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八章:人生自古谁无死!

黑漆漆的天幕上没有一颗星辰,一轮弯月也渐渐隐入云层之中,再也不见一丝清冷的月光。

十年一度的灯会早已结束,各个街道小巷中仍然还留下许多色彩斑斓的灯笼,将黑夜照的灯火通明,偶尔还有一两人自快要打烊的酒楼中醉醺醺的走出,一边大声说着醉话,一边朝着自己家的方向晃去。

‘轰——’

一声巨响在宁静的天罗城中上空响起,这突然来的强大威压,让得城中不少人自睡梦中惊醒。

“罗家的人听着,十息之内,交出那叫明月的小子,否则今日就是你们灭族之时。”

蕴含着威压的沉怒声继刚刚那声巨响之后,再次在天罗城中缓缓传开,同时也让得城中的人皆是惊骇地跑出房门,目光骇然地看向城中第一世家的方向。

在那里,数十道黑色身影在罗家府邸的上空虚空而立,在那些身形的四周,都是有着森然杀气在缓缓流动。

‘哗——’

城中哗然声四起,瞬间打破了天罗城的宁静。

“是阮家的人,他们要跟罗家打起来了吗?”

“看这模样应该是要打起来了,也不知道这阮家受了什么刺激,不是都已经相安无事这么多年了吗……”

“嘁,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据说今日在万宝商会的拍卖大会中,罗家跟阮家就杠上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才没多久,阮家居然就带着人打上门去了。”

“咦?你们看…阮家的人当中似乎还有着流云宗的弟子跟长老。”

“嘶…这可就好玩了,这阮家跟流云宗联手了,只怕今日罗家可是真的要倒霉了啊……”

议论声在城中四处响起,然而被强敌包围的罗家府邸却是异常的安静。

“明月小子,阮家跟流云宗联手了,如今是拿你做借口,这本来就是我罗家的事情,不如你趁乱离开吧。”罗老爷子一张老脸上神色凝重,看着一旁静静喝茶的轩辕天音认真地道。

隔着朦胧热气,一股茶香溢出。轩辕天音抬眸看向罗老爷子,笑了笑,“既然他们拿我做借口,我又怎么能走呢?”将手中茶盏在手边小桌上一放,道:“而且在拍卖会上可是我在跟阮家和流云宗的作对,他们要找我也是应当的。”

“话虽这样说,可是……”罗老爷子皱眉看着轩辕天音,“若不是因为我们罗家,你也不会被卷进来……”

“老爷子…”将他的话打断,轩辕天音摇头一笑,道:“先说明啊,我可不是因为你们罗家的原因,而是……”目光看向外面,眸色幽深,“而是我本来就是要找流云宗的麻烦……”

本来就是要找流云宗的麻烦?

罗家几人微微一愣,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似乎不明白他跟流云宗有什么过节。

轻轻一拂衣袖,轩辕天音缓缓起身,“既然客人都来了,咱们怎么好不出现去招待呢。”转眸看向罗家老爷子,笑道:“既然是找我的,那就我去招待吧,还要麻烦老爷子让人去备上一些好茶,哪有客人上门不备茶的道理,这可不是什么待客之道啊…”

这……?

罗家几人面面相觑,目光犹豫地看向已经朝着外面走去的红衣绝色公子。

罗老爷子目光微微一闪,对着身边的管家沉声吩咐道:“去给公子备茶。”

“是,老家主。”管家低应了一声,立刻带着两人去备茶了。

待管家走后,罗老爷子也是抬手拂了拂衣袖,抬步朝着外面走去,“走吧,哪有让贵客替我们出面去接待人的道理。”

罗家府邸上空,阮鼎天目光森然地看着下方,当那一袭红色身影走出后,双眼顿时眯了眯。

“怎么?你终于舍得出来了?看来罗家也算识趣,知道将你交出来,免得我们动手。”

轩辕天音缓步走出房门,抬头看向上空,目光一一扫过阮家跟流云宗的人,神色淡淡,“我若不想出来,谁也没法勉强我,可如今我自己走了出来,或许你们也一样拿我没办法。”

“死到临头还嘴硬,你小子也算有些魄力,不过也仅此而已。”瞧得轩辕天音那副淡然的模样,阮鼎天便恨得咬牙。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小子这幅讨厌的面孔,明明一副淡然的模样,却又极度的嚣张。

闻言,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然后在阮家等人的目光中,却是转头看向了院落里的某处,突然道:“这位阁下既然来了,不如也现身吧。”

阮鼎天跟云离两位流云宗的长老顿时一惊,目光疑惑地跟着看了过去。

还有人?

果然……

就在轩辕天音话落后,那院落里的黑暗处突然传出一阵细微的空间波动,然后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自空间漩涡中踏了出来。

当瞧见这人的打扮后,别说轩辕天音,就连阮家跟流云宗的人都是诧异地目光闪了闪。

是他!

之前在拍卖会上想要七宝回魂丹竞拍噬魂丹的那个神秘斗篷人!

“怎么是他?”罗家几人在跟着出来后,便是瞧得那斗篷人自空间漩涡中走了出来。

“他来干什么?”罗修儒雅的脸庞微微一变,随即想到这人有可能也是为了噬魂丹而来的,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

轩辕天音挑眉看向那神秘的斗篷人,目光微动,“阁下来此又是作何?可是跟上面那些家伙一个目的?”

“噬魂丹!”那人似乎动了动,低沉的声音自宽大的斗篷下缓缓传出。

果然是为了噬魂丹而来!

罗家众人神色凝重起来,今晚本来就有阮家跟流云宗联手来犯,若是再加上这个神秘的斗篷人……

难道真的是天要灭他们罗家吗?

而半空中的阮鼎天在听到那斗篷人的话后,却是哈哈一笑,道:“这位阁下,若你也是为了噬魂丹,不如我们联手如何?等拿到噬魂丹,我们可以对半而分。”

结果哪知阮鼎天的话音一落,那斗篷人却是冷笑了一声,不屑地道:“联手?你还不配!”

“你……”听得这人如此扫他的颜面,阮鼎天顿时一怒,但是又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不宜在节外生枝,又生生将怒气给压了下去。

目光森冷地看着那斗篷人,冷笑一声,道:“既然阁下不领情,算本家主滥好心了。”嘴说如此说着,然而心中却是在想等将罗家解决后,也一并将这人给一起杀了。

就在二人说话间,罗府的管家已经带着人搬了一张小几过来,煮茶用的东西一应俱全。

轩辕天音目光扫过那张檀木小几,笑道:“管家准备的还真齐全,就有劳你为客人煮一壶茶,或许待会还能喝上一杯…”说着,便抬步走到了院中,看向那斗篷人,道:“你是跟他们一起,还是排队?”

那斗篷人似乎没有料到轩辕天音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整个人微微一愣,随即却退了一步。

瞧得他的动作后,轩辕天音点点头,“那阁下就稍等片刻吧。”

‘唰——’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脚尖一点,闪身上了屋顶,然后一撩衣摆,直接坐在了屋顶之上。

“既然各位是来找我的,不如先听一曲如何?”将手中抱着的迷你版茶杯狐往身边一放,轩辕天音自顾自地说道,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阮家和流云宗的众人一个。

看着她如此诡异的做派,阮鼎天跟云离两位长老眉心微微一皱,显然有些看不明白这小子要做什么。

而轩辕天音也不管他们看不看得明白,右手在身前轻轻一拂,只见一架七弦琴凭空出现。当这架七弦琴一出,众人顿时瞧得那琴身上七彩宝光淡淡流转,一股宏大而深沉的气息遥遥传开。

好厉害的琴!

单是看这琴身上的气息波动,便能知道这琴肯定是异宝。

轩辕天音抱琴盘膝而坐,也不看四周的众人,垂眸看着怀中的琴,轻笑道:“降魔,好久没让你出来放风了,可是被闷坏了?”抬手轻抚上琴弦,低声道:“唔…今日就让你好好放松一下。”

说着,白皙修长的十指微微一动,轻轻拨动了琴弦。

‘铮——’

空灵的琴声顿时划破天际,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朝着四周猛然荡开。随着这声琴音,连带着四周的空间都是狠狠一颤,无形的气浪朝着半空中的阮家跟流云宗众人席卷而去。

阮鼎天跟云离脸色猛地一变。

“不好!快防御!”

然而在轩辕天音拨动琴弦时,他们便已经晚了。

无相永生曲再露峥嵘!

只见原本虚空而立的数十道身影,在轩辕天音继续弹奏间,人人脸上都变得呆滞起来,随后脸色微微一扭曲,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自空中摔了下来。

罗家众人目光呆滞地看着一幕,瞧瞧地吞了一口口水。

好恐怖的琴,好厉害的音攻!

连那站在院落一角的斗篷人都是浑身一紧。

“不能让他继续弹下去了,那小子一身的实力太过诡异了。”云离脸色微白,额头上布满了薄汗,显然是在运功抵抗那琴音的攻击。

云耀同样脸色微白,咬牙点点头,对着身边同样在运功抵抗的阮鼎天,沉声道:“我们一起上,去破了他的音攻。”

“好!”

阮鼎天狠狠将体内的神力一提,二人顿时身形一闪,直取房顶上弹琴的轩辕天音。

“明月公子小心!”

瞧得阮鼎天跟云耀二人的动作,又见轩辕天音只低头弹琴,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掠而来的二人,罗家众人顿时惊声提醒道。

‘嘭——’

而罗家众人的惊呼声还没有落下,便见轩辕天音身边突然爆发出一束白光,然后便惊讶的瞧见阮鼎天跟云耀二人如被一股大力给击中,倒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

罗鹏跟罗修兄弟二人疑惑地看着房顶,是谁出的手将阮鼎天跟云耀二人给震退了?

那位雪衣公子可还跟他们站在这里的呢……

“是谁?”

阮鼎天跟云耀急急稳住身形,双眼惊怒地看向屋顶之上,刚刚是谁出手阻拦了他们?

“我。”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众人便见那白光中走出一只白绒绒的小狐狸。

‘嘶——’

罗鹏倒抽一口凉气,嘿了一声,道:“我怎么这尊大神给忘记了。”看着那白色的小狐狸,罗鹏顿时想起了当初在雪原之上,那狐狸可是能化作人形的,还是上仙大圆满境的强者呢。

“是…那个经常被明月公子给抱在怀里的小狐狸?”罗修整个人一呆。

罗家不知情的人被这一幕给惊住了,而阮鼎天跟云耀、云离三人同样被震惊到了。

三人目光骇然地盯着轩辕天音身边的那只白色的小狐狸,心中微微一紧,他们如今自然也发现了那狐狸身上的上仙境大圆满的气息。

夙离微微抖了抖耳朵,一双金色的眸子扫过空中的三人,懒洋洋地道:“她好不容易弹一次琴,可不能就这样被你们给打断了,我还没听够呢。”

阮鼎天三人神色一沉,没听够?

只怕等你听够了,他们今日带来的那些人都要报废了。

“别急…”就这时,原本一直低头弹琴的轩辕天音却是突然抬头看向阮鼎天三人,似笑非笑地道:“也快了……”

‘砰砰砰砰——’

而随着轩辕天音的那句‘也快了’三字一落,那些摔在地上的阮家人跟流云弟子的身体顿时发出一声声巨响,然后在阮鼎天三人惊怒的目光炸成了一朵朵血雾。

整个院落中,顿时被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给覆盖,罗家中一些胆子较小的人也被这骇人的一幕给吓得双脚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去。

好狠的手段,居然生生将人给爆体了。

一下折损了这么多人,阮鼎天跟云离、云耀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好好好…你是第二个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杀我流云宗的人。”云离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森然地盯着轩辕天音,眼底有着浓郁杀意在翻滚。“敢杀我流云宗的人,我流云宗必定跟你不死不休!”说着,云离右掌一翻,突然拿出一块类似传讯牌的东西,想来是要将这里的事情向流云宗里禀报。

然而,他还未动,一直坐在屋顶上的轩辕天音却是动了。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阴阳逆转,大日金刚结界,封!”

‘嗡嗡嗡嗡——’

金光爆闪,顿时化作无数金色光线在空中瞬间编织成网,然后将整个罗府给笼罩了进去。

“不早就是不死不休了吗?”轩辕天音轻声一笑,目光幽幽地看着云离三人,莫名地道:“而且,有一点你说错,我不是第二个,而是第一个,一直都是第一个!”

什么?

众人一惊,呆滞的看向轩辕天音,似乎有些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然而云离跟云耀二人却在呆滞一瞬之后,突然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屋顶之上,淡淡负手而立的红衣绝色男子,惊声道:“是你!”

“元天音!”

什么?元天音?

罗家一行人神色一呆,就连一向沉稳淡定的罗老爷子也是目光抽搐地看向那踏空而行的红衣公子。

他…

他既然是她?

元天音这个名字,只怕现在整个九霄大陆的人都不陌生,那凭一人之力,杀了流云宗数位长老,百名弟子的女杀神……。

而就在众人震惊于轩辕天音的身份时,那一直静静站在角落里的斗篷人却是身子突然一颤,没人能看得见的斗篷下,一双惊讶的目光紧紧看向那踏空而立的红衣‘男子’。

‘轰——’

一片烈火自轩辕天音脚底陡然升起,火海翻滚中,一道曼妙妖娆的红色身影踏火而出。

此时,轩辕天音终于解开了下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之术,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真的是你!”

当瞧得恢复了原本模样的轩辕天音,云离跟元耀二人的目光顿时一沉,同时心中也渐渐凝重了起来。

“很不巧,还真的是我。”轩辕天音朝二人双手一摊,笑眯眯地回答道,只是那笑意却怎么也不达眼底。

“你倒是胆子挺大,居然还敢跑来北域。”云离双眼一眯,冷声道:“元天音,不管你逃到哪里,我们流云宗都不会放过你。”

闻言,轩辕天音眉头一挑,神色惊奇地看着他,道:“逃?你确定我是在逃?至于我为什么来北域,这位流云宗长老居然会猜不出来?”

云离一怔,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轩辕天音。

“我来北域可是专门为了你们流云宗而来呢。”轩辕天音笑眯眯地道,“你说我去将你们流云宗在九霄大陆的分宗给彻底连根拔起这个想法如何?”

“你!”云离跟云耀二人闻言脸色一变,目光不可思议地看向轩辕天音,她来北域居然是为了这个?

将流云宗在九霄大陆的分宗给连根拔起?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然而他们想笑,心中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特别是看着轩辕天音目光中的那么凌厉跟认真,二人心中顿时一紧。

她说的是真的,并不是在玩笑……

看着这样的轩辕天音,云离跟云耀二人心中顿时生了一股莫名惧意,目光闪烁中,便是想要逃。

然而他们还没有动作,轩辕天音便是看出了他们的打算般,笑道:“二位长老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我就知道你们会逃,所以这四周被我布下了结界,而你们…打不破我的结界。”

“元天音,你…你想干什么?”

瞧得云离二人紧张的神色,轩辕天音摆摆手,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笑道:“二位长老何必如此紧张呢。”虽说脸上是在笑,然而说出的话,却让人心中发寒,“至于我想做什么,你们不是知道的吗?何必明知故问…”

“放轻松,放轻松…二位长老要知道,人生自古谁无死,贱人先死我后死…啊,不对,是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是死,来来来…你们二位…谁先来?”

罗家众人:“……。”

看着半空中杀人却好像是说得请人吃饭般随意的轩辕天音,罗家众人顿时嘴角一抽。

有这么说话的吗?

就你那些话,吓都要将那流云宗的二位长老给吓死了。

“元天音,你不要太过嚣张,想要我们二人死,你也不会好过。”

似乎知道自己逃不过,云离目光一狠,一句话吼完后,居然整个开始迅速膨胀,周身强烈的罡风大作。

罗家众人嘴角一抽,居然将流云宗的长老给逼得自爆了?!

轩辕天音看着准备自爆的云离,眉头一挑,“在这里自爆可不好,说不得人家老爷子的整个府邸都得被你给夷为平地呢。”说着,右手轻轻一抬,朝着云离指了过去。

“你若是要自爆,还不如我出手帮你一把呢。”

“洪荒破天指——一指破苍穹!”

‘轰——’

一股天地威压陡然降临,大片的金光中,一道巨大的金色指印快速凝聚,然后带着强悍锐不可当的气势,朝着云离直直压了下去。

‘嘭——’

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为之抖了抖。

而本来已经转动神力到一半的云离,被这一指印一压,彻底在空中炸成了一团血雾。

‘喝——’

看着那空中的血雾缓缓落下,罗家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好恐怖的功法武技,难怪她能凭一人之力杀了那么多流云宗的长老跟弟子。

然而罗老爷子却是比他们想得更多更深,一双老眼震惊地瞧着天空中的轩辕天音,这丫头之前用的是术法,如今又用的武技,难道她还是灵武双修不成?

嘶…好恐怖的天赋!

而半空之上,轩辕天音在一指灭杀了云离之后,一双狭长的眸子缓缓转向了另一边的云耀,对着神色惊恐的云耀微微一笑,道:“该你了……”

“不…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云耀神色惊恐,竟是一步步地朝着身后退去,看其模样显然是被轩辕天音那狠戾的手段给吓疯了。

“不杀你?”轩辕天音为难地皱了皱眉,看着云耀神色抱歉地道:“真是可惜,我也不杀你,可是谁叫你是流云宗的人呢,我可是说过要杀尽天下流云狗的呀…”

“不,不要…”云耀大叫一声,转身就想逃,然而四周已经被轩辕天给布下了结界,他又能往哪里逃呢。

神色慌乱的四周一扫,云耀见自己已无路可逃,心中慢慢绝望,然而目光却在不经意间扫到罗家一行人后,双眼一亮,身形直接朝着罗家众人掠去。

他竟然是狗急跳墙,显然擒住罗家人好威胁轩辕天音放过他。

然而……

‘嘭——’

一声巨响,云耀还未到罗家众人跟前,却是突然被人自中途出手给打的倒飞了出去。

‘噗呲——’

一口血喷了出来,云耀目光死死地盯着对自己出手的人,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神秘的斗篷人居然会突然对自己出手,他不是来找元天音的麻烦的吗?

然而不管云耀心中有多么的疑惑,却是再也得不到答案。

轩辕天音挑眉看向下方突然出手的斗篷人,再看了看已经生机断绝的云耀,似乎也是有些诧异这家伙居然会对云耀出手。

不过出手就出手吧,反正云耀死了,也省得她再动手。

收了眼中诧异的神色,轩辕天音再次将目光看向已经彻底呆滞住的阮鼎天,微微一笑,“接下来…该你了!”

“你……”听得轩辕天音的话,阮鼎天顿时被惊醒过来,神色惊骇地看着轩辕天音,她…她还要对自己出手?

阮鼎天脸庞抽了抽,急声道:“这位小友,老夫可不是流云宗的人,跟你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冤家宜解不宜结……”

“没什么深仇大恨?”轩辕天音看着他目光古怪,“既然没什么深仇大恨,那你怎么还带着流云宗的人来找我麻烦呢?”

“这…这是个误会…是误会…”阮鼎天结巴道,看着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目光,也干巴巴地一笑,道:“我那是被猪油蒙了心,想要那噬魂丹,不过小友放心,以后我阮家绝不再打噬魂丹的主意。”

“这样啊……”轩辕天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乎当真在考虑要不要放过阮鼎天般,就在阮鼎天心中一喜的时候,却是话音一转,为难地道:“可是我的身份都已经被你知道了,这可是有点让我为难啊…”

“不为难,不为难。”听得轩辕天音这般说,阮鼎天似乎生怕这女杀神也对他动手般,立刻急声道:“老夫可以发誓,绝不向外人泄露小友的秘密…”

“这样吗?”轩辕天音疑惑道。

“是,老夫可以发誓。”阮鼎天立刻点头道,只是那低垂的双眼中却有怨毒之色划过。

想他阮家家主何等风光,时候什么被人给逼得如此狼狈过,若是让他一旦出了这结界,他定要通知流云宗,让流云宗的宗主派宗内所有强者来追杀这个臭丫头。

轩辕天音看着阮鼎天那低垂着的目光,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幅度,“既然是这样…那不如……”

‘嘭——’

话未说话,轩辕天音整个人原地凭空消失,待她再出现时,便已经到了阮鼎天的身后,然后在罗家众人呆滞的目光,瞬间出手。

抬手成爪,直直抓向了阮鼎天的脖子。

“你……”脖子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捏住,阮鼎天目光惊骇地看着眼前笑眯眯的轩辕天音,心中惊恐,她是怎么过来的?

轩辕天音对着神色惊恐的阮鼎天轻轻一笑,道:“阮家主,可真是不好意思,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死人最能保密,所以…只能请你去死了啊……”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突然响起,只见阮鼎天脸色一灰,然后脑袋无力的垂了下来。

轩辕天音一手捏碎了阮鼎天的喉骨,如捏死了一只蚂蚁般的轻松。随后抬手将阮鼎天的尸体随意往地上一扔,自怀中拿出一块锦帕,漫不经心地擦了擦手。

“是不是接下来就该你了?”将手中锦帕往地上一扔,轩辕天音目光淡淡地看向自出手打死云耀后,便一直静静站在那里的斗篷人。

“我刚刚可帮过你?”斗篷人沉默一瞬后,道。

“所以呢?”轩辕天音挑眉。

默了默,斗篷人继续道:“所以那噬魂丹我不要了,你可以撤掉结界了。”

“撤掉结界?”轩辕天音轻笑一声,“你都知道我的身份了,你觉得我会放你离开?”

“你不会恩将仇报吧?我刚刚才出手帮过你。”

“我有请你帮忙吗?”轩辕天音却并不买账,目光微眯地看向那斗篷人,挑眉笑道:“想要我将结界撤开也不是不可以,将你的斗篷拿下来,我便放你走,如何?”

闻言,只见斗篷人却是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瞧得他的反应,轩辕天音冷笑一声,身形突然如波浪般一荡,然后整个人凭空消失。

‘嘭——’

一声闷响,两道身影同时倒退数步。

显然刚刚二人已经快速地交过一次手了,却是谁也没占到便宜。

“你撤开结界,我不会泄露你的身份。”稳住身形后,斗篷人微微抬头,道。

轩辕天音红唇一勾,“可以,将斗篷拿下来。”

“不可能。”

“是吗?”轩辕天音目光一闪,随即诡异一笑。

看着她这诡异的笑容,斗篷人心中一惊。

“爆!”

轩辕天音却并没有动,而是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然而随着她的‘爆’字一落,那人身上的斗篷顿时发出一声‘刺啦’的撕裂声,化作无数碎片炸开了。

“你以为我刚刚只是想出手攻击你?”轩辕天音笑着看向因为斗篷突然碎裂,而突然背过身的人,道:“我若要在你斗篷上做手脚,你根本就防不了我。”

“主上说得没错,遇见你只有认输的份儿。”只见那人似乎很是苦恼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转过了身过来。

当瞧清那人的面容后,轩辕天音却是诧异地眨了眨眼睛,这人…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似乎是当初在苍梧山脉中,跟在阿祁身边那个叫无涯的紫衣男子。

无涯朝着轩辕天音呲牙一笑,然后在轩辕天音惊讶的目光,单膝跪下,恭敬道:“属下无涯,见过帝后。”

帝后?!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乱叫什么呢,谁是你家帝后了!”

“你啊。”无涯抬头朝着轩辕天音再次一笑,“帝尊亲口下令,见您如见他。”

瞧着无涯这模样,轩辕天音头疼般地抬手揉了揉眉心,“他呢?”

无涯眸光一闪,知道轩辕天音是问的他家帝尊,顿时笑眯眯地道:“帝后是想念帝尊了吗?不过帝尊如今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等帝尊将事情处理完后,就会来寻帝后的。”

“他…有什么事?”轩辕天音皱眉看向无涯,似乎上次在穷奇的墓中,阿祁也说过他还有事情未处理。

“这…”无涯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罗家众人,噤声传音道:“回帝后的话,帝尊沉睡千万年,魔族早已分裂,如今帝尊正在整顿魔族,所以不能立刻回到帝后身边。”

魔族分裂了?

轩辕天音眉心皱得更紧了,目光中划过一抹担忧,同样传音问道:“他没事吧?”

“没事,帝尊怎么可能有事…”无涯摇头,续而又嘀咕道:“不过帝尊身上的伤还未……”话未说完,却是一惊,知道自己说过头了,赶紧将嘴巴再次闭紧。

然而轩辕天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神色一变,“他受伤了?怎么伤的?”

看着轩辕天音紧张的神色,无涯顿时在心中哀嚎一声,完了…他居然说漏嘴了,要是让帝尊知晓,只怕他会被帝尊给丢下伏魔渊吧。

“帝后……”无涯可怜兮兮地瞧着轩辕天音,期期艾艾地道:“帝后,您能当没听见吗?”

“你先说完,我就当没听见。”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道。

无涯嘴角一抽,不过看着轩辕天音那危险的目光,顿时颓废地把头一垂,无奈地道:“帝尊沉睡千万年,神魂分离的太久,伤了本源,再加上帝尊神魂回归之时,在魔渊中受了重伤,所以……”

无涯没有继续再说,但是轩辕天音心中却是已经明白。

魔渊中受了重伤…是当初为了保护自己,而掉落魔渊时受的伤吗?

轩辕天音双手微微一紧,半晌,才低声道:“他…没事吧?”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却依然不忘出来寻找自己,还几次救了她。

那个男人…也太乱来了!

瞧得轩辕天音的神色,无涯赶紧摇头,道:“帝尊无事,只需多养养就好,帝后千万别太担心,否则让帝尊知道了,属下可就得倒霉了。”

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无涯,道:“你先起来吧,我不喜欢有人跪我。”

无涯闻言立刻起身。

“你要噬魂丹做什么?”轩辕天音突然看向无涯,问道:“可是他需要?”

无涯点点头,“是有点需要,不过也可有可无……”

话未说完,就见轩辕天音右手一晃,那装着噬魂丹的黑色锦盒便被她自轩辕心锁中拿了出来,“给你。”

“给…给我?”无涯瞧得塞到自己手中的黑色锦盒,抬眼看着轩辕天音,问道:“帝后不要?您不是为了这噬魂丹争了很久吗?”

“我那是为了气阮家跟流云宗而已,我要这个噬魂丹干什么。”轩辕天音翻了一个白眼。

知道轩辕天音并不需要,无涯点点头,便将黑色锦盒收好,“您杀了流云宗的两位长老,只怕这天罗城也不能再待了,属下这便将噬魂丹送回去,帝后可是需要属下跟着你?”

“你跟着我干什么。”轩辕天音摇摇头,“你好好跟着他便是。”想了想,又道:“嗯…若是他之后要寻我,便告诉他,我在冰雪城。”

“冰雪城?”无涯惊讶地看着轩辕天音,道:“您真的要去流云宗啊?”

“自然。”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我说过要将流云宗连根拔起,又岂能言而无信。”朝着无涯摆摆手,似赶人般地道:“你若有事就赶紧走,便这里跟我叽叽歪歪了。”说着,便抬手解开了四周的封印结界。

无涯:“……”他是被帝后嫌弃了吗?

见轩辕天音似乎真的没什么事要说了,无涯将黑色锦盒收好,对着轩辕天音再次一礼,道:“请帝后多加小心,无涯会将帝后的消息告诉帝尊的。”话落,只见无涯脚下突然黑光一闪,整个人便自原地消失不见。

待无涯走后,轩辕天音再次伸了一个懒腰,转身看向不远处的罗家众人,笑道:“唔…终于解决了,老爷子…如今阮家已无主,你可得要趁热打铁啊……”

……

……

只不过一夜的时间,天罗城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是天罗城中的第二大世家的阮家却在一夜之间彻底给散了,阮家一族,除了直系血脉被灭杀,旁系子弟都被流放出了天罗城,且永生永世不许再踏入北域。

可是众人都知道,那些被流放的旁系子弟今后的命运,只怕也是落都一个客死异乡的结局,这个世道,又有谁会真的留下未除尽的敌人,好让他们以后来威胁自己呢。

仁慈,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