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九章:杀尽天下流云狗!

“快,快…她在这里……”

“错了,在这边,我看见她了……”

“啊!在那边,朝林子里跑了,快追……”

幽静的密林中,因为这些人的闯入,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绿荫重重,几队白衣人快速地在林中穿梭,带出一道道急促的破风声,同时也让得林中的妖兽们皆是到处闪躲。

“云悠长老,我们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啊。”

此时,一队流云宗弟子突然在林中停下了脚步,有弟子一边到处张望,一边疑惑地道。

这队人领头的老者目光微微沉凝,显然也是发现了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的怪异之处。

四周一片寂静,连一丝风声都没有,更让奇怪的是,似乎这附近连一些妖兽的气息都是察觉不到。

云悠眉心微皱,警惕地看着四周,对着身边的其他弟子提醒道:“小心一点,这林子有些古怪。”

“呵呵…岂止是古怪,这位流云宗的长老难道你没有发现你们跟其他人已经失去联系了吗?”

就在云悠一行人在心中提起警惕之时,一道清冷的笑声如银铃般响起,自四面八方遥遥传来。

闻言,流云宗的一行人顿时神色一惊。

“是谁?”云悠脸色微微一沉,目光向着四周凌厉一扫,沉声道:“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哦呀…这位长老,你一路追踪我进了这苍梧山脉,你居然现在才来问我是谁?你这是没睡醒呢?还是老糊涂了啊?”

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嘲讽的意味再次自四面八方传来,然而在听到这句话后,云悠一行人却是脸色顿时大变。

“元天音!是你!”

听得云悠这咬牙切齿的声音,轩辕天音轻笑一声。如今云悠一行人已经入了她布下的‘鬼影迷踪阵’,虽然他们瞧不见轩辕天音,然而轩辕天音却是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们的一举一动。

参天大树上,轩辕天音三人静静地站在粗壮的树枝上,看着不远处的一群人,目光中有寒芒闪动。

“元天音,你敢杀我流云宗的长老跟弟子,如今怎么却是躲在暗处不敢出来了?弄些不入流的障眼法,你以为就能困住我等?”原本还在奇怪为何自己一行人会一直在原地打转的云悠,此时也是明白了原因。

不过如今他们在明,那臭丫头却在暗,实在对他们不利,是以云悠一双老眼快速扫过四周,想用激将法将轩辕天音给激将出来。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不管他如何说,轩辕天音却是当没听见般,别说是出来了,就是连发怒的迹象都没有。反而在他话音落下后,还笑眯眯地传音道:“我说这位云悠长老是吧?你若觉得我这障眼法不入流,那你倒是自个儿从里面走出来啊,你们连这么不入流的障眼法都走不出来,那是不是说明你们流云宗这群人更加不入流呢?”

“你……”

轩辕天音倒是没有被激怒,云悠反而被轩辕天音的一番话给说得气血一阵一阵的往上涌。

压下心中的怒气,云悠老眼微微一眯,半晌,冷笑道:“元天音,你倒是能躲,也会躲…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一跑,那离火佣兵团却因为你遭了秧?”

“有本事你就继续躲着,等离火佣兵团的那些佣兵们全都死光了,老夫看你还能不能躲下去!”

虽然知道离火佣兵团有着佣兵工会的保护,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也知道云悠这番话的目的也只是想要引出自己而故意用离火佣兵团来激怒自己,本该不会被影响的心情,却还是被云悠的话给牵动起了一股怒意。

只见原本站在树枝上的轩辕天音突然身形一闪,直接掠进了阵中,在她有所动作之后,夙离跟雪衣二人也立刻跟了上去。

狭长的双眸冰冷地看着云悠,轩辕天音怒道:“云悠,你找死!”

瞧得轩辕天音终于被自己激将了出来,云悠老脸上顿时一喜,然而这个喜色还未完全展露时,便是在察觉到夙离跟雪衣二人的实力后,立马僵在了脸上。

他们在进入苍梧山脉中时,只是隐隐察觉到轩辕天音一人的气息,却并没有察觉到还有其他人的气息一直跟着轩辕天音。所以便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轩辕天音必定是一个人独自逃进了苍梧山脉中。

可是这两人……

云悠的神识匆匆扫过轩辕天音身边的两个男子,在察觉到夙离身上的气息波动后,一张僵硬的脸庞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而雪衣因为实力高于他太多,他虽说不能完全的确定,不过在触及到雪衣那犹如深海般莫测的气息波动后,就算此时是个傻子,都能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

一个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一个神秘的神阶强者,再加上轩辕天音本身也是上仙境的实力……

别说他们自己了,就算把今日一同进入苍梧山脉中的那些人一起加上,他们也别想动那个臭丫头一根汗毛!

云悠脸色难看,顿时也明白了他们这些人只怕是上了元天音这个臭丫头的当了。

她哪里是害怕,被他们流云宗追杀而慌不择路的逃进了苍梧山脉,连神阶强者都跟在她的身边,别说是他们这一些人了,就算是流云宗分宗的宗主亲自来,都不一定能杀得了她。

此时看着轩辕天音双眼中所闪烁的森然杀意,云悠在心中悔恨不已,是他们大意了啊……

……

……

林间空地上多出了十多具已经生机断绝的尸体,从这些尸体脸上的神色来看,也能看出他们在死之前是有多么的不甘。他们气势汹汹的而来,却死的无声无息,徒留抛尸山林的下场,显得异常的凄凉。

而与此同时,仍然在密林中穿梭寻找轩辕天音下落的其他两支流云宗的队伍也停下了脚步。

“云凌长老,云悠长老的命牌突然碎裂了……”

一名流云宗的弟子神色惊骇地看着手中一块刻有‘悠’字的白玉牌而惊呼出声,此时他手中的那块白玉牌如今却是已经四分五裂。

云凌神色一变,目光死死盯着那名弟子手中已经碎裂的白玉牌,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元天音!可能是她干的。”

心中对于轩辕天音的愤恨已经升到了顶点,流云宗自开宗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不仅当着整个大陆势力中人的面,屠杀他们的参赛弟子跟带队长老,如今连云悠他们也死在了她的手中。

这元天音必须得死,否则他们流云宗还如何在大陆上立足!

猛地甩袖转身,云凌目光森然地盯着前方茂密的林子,咬牙沉声道:“继续找!”

‘沙沙沙——’

就在云凌一行人准备继续深入密林中时,他们的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然而这里的人皆是耳目过人之辈,这细微的响动自然瞒不过他们。

“云凌长老,是她!是元天音,她在那里!”

惊呼声起,之前发现云悠命牌碎裂的弟子猛地睁大双眼,一手指着他们身后放的灌木丛中。

而那灌木丛中一道红色身影快速掠出,似乎因为自己被发现了,从而不管不顾地一路朝着后方奔逃而去。

瞧得那红色背影,云凌眼中如有风暴聚集,咬牙喝道:“元天音,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

一喝怒喝,云凌当先脚下一闪,朝着那快速奔逃的红色身影追了过去。

“追啊,抓住她!”

“快…快追!”

见云凌朝着元天音追去,其他弟子也在微微一愣之后,立刻回神,体内运起神力便是快速地跟着追了过去。

重重树影被快速跑到身后,林中灌木发出一阵急促的沙沙声。云凌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百米处的红色身影,眸中有疑惑闪过。

他总觉得这臭丫头有哪里不对劲,然而不管他放出神识去如何打量前方那道身影,却始终没察觉到有什么怪异之处。也就在他疑惑时,前方的奔逃的人却是猛地加速,眼看二人的距离又要被拉开,云凌也顾不上什么怪异不怪异的感觉了,立刻将体内的神力催动到极致,如一道闪电般,朝着前面追了过去。

距离再次被云凌给拉近到百米之距,云凌目光闪过一抹阴狠,这臭丫头虽然只是在上仙境前期,然后她的速度却是令人感到吃惊,若是再这么一逃一追下去,只怕就算他将体内的神力都耗尽,也拿她无可奈何。

咬了咬牙,云凌将心中一横,隔着百米的距离便是抬掌对着前方的人猛拍了过去。

‘轰——’

强劲的掌风划破空间,狠狠拍向那红色身影的背心。然而让云凌觉得奇怪的是,那臭丫头居然不躲不避,难道她宁愿挨自己一掌,也不愿躲避一下而放慢自己的速度?

‘嘭——’

一声巨响,刚猛的掌风直直拍在前方奔逃的人的后背之上,顿时将那道红色的身影给打得整个人向前一扑。

就是现在!

云凌老眼一厉,身形再次提速追了上去。

‘唰——’

百米之距不过眨眼间便被云凌追了上去,然后他想都没想就是再次抬掌猛拍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原本脸上露出笑意的云凌顿时神色一僵。

有什么没对……

目光扫过那被自己一掌拍飞的身影,只见那原本倒地的人却是周身突然发出一阵金光,然后在云凌惊疑不定的目光中,金光中身形瞬间缩小,待得金光彻底消散后,云凌整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那哪里有什么人!

只见金光消散后,地上只留下了一张人形的符纸,哪里还有元天音那个臭丫头的身影。

云凌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目光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人形符纸。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等人被人给耍了,还被耍的团团转!

“云凌长老,可有抓到那元天音?”一直跟在后面的流云宗弟子也追了上来,还未走近便是高声问道。

云凌神色阴沉地收回看着地上人形符纸的目光,阴测测地瞥了一眼身后追来的众人,怒声道:“抓个屁!我们被那臭丫头给耍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不过当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地上那张人形的符纸之后,顿时也反应了过来。

居然是分身术?!

“那臭丫头是以灵修术者,也不知道是传至哪个宗派或者家族,居然连分身术都会!”云凌神色阴沉,“难怪云悠他们也会栽在那臭丫头的手中。”

“那…我们现在还怎么去找她?”瞧得云凌阴沉的脸色,流云宗弟子中有人疑惑地问道。如今他们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被一个分身术给带着在林子里绕了大半圈,这么莫测的手段,他们还怎么去找?

云凌缓缓吸了一口气,想说些什么,然而眼角余光在扫见四周的环境时,整个人却是微微一愣。

他一路追着这个分身到了这里,并没有留心周围的环境,也不知道这一追便追到了何处。不过如今这么四周一看,云凌心中顿时猛地一跳。

林子还是一样的林子,可是四周却是透着一股古怪。

众人瞧得云凌愣住,也不由地朝着四周看去,然而也就在这时,只见原本愣住的云凌突然脸色大变的大喊一声,“不好,中计了,这四周被人布了阵法!”

他刚刚就察觉到这里四周隐隐透着一丝古怪,此刻才想起到底是哪里古怪。

这片林子附近如同被什么力量给封锁了似的,除了他们这些人的气息外,四周连一丝其他的气息都没有,不要说那些林中妖兽的气息了,就连一丝风声都是没有。

太过安静,如此反常的安静必然有异。

云凌目光快速地朝着他们之前来时的路看去,果然瞧见来路已经被一片雾气给围绕,他相信即便没有那片雾气,他们来时的路也已经变了。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在林中突然响起,随着这突然响起的掌声,云凌一行人便是发现四周的环境也是陡然一变。

“不愧是流云宗的长老,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这里有阵法,不错…真是不错。”

轻笑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同时也让得云凌一行人神色皆是一变。

“这位长老倒是比之前那位云悠长老要聪明一些。”

云凌闻言神色一沉,目光快速扫向四周,沉声道:“元天音,不要以为凭着这些魑魅术法杀了我流云宗的长老,你便能逃得过我流云宗的追杀!”

“我流云宗可不是你这样乳臭味干的黄毛丫头能挑衅的。”

“哈哈哈……”就在云凌话音一落,大笑声突然自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般,“流云宗真是好大的威风呢,可是我人也杀了,该挑衅的也都挑衅了,那可怎生是好呢……”似乎当真是陷入了矛盾的思考中,清冷的声音在微微沉默之后,突然用商量着的语气,又道:“唔…既然人也杀了,也彻底将你们流云宗都得罪了,不如…”话音一转,原本轻快的声音也是陡然一沉,“不如我还是继续杀下去吧,直到将你们流云宗的人杀得一个都不剩了后,我便不用在担心得罪了你们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空气中突然有着森冷的杀意陡然升起。

当着人家流云宗众人的面说要将他们宗门的人都杀光,哪怕是个泥人都会有三分气了吧。

只见云凌老脸上带起一抹讥讽的神色,目光沉沉地看向四周,冷笑道:“愚蠢无知!想要杀尽我流云宗的人,也不瞧瞧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知道你流云宗的宗主是个上神境的强者,所以云凌长老也不用在这里显摆了。”不等云凌话说完,清冷的声音顿时将他的话给打断,“虽然我现在是没有资格去将凌霄那老王八给一并宰了,不过我要杀你们,你们却无可奈何。”

“放心…你们流云宗的人会挨个的下去陪你们的,总有一日也会轮到凌霄那老王八下去的。”

阵法外的一颗大树上,轩辕天音面色淡淡地瞧着阵内的云凌一行人,似乎此时她也没有了继续跟云凌他们玩下去的打算,在一番话说完之后,直接对着身边的二人挥挥手,淡淡道:“将他们解决吧,还有一支流云宗的队伍要过来了。”

……

……

中州佣兵城内,距离排位大赛结束已经是第三日了。

原本渐渐恢复平静的佣兵城,却在这一日里再次被一个令人惊骇的消息给打破了平静。

佣兵工会的会议厅里,除去常年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会长大人不在外,工会里的高层皆是坐在了这里。

一双双闪烁不定的目光不时看向首座旁边的第二把交椅上的人,整个会议厅里的气氛极其的沉默和古怪。

良久,只见坐在第二把交椅上的星辰子突然大笑出声,将手中刚刚一直看着的锦帛朝桌子上一扔,道:“那丫头果然是狠角色,经此一战,只怕她是彻底在大陆上出名了啊。”

瞧得神色愉悦的星辰子,佣兵工会其他长老们皆是暗暗地撇了撇嘴,各自在心中暗道:那丫头何止是出名,只怕如今更是被各个势力都给盯住了。

谁能想到里排位大赛才过去三天,那丫头就又干出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续云映之后,流云宗的三名长老和数百名弟子在追击她的途中,全部折于她手,直到今日早晨才被人在苍梧山脉中的密林里给发现。

那一地的尸体和地上她留下的那句‘杀尽天下流云狗’的话,只短短半日的时间,便传遍了整个中州大地,如今流云宗只怕是倾巢出动,满世界的在找她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