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章:我只是路过

北域,冰雪城中。

流云宗在九霄大陆的分宗总部便是位于冰雪城中的寒玉山上。

这段时日以来,冰雪城中一直处在一种极度紧张和压抑的气氛中,城中百姓都知道,这是因为一个月前,流云宗的数名长老跟百名弟子被人屠杀所导致的。整个城中到处都是流云宗的弟子在进进出出,每天都有大量的人马出城,看着全副武装的流云宗弟子,整个冰雪城中的百姓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惹恼了正处于极度愤怒中的流云宗人。

一望无际的极地雪原之上,入眼处都是一片银白之色,偶尔有一两只雪兔自雪地里钻出,然而又快速地蹿进白雪之中。

‘咻——’

一道风刃快速自空中划过,随即便见到雪地里染出一小团殷红的血迹,红色的血在银白的雪地之上,如同开了一朵妖艳的血色蔷薇。

“唔…今儿运气不错,咱们倒是有雪兔可以吃了。”夙离笑眯眯地自雪地中捡起一直肥硕的雪兔,然后朝着身后的二人晃了晃拽着雪兔的手。“听说北域中的雪兔肉最为出名,肉质鲜美嫩滑,阿音你今天有口福了。”

在他身后,轩辕天音裹着一件雪狐披风,手中还提了好几只的野味。听到夙离的话后,轩辕天音挑眉笑了笑,道:“那这只雪兔就归我了,其他的就是你跟雪衣的。”

雪衣闻言默默地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其他猎物,目光又看了看夙离手中提着的雪兔,沉默不语。

夙离却忍不住白了她了一眼,“你倒是会挑好的吃。”说完又是一笑,提着雪兔就走了回来,道:“那傻蛟龙在闭关,没人弄吃的了,今日让你试试我的手艺,绝对不会比那傻蛟龙的差。”

瞧着夙离提着雪兔就要去扒皮清理,轩辕天音将手中其他的猎物交给雪衣,然后寻了一处避风角,边生火边嘀咕道:“月笙如今可不是蛟龙了,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傻。”

轩辕天音三人两日前自苍梧山脉一直横穿向北,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到达北域中。苍梧山脉的北边接连极地之雪原,如今他们在雪原中行走了两日,都没有见到一个活人,更别说走出雪原去联系苏摩了。

不过好在轩辕天音跟夙离二人都是那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性子,而雪衣又从来都是不发表任何意见的,所以三人的心中都没有多少的紧迫感,反而倒是一路优哉游哉的在雪原中慢行,如同是来观光旅游似的。

篝火冉冉,让得四周冰冷的空气稍稍暖和了一点。

轩辕天音裹着披风坐在火堆前,看着对面的夙离用熟练老道的手法烤着一只被清理干净的雪兔,挑眉暗想原来这家伙还真的会烤东西啊。

似乎察觉到轩辕天音看着自己的目光,夙离手中动作不停,抬眼朝她看了过去,问道:“是不是突然觉得我也不错?如今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男人可不多。”说完,目光亮晶晶地瞧着轩辕天音,一双狐狸眼儿里全是一副傲娇求表扬的神色。

轩辕天音嘴角扯了扯,直接将他的目光给无视,心里却在想似乎某人同样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且绝对的宜家宜室。

见轩辕天音脸上飘忽不定的神色和突然柔软下来的目光,夙离原本脸上的戏谑笑意微微一黯,即使他不用问,就知道对面那个女人的心里在想着谁,也只有每次想到那个男人,这个女人才会露出如此一副小女儿般的神态。

夙离垂下目光,似嘲似讽般地无声一笑,有些事情,一旦迟了,即便以后再怎么努力,迟了终究还是迟了。

“你可有联系上那个魔族小子?”黯然不过一瞬,似不愿意再去想,或者又似不愿意再看到轩辕天音脸上如今的神色般,夙离将手中烤着的雪兔翻了一翻,神色自然地问道。

而轩辕天音果然被他的问题给拉回了神,点点头,正色道:“当初他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道传音符,苏摩让我们一直朝南走,先去天罗城,然后从天罗城的空间传送点到冰雪城。”话音顿了顿,想起今日下午跟苏摩联系上后,苏摩告诉自己的消息,又道:“经过我们在苍梧山脉中的那么一闹,如今冰雪城也完全戒严,进城入城也盘查得紧,到时候只怕我们还需要改装一番才能顺利入城。”

“冰雪城之前不行!”

就在轩辕天音的话落后,一旁没怎么说话的雪衣却是突然出声道。然而他的话没头没尾,是以轩辕天音跟夙离二人皆是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是什么。

见二人两双眼睛直愣愣地瞧着自己,雪衣默了默之后,难得地再次开口道:“你如今的风头太盛,已经有不少势力都开始在注意你了。当初佣兵城中的那一战,只怕你的画像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若是你这么一路招摇的去冰雪城时才变装,只怕你还没到达冰雪城,就已经被人认出来了。”

雪衣难得会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这一开口倒是将轩辕天音跟夙离二人给说的一愣。见二人依然愣愣地瞧着自己,他以为二人还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于是又道:“如今正好这片雪原上没人,明日我们启程之前,你就要将自己的模样变化一下,否则路上若遇上什么人,难保他们不会将你认出来。”

“倒是没想到你这臭鸟一直闷不吭声的,脑子倒是转的极快。”夙离嘿了一声,看向轩辕天音,乐道:“阿音,这臭鸟的话不错,明日你还是换一张脸吧,免得到时候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她倒是忘记了自己如今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了,若不是雪衣这么一提醒,别说偷偷潜入冰雪城了,只怕刚出雪原就会被人给认出来。

看来明日的确是得将自己的这一张脸给换一换了,至于换成什么模样……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随即一张小脸上浮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三人将晚饭吃完,轩辕天音便是径直钻进了自己的野外帐篷中,将夙离跟雪衣二人留在外面守夜。

雪原的夜晚比白日里的温度还要低,不仅气温低,更是在后半夜里还刮起了暴风雪。不过有着轩辕天音设在四周的保护结界,三人倒是并没有受到暴风雪的席卷。

一夜相安无事,阳光再次撒上白皑皑的雪原,将远处一望无际的银白给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夙离跟雪衣二人早就醒来一会了,只不过二人的目光都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依然关的严严实实的帐篷。平常这个时候轩辕天音可早就出来了,今日怎么还没动静?

‘刺啦——’

就在二人疑惑时,那紧闭的帐篷猛地被人给拉开,随后二人眼眸微微睁大,看着那个自帐篷中走出来的红色身影,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似血的红衣在寒风中翩飞,妖异而俊美的男子犹如一朵盛开在暗夜里的血色曼珠沙华,削薄的唇微抿,深邃的眸只轻轻一扫,如同睥睨众生般带着一丝漫不经意,一丝隐藏在深处的危险。

“看傻了?”

慵懒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戏谑笑意,‘他’眼眸漫不经心地一扫,带起一片艳光。连夙离都不得不承认,这人的容貌比他这以妖艳俊美而闻名的九尾狐都还要艳上三分。

“阿…阿音?”夙离眨了眨狐狸眼儿,似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对面的妖异俊美男子在瞧见夙离眼中的不确定时,突然‘噗呲’一笑,轩辕天音独有的清冷嗓音传出,“看来我这装扮还是挺成功的。”

果然是阿音!

夙离眼眸一亮,然后摸着下巴,啧啧有声地围着轩辕天音转了一圈,边打量着边道:“阿音,你这扮的是谁啊?简直太成功了。”

别说夙离,就连一旁的雪衣都是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轩辕天音,显然他也觉得轩辕天音这模样是改装的非常成功。

“一个非常变态的男人!”轩辕天音撇嘴答道,似想起了什么般,身子还很合适宜的颤了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令人无法忍受的事情般。

若是此时月笙在这里,只怕会立刻惊呼起来。轩辕天音这幅模样扮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很久之前,他们在参加天术师大比的时候,在那个神秘的遗迹宫殿里遇见的那个古怪而又变态的红衣男子。

变态?

夙离眨眨眼睛,似乎还想问轩辕天音,既然这个男人非常变态,那为何又要装扮成他?然而他还没问出口,就见轩辕天音的眼眸一扫,再次恢复成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吊着眼角,用一种睥睨的眼神,淡淡道:“记住,我现在叫明月。”

夙离一噎,看着眼前这个周身气息无一不散发着一股妖气的人,嘀咕道:“什么明月,我看是妖月还差不多。”

……

……

“该死的,这群家伙们怎么跟疯了似的?”

冰冷的寒风中有着浓郁的血腥之气散在空气中,银白的雪地之上,一队大约有着二十来人的队伍,正紧紧靠成一团,人人目光凝重警惕地看着自己的对面。在他们四周不远处,一只只体型硕大的银狼正目露凶光地紧紧盯着他们,那一身似雪的毛发,跟四周白皑皑的雪色融为一体,若不是那一双双绿幽幽的狼眸,只怕这些银狼就算悄悄靠近到他们的近旁,都无人可以察觉到。

看着这些银狼眼中的凶光,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免心下发寒。雪原中最忌讳的就是招惹上这些银雪妖狼,一旦惹上了它们,那么便是无休无止的追杀。

人群中,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怀中紧紧捂着一团毛茸茸的雪白毛球,从那挣扎和细细的咽呜声中可以分辨出应该是一只银狼幼崽。

“素雪,将那只银狼幼崽还给它们。”看着四周的银狼群越发暴躁起来,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沉声对着身后的少女道。“这只幼崽在银雪妖狼族中的地位应该不低,否则这群银雪妖狼也不会一路追击我们这么久。”

少女紧紧抱着怀中的银狼幼崽,一双眼睛中闪过一抹不甘,不满道:“二叔,这幼崽是我好不容易寻到的,那就是我的,为什么要还给它们。”

“素雪听话!”中年男人闻言脸色一沉,“难道你想看着我们全部都死在这里不成?”

就在这叔侄二人说话间,原本狂躁的银狼群渐渐安静下来,一只体型更为硕大的银雪妖狼自狼群后走出,当察觉到这只银雪妖狼身上所散发的波动后,中年男人脸色的神色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上仙境大圆满的银雪妖狼……

“人类,将本王的孩子交出来,本王或许可以饶你们不死。”果然,这只银雪妖狼走出后,一双幽冷的狼眸将众人轻轻一扫,口吐人言。

同时也昭示了它的身份——银雪妖狼的狼王。

“素雪!”

当听得银雪妖狼王的话后,中年男人再次沉声催促着身后的少女。

少女闻言咬了咬牙,一张小脸上掠过一抹不合符年纪的狠戾和骄横之色。唰地一下右手紧紧捏住怀中银狼幼崽的脖子,将它给生生提了起来,狠声道:“给本小姐退开,否则我就掐死它!”

‘嗷呜——’

就在她话音一落,狼群顿时发出一阵阵咆哮的怒吼声,吓得原本就腿软的少女更是脸色白了白。不过尽管她心中害怕,可是那掐着银狼幼崽脖子的手却是没有松一下。

“人类,你在找死!”银雪妖狼王的森冷狼眸危险的一眯,那周身的杀气也是瞬间暴涨,语气阴冷森寒地道:“放了本王的孩子,否则本王让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瞧得银雪妖狼王身上暴动的危险气息和四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的狼群,中年男人的脸色顿时一急,也顾不上许多,转头就瞪向身后的少女,沉声道:“素雪听话,将它放回去!”

“二叔!”而这少女显然是在家中极为受宠,所以也养成了骄纵的性子,对于中年男人的沉怒神色根本就无动于衷,反而还一脸怒意不满地瞪了回去,道:“二叔,有这小银狼在手,这些银雪妖狼根本就不敢对我们做什么,为什么要把它放回去,一旦我将这幼崽给放了,谁能保证这群家伙们会真的放过我们!”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寒风吹过,狼群的后方却再次传来在雪地中行走的声音,这突来的动静让得这里对持着的人跟狼们皆是一怔之后,齐齐将目光看了过去。

这里居然还有其他人?

皑皑白雪间,一抹红色自雪山中走出,让得白茫茫的天地间多了一抹浓重的色彩。

而自雪山中走出来的人似乎也没有料到自己一出来就遇见了这般阵仗,整个人微微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后那如星空般深邃且璀璨的眸子将这双方对持的人跟狼群一扫后,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漫不经心地道:“抱歉,我路过而已,你们继续。”话落,既然真的如不小心路过般,淡定的收回目光,然后旁若无人地对着自己身边的另一个雪衣男子道:“雪衣,走吧,别打扰了他们。”

“两位阁下请等等!”

就在二人准备绕开这里继续行路时,那人群中的中年男人突然出声喊道。

这中年男人不是傻子,单是从这突然出现的二人身上那股从容不迫又旁若无人的态度就知道这二人定不简单。如今他们一行人被围困在狼群中,想要安然无恙的走出雪原,就只能相求于人。

只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那二人却并没有依言停下脚步。

目光犹豫地看了看四周的狼群,中年男人再次出声道:“两位阁下,在下一行人是天罗城罗家的人,若是二人能出手相助,罗家必定备重礼候上。”

“罗家?”

在他话音一落后,那原本没打算停留的二人却是脚步微微一顿,那红衣男子转头挑眉看来,声音慵懒地道:“天罗城的罗家?”那俊美妖冶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笑意,却是让得身后罗家的众人都是觉得眼睛一晃。

妖!

这红衣男子周身无一不透出一股妖气,却妖得让人心神恍惚。

而这妖得让人心神恍惚的男子正是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她可记得苏摩说过,天罗城的空间传送点是由城中一个大世家罗家人所掌控,若是她没猜错的话,这中年男人口中所说的罗家便就是那个罗家了……

漫不经心地将那群人轻轻一扫,轩辕天音笑了:“我这人最讲究实际,不如你先说说那谢礼是什么,或许我可以考虑看看。”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轩辕天音敏感的察觉到那狼群中陡然升起的一股寒意。视线慢慢转向那寒意散发出来的源头,只见一只体型硕大的银狼正目光危险地盯着自己二人,见自己的目光看了过去,银狼双眼危险的一眯,沉声提醒道:“既然是路过,那就不要多管闲事,否则……”

否则什么?银狼并没有说完,不过这里的人都是清楚那未说完的话代表着什么。

似乎是怕轩辕天音当真会不管般,中年男人立刻开口道:“阁下想要什么可以尽管提,只要是我罗家能办到的,一定不会推迟。”

“这样啊……”听得中年男人的承诺,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道:“那我就还是先不要路过了,暂且留一留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