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二章:找茬的来了!

天罗城的城门口围了不少听到消息后赶来看热闹的人群,高大的城墙上,两名阮家的黑衣护卫脚踏虚空,一人手中拉着一件披风将城墙上光着身子被定住的阮家四公子给遮得严严实实。但尽管如此,下面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人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并同时指指点点地评头论足。

阮家府邸中,阮家家主阮鼎天却是脸色铁青地看着厅中前来禀报的人,猛地一掌拍在手边的圆木桌上,只听那圆木桌顿时被拍得四分五裂,连同桌子下的地面都是出现了道道裂痕。

“混账东西!难道你们都无法将四公子给救下来吗?本家主要你们还有何用?”

听得阮鼎天的怒骂声,厅中前来报信的人给吓得身子一颤,抖着声音道:“启…启禀家主,那将四公子给定住的手法极其的怪异,属下们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无法将禁锢四公子的那股力量给震开。”抬头小心翼翼地瞥了上座之上的阮鼎天一眼,继续颤巍巍地道:“据…据属下猜测,只怕那红衣男子使用的根本不是什么武技,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吞吞吐吐的作何!”见属下半天‘而是’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阮鼎天顿时怒声问道。

那人吞了吞口水后,才将自己的猜测给慢慢道出:“而是使用的一种极其厉害的术法。”

术法?

阮鼎天闻言脸上怒色一收,要知道能使用术法的人,可是那些以灵修术者的手段,在这片大陆上,以灵修术者可并不多见,而就是因为并不多见,就显得极为的稀罕。

那可是被各大势力都争先恐后想要拉拢的人物……

“你说那人是跟罗家的人在一起?”阮鼎天此时也不急着去管被人挂在城墙上的儿子了,目光淡淡地看着厅中的属下,神色说不出来的莫测。

“是,那人好像是跟着罗家二爷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报信的人微微皱眉回忆了一下,继续道:“看罗家二爷的态度,似乎对那位公子很是客气。”

闻言,阮鼎天目光微动。

莫非是罗家为了这次的鉴宝大会而不知道从哪里请回来的帮手?

心思微微一动,阮鼎天突然从椅子上起身,对着厅中候在一旁的管事,沉声吩咐道:“通知下去,让几位长老随我去罗家走一趟,我倒要看看罗家请回来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敢将我阮家的嫡系公子给挂在了城墙之上……”

……

……

罗家也不愧是掌控了天罗城数百年的第一世家。

光是从进入罗家的府邸开始,轩辕天音便是察觉到在暗处每隔一段距离都是有着不少的隐晦气息,这么一路走来,轩辕天音暗中数了数,那些气息中起码有不下十人在上仙境。

罗家大厅中。

罗鹏正在跟首座上罗家的老家主罗旭阳禀报着轩辕天音是如何将他们在一群银雪妖狼和妖狼王手中将他们给救出来的,而轩辕天音却是像个局外人般,低低垂着眸,径直看着手中香气袅袅的热茶,嘴角边噙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似在听又似根本就没听,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罗旭阳老眼精光闪烁地打量着那垂眸浅笑的红衣年轻男子和他身边那位一直面无表情的‘兄长’,心下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啊。饶他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却是怎么也看不出这两个年轻人的一丝底细。

待罗鹏说完,罗旭阳却是摸着胡须笑呵呵地瞧着轩辕天音二人,道:“多亏了明月公子二人的出手相助,否则我罗家这次的损失可就有些大了啊……”

闻言,轩辕天音将手中茶盏轻轻一放,同样笑得一脸客气地道:“罗老家主倒是客气了,罗家二爷他们一群人可没受在下多大的恩惠。”

罗旭阳笑呵呵地摆摆手,也不过多纠缠这个话题,话音一转,道:“不知道二位公子是哪里人士?瞧二位应该不是北域中的人吧?”

“自然不是。”轩辕天音摇摇头,“我们只不过是受朋友邀请来北域中办点事儿而已,原本想着今日一到天罗城就转道上冰雪城的,不过在听罗二爷说这几日天罗城有个什么鉴宝大会,所以一时兴起,便打算再在天罗城中留几日而已。”轩辕天音说得认真,却极其有技巧的将罗旭阳那看似不经意的询问自己来历的问题给绕了过去。

这一番滴水不漏的回答,倒是让得罗家老家主不好再继续去询问了。罗旭阳呵呵笑了笑,也只得将话题一转,道:“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明月公子跟你兄长二人这次倒是来对了。要说我们天罗城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属这每十年一次的灯会跟鉴宝大会特别吸引人了。”再次伸手摸了摸胡须,然后一脸热情地道:“既然两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天罗城,又救过我们罗家的族人,两位公子就是我罗家的朋友了,来到这天罗城中,就安心的在我们罗府住下,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尽管让人来跟老夫说。”

有现成的地方可以住,轩辕天音自然不会拒绝,见罗家这位老家主也如此的上道。轩辕天音一张小脸顿时露出一抹晃人眼的笑容来,客气道:“承蒙老家主的邀请,那明月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大厅中,一只老狐狸跟一只小狐狸互相笑眯眯地打着太极,这气氛倒也是难得的融洽。也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时间都不到,这一老一少就直接从客气的‘罗老家主’跟‘明月公子’这两个称呼给直接换成了‘老爷子’和‘明月小子’这颇为亲切的称呼了。

看着厅中一口一个‘老爷子’、‘明月小子’的二人,其他罗家的小辈们皆是暗暗咂舌。

那还是他们家那位老家主吗?

他何时对人这么亲切过啊……

也就在这一老一少恨不得快要拜个忘年交的时候,花厅外却是突然传来管家的通报声。

“启禀老家主,阮家家主带着阮家的三位长老来了……”

聊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被打断,罗老家主的一张老脸顿时不高兴了起来。一双老眼朝着门外一瞪,便是直接吼道:“他们来干什么?让他们走,就说老夫今日没空招待他们……”

瞧得刚刚还笑眯眯的罗老家主瞬间变脸成了火爆脾气的暴龙般,一旁罗鹏倒是突然道:“等等……”

将门外的管家给喊住后,罗鹏轻咳一声,对着一旁因为被人给打扰后而黑着一张脸的罗老家主解释道:“父亲…那阮家家主一行人恐怕是…是来找明月公子的。”

“嗯?”闻言,罗旭阳的一张脸也不黑了,目光不解地看向身边的轩辕天音,问道:“明月小子,那阮家的人来找你干什么?难道你跟他们还认识?”

不怪罗旭阳有如此一问,因为之前罗鹏只是跟他讲了讲在雪原发生的事情,却并没有讲他们回到天罗城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罗老家主到如今都还不知道阮家的四公子被轩辕天音给扒光了定在了城墙之上。

见罗旭阳疑惑地看来,轩辕天音突然状似腼腆的一笑,道:“我跟阮家的家主可没什么关系,不过跟他的儿子到是有些关系……”

“儿子?”罗旭阳一愣,想着阮家家主阮鼎天似乎有不少儿子,又想着这明月小子不是第一次来北域吗?怎么跟阮家的儿子又有什么关系了?

似乎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般,轩辕天音继续腼腆一笑,道:“刚进城的时候,阮家的儿子想要强行把我给绑回家去…我不从,所以将他全身扒光了,给定在城墙之上。”

罗旭阳:“……”

“这阮家家主如今过来,想来是准备来…”轩辕天音话音顿了顿,那流光溢彩的双眸带出一片艳光,将厅中的罗家众人给闪的眼神一晃,笑着吐出三个字,“找茬的!”

罗府外,阮家一行人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这一幕自然也引起了附近百姓的注意。

虽说罗家的府邸戒卫森严,不过府邸坐落的地段却是整个天罗城最好也最繁华的地方,是以这附近自然也有着不少来来往往的人群。

如今天罗城中,关于罗家跟阮家的事情,谁会不知道。

这两家明争暗斗了几年,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城中两个大家族到底会在哪一日将争斗摆到台面上来。如今瞧得阮家家主带着族中几位长老跟一群属下气势汹汹的堵在罗家的大门口,这自然让得不少百姓都停下脚步观望了起来。

这两家难道今日就得打起来了?

阮鼎天神色阴沉地负手站在罗家大门口,目光森然地盯着门前的罗家护卫们,沉声问道:“怎么?本家主亲自来了,你们罗家就是这般待客之道?”

感受到阮鼎天身上隐隐散发着的强大威压,罗家的护卫们却硬是咬牙扛着威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阮家主还请见谅,总管已经进去禀报老家主了,今日府中有贵客,家主想来一时还抽不开身,烦请阮家主跟三位长老再等等……”

“哼!”

这护卫话还未说完,就见阮鼎天身后的一麻衣老者却是怒哼了一声,随着他的这声怒哼,一股强劲的罡风也是瞬间朝着他横扫了过来。

“罗家好大的排场,一句‘招待贵客’便是直接将我们给晾在了门口。”

感受到那股强劲的罡风,那说话的护卫脸色一变,然而却依然咬牙站在原地,准备硬抗了这一击。

‘嗡——’

一道轻风自他身后快速扫来,原本被强劲罡风给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护卫只觉心口陡然一松,接着便听到自家老家主的声音自大门内传出。

“阮家的长老这脾气可是比本家主还要暴躁,这还没说上几句话呢,倒是拿我罗家一个小护卫开刀了,可真是大开眼界啊……”

浑厚的声音缓缓传来,罗鼎天带着一群人自府中缓缓走了出来。

阮鼎天目光微微一眯,当先看到的却是罗旭阳身边的那一抹红色的身影。

不是他故意要无视罗旭阳,而是那抹红色的身影太过吸引人的目光,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淡淡站在那里,所有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地被他给吸引住。

果然如下人回报的那般,是个极为年轻极为俊美妖异的男子,看着男子的模样似乎刚到弱冠之龄,然而那一身慵懒且高贵到目空一切的气质,却彰显出这男子的身份定然不一般。

阮鼎天眸光微微一眯,便将目光转向了大步走出来的罗家老家主身上,那阴沉的神色微微一敛,挑眉道:“罗老家主倒是说笑了,三长老的性子虽然火爆了点,不过却也并没有要伤那护卫的想法,毕竟我们阮家可没有随随便便出手伤人的习惯!”

出手伤人四个字被他咬得意味深深,轩辕天音却明显感觉到这话似乎是冲着她说的,不由眉梢一挑。

罗旭阳闻言哼了哼,目光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边的轩辕天音,装着没听懂阮鼎天的话般,问道:“阮家主这是何意?难道我罗家有谁出手伤过人不成?这话倒是新鲜,虽然我罗家掌控天罗城这数百年,可还从来没有出过仗势欺人的这等事情,否则老夫第一个不会饶了他。”

罗旭阳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阮鼎天却是冷冷一笑,目光森然地看向他身边的轩辕天音,沉声道:“那就问问罗老家主身边这位公子了,难道他不算你罗家的人?”

果然……

轩辕天音闻言眉梢挑得更高了,这阮家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算,怎么不算。”罗旭阳却是再瞥了轩辕天音一眼,一口给应承了下来,道:“不过老夫这小友可是今日刚刚才来天罗城,他何时有出手伤过你阮家的人了?”

阮鼎天双眼一眯,沉声道:“出手将我阮家嫡系血脉给给扒光了衣服吊在城墙上算不算?如此折辱我阮家的做法,难道本家主还不应该来讨个说法?”

闻言,罗旭阳却是老眼瞪大,一副‘他说的是真的?’的吃惊模样转头看向轩辕天音。若不是刚刚是自己亲口告诉过他,轩辕天音还真以为他是不知情似的。

不过演戏嘛,谁不会啊……

见罗旭阳转头吃惊的看着自己,轩辕天音也一副无辜模样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之前进城的时候的确将一个人给扒光了衣服挂在了城墙之上……”

“不过…我可是自卫。”轩辕天音话音一转,无辜的神色顿时变得悲愤起来,控诉地道:“老爷子,我今日刚跟着罗二叔一进城,就先是差点被那人在闹市大街上策马狂奔的给撞了,好不容易将那发狂的角马给逼停,结果又差点被那角马的主人给强行绑回府上,我若不出手自卫,只怕如今我连清白都不保了。”

“谁能想到原来那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男子的恶棍居然是阮家的嫡系血脉?可我若不自卫,那不是等着被人强行绑回府上去?”

轩辕天音悲愤的声音并不是很大,然而却也让得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听了个清清楚楚,只见她话音一落,人群中顿时传来了嗡嗡讨论声,那看着阮家一行人的目光也变得莫名了起来。

阮鼎天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目光阴沉地看着装模作样的轩辕天音,沉声喝道:“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似乎也是想起了之前的遭遇般,悲愤的差点被人给强抢失了清白的‘良家男子’顿时变得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一双流光四溢的双眸中带着满腔的愤怒,瞪向阮鼎天,激动道:“当时城门口附近可有不少人,也更有不少人差点伤在你家那位嫡系血脉公子的角马铁蹄之下,闹市人群中策马狂奔就已经不对,居然还敢强抢良家男子,这当时可是有不少人亲眼看见的,若是阮家家主不相信,我们可以一起去那里问上一问,事实究竟如何,一问便知。”

阮鼎天被轩辕天音的话给说的整个人一噎,他那四儿子是个什么德行,难道他会不清楚,若真要跑去问了,只怕依然是打他阮家的脸。

“可你也不该如此羞辱于他,将他扒光了给吊在城墙之上,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手段过于阴狠了些?”阮鼎天气极,一想到现在还被吊在城墙上的儿子,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火在往外冒。

哪知他话音一落,原本那个神色悲愤的红衣俊美男子却是眉目一敛,哪里还有刚刚那股悲愤激动的模样。整个人沉了目光,敛了情绪,就如同那睥睨着众生的神祇般,眼眸中带着一丝慵懒且旁若无人的味道,削薄的唇却勾唇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冷着声音淡淡道:“辱人者人恒辱之,只是将他给扒光了吊在城墙上而已,没有出手直接杀了他,就已经算是留情了,阮家主若是觉得在下出手阴狠,那你的公子在闹市人群中策马狂奔,毫不顾忌四周平民百姓的性命,难道这就不算心性阴狠?”

“你家的公子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算命了?你家那位畜生儿子被人修理了,你就好意思带着一群人上门来讨说法,那平日里被你那畜生儿子打死打伤的人,找谁要说法去?”

话落,轩辕天音目光冷然地看着阮家一行人,似做最后总结般,淡淡道:“还真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啊,人人都该惯着你?”

‘噗呲——’

若说轩辕天音突然改了态度说得那番话,让得四周的百姓为她叫好外,这最后的一句总结却是除了阮家人外的所有人都是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大笑声四起,特别是四周的百姓,心中皆是觉得狠狠的出了一口气。

那阮家的四公子这几年越发的张狂嚣张,死伤在他手中的人也不知道多少了,可是这些人却敢怒不敢言,如今被轩辕天音这么当众一骂,顿时骂出了他们所有人的心声。

别说这四周的百姓,就连罗家的人都是忍不住在心中为她叫好,罗旭阳更是一脸古怪地瞧着轩辕天音,在心砸吧着嘴道:真没看出来啊,这小子的一张嘴可真是毒的,这一通骂下来,可是连停都不带停一下的,阮鼎天那老小子只怕要被气疯了吧……

阮鼎天自然是要被气疯了,只怕他活了这么久,还没有被人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痛骂过,特别是那红衣小子一口一个畜生儿子的叫,他的儿子是畜生,那他又是什么?

“放肆!好生无礼的小辈,今日若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以为我阮家是软柿子好拿捏不成!”

四周的笑声如同无形的巴掌般打在阮家一行人的脸上,生疼!

阮鼎天身后的三位麻衣长老率先沉了脸色对着轩辕天音发难。

惊呼声四起,只见那三个麻衣老者齐齐对着轩辕天音便是一掌拍了过去,那生猛的一掌顿时带出阵阵呼啸的罡风。

罗旭阳目光一沉,便是想要出手。哪知他身边的轩辕天音却是比他更快地蹿了出去。

“三个老家伙都是要作古的人了,还如此的不要脸,想要教训本公子,你们三个老家伙可还不够那个资格!”

慵懒低沉的嗓音响起,轩辕天音周身陡然升起一层淡淡金光,抬手便是一拳,朝着阮家的三个长老的掌风轰砸了过去。

“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嘭——!’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轻喝,拳印跟三道掌风悍然碰撞在一起。

只听一声巨响,一股能量爆炸的余波也顿时层层荡开,与此同时,轩辕天音跟阮家的三个长老齐齐倒退数十步。

‘嘶——’

这一幕让得四周的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这俊美似妖的公子好生生猛,居然以一人之力,抗下了阮家三位长老的联手一击,且还打了个平手?!

轩辕天音脚掌狠狠一蹬地面,顿时将汉白玉的地面给蹬出数道深深的裂痕,而她也堪堪将后退的身形给稳住。

目光嘲讽地看着对面不远处神色不可置信的阮家三个长老,薄唇勾唇一抹冰冷的幅度,“就这么点本事也该说教训本公子,也不怕丢了你们的那一张老脸?!”

“小子,休要张狂!”

瞧得轩辕天音居然仅凭她一人便是跟自家三位长老打成了一个平手,阮鼎天目光阴沉地怒喝一声,周身气息顿时暴涨,那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顿时彻底爆发。

“阮鼎天,你还要不要脸,你一个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居然好意思对一个小辈出手!”

就在阮鼎天想要出手,一旁的罗旭阳也是沉声一喝,那一身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也同时爆发,大有若是阮鼎天敢对轩辕天音出手,他也会立刻出手的打算。

阮鼎天脸色难看,目光阴沉,看着罗旭阳沉声咬牙道:“罗旭阳,你确定要现在要跟阮家开战不成?要知道我阮家可不惧你们罗家,一旦撕破脸,咱们谁也讨不到好。”

“呸!”哪知罗旭阳闻言呸了一声,一张老脸上满是不屑地道:“撕破脸就撕破脸,难道老夫还怕了你们阮家不成。”

“你……!”阮鼎天气极,显然也没想到罗旭阳这个老家伙居然会为了那小子不惜跟自己撕破脸。

目光阴沉难辨,阮鼎天双眼微微眯起,显然也是在考虑这个时候到底是不是适合两个家族火拼,一番犹豫之后,只见他周身的气息陡然一收,目光森然地看向轩辕天音,最后对着一步也不退让的罗旭阳沉声道:“既然如此,今日本家主就看着罗老家主的面子上不与这小子为难,不过若是下次再撞在本家主的手中,说不得就算是拼了我整个阮家,本家主也不惜跟你们斗到底!”

话落,阮鼎天一甩衣袖,带着一身的怒气,转身便走,“我们走!”

瞧得阮家的一行人居然就这样离开了,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眯,眸底有幽光一闪而过。

轩辕天音无声地勾起唇角冷冷一笑,下次?

或许这下一次,也不远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