗。”

“老夫云巍,流云宗外门执事大长老,不知道阁下这是何意?”云巍老眼凌厉地扫过四周声音的传来方向,似乎是在辨认这暗中说话人的正确位置。

而那人似乎也不在意被人给发觉自己的所在,继续大笑着道:“云巍长老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在下不过是想将各位留在这片山林中而已……”

老眼一寒,云巍冷哼一声,“好大的口气。”话音一落,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射北边林中的某处。

‘嘭——’

一声巨响,狂暴的能量顿时将四周几棵巨大的参天大树给给齐齐从中震断。

大树的轰然倒塌声中,一道黑影瞬间自林荫中掠出。

“魔云宗刑法堂四长老?!”

当瞧见在暗中对自己一行人动手的人后,云巍顿时神色一变,惊呼道。

‘唰唰唰唰唰——’

就在云巍心中震惊时,四周更是传来数十道的急促破风声,几个呼吸间,附近便多了很多魔云宗的人。

“你们魔云宗这是什么意思?”瞧得这些魔云宗的人,云巍眼神一变,目光死死盯住对面的黑衣老者,咬牙沉声道:“魔刹四长老,你们如今这般做法,可是想要跟我流云宗开战不成?”

黑衣老者也就是魔云宗刑法堂的四长老魔刹笑了笑,对于云巍的愤怒质问,倒是脾气很好般地悠悠道:“没办法,老夫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受人所托?

云巍眉心一皱,他倒是不知道魔云宗还会替别人办事的。

“是谁?”云巍目光一闪,询问道:“是谁让你们来对付我流云宗的?”

“你们在追杀谁,便是谁叫我们来的。”魔刹长老简直就是有问必答。

“元天音!”云巍瞳孔急速一缩,神色间带了一抹不可置信。“你们魔云宗疯了,为了一个小丫头,居然连我们两宗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平衡也要打破不成?”目光死死盯住魔刹等人,厉声道:“你们可要知道,我流云宗一旦真要动手,可不是你们魔云宗能招惹得起的。”

云巍虽然声色俱厉,不过却也说的是实话,就凭流云宗的那位凌霄上神跟在众神之巅上的势力,这九霄大陆上的任何一方势力都是不敢跟他们彻底撕破脸皮的。

然而,魔刹长老却是莫名冷笑出声,不仅是他,连同四周其他的魔云宗人也都是笑出了声,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很可笑的笑话般。

“云巍,你们在九霄大陆安逸得太久了,倒是渐渐变成了狂妄自大,又目中无人的家伙了。一群井底之蛙,这片世界大着呢,你还真以为凭你们那什么凌霄上神就能让你们流云宗的人安枕无忧了不成!”

魔刹长老嘲讽般地看着云巍,脸上的不屑神色,让得云巍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即便这片世界很大,但是你们魔云宗却还不在让我们流云宗忌惮的势力当中。”云巍目光一寒,“你以为仅凭你们这点人,就能将我们给留下来吗?那你未免也太小瞧了我们。”

“流云宗弟子听令,既然魔云宗要跟我们开战,那我们便奉陪到底!”云巍气息一沉,大声喝道:“给我杀!”

‘轰轰轰轰——’

随着云巍的一声令下,流云宗的所有人皆是气息瞬间暴涨,狂暴的能量顿时在山林中冲天而起,惊起了林中一片飞鸟。

看着周身气息翻滚的云巍,魔刹长老老眼微微一眯,冷笑道:“若是我魔云宗只是大陆上的一个宗派势力,可能还真的奈何不了你们流云宗,可惜的是…你们流云宗有凌霄最为后盾,我们魔云宗同样也有,且绝对是你们那所谓的凌霄上神所不能比拟的。”

‘轰——’

话落间,在云巍惊疑的目光中,魔刹长老一行人顿时也是释放出自己体内的气息。然而随着他们的气息暴涨,魔云宗众人的脚底之下,陡然升起一股浓郁的黑气。

那黑气带着阴冷的气息,如同有生命般,缓缓触动着在林中蔓延开来。

当瞧得这诡异的黑气之后,云巍登时脸色大变,看着魔刹长老等人,惊骇地道:“魔族!”

“你们是魔族的人!”

怎么可能?

魔刹他们是魔族,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整个魔云宗其实就是魔族的在九霄大陆上隐藏的势力!?

这消息,简直比魔云宗的人来截杀他们,更让云巍觉得心惊……

“为什么?”云巍不可置信地看着魔刹,“竟然你们是魔族,为什么要帮着元天音那臭丫头来截杀我们?你们魔族不是一向不管大陆上的事情吗?莫非……”老眼中满是惊骇,“莫非那臭丫头也是魔族的人?”

“她?”

此时的魔刹等人的模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魔气徐绕间,那一双满是黑色的双眸,有阴冷之光在闪动。

魔刹闻言挑了挑眉,看着神色惊骇的云巍慢悠悠地道:“她虽然不是我们魔族,不过她的身份在我们魔族可是非同小可啊,你们流云宗惹上了她,也算你们自己倒霉而已,毕竟为了她,别说是我们,只怕是整个魔族都会倾巢出动也说不定……”

魔族帝尊心尖尖上的女人,岂能被你们这群家伙说追杀便能追杀的……

察觉到魔刹一行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森冷杀意,云巍顿时一个激灵,居然什么都不管了般,身形突然暴退,边退边对着后方的流云宗众人大声道:“所有人分散逃,将魔云宗是魔族的消息带回宗内,让宗主大人……”

‘嘭——’

话未说话,便瞧见云巍那暴退的身形顿时在半空诡异的一顿,然后大片的魔气缠绕了上去,众人只听见了一声巨响,便瞧见那半空中云巍直接被炸成了一片血雾,零碎的尸体顿时散落在四周。

“长老……”

“云巍长老被杀了?!”

“快,分散逃!”

随着云巍莫名被杀,流云宗的其他人顿时变得惊恐起来,想都没想便做鸟兽尽散状般,朝着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然而……

魔刹长老目光微眯,看着四处逃散的流云宗弟子,冷冷一笑,低声道:“老夫都将魔云宗的老底给暴露了,又岂能有让你们这些小虾米给逃了的道理。”

‘轰轰轰轰——’

就在魔刹长老低声喃喃间,只见四面八方顿时卷起一片黑色的诡异魔气,如同一张大网般,将所有四处逃奔的弟子皆是给全部笼罩包围。

“啊——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救命啊,我不想死啊……”

“不要…滚开,快给我滚开!”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自四处响起,然而不管他们如何叫喊,那诡异的魔气却是无孔不入般,只要一沾染上他们的身体,便立刻钻入了他们体内。

‘嘭嘭嘭嘭嘭——’

爆体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山林间如同盛开了大片血色妖花般,浓郁的血腥之气将整个山林的上空所弥漫。

待得爆体声渐渐停息之后,满地一片狼藉,若是有人此时路过这里,只怕也会被这骇人的一幕给吓得屁滚尿流。

简直是太残暴了……

……

……

‘嘭——’

一张上好的白玉石桌应声而裂。

“混账东西,派出去的几位长老跟那么多的弟子都死了?”沉怒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响起,这声音中所蕴含的滔天怒火,让人心中皆是忍不住的发寒。

大殿中,前来禀报的弟子将自己的脑袋死死的垂下,丝毫不敢抬眸去看一眼上方玉阶之上的五人。

“那元天音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自我流云宗开宗以来,她是第一个敢杀我流云宗长老跟弟子的人,即便是当年跟我们敌对的天阴宗都是没有敢这些如此屠杀我宗的人。”

“老二,这次的事情的我总觉得有些怪异。”

“有什么怪异的。”怒哼一声,“那么残暴的手法,除了元天音还能有谁?更如何如今九霄大陆中,还有谁敢这么残杀我们流云宗的人。”

大殿中,层层玉阶之上,在第八层玉阶之上分别摆放着五张白玉石椅,此时五张白玉石椅上,正分别坐着五名白衣老者。

这五人,正是流云宗的五位内宗长老。

大长老云帆、二长老云炎、三长老云淡、四长老云轻、和五长老云瑶。除了多年闭关不出的宗主云苍外,他们五人可以说是流云宗的掌事人了。

二长老云炎,人如其名,脾气异常的火爆。此时整个升云殿中,全是他的愤怒声。

“不如这次便由我带着一队弟子前去追击那元天音吧。”

五长老云瑶皱眉看着身边其他四位长老,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杀气。

“不妥。”闻言,大长老云帆摇摇头,看着五长老云瑶道:“那元天音的实力同样是在上仙境前期,且一身实力极为古怪,你如今跟她在同一阶别,并不是她的对手。”

“难道就这么放任她不管了?”

“我去。”就在云瑶话音一落,脾气火爆的二长老云炎突然站了起来,看向其他四人,沉声道:“我亲自带着云逸跟云轩他们一起去追击那臭丫头,我就不相信她还能从我的手中翻出什么浪来。”

看着满脸杀气的二长老云炎,其他四人对视一眼之后,云帆点点头,道:“也好,云逸跟云轩二人也是以灵修术,再加上你的实力,或许能将她击杀。”

“老二,你此去还是小心些为好,万不可大意,在宗内再清点百名弟子一起带走。”

“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那臭丫头跑了。”云炎点点头,只见殿内的空间微微一颤,云炎整个人便原地消失。

在云炎走后,四人目光看向他们身后第九层玉阶上的黄金椅,突然道:“也不知道宗主何时能出关,这一次的闭关时间似乎长了点啊……”

“三日前我似乎感应到寒玉洞中有细微的波动传出,想来应该快了吧。”

云帆收回目光,淡淡起身,“既然云炎亲自去追击元天音了,想来也不用多久就会传回消息,这顿时日宗内的一切照常,务必要在宗主出关时,将宗内的人心给稳住,万不可再如前段时日那般慌乱了。”

“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