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八章:分别,追杀

排位大赛虽然已经结束,然而佣兵城中的人却依然无法平静,想来在经过这一场场惊变之后,只怕能平静下来的人还真没几个。

整个城中不管到哪里都能听到人群吵杂的议论声,而他们议论的主角,正是这次排位大赛的冠军,当着整个大陆各个势力高层的面,屠杀流云宗长老跟弟子的轩辕天音。

然而被他们议论的主角,此时却安安静静的待在佣兵城中那象征着佣兵工会权利最中心的会长议事间里。

议事间内安静得连每个人的呼吸声都能听见,跟着星辰子一路进来的其他几名佣兵工会的执事长老却不如座上的星辰子那般淡定,皆是目光不时地扫向此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红衣女子,看着她脸上淡淡的神色和周身清冷如明月般皎洁的气质,任谁都无法相信这是刚刚在万人广场中那下手果决,手段狠辣的女杀神。

‘咚咚咚——’

议事间门被轻轻叩响,三声之后便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随即便瞧见一个身穿佣兵工会特制的黑色长袍的男人,双手托着一个托盘,缓缓地走了进来。

而在他进来后,一直面色淡淡的轩辕天音却是眸光微微一亮,一双狭长清冷的眸子紧紧盯着那男人手中被一块红色锦布给完全遮盖住的托盘。

似乎是因为她的视线太过灼热,让得那进来的男人忍不住双手微微一颤,然后恭敬地将托盘放在星辰子面前的木桌上后,便是逃般地离开了议事间,那速度仿佛身后有被恶鬼追般。

瞧得那男子仓皇地跑了出去,轩辕天音小脸微微一黑,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有那么可怕吗?

或许她不知道,经此次排位大赛结束后,她的凶名也广为人知,几乎能达到夜能止小孩啼哭的效果。

“被这么多人惧怕的感觉如何?”瞧见了轩辕天音嘴角抽搐的神色,星辰子似乎心情不错。不过当他看见轩辕天音朝他瞪来的时候,星辰子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将话题一转,道:“丫头,过来看看吧,这是佣兵工会为本次大赛冠军准备的奖励。”

此话一出,果然瞧见轩辕天音被转移了视线,双眸亮了亮。

红色锦布被揭开,只见托盘内放了三样东西。

一件是刻有佣兵工会颁发的‘第一佣兵团’的玄铁星令。

一件是佣兵工会为获得第一名的佣兵团而准备的名下矿脉归属文书。

而另一件东西…

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目光紧紧盯在那第三样的奖品上,那是一只黄金手环。

不过却不是一只普通的黄金手环。

黄金手环上刻满了神秘古怪的图纹,而轩辕天音却是敏感的察觉出这黄金手环上所隐隐散发的特殊波动。

见轩辕天音的目光被黄金手环所吸引住,星辰子端过手边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后,才缓缓道:“这个黄金手环是几年前佣兵工会会长自众神之巅的一个远古神墓中所获得的,原本此次大赛的奖品本不应该是它,不过老夫临时将奖品给换掉了……”

轩辕天音闻言微微一愣,有些不懂地看向星辰子。

微微一笑,星辰子目光满含深意地看着桌上的黄金手环,继续开口道:“要说这黄金手环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能隐藏所戴之人的气息,即便是众神之巅上的那些上神尊者动用天机,都无法追查到佩戴之人的一丝气息……”

“这次前来佣兵城参加排位大赛的流云宗所有人皆是折损在你手中,想来不出三日,流云宗的那些强者便会满大陆的寻找你。老夫猜想丫头你现在或许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东西,所以老夫擅自将冠军的奖品给换成了这个黄金手环……”

星辰子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轩辕天音却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知道这次事后,自己肯定会离开离火佣兵团,而自己杀了流云宗的那些人后,肯定会被流云宗追杀,所以星辰子为了自己的安全,特地将奖品给换成了这个黄金手环,也好在之后的追杀中,让流云宗的那些强者无法追踪到自己的气息。

轩辕天音心中对星辰子如此帮助自己而微微感激,她的确非常需要这个黄金手环,但需要这个黄金手环的却不是她,而是夙离……

其实星辰子并不知道,以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其实并不惧那些人的追踪,轩辕天音能完全隐匿自己的气息,即便是众神之巅上的那些所谓上神尊者出手,都是无法察觉到她的气息。只不过当轩辕天音得知这个黄金手环的功用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却是夙离。

夙离因为自身气息,一旦出了封神碑空间就会被神罚察觉,轩辕天音虽然能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却无法完全隐匿夙离身上的气泽,所以自从来到九霄大陆之后,夙离只能躲进她的封神碑空间里。

可如今有了这个黄金手环,只要夙离一直佩戴上它,那么夙离就能自由的出现在外界,同时也不再担心神罚会察觉到他的气息,从而追过来了。

所以当得知这个黄金手环的功能后,轩辕天音心中说不激动肯定是假的。然而在轩辕天音心中激动的同时,也对星辰子抱着无比的感激。

轩辕天音不是一个不懂知恩的人,相反…她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常年淡漠且冷冰冰的,但是内心却是极其的敏感和细腻。别人对她的好,她会永远铭记于心,以后更为加倍的回报给那人。

嘴上不说,却做得比谁都多,这说的便是轩辕天音这种性子的人。

星辰子一双深邃含笑的眼睛微微睁大,看着突然自座椅上站起来的轩辕天音。只见轩辕天音小脸上依然是神色淡淡,然而眼眸中却带着一股从来未有过尊敬和认真。

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星辰子弯下了她一直挺直的背脊,声音清冷却一字一句地认真道:“大长老对于天音的厚爱,天音永远铭记于心。天音今日以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的身份在此向大长老承诺,有朝一日但凡是大长老或者佣兵工会有任何需要,哪怕轩辕天音远在万里之遥,也必定赶来。”

轩辕天音能做出这个承诺不可谓不重,然而原本一直面色含笑的星辰子却是浑身猛地一震,一双老眼震惊地看着眼前对着自己弯下脊梁的红衣女子,嘴唇微微一抖,“丫头…你…你说你是……”

星辰子能作为佣兵工会第二人,已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和地位,一些大陆上尘封已久的秘密,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

今日轩辕天音却是主动在他面前提及自己的姓氏跟身份,驱魔龙族和轩辕这两个名词代表的是什么,他如何不清楚。只是星辰子却是没想到,这个让他颇为欣赏的小女娃,居然是……

难怪啊难怪……

难怪以她如此年纪便能达到这般实力,难怪她一身实力极为强悍,且还能越级挑战……

若是那一族的传人,这自然不是什么值得让人惊讶的事情了。

看着轩辕天音认真的目光,星辰子在心里微微点了点头,这丫头虽然看似面色冷漠,然而心中却极为重情重义,他今日的一番作为,是真的做对了。

收回脸上的震惊之色,星辰子对着轩辕天音笑了笑,道:“丫头,你这身份可委实有点吓人啊,幸好老夫的心脏承受力向来还是不错的,既然东西已经给你了,只怕你也不便在佣兵城内久留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她的确不能在佣兵城耽误太久,虽然她不惧留在北域中的流云宗那些人,但是难免流云宗的总部不会派强者下来。

“大长老,我走后,离火佣兵团就还请大长老多多费心照顾一二。”轩辕天音的确能走,但是不将离火佣兵团安排好,即便她走都走得不能安心。

不过若是有佣兵工会一直护着离火佣兵团,想来流云宗那些人也不敢做得太过。

“你放心。”星辰子点点头,笑道:“离火佣兵团属于我佣兵工会所属,老夫自然会帮衬着他们,流云宗那些人没有在离火佣兵团寻到你,也不会将离火佣兵团的人怎么样的,他们至少还不敢跟我佣兵工会撕破脸。”

……

……

议事间外的院落里,洛七夜比之以往都要沉默不少,洛展天看了看坐在那里一直低着头的儿子,在心里微微叹了叹。经此一闹,谁都知道天音那丫头会离开了,他家这死心眼的小子从生下来起,还从未露出过现在这幅模样。

院落里的气氛微微有些沉凝,而一直没动静的议事间大门却在此时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

“阿音……”当瞧见门内那一袭红色身影后,月笙当先出声喊道。

瞧见轩辕天音出来,一直等候在外面的众人皆是神色一亮,朝着她走了过去。

轩辕天音含笑看着众人,最后将目光看向洛展天,然后将手中佣兵工会颁发的玄铁星令跟矿脉所属权的文书递给他,道:“展天大叔,这是这次大赛给予冠军的奖励,其中有一样特殊的黄金手环正是我现在所需要的,所以我便自己拿了,剩下这些便是你们的了,从现在开始,离火佣兵团的地位将会成为整个大陆上的第一佣兵团。”

“丫头…”洛展天看着轩辕天音递来的东西,嘴唇微微抖了抖,却始终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来。

其实他也知道,若是不是因为有这丫头,凭他们离火佣兵团的实力是绝对没有来参加排位大赛的资格的,更不要说成为第一佣兵团了。然而在帮了他们这么多之后,却在她有麻烦的时候,他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这让得一向重情义的洛展天的心里感觉到分外的无力和愧疚。

离火佣兵团并不是只有他洛家父子二人,作为一团之长,他首先得为整个佣兵团里的那些佣兵负责,所以他不能因为私情,而让其他的人陷入危险之中。

洛展天愧疚的眼神被轩辕天音看得真切,即便他不说,轩辕天音心中也非常明白,而轩辕天音也并没有觉得洛展天的做法有任何的不对,是以对着他挑眉笑了笑,道:“展天大叔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这可不像咱们的洛团长了啊。”

将手中的东西塞到他的手中,轩辕天音目光转向一旁沉默的洛七夜,笑道:“洛大哥也是,你如今这幅模样可不像你了,虽然我现在要跟你们大家说再见了,可也不是以后都不再见了啊,等我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后,我还会回到离火城去看你们的。”见洛七夜沉默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笑了笑,继续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虽然我今日离开,可我跟洛大哥的情谊却依然不变。这片大陆虽然大,不过终究有我们再见的时候,所以洛大哥还是不要沉着一张脸了,要知道我可是最喜欢看洛大哥你的笑容呢。”

闻言,洛七夜的眸光微微动了动,看着眼前笑得明媚的女子,洛七夜扯了扯嘴角,声音黯哑地道:“天音说得不错,这片大陆再大,我们终究也会有再见的时候,是洛大哥一时想岔了。”俊朗的脸庞上再次露出一抹极其阳光的笑容,目光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认真道:“天音,我知道你的身份…特殊,也知道你以后面对的敌人非常强大,虽然洛大哥如今的实力低微,不过我会努力修炼,好让以后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依然可以站在你的身边帮助你。”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以洛七夜的聪明,自然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些关于轩辕天音的事情。但即便是知道,洛七夜却依然决心要帮助轩辕天音。

看着眼前目光认真而坚定的男子,轩辕天音目光一暖,洛七夜是她来到九霄大陆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在轩辕天音的心中,洛七夜的位置确实不低,他更多时候就像是自己的哥哥般,虽然从来不说什么,但总是默默地站在自己的身后,给予自己信任和支持。

伸张双臂,轻轻抱住洛七夜,“洛大哥,不管以后天音在哪来,我都会记得你这个大哥。”

“嗯!”洛七夜轻轻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低声道:“天音,走吧…洛大哥相信,不用多久,你的名字将会让整个九霄大陆所震惊。”

退出洛七夜的怀抱,轩辕天音将目光一一看向洛展天等人,然后在众人不舍的目光中,对着身边的月笙等人沉声道:“我们走。”

‘嗡嗡嗡嗡——’

空间被划开一道裂缝,轩辕天音头也不回地踏入了裂缝中,在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裂缝里后,四周的空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洛展天看着沉默不语的洛七夜,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那丫头不会让我们失望的,而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减轻一些麻烦,相信不用多久流云宗的人就会赶来,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

闻言,洛七夜双手紧紧一握,然后转身朝着庭院外去,“父亲,等这次事情过后,我会回离火总部闭死关!”

……

……

幽静的山脉中绿荫重重,参天古树遮天蔽日。

‘嗡嗡嗡——’

空间突然传来震动,瞬间打破了这一片宁静的山脉。凭空出现的空间漩涡里,十数道身影自漩涡中缓缓走出。

“阿音,咱们不离开佣兵城反而来这里干什么?”

月笙一出空间,便发现他们此行居然来到了佣兵城外的苍梧山脉中。目光疑惑地看着前面的轩辕天音,月笙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我们现在不离开中州吗?”

“中州如此之大,哪能说离开就能立马离开得了的。”轩辕天音一边打量着四周环境,一边摇了摇头。

那跟他们来苍梧山脉有什么关系?

月笙等几只目光疑惑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显然有些不明白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见月笙等人的疑惑目光,轩辕天音挑眉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虽然咱们是要离开中州,不过却不能如丧家犬般的离开,既然流云宗会派人来追杀我,我若是不做点什么给他们送一份大礼,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你想干什么?”啸月闻言红眸一亮,显然是对轩辕天音所说的给流云宗‘送大礼’十分的感兴趣。

“这片苍梧山脉东面是靠着佣兵城,从山脉中一路横穿到北,可以进入到北域的极地之雪原,流云宗的分宗总部在北域,你说我们若是一直从苍梧山脉中朝北而去,那些追击我们的流云宗强者可会知道?”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几人,脸上的神色露出如同狐狸般的狡诈。

经轩辕天音这么一说,墨染最先反应过来地‘啊’了一声,眼冒精光地道:“主人的意思是…咱们从苍梧山脉悄悄摸进北域,然后将流云宗在北域的总部给直接掀了?”

“不仅如此…”耀光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笑得一脸猥琐地道:“苍梧山脉是整个九霄大陆的第二大山脉,也是位于中央的地形位置,不管咱们从哪边走,都能去到四域的任何一方,也同时可以迷惑后面追击我们的人,让他们摸不透咱们到底是又去哪里。”

“同时嘛,我们可以一边往北域走,然后一边将自己的气息外露,然后顺便把那些追击我们的流云宗的人给全部击杀在苍梧山脉中,这便是你所说的先送一份给流云宗的大礼吧?”

听着墨染跟耀光二人的分析,这里其他几只皆是‘哦’了一声,恍然大悟。

只见轩辕天音‘啪’地一声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地道:“完全正确,在咱们离开佣兵工会之前,我就已经通知苏摩带着摩崖佣兵团的人先行从传送点赶回北域,我们从苍梧山脉横穿去到北域后,想来苏摩已经彻底将流云宗的事情给打探得清清楚楚了。”

“难怪,我说怎么自广场回去后,就没有瞧见魔族那个小子呢。”月笙紫眸微微瞪大,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轩辕天音,道:“你居然把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啊,虽然那魔族小子会帮咱们,但是摩崖佣兵团也不是他能做主的啊,那摩崖佣兵团的人会帮我们?”

“蠢货,你果然二得不要不要的。”就在月笙话音一落,只见他身边的耀光却是一脸嫌弃地一巴掌拍上了他的头,道:“苏摩当初在虚无空间内暴露魔族身份,你可有瞧见跟在他身边的那些战队成员有人露出过惊讶或者惧怕的神色?明显那些人都是知道苏摩的身份,你觉得这能说明什么?”

原本被耀光给一巴掌拍出怒气的月笙顿时一愣,然后傻愣愣地瞧着他,问道:“说明什么?”

他的这幅模样,别说是耀光了,连一旁的紫瑜都看不下去了。“月笙,亏你还是上古妖龙的血脉,你傻不傻啊?”

“说明什么?说明那摩崖佣兵团根本就魔族捣腾出来的玩意儿呗,否则摩崖佣兵团的那些人为何不惊讶于苏摩的身份,更甚至这么久以来,他们为何会一直针对云岚佣兵团?你傻呀?!”

瞧得被所有人给鄙视的月笙,轩辕天音摇头失笑,她有时候常在怀疑,当初自己到底抽了什么疯,居然捡了月笙这么一个二货。

“好了,你们就不要再欺负月笙了。”轩辕天音笑着一把拉过月笙,避免他再被其他几只轮流‘欺负’,笑着瞪了耀光他们一眼,道:“脑子这种高大上的东西是天生的,月笙没有,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他啊,知不知道?”

‘噗呲——’

哪知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其他几只皆是喷笑出声,看着目光哀怨的月笙,忍不住暗道:还说我们欺负月笙呢,你自己就是最欺负月笙的人,哪有你这样说话的,瞧瞧人家月笙都快哭了。

“阿音…”月笙目光哀怨的看着轩辕天音,似在控诉般,你居然说我没有脑子?!

轩辕天音被月笙这哀怨的目光给看得嘴角一抽,随即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好了,都别说了,虽然你们都分析得很对,不过接下来的‘游戏’却跟你们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我会把你们全部收进封神碑的空间内,这段时间你们就安安心心待在里面好好修炼吧。”

“啊?”

原本还兴高采烈的几只在听到轩辕天音要将他们全部收进封神碑空间内后都是神色一垮,不满地道:“为什么要将我们都收进封神碑空间啊?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那些追击而来的流云宗强者?”

闻言,轩辕天音翻了翻眼皮,看着不满地几只道:“今日在广场上你们的气息已经暴露了,我虽然能使用术法隐藏气息,却不能将你们的气息彻底隐藏,你们跟着我会暴露我的目标。”抬手召唤出封神碑,轩辕天音继续道:“而且谁说我是一个人,只是将你们收进去,换雪衣跟夙离出来而已,有雪衣跟夙离在,那些追击我的人来多少也是死多少。”

话落,只见封神碑上灰色光芒一闪,雪衣跟夙离便被轩辕天音自封神碑空间内给召唤了出来。瞧着雪衣跟夙离二人,月笙等几只也只能默默地进入了封神碑内去闭关修炼了。

雪衣还是如往常一样,一出来只是默默地站在轩辕天音身边,不闻也不问,完全就是一副轩辕天音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了雪衣一眼,对于雪衣这种沉默寡言的模样有些无奈却又无可奈何,雪羽大鹏鸟一族天生就是冷心冷情,再加上灭族之难后,雪衣的性情更为冷漠了。

目光看向一出来就挑眉看着自己的夙离,轩辕天音撇了撇嘴,将星辰子给自己的黄金手环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他。

“这是什么?阿音给我的定情信物?”瞧着轩辕天音手中的黄金手环,夙离的狐狸眼儿微微一挑,笑着道。

“你倒是想得美!”轩辕天音闻言嗤了夙离一声,将手中的黄金手环亲自扣在了夙离手上,道:“这是这次大赛的奖品,星辰子大长老特别拿出来的,据说能彻底隐藏佩戴之人的气息,你试试戴上这个,看神罚能不能察觉到你。”

夙离原本因为轩辕天音那句‘想得美’而黯淡下来的眸光又是一亮,后者的那一身万变莫测的术法,他虽然不完全了解,却还是知道她若想要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被人察觉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她根本就不需要这件手环。然而此时她拿出这件东西,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的。

“你是因为我,所以才要了这个黄金手环”夙离目光柔软地看着手腕上的黄金手环,一双狐狸眼儿里如盛了星光般,异常的璀璨。

“废话!”轩辕天音没有察觉到夙离不同寻常的语气,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道:“若不是因为你,我拿着这个手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闻言,夙离抬眸看着她,低低一笑,笑声如流水击石,清明婉扬。那双眼角微挑的狐狸眼儿弯出一抹极其愉悦的幅度,道:“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

轩辕天音微微一愣,目光怔愣地看着夙离,这还是她第一次瞧见夙离露出如此愉悦且舒心的笑容来。

一旁默不作声的雪衣看看轩辕天音,又看看夙离,那澄明空澈的眸子里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半晌,冷着声音平淡地道:“你们还有对视多久?有不少气息已经进入苍梧山脉了。”

雪衣的话如同一道惊雷般,让得二人瞬间回神,轩辕天音轻咳一声,暗暗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东方祁的名字,夙离却是极为不爽的瞪了雪衣一眼。

“咳…”清了清嗓子,轩辕天音挑眉看向四周,虽然她没有察觉到其他的气息,不过她却十分相信雪衣的话,毕竟以雪衣到达神君境大圆满的实力,还是比较可靠的。“既然流云宗的那些家伙追来了,咱们也不能闲着了,走吧。”

“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夙离跟上轩辕天音,有些好奇她会对这些追来的家伙们做些什么。

轩辕天音朝他跟同样疑惑的雪衣突然一笑,道:“布阵!”

“布阵?”夙离脚步微微一顿,好奇:“你要在这里布阵?布什么阵?”

轩辕天音低头自轩辕心锁内拿出一叠明黄色的符纸和一小捆红绳,回答道:“虽然我没有我家小五那般熟悉五行八卦,不过我用得最精通的阵法便是鬼影迷踪阵,苍梧山脉中的地势正适合我布下鬼影迷踪阵,这么好的资源,怎么能浪费掉呢。”

“鬼影迷踪阵?”

夙离跟雪衣闻言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茫然。

“什么是鬼影迷踪阵?”

轩辕天音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走走停停,手中的动手也是极为迅速,道:“就是能让进入阵中的人产生幻觉,且不懂破阵的人会在里面迷失方向,永远也走不出来。”

在四周隐蔽处贴上符纸,轩辕天音又让夙离跟雪衣一人拉着一截红线在林子四周绕了一圈后,才带着二人闪身跃上一棵约五六人合抱才能完全抱住的古树上。

“这又是什么?”

三人坐在粗壮的树枝上,夙离好奇地看着轩辕天音手中握着的几张人形的符纸,一双狐狸眼儿里全是好奇和兴趣,别说是夙离了,就连一直冷冷冰冰的雪衣都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轩辕天音手中的东西。

朝二人嘿嘿一笑,轩辕天音将手中的符人朝下方一扔,低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借法,分外化身,现身!”

‘嗡嗡嗡嗡——’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那被她刚刚抛出去的几道人形符纸立刻在半空中金光一闪,待到落地之后,夙离跟雪衣二人瞪大了双眼,吃惊地看着树下已经出现了至少有十个一模一样的轩辕天音。

瞧得二人吃惊的神色,轩辕天音难得的得意一笑,然后看着树下的十个自己,道:“你们去将流云宗的那些家伙分散引开,然后再分别把他们引到这里。”

‘唰唰唰——’

随着轩辕天音话落,只见树下那十个一模一样的轩辕天音立刻脚下金光一闪,朝着四面八方快速地掠了出去。

“她们居然连你的‘九天雷音决’都会?!”夙离看着那十人脚下用的身法,明显是来自鲲鹏的‘九天雷音决’中的九天御风步。

“那当然,不然怎么能叫做是我的化身呢。”轩辕天音看着那十个分外化身消失的方向,笑眯眯地道。

夙离闻言一噎,此时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说驱魔龙族一脉这如此强大的传承术法了。就连雪衣那张从来没有表情的精致脸庞上也露出一抹感叹,道:“难怪众神之巅上的那一位会如此忌惮驱魔龙族的传人,你们这一族果然是得天独厚。”

对于雪衣的赞叹,轩辕天音却是没在意,朝着二人摆摆手,道:“先别说那么多了,咱们就安安静静地待在这里,等着流云宗的那些家伙们来‘送菜’吧。”

……

……

“元天音,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林中深处突然传出一声暴喝,紧接着便是数道急促的破风声在林中快速的响起。

与此同时,在密林中的另一边,也同样发生了一样的事情。

“长老,那元天音已经被我们追得慌不择路了,前面那片林子已经是云悠长老他们所在的方向,咱们正好可以跟云悠长老他们来个两面包抄。”

“哼!那元天音居然敢杀我流云宗的两名长老跟数十名弟子,她以为她能逃得了我们流云宗的追杀不成!众弟子听令,全力追杀,今日务必要让她葬身在苍梧山脉之中。”

“是!”

------题外话------

嗷嗷嗷…拼了老命的又爆发了一次,快快快…表扬我。

说不定我一高兴,今天还会有二更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