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三章:阮家的帮手,冤家路窄

阮家的人就这么走,似乎连同那仍然被定在城墙上的阮家四公子都不管了,四周人群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也都纷纷散了开去,不过关于今日阮家的话题,天罗城中又多了一个。

大厅内。

自回来后,罗家老家主几人便是一直用着惊奇的目光打量着轩辕天音,即便是轩辕天音这种淡定的人,也不免被他们的这种目光给看得有点不自然了起来。

“明月小子,若是老夫没有感觉错的话,你的实力应该在上仙境前期吧。”

瞧得罗家老家主那惊奇的目光,轩辕天音点点头,道:“嗯,刚突破不久。”

闻言,罗旭阳顿时‘嘶’了一声,一双老眼中的更是精光灿灿,“阮家的那三个老家伙中,除了那三长老是上仙境前期外,其余两个可都是上仙境后期的实力……”说罢,目光如在看怪物般再次上下打量了轩辕天音一眼,啧啧有声地继续道:“你居然能以一人之力跟他们三个打成了平手,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瞧得罗家众人看着自己的惊奇目光,轩辕天音哑然失笑,有这么不可思议吗?她修炼的功法可是天罡伏魔经,又是由天道所创,可以说是比天阶功法还要天阶的存在,若是凭着天罡伏魔经,她还不能越阶挑战,她就该被天道给塞回去重造了……

何况自她来到这里开始,不管是敌人还是对手,都是比她实力阶别高的,大概也是习惯了越阶挑战,所以像阮家的那三个长老的联手一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的确很厉害。”坐在罗老家主左手下方的一个儒雅中年男人淡笑着点点头,道:“就刚刚明月公子那一拳,即便是我也接不下来。”

“大哥你的实力都已经是半只脚踏入了上仙大圆满境,若是连你都接不下来,岂不是须得大圆满境的实力才能接下明月公子的那一拳?”听得儒雅中年男人的话后,一旁罗鹏也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道。

而那位儒雅中年男人正是罗老家主的大儿子,更是罗素雪的父亲。

罗鹏暗暗吞了吞口水,此时他看着轩辕天音的目光就不是在看怪物了,而是在看一个变态。

“难怪今日这阮家来找茬的人走得这般干脆,我还以为他们是忌惮父亲的实力和不想这么快跟我们罗家撕破脸皮呢。”罗鹏边啧了声,边继续道:“感情又是被明月公子给吓走的啊。”

“罗家二叔这你可就说错了,今日阮家的人可不是来找茬的。”轩辕天音轻笑一声,摇着头道。

“不是找茬的?”

瞧得罗鹏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双眸眯了眯,意味深长地解释道:“不是,或者说他们是打着来找茬的幌子,其实只是来探我的底的。”右手食指有节奏般地轻扣着桌面,发出一阵‘哒哒’声,“自阮家的那位家主进入了上仙境大圆满之后,你们罗阮两家可谓已经是明争暗斗了。如今万宝商会所举办的鉴宝大会即将在即,你们两家少不了又是一番争斗。”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随你回了天罗城,阮家的人难免不会以为我是你们请来的助力,他们心中如何会没有打算呢,只不过借着那阮家四公子的事情,只是想来探探我的底细而已,在打探清楚后,他们自然走得这般干脆咯。”

经轩辕天音这番慢慢的解释,罗鹏跟罗家不少人都是一怔,“居然是这样?”

“不是这样还是哪样?”罗老家主嗤了一声,显然是早就知道阮家的那些把戏般,朝着怔住的众人颇为不怎么在意般地道:“别管那些家伙怎么想的,只怕这番回去后,阮家人是坐立都不安了。他们要怎么折腾就随他们怎么折腾,你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说完然后大手一挥,直接叫人准备好酒好菜,拉着轩辕天音继续刚刚被阮家人的到来而被打断的话题去了。

而正如罗旭阳所说的般,阮鼎天一行人自罗家回来后,便一直脸色阴沉着。

“家主,那四公子如今……”看着脸色难看的阮鼎天,三长老神色犹豫地试探问道。

“让那蠢货就这样挂着。”阮鼎天怒声道,只要他一想到刚刚在罗家大门口被那红衣小子一番嘲讽,而他却无法反驳,他现在就恨不得一掌打死那蠢货儿子。

“继续让人在那里守着吧。”大长老看了阮鼎天一眼,沉吟道:“那术法虽然古怪,不过所有的术法都是有时间限制的,等时间一到,四公子的定身咒就会自动解除……”话音顿了顿,皱眉又道:“如今那人的实力我们也探查了出来,还有三日便是鉴宝大会,家主还是尽早做准备才好。”

“据说这次鉴宝大会有那样东西存在,若是我们能顺利拿到,这天罗城的掌控权便换人了。”阮家二长老也点头附和。

阮鼎天原本阴沉的双眼在听见这句话后顿时变得火热起来,若真有那样东西存在,或许他们阮家真的可以拼一把呢……

“三长老,速去冰雪城,三日内必须将他们给请来。”

……

……

三日时间眨眼便过。

在这三日里,轩辕天音可谓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原因无他,主要还是这热情过了头的罗家老家主。

每日天一破晓,就会有下人前来轩辕天音暂住的院子里禀报说是老家主有请,而每次一去老家主那里,就是整整一日的时间,轩辕天音才身心俱疲的从罗老爷子的院子里走出来。她从不知道这老爷子居然有这么多话可以聊,大到九霄大陆千万年来的历史变迁,小到天罗城中哪个家族的族长又娶了一房小妾,其小妾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一一道出。

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位罗家老爷子最擅长的还是冷不丁的补刀或者套话。

瞧得那老爷子一脸正儿八经地跟自己说着谁家的小妾又如何如何了,谁谁家的正房做了回出墙的红杏,轩辕天音的内心可谓是奔溃的,而就在她内心崩溃之际,罗家老爷子就会突然抽个冷子询问轩辕天音的一些事情,即便是如轩辕天音的谨慎,都差点中了这老爷子的招。

轩辕天音在心中咆哮:这哪里是什么老爷子,这根本就是一只老狐狸。

如今弄的轩辕天音只要一听见‘老家主有请’这五个字时,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心下大悔不应该贪方便跟好玩而住进了这罗家。

轩辕天音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目光幽幽地盯着那软榻上的一人一狐,浑身都似乎在散发着一股怨气。

她这三日都要疯了,这两个家伙却命好的没有遭到罗老爷子的‘摧残’。

不过也是,这两个家伙一个是狐狸,一个是连话都不怎么说的木头,找他们俩去聊天,还不得把人给冻死啊。

似乎是察觉到轩辕天音真是浓浓的怨气,那舒舒服服趴在软榻上的迷你版茶杯狐懒懒地掀开了眼皮,金色的眸子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地笑意看向轩辕天音,悠悠地道:“阿音,以前你常说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还不怎么相信,如今我倒是相信了。”抖了抖一双绒绒的狐狸耳朵,意味深长地继续道:“瞧瞧这几日罗家的这位老爷子有多喜欢你啊,只怕就连他儿子孙女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你跟那位老爷子待在一起的一天时间多。”

‘咻——’

一个茶杯瞬间朝着软榻上的夙离砸了过去,让软榻上的一人一狐瞬间跳开的跳开,闪身的闪身。

轩辕天音小脸难看地瞪着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夙离,阴测测地道:“狐狸,看来是我这段时日对你太好了,让你忘记了一些什么……”狭长的眸子中有金光在转动,轩辕天音的这幅模样,让得夙离顿时毛发一竖,心中直觉不好,似乎惹过头了。

果然,便听得轩辕天音继续磨着牙阴测测地道:“正好今日闲来无事,不如你就再试试变成贵宾犬如何?”

贵宾犬三个字一出,夙离顿时回想了自己曾经某一段‘不堪’的过往,眼神顿时一变,惊呼道:“女人,你敢……”

“公子…明月公子…”

也就在轩辕天音要对夙离出手的时候,院子里却再次传来罗老爷子身边的那位总管的声音。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原本凶横恶煞的神色顿时一垮。

又来了……

管家奇怪地瞧着一直没动静的房门,疑惑猜想难道明月公子还未醒来吗?否则今日紧闭的大门怎么迟迟没有动静呢?

就在他犹豫着是继续再喊还是离开时,紧闭的房门却是‘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接着他便瞧见了那位俊美妖冶的明月公子此时脸色有点古怪地走了出来。

明月公子的神色似乎有些痛苦扭曲啊……

“可是老爷子找我了?”轩辕天音扯了扯嘴角,扯出个有点痛苦的笑容,看向门前盯着自己愣神的管家问道。

被轩辕天音这么一问,管家立刻回神,想起了自己今日的目的,摇头笑道:“不是,明月公子估摸忘记了,今日是天罗城的十年一度的灯会,老家主让我来提醒公子,既然来了天罗城,就好好去玩玩,晚点时候让公子在万宝楼等着老家主,以便一起去参加鉴宝大会。”

闻言,轩辕天音一愣,咦?不是来找她聊天的?

瞧得管家那笑意吟吟的模样,轩辕天音小脸上顿时也是一喜,终于不用再去听谁家小妾的的事情了…

待管家走后,轩辕天音心情甚好地转身回屋,对着神色警惕地瞧着自己的夙离摆摆手,道:“不闹了,走…咱们去外面逛逛,看看天罗城的灯会到底有些什么好玩的。”

……

……

天罗城十年一度的灯会吸引了不少其他城市中的百姓慕名前来,更甚至还有好多是来自外域的人。

整个城市变成水晶之城,大街小巷中几乎都是用巨大的寒冰雕刻而成的冰雕。

各种各种,栩栩如生。

轩辕天音带着雪衣,手中如抱了一暖炉般的捧着迷你版茶杯狐夙离,在各种小摊上流连忘返,或许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瞧见轩辕天音那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子看见喜爱的事物后该有的表情。

两个如此出众且绝色的男子走在大街上,即便此时街上人来人往,也依然掩盖不了这二人的一身风华。

“唔…雪衣,有小姑娘在看你呢,别整天绷着一张脸,快笑一笑。”轩辕天音的心情似乎非常的好,拿手肘轻轻撞了撞身边的男子,戏谑地道。

原本是想看看雪衣会有其他什么表情的,结果哪知雪衣只是淡淡地朝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用一直陈述般的语气,道:“错了,她们是在看你。”目光朝四周再次快速地一扫,接着补充道:“不仅小姑娘,连同这里的小媳妇、大妈们还有不少的男子都在看你……”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一抽,差点将手中的夙离给扔出去。目光不可置信地看向身边的雪衣,嘴巴张了张,却愣是没有吐出一句话出来。

这是雪衣?

她敢发誓,她刚刚在雪衣的目光中看见了一抹极淡的腹黑笑意。

“别张这么大的嘴,会破会了你的形象。”雪衣目光静静地看着轩辕天音,再次补了一句。

“雪衣你……”

就在轩辕天音终于想起要说话的时候,雪衣却是眉心微微一皱,“嘘!”阻止了轩辕天音接下来的话,然后一把拉过轩辕天音,闪进了人群中,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不远处,低声道:“你看那些人……”

轩辕天音被雪衣的这番动作给弄的一愣,随即茫然地转头朝着雪衣示意的地方看去,然后眉目一冷。

前方不远处,十数个人一身风尘仆仆,虽然神色间看起来颇为疲惫,不过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却没有一个人能进得了这队人的身。

那队人中打头的一个麻衣老者正是三日前来罗家时跟轩辕天音动手的阮家三长老之一,而让得轩辕天音眉目冷下来的却是这位阮家三长老身边的那群人。

白衣如雪,衣袍上用银丝线绣着云纹…这熟悉的穿着和熟悉的图腾,除了流云宗的那群人,还能是谁?

轩辕天音的目光渐冷,看着那急匆匆朝着阮家方向而去的一群人,无声勾唇一笑,冷冷道:“看来阮家果然坐不住了,居然去请了流云宗的人来天罗城。”淡淡地收回目光,低头漫不经心地给手中的夙离顺毛,笑得一脸莫名地道:“你们说这流云宗到底是太走运呢?还是太走运呢?”

夙离被轩辕天音给顺毛顺得浑身舒畅,在听见轩辕天音这带着隐隐杀气的话后,嗤笑一声,不屑地道:“简直是太走运了,上赶着来送死呢。”

“嗯,我也这么觉得。”轩辕天音笑着点点头,“既然流云宗在这个时候将肉都送到了我嘴巴,我若不吃下去的,就真的有点对不起自己了。”

再次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群人的消失地方向,轩辕天音抱着夙离,头也不回地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吧,这鉴宝大会我可是越来越期待了呢……”

------题外话------

这一章是补昨天的,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