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一章:天罗城,当街抢人?

轩辕天音的话让得罗家的那个中年男人脸上一喜,而银雪妖狼王的目光陡然森冷了起来。

狼王是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它清楚的察觉到这个红衣男子身上的波动是属于上仙境前期的实力。以它的实力跟它身后的族人,自然是不惧这个男子的,然而它忌惮的却是红衣男子身边那个一直没开口说话的男人。

以它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都察觉不出那个雪衣男人的实力,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那个男人没有任何的修为,只是一个普通人,二是那个男人实力已经超过了它太多,所以它才察觉不到他的修为实力。

说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除非它是傻子才会相信。

而若不是…

它自己都已经是上仙境大圆满的修为,若是超过了它,那么那个男人的实力会是什么?

神君境强者?或者是神帝境强者……

瞧得四周这些银狼们目光中的不友好,轩辕天音那拢在袖子中的双手微微动了动,只见当她双手自袖袍中撤出来后,她的双手中正捧着一只雪白的‘迷你茶杯狐’。

在瞧见那只‘迷你茶杯狐’后,银雪妖狼王的双瞳紧紧一缩。

又是一个上仙境大圆满的家伙!

银雪妖狼王眸光闪烁不定,片刻后,抬眸看向那笑得一脸从容的红衣男子,道:“人类,只要他们将本王的孩子归还,本王可以不再追究他们私自带走本王孩子的事情,也立刻带着族人离开。”若说之前银雪妖狼王说放罗家人离开是假的,那么这次却是真的打算放弃追究罗家人的责任了。

银雪妖狼一族从来都没有说是放过招惹过它们的人,狼王的退步,让得罗家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不行,这只小银狼是本小姐看中的。”而就在众人松口气的同时,人群中那个少女却是突然大喊了一声,神色不满地看向轩辕天音二人,娇蛮地道:“既然你想要我罗家的谢礼,那么就必须带我们离开这里,否则别说谢礼,一旦你们踏入天罗城,我罗家也不会让你们轻易的离开。”

“素雪,你闭嘴!”

中年男人神色一变,原本刚刚松了神经顿时再次紧绷了起来。素雪那丫头看不清楚形势,不代表他也看不出,这银雪妖狼王能如此退步,都是因为那个红衣男子,而能让得实力到达上仙境大圆满的银雪妖狼王都不得不退让,这代表着什么也不言而喻。

罗家的确在天罗城很强,罗家的老家主也同样实力到达了上仙境大圆满,可是那又怎么样?

连这银雪妖狼王都忌惮的人物,他们罗家难道就能招惹的起的?!

中年男人此时脸色铁青地瞪着身后的少女,心中也不禁在叹息,老家主还是太过娇宠素雪这丫头了,以至于让的素雪如此骄纵又无法无天,这丫头的性子若是再不改变,只怕罗家以后难保不会因为她的无知而招惹上一些不能招惹的强敌,到时候整个罗家都会倒霉……

在心中微微一横,中年男人也不再惯着少女,强硬出手自少女怀中抢过银狼幼崽,然后抱着银狼幼崽独自走出了人前,并双手将银狼幼崽递给银雪妖狼王,诚恳道:“狼王,您的孩子归还于您,这次是我们莽撞了。”

幼小的银狼在雪地上发出一声细细的咽呜,原本目光森然的银雪妖狼王在听到这声类似呼唤的咽呜声后,目光顿时一柔。

低头将地上的小东西舔了舔,然后一口叼住轻轻放在自己的背上,最后淡漠冰冷的看了中年男人一眼,转头沉声道:“走!”

瞧见银雪妖狼王带着族人是真的准备撤离,中年男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刚刚那狼王冰冷的一眼,他还真怕它会突然暴起动手。

“今日若不是你,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极地雪原。”在跟轩辕天音错身而过时,银雪妖狼王突然顿住脚步看着轩辕天音,沉声道:“我银雪妖狼族向来睚眦必报,今日的事情,本王记住了!”说完,银雪妖狼王深深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后,头也不回地待着族人回了雪山中。

银雪妖狼们一走,罗家众人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皆是腿脚发软地朝着地上一坐,到此刻众人在发觉,他们每个人后背上都被冷汗给浸湿,如今冷风一吹,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中年男人倒是还算从容,在轻轻吐出一口气后,朝着轩辕天音二人笑着拱手道:“多谢两位阁下,若不是因为两位阁下的原因,只怕今日我们一行人还真得交代这里了。”见轩辕天音挑眉不答,中年男人继续笑着道:“在下姓罗,叫罗鹏,不知道两位阁下如何称呼?”

“明月。”轩辕天音淡淡一笑,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真诚的罗鹏,此人实力在仙君境前期,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不过人却极为的稳重,且待人处事极为的圆滑,想来在那罗家也是一个人物。

瞧得罗鹏将目光看向雪衣,轩辕天音嘴角一扯,一手抱着迷你版茶杯狐,一手漫不经心地为其顺毛,继续道:“这位是我的兄长雪衣,他不怎么爱说话,还请见谅。”

罗鹏笑呵呵地点点头,“看二位的模样应该是要去天罗城,既然如此不如就随我们一道走吧,也正好去我罗家坐坐,今日二位的相救之情,我们也好答谢二位。”

“二叔。”

就在罗鹏话落,那叫素雪的少女却是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瞪着轩辕天音二人道:“凭什么还要感谢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帮到我们什么。”只要一想到那到手的小银狼被还了回去,罗素雪的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名怒火。

愤怒地瞪着轩辕天音,咬牙道:“若是你们刚刚出手,那只小银狼就是我的了,如今却还想着要我罗家的谢礼,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们……”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罗素雪被这一巴掌给打得脑袋一偏,也直接将她后面的话给彻底打断。

一手捂着被打的脸庞,罗素雪不可置信地看向还未放下手的罗鹏,尖声道:“二叔,你打我干什么?难道我有说错?”

“素雪,给二位公子道歉。”罗鹏脸色铁青,气得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凭什么要我给他们道歉,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配吗!”从小在罗家就被人当成了宝,也从来没被人如此打过,如今被罗鹏这么一巴掌打下来,她哪里还受得了。

“素雪,你太不懂事了,今日之事我会告诉你爷爷,若是你依然如此不知悔改,那你这一辈子也不要想从禁室里出来!”

罗鹏的话让得愤怒中的罗素雪的脸色一白,显然是有些害怕他口中的那句告诉她爷爷的话,虽然她自小在家里就受宠,可是罗家老家主的威信,她还是不敢去挑衅的。

见罗素雪终于安静了下来,罗鹏面色带着歉意地看向轩辕天音,道:“这丫头年纪还小,不懂事,让二位公子看笑话了。”

对于罗鹏歉意的话,轩辕天音却是勾唇笑了笑表示自己根本不在意,随后那深邃地目光一转,看向一旁低着头的罗素颜,轻笑道:“罗家小姐若是实在想要那小银狼也不是不可,只要你能正面抗下那狼王三招,别说一只小银狼,就是那狼王,本少也会替你捉来,你说如何?”

轩辕天音的话音虽小,可是这里的罗家众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罗鹏的嘴角微微一抽,看着目光带笑的轩辕天音,忍不住在心里道:正面抗下狼王的三招?别说三招了,就算是一招素雪这丫头都只有死的份儿,这位公子可真爱开玩笑。

然而明知道轩辕天音这话是埋汰罗素雪的,罗鹏却不能说什么,按素雪刚刚那般无礼,既然人家要出手教训她都是应该的,如今只是这么埋汰一两句,已经是别人很留面子了。

罗素雪虽然娇蛮,却也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轩辕天音这话是在埋汰自己。

愤恨地咬了咬牙,那乱转的眼珠子却突然瞧见了轩辕天音手中一直抱着的迷你版茶杯狐夙离。

“既然你想要我罗家的谢礼,那么就把你手中的这只狐狸给我,等回了天罗城,条件随便你开。”

瞧得罗素雪居然将主意打在了夙离的身上,轩辕天音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她虽然不会跟一个骄纵坏了的小丫头计较,但是却不表示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她的骄纵行为,特别是她还将主意打在她的人身上。

瞧得少女眼中炙热的目光,轩辕天音轻声一笑,抬手弹了弹窝在自己手中睡觉的夙离,悠悠地道:“有人看上你做宠物了,你倒是表个态啊,你若是不表态,我可当你答应了。”

话音一落,只见原本闭着眼睛在睡觉的迷你版茶杯狐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那一双金色的眸子在阳光下似有金光流转。

‘轰——’

一道骇人的威压自它体内爆发,在这个威压下,罗鹏顿时脸色一红再接着一白,整个人噔噔噔地倒退了数步才勉强停下,而其他罗家人早在这股威压下,齐齐色变。特别是罗素雪,她的实力只不过是人仙境,又跟轩辕天音离得近,她所受到的威压压迫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只见她脸色一白,整个人却是猛地腿脚一软,狼狈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惊骇地看着那睁开双眼的迷你版茶杯狐。

“人类,居然妄想将我当做宠物,你活得不耐烦了?”

话落,只见迷你版茶杯狐周身一阵白光闪烁,然后在罗家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化作了人形。

夙离俊美的脸庞上阴沉无比,眸中有森然杀意在流动,面无表情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罗素雪,嘲讽般地道:“就凭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做你的宠物?不自量力!”

‘嘶——’

能化形的妖兽?!

罗家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罗鹏更是在察觉到夙离身上的杀意后,脸色连变,急声道:“阁下息怒,这丫头不懂事,还请阁下手下留情。”

夙离目光轻转,看向罗鹏,轻嗤一声,道:“她还不配我出手,倒是你们罗家…若一直将这个蠢货放出来惹事,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阁下教训的是,素雪这丫头被骄纵惯了,这次回去之后,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育她。”

瞧得罗鹏一脸惶恐的神色,夙离轻哼一声,再次身形化作迷你版茶杯狐径直跳回了轩辕天音的怀中,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了下去,一边催促道:“跟这些家伙还磨蹭什么,赶紧走。”

瞧得趴在自己怀中继续闭上眼睛的夙离,轩辕天音愉悦地勾了勾唇角,看向地上已经吓傻了的少女,道:“罗小姐现在可还是想要它当宠物?”

罗素雪惊恐地摇头,整个身子都在发抖,显然她刚刚被夙离爆发的那股杀意给吓得不轻。

见这回终于安静了下来的少女,轩辕天音眸光轻转,带起一片艳光,慵懒地道:“既然如此,那就准备走吧,我可是早就想离开这片雪原了。”

……

……

天罗城位于北域中的南部,因靠近极地之雪原,所以整个城市异常的繁华,其繁荣程度丝毫不弱于北域中的主城冰雪城。

北域中的城市跟其他几大域有所不同,所有城市几乎都是城中实力最强的势力所掌控,每个城市中都有一个空间传送站,而掌控这个城市最好的好处便是能把持空间传送站所获得的收成。

可以这么说,一个空间传送站一年的收入,可以养活一个大家族所有族人百余年。如此丰厚的利益,由此也可以知道会有多少势力会眼红这个掌控者的位置。

天罗城的掌控权被罗家已经掌控了数百年,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罗家的老家主是一名实力达到上仙境圆满的强者,一个上仙境大圆满实力的强者对于一个势力来说,那是绝对震慑其他人的代表,至少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去得罪一个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除非有同样实力的强者存在,但是上仙境大圆满又不是满地便是的大白菜,在这片大陆上,上仙境大圆满强者可以说是绝顶的存在了。

瞧瞧天罗城的罗家便知道,这天罗城,罗家可以说是无冕之王,城中没有哪个势力敢与之争锋。

轩辕天音一路跟着罗鹏等人回到天罗城,刚一进城,轩辕天音便被眼前热闹的景象给看得一愣,哪怕是当初在佣兵城,似乎都没有天罗城这般热闹。

“两位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天罗城吧?”瞧得轩辕天音的神色,罗鹏便猜到了一个大概,笑着为二人解释道:“近日天罗城的灯会即将开始,所以不少其他城的百姓和商人都涌入了天罗城,二位也算来得巧,赶上了我们十年一度的灯会,要知道我们天罗城的灯会可是在整个北域中都很出名的。”

“灯会?”轩辕天音将视线收回,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带着一股慵懒优雅地意味看向罗鹏,笑道:“看来我们还真是来的巧了,就是不知道这灯会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似乎见轩辕天音很是感兴趣,罗鹏也来了兴致,为轩辕天音解释道:“稀奇的倒是没什么,就是不少手艺人会雕出各种各样的冰灯放在灯会上来评选第一,灯会后的鉴宝大会才是主要吸引这些人的原因。”

间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罗鹏继续道:“鉴宝大会是由万宝商会组办的,每一届灯会之后,万宝商会就会拿出一些奇珍异宝来拍卖,上一届的压轴重宝居然连神阶功法都出现了,当初为了这本功法,不少势力可是争得头破血流。”罗鹏说得双眼精光闪闪,想到这次的鉴宝大会,不禁期待地道:“也不知道今年这一届鉴宝大会上,万宝商会又会拿出什么样的宝贝来呢。”

神阶功法?

听到这四个字,即便是轩辕天音也忍不住脸色动容起来,要知道她的天罡伏魔经可是神阶功法中的神阶,只不过哪怕她现在实力已经到了上仙境,可是天罡伏魔经却迟迟没有再进阶,对于神阶功法,轩辕天音还是颇为心动的。

“这次鉴宝大会是在什么时候?”轩辕天音感兴趣地问道。

罗鹏闻言呵呵一笑,道:“三日后便是,若是明月公子有兴趣,我们罗家正好有邀请帖,到时候公子可以随我们一同前去。”

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笑着将目光收回。

而也就在这时,前方一直热闹的人群却突然出现骚动,一阵阵惊呼声四起,拥挤的人群也做鸟兽散开状般惊慌四周躲避。

“驾——!”

马蹄声阵阵传来,散开的人群前方,一匹角马急速狂奔,马背上一锦衣男子手持马鞭,大笑着驱使着身下角马,对着四周的人群高声道:“都给本少滚开,否则被马撞死活该……”

轩辕天音眉心微皱,看着那在人群拥挤的大街上策马狂奔的男子,问道:“那位不会也是你们罗家的子弟吧?”

虽说轩辕天音并未多说,不过从她脸上的神色中,罗鹏便是察觉到她的不喜,直觉她其实想说的是‘那张狂的家伙不会也是你们罗家的人吧?’这句话。

罗鹏嘴角微微抽搐,同样目光不悦地看着那策马狂奔的男子,摇头道:“不是,那是阮家的四公子,在我们天罗城是出了名的小霸王。”

听着罗鹏的语气有点古怪,轩辕天音眸光闪了闪,奇怪地问道:“天罗城不是罗家最大吗?这阮家行事居然比你们罗家还嚣张?”

虽然轩辕天音的话说得不是很好听,不过罗鹏却也不在意地摇摇头,对轩辕天音解释道:“以前天罗城中或许是我们罗家最大,不过几年前阮家的家主也顺利进阶到了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所以阮家的行事便开始越来越张狂了……”

罗鹏的话说得虽然有些隐晦,但轩辕天音却还是听出了话中另外的意思。目光看着那策马而来的男子,轩辕天音眸光微闪,想来是阮家的家主在进入上仙境大圆满后,那野心也跟着膨胀了起来,渐渐不满天罗城被罗家掌控,是想要开始跟罗家争个一二了。

就在轩辕天音跟罗鹏说话间,那狂奔的角马已经快要到近前,但马上的男子却是瞧见有人都没有停马打算,更是在瞧见是罗家的人后,语气更是嚣张地道:“好狗不挡道,还不给爷闪开,否则被撞死了可不要来找爷。”

闻言,罗鹏脸色一怒便是想要出手,却突然被身边的轩辕天音给打断。目光不解地看着这笑得一脸开心模样的明月公子,罗鹏整个人微微一愣,似乎不怎么明白这位明月公子为何笑得这般开心。

“呵呵,有点意思…”流光溢彩的眸子里闪烁一抹寒光,那张俊美妖冶的脸庞上带起一抹似笑非笑地神色,削薄的唇微微勾起,即便是那角马就快冲到前面来了,整个人的神色依然从容不迫,“倒是第一次有人敢对我说好狗不挡道。”

轻飘飘的话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慵懒,然而却让得身边的罗鹏顿时身子一颤。

‘唰——’

罗鹏刚刚在心中想着这阮家四公子要倒霉了,就听见一道细微的破风声突然传出。只见一道金光瞬间自身边这位笑得一脸开心的明月公子手中射出,直直打向阮四公子身下的角马。

‘咴律律律——’

角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轰然倒地,连同马背上的人被一股巨大的冲力给直接甩出了几米开外。

‘嘶——’

抽气声四起,只见那倒地的角马整个儿的被从眉心中间给切成了两半,一地的鲜血给内脏让得四周不少人都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轩辕天音在出手之后,学着当年在遗迹中明月的那副变态的语气,更为变态的笑眯眯地道:“哦呀呀…没控制好力道,居然出手重了些,早知道我就换一种手法了,这一地的血跟内脏哪里有剥掉整张皮来得干净呀……”

话音一落,四周又有不少人跑去吐了。

“他妈的,是哪个王八蛋敢对小爷出手的!”

另一边被摔出去的阮家四公子却是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当看见自己的坐骑居然被人给切成了两半,顿时怒了。

然而在他的目光看向那出手的人后,却是双眼一直,被摔得鼻青眼肿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呆滞跟痴迷,喃喃道:“美…太美了,哪里来的美人?来人…给本少爷将这美人给绑了,带回府去!”

美人?

轩辕天音眉梢微微一挑,看着那目光火热地盯着自己的阮家四公子,疑惑地问着身边的罗鹏,道:“这阮家的四公子莫非是智障?连男人跟女人都分不清了?”

罗鹏闻言嘴角一抽,低声道:“明月公子,这阮家的四公子是出了名的好龙阳……”

这下轮到轩辕天音的嘴角抽搐了。

而那位出了名喜好龙阳的阮家四公子却是依然目光火热地盯着轩辕天音,若不是还顾忌着这是大街之上,只怕他此时是恨不得立刻就扑上来般。

“磨蹭什么呢?还不来人赶紧给我将这美人给绑了!”咽了咽口水,阮家四公子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立刻大声催促道。

而随着他的这声催促,人群中果然出来了一队黑衣护卫。

瞧得这位阮家四公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便要抢人的恶棍模样,轩辕天音却是笑了。

她这一笑,让得原本就目光火热的阮家四公子更是眼神痴迷了起来,别说是他了,就连四周那些百姓也是目光一晃,齐齐在心中暗道:好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

然而只有熟悉轩辕天音的人才知道,她这么一笑,就代表着又有人要倒霉了。

“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二个当街要抢我的人呢。”轩辕天音双眼微微一眯,神色似笑非笑地道:“唔…让我想想当初的第一个人我是怎么做的呢……”

当初的第一个人不就是那位倒霉催的天昊国二皇子嘛,被轩辕天音的一个术法给扒光了衣服,用定身咒给定在了城墙之上供人瞻观来着。

如今事件重演,轩辕天音怎么会没有所行动呢。

只见轩辕天音笑眯眯地将阮家的四公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自言自语般地道:“似乎你的身材倒是要比那第一位好上一点,既然如此……”

‘咻——’

话未说完,众人只见金光一闪,那原本呆立在原地,神色痴迷地看着轩辕天音的阮家四公子身上的衣服突然凭空消失……

“啊……”

“讨厌,怎么会突然衣服没了?”

“呀,会长针眼的!”

大街之上,女人的惊呼顿时响成一片。而就在这些惊呼声,只见轩辕天音双眸中有金光一闪,“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唰——’

光着身子的阮家四公子不见了。

“啊——来人,快来就我!”

就在众人眨着眼睛,疑惑那位四公子去了哪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自后方传来。随即众人便是瞧见,那阮家的四公子似乎被什么力量给定住了般,高高地悬挂在城墙之上。

“公子……”

“四公子……”

黑衣护卫们顿时脸色一变,神色焦急地朝着城墙上掠去,然而不管他们怎么弄,都是无法将他们家的四公子给从城墙上弄下来。

罗家众人眼角抽搐地看着这一幕,然后目光颤巍巍地看向那一袭红衣,笑得异常开心的明月公子,齐齐在心中坚定道:惹谁都不要去惹他!

这整人的手段简直太变态了,比杀了他们都要恶毒啊!

“明月公子……”罗鹏嘴角抽搐地看向身边的红衣俊美男人,心中也是恶寒不已,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

就连一向骄纵的罗素雪也是一脸古怪地瞧着轩辕天音,目光中更是透露出‘以后见着他,要绕道走’的意思。

而轩辕天音却是轻轻拍了拍双手,然后神色慵懒且从容地看着罗鹏等人,挑眉道:“解决了,走吧。”

“那他……”罗鹏目光古怪地扫向那方城墙上被光着身子定住的人,不确定地问道:“咱们就不管了?”

“当然!”轩辕天音理所当然地挑了挑,“我亲自给定住的,可不会亲自出手再去解开,这位四公子就在上面定上一个时辰吧,一个时辰后他就可以动了。”

“可是那阮家的人若是……”原本想说‘若是阮家的人找来怎么办’的,然而却在想到这位明月公子的实力,和他身边兄长跟他话中那一位的实力,罗鹏却又是住了口。释然一笑之后,罗鹏朝着轩辕天音点点头,道:“倒是在下愚昧了,明月公子请……”

随着轩辕天音跟罗家一行人的离开,天罗城中顿时炸开了锅,阮家四公子被罗家的人给扒光了衣服定在了城墙上的这一消息,顿时在天罗城中传了一个遍,更甚至有不少人在得到消息后,纷纷跑去观看,其中也包括了城中各个势力的子弟还有阮家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