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七章:下杀手,排位大赛落幕!

星辰子的话就无疑代表了佣兵工会的决定,一时之间整个高台之上都无人再出声。

‘嗡嗡嗡嗡——’

空间漩涡再次爆发出耀眼银芒,依稀看见数十道身影自漩涡中缓缓走出。

而当那一袭潋滟红衣出现在众人眼中时,看台上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喝,让得所有人眼中都是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

“流云宗弟子听令,全力击杀元天音。”

轩辕天音看看走出空间传送阵,便是听到这突来的一句暴喝,狭长的双眸微微一眯,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与此同时,便察觉到数十道气息顿时已经完全的锁定住了自己。

“住手!”

就在云映的一声令下,流云宗的人就要动手之际,高台上的星辰子却是大喝一声,然后随手一挥,直接将他们锁定住轩辕天音的气息给彻底打散。

‘唰唰唰——’

急促的破风声响起,广场上眨眼间就出现了不少人的身影。

轩辕天音看着护在自己等人身前的洛展天还有离火佣兵工会会在苏楠几人时,目光中多了一丝暖意。

“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居然将云岚的人给全部留在了虚无空间里,你这一举动,可是直接将云岚佣兵团给彻底得罪了啊。”瞧得轩辕天音的目光看来,苏楠老眼瞪了她一眼,小声儿地说道。

“父亲!”

洛展天看着自轩辕天音身后走出的洛七夜,鹰眸将他上下一扫,笑道:“来看这一场比赛,七夜的实力倒是进步不少。”说完,脸上神色一收,目光凝重地看向对面不远处的云映等人,沉声道:“待会若是云岚佣兵团的人不罢休,七夜跟天音丫头就趁乱先行离开这里,知道吗?”

洛展天跟苏楠二人的维护,让得轩辕天音轻软地一笑,将二人拍了拍,道:“展天大叔,苏会长…今日你们护我之情,天音铭记于心,不过你们倒是不必过于紧张,既然当初在虚无空间我敢杀云岚的人,就从来不曾惧过他云岚佣兵团,放心……”

“星辰子大长老,你这般做是干什么?”

就在几人说话间,对面的云映却是脸色阴沉地看向了高台之上的星辰子,刚刚他们已经锁定住了那女娃子,若不是星辰子突然插手,只怕他们早就将那女娃给杀了。

闻言,星辰子目光淡淡地看了轩辕天音一行人一眼,只见他周身突然荡起一股无形的波纹,然后整个人便是自高台上消失,下一瞬便直接出现在了广场之上。

只不过他出现的位置就令云映的脸色变了变,那星辰子一下高台便直接站在了离火佣兵团一行人的前面,这摆明了是要帮那群人了。

“云映长老,虽然你是流云宗的长老之一,不过你们既然组成佣兵团,并来参加了我佣兵工会的排位大赛,那么就应该要遵守我佣兵工会的规矩。”星辰子袖袍轻轻一挥,双手负于背后,目光淡淡地瞧着云映,道:“历来排位大赛都是残酷的,有人胜利自然也会有人陨落在里面,今日你们一起围攻我佣兵工会排位大赛的冠军,这又是作何?”

或许这里其他人会畏惧星辰子的凶名,不过云映作为流云宗的长老却还是不惧的。见星辰子摆明了是要帮离火佣兵团的人,云映老眼危险地一眯,沉声道:“你问我为何?离火佣兵团手段如此狠毒,杀我流云宗的弟子,这么多人亲眼看到,你觉得我是为何……”

“嘁!老家伙…你流云宗的弟子是人,难道其他参赛的人就不算是人了吗?”闻言,月笙却是嗤笑一声,目光嘲讽地看向云映,道:“你只看见我们出手狠毒,那你怎么没瞧见那云琦也是招招出手毒辣,他们死了只是他们技不如人,若是我们当时技不如人,死的可就是我们,到时候你这位流云宗长老可会像这样站出来为我们讨还一个公道?”

“我们再出手狠,也是凭的自己的真本事,既然这里所有人都有看见之前的那场战斗,那么想必也没人忘记当初云琦手中拿出的那个什么鬼玩意的招魂幡吧?那玩意儿才叫真正的阴毒呢!”在月笙话落后,一旁啸月也是立刻不屑地附和道。

当初云琦拿出招魂幡放出邪灵恶鬼时,这里的人自然是瞧得清清楚楚,只不过碍于流云宗的势力,却是没人开口说什么。

虽然没人开口说话,但是那看向云映等人的目光,却是闪烁不定,其里面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了。

流云宗一行人被月笙和啸月给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齐齐双眼冒火地瞪着他们,而二人似乎没瞧见流云宗那些人凶狠目光般,居然还朝着对面的人咧嘴一笑,笑出一口白晃晃的大牙来。

星辰子眼底噙了一丝笑意地瞥了身后二人一眼,随即转头看向神色阴沉的云映,道:“排位大赛历来都没有规定不许杀人,如云映长老这般,死了些弟子就闹起来的,只怕我们佣兵工会每百年一届的大赛也不用再举办了。”

“佣兵的世界本来就是胜者为王,从来只有强者生存的道理,想来云映长老也应该明白,否则你流云宗所建立的云岚佣兵团也不会成为北域中的一霸。”

随着星辰子的一番话落后,倒是有不少人都纷纷点头。

是啊,难道他们进入虚无空间参赛的战队就不是人命了吗?

本来每届排位大赛都是有着不少人都死在里面,可有舍便有得,这是众人都明白的一个道理。就你家的弟子死了,就得杀人偿命,那这么些年他们那些死在虚无空间的弟子的命找谁要去?

再说了,佣兵的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存,实力不够的人早就不知道死在哪次佣兵任务里了,你家弟子死在别人手上,那是他们技不如人,光说人家手段阴毒,刚刚所有人可是瞧见你家云琦用那古怪的招魂幡召唤怨灵恶鬼了,谁的手段阴毒还不一定呢。

一时之间,整个广场上的古怪目光皆是直直扫向云映等流云宗的人,让得原本就阴沉着的脸的云映,神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阴骘的双眼微微一眯,云映冷笑一声,看着明显是站在离火佣兵团那方的星辰子,隐怒道:“我流云宗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好杀的,既然星辰子大长老说佣兵的世界是强者生存,老夫倒是想要会会这杀我弟子的离火佣兵团,看看他们能不能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云映的话音一落,在场不少人都是撇了撇嘴角。

这老家伙可真是把脸不要了,杀你流云宗弟子的那女娃子才多大的年纪,你又是多大的年纪,这种话也亏你说得出口。

而云映又如何察觉不到这些人的神色,只不过那参赛的十人全部眼睁睁的被人给灭了队,即便知道自己这话说得太不要脸,他如今也全然不顾了。

流云宗自开宗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弟子被当众屠杀的事情,这事情一旦传回本部,只怕连他都会受到牵连。是以今日无论如何,他都要为那死去的十名弟子报仇。

“呵呵……”

一声轻笑突然响起,那笑声清冷却又带着淡淡嘲讽的意味,在这紧张的气氛下,显得极为突出。

轩辕天音自苏楠和洛展天身后走出,神情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阴沉的云映,狭长的双眸中有隐隐寒芒快速地划过。

见轩辕天音突然走出,洛展天跟苏楠脸色一变,急声道:“丫头……”

“展天大叔、苏会长稍安。”不在意地朝身后二人挥挥手,轩辕天音挑眉着云映,笑道:“既然这位流云宗的长老是要寻仇,自然是由我来解决最好,毕竟那云琦跟云岚战队的十人皆是直接或者间接死于我手。”

“你说对吧?云映长老。”轩辕天音微笑着看向云映,而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小丫头胆子倒是挺大,难怪在虚无空间出手也是毫不犹豫。”瞧得走到自己身边的轩辕天音,星辰子一双深邃的老眼微微一闪,尔后似乎察觉到什么般,目光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那从来严瑾不苟言笑的脸庞上竟然是噙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对于星辰子,轩辕天音还是有着一些好感的,单凭刚刚他的那番话,轩辕天音就对他心中抱着一丝敬意。如今瞧得星辰子那双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轩辕天音却是将脸上神色一收,朝他微微低了低头,道:“多谢大长老今日的帮助之情,虽然晚辈实力是差了点,不过胆子天生就大,所以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这位云映长老叫着喊着要找我,我自然得站出来了。”

轩辕天音的这一番话倒是让得星辰子哑然失笑,这丫头年纪不大,可是心眼子忒多。

什么叫做实力差了点,若是她的实力还叫差,那这里起码有不少人都得掩面惭愧了,真当他老眼昏花看不出来呢……

瞧得轩辕天音那正儿八经的神色,星辰子默了默,活了这么久,他若看不出来这丫头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那他就白活了这年岁。

“一人做事一人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云映冷笑一声,目光森然地看着轩辕天音,“你杀了我流云宗的弟子,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担?”

“哦?”轩辕天音眨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向云映,问道:“那云映长老觉得我该如何担呢?”

云映怒哼一声,“别说老夫欺负一个小辈,今日你若能侥幸在老夫手中活下来,这个仇我们流云宗不报也罢,若是你死在老夫手中,我流云宗自然也不会再算在你离火佣兵团的头上。”

闻言,洛展天跟苏楠却是一怒,这还叫不欺负小辈?

“云映长老,你这做法未免也太有失强者的风度,你是什么身份,这丫头又是什么身份,这如何能比?”

“若你们觉得老夫的提议不好,你们可以代替这丫头跟老夫打。”云映扫了一眼愤怒的洛展天跟苏楠,淡声道、

“好…我代替天音丫头跟你……”

“展天大叔!”就在洛展天准备答应代替轩辕天音的时候,却被轩辕天音突然打断。

“展天大叔,竟然云映长老是要赐教我,那么还是我去吧。”朝着神色阴沉的洛展天摇了摇头,轩辕天音不在意般地笑了笑,道:“我们离火佣兵团可没有打了小的,老的跳出来帮忙的习惯,所以展天大叔还是跟苏会长在一旁看着好了。”

打了小的,老的跳出来帮忙!?

这话说得可真是不大好听啊,这不明摆着是在讽刺流云宗的人嘛……

众人目光偷偷瞥向云映,果然瞧见后者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一张老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牙尖嘴利的臭丫头,老夫倒要看看待会你还能不能如此张狂!”

“这就不劳云映长老费心了。”轩辕天音闻言一笑,道:“请吧!”

“天音丫头……”

见轩辕天音真要跟云映动手,洛展天跟苏楠顿时神色焦急了起来,这丫头怎的如此大胆,那云映可是上仙境后期的强者啊,有佣兵工会出面,你这丫头上去逞什么能啊……

“那丫头自己有分寸,你们二人也不必太过担心,若到时候她真的有危险,老夫不会坐视不管的。”

二人神色焦急,想要上前阻止,然而正当二人一动,却是突然听到星辰子的传音。

有了星辰子的保证,洛展天跟苏楠二人对视一眼后,也只能将心中的焦虑给强行压了下来。

广场上的人群自动分开,为轩辕天音跟云映二人腾出了空地,原本应该是比赛结束后的狂欢,却变成了这样诡异的一幕,让得原本还想离开的众人,都齐齐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是想看看,这一场实力悬殊的对战,到底会是个什么结局。

‘轰——’

云映体内爆发出上仙境后期实力的威压,老眼森然地看着轩辕天音,冷声道:“小辈,别说老夫欺负你,让你三招,老夫再取你性命。”

让她三招?

轩辕天音眉头微微一挑,脸色古怪地看着云映,不确定地问:“让我三招?你确定?”

云映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神情颇为的不屑,“别说三招,就算三十招让给你都没用。”

轩辕天音闻言咬唇,目光无辜,似商量的语气道:“不用三十招,若是云映长老觉得欺负我一个小辈,脸面有些过不去,就让我十招好了。”

洛展天跟苏楠身后的月笙等人闻言齐齐嘴角一抽。

“好,别说老夫没给你机会,既然你只要让十招,那老夫就让你十招,小辈…出手吧!”云映继续冷笑,双手一挥,颇有几分气度的负于身后,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的星辰子跟月笙那一群人的古怪神色。

然而……

只见轩辕天音小脸上的无辜神色陡然一收,一股比他毫不逊色的威压猛地自轩辕天音的体内冲天而起。

在云映僵硬的神色中,轩辕天音红唇冷冷一勾,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无辜如小白兔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女杀神。

“既然云映长老这般大度,不愿意欺负小辈,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唰——’

天离火神鞭被快速抽出,带起一片火海。

熊熊火海剧烈翻滚,将整个中央广场的上空都给渲染成了一片火红之色。

惊呼声四起,谁也没想到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居然会出现惊天大逆转。

“上仙境!”

“老天,那女娃子居然是上仙境的实力,她才多大点的年纪啊……”

“啧啧啧…流云宗的云映长老居然在同为上仙境实力的对手面前如此托大,只怕现在他肠子都快悔青了吧。”

“不过那丫头只是上仙境前期,云映长老可是上仙境后期的实力……”

“嘁!你懂什么,强者对战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云映长老当众答应让那女娃子十招,这十招可是起决定性的作用啊,更何况…你们瞧瞧那女娃子的手中的长鞭,那鞭子上的波动可不像是凡品……”

人群中的议论声纷纷响起,以云映的实力自然是耳目二人,这样人的议论声如同一个巴掌般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然而当着这么多人说出去的话,即便他再不要这张老脸,也不能将之前的话给收回去,否则坏的就不是他一人的声誉,而是整个流云宗的声誉了。

目光阴毒的盯着轩辕天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臭丫头居然到了上仙境前期的实力。

难怪云琦他们一队人都全部栽在她的手中,原来如此!

“难怪你敢如此张狂,原来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上仙境。”火光冲天,将云映的一张老脸照得越发狰狞怨毒。

轩辕天音却是手持天离火神鞭,挑眉一笑,道:“在虚无空间里侥幸突破了而已。”秉持着不将云映气死不罢休打算,再次神色无辜地看向云映,问道:“云映长老不会看着我的实力已经到了上仙境而反悔刚刚的决定了吧?”

瞧得轩辕天音那装模作样的神色,云映只觉气血瞬间上涌,喉头也是一哽,“不过上仙境前期而已,休要在老夫面前张狂得意!”

“既如此…那云映长老就先接我第一招吧!”轩辕天音双眸一厉,握住天离火神鞭的手便是猛地一挥,血色长鞭瞬间带起大片的火光直直朝着云映的面门抽去。

“斩天神诀第一式——乱斩虚空!”

‘嗡嗡嗡嗡——’

红光化作无数利刃瞬间布满整个天空,然后带着一道道强劲尖锐的罡风,齐齐朝着云映飞射而去,如同万箭齐发般,让得四周观战的人皆是齐齐头皮一麻。

察觉到轩辕天音这一招的凶猛,云映脸色瞬间一变,原本负手而立的他却是双手突然探出,一道银芒自他双掌间突然凝聚而出。

银芒闪烁间,一件精巧的手环缓缓转动,最后化作一道约一人高的光遁,将云映给完全笼罩。

‘砰砰砰砰——’

令人头皮发麻的爆炸声响成一片,然而那些密密麻麻的红色光刃在打在拿到银色光遁上后,居然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招过后,轩辕天音双眼微眯,冷笑着看向云映,嘲讽般地道:“云映长老不是说让我十招吗?你这般举动又是为何?”

云映脸庞僵硬地一抽,沉声道:“老夫只说让你十招,可没说不能抵抗防御,你不能打破老夫的防御,只能怨你自己无能而已……”

呸!

听得云映居然如此无耻不要脸,别说是轩辕天音他们了,就连四周观战的人群都是齐齐在心里呸了一声,暗骂这老家伙忒不要脸了。

瞧得众人那些不屑的目光,云映面皮再次抖了抖,然而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咬牙继续无耻下去。

而轩辕天音在听见云映的话后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将手中的天离火神鞭收回,目光似笑非笑地瞧着被光遁保护得密不透风的云映,心中冷笑:这老家伙还真以为那么一个乌龟壳就能挡住她了不成?!

“今日云映长老的作为可真叫天下人真正见识到了流云宗的本质了啊。”轩辕天音轻声一笑,右手紧紧一握天离火神鞭,一片红光顿时冲天而起,“你还真以为那乌龟壳就能护得住你不成?今日我就打破你的乌龟壳让你看看!”

“离火神弓!”

‘轰——’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轻喝,只见那红光大绽的血色长鞭顿时变得虚幻,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凝聚成一把血色重弓。

当瞧见那把血色重弓时,这里的人齐齐心中一跳。

这血色重弓他们并不陌生,之前在虚无空间里时,云琦就是被这重弓给击杀。

当时整个光幕出现故障,在光幕恢复正常后,众人只瞧见轩辕天音手持重弓对准云琦的画面,根本没有瞧见这血色重弓从何而来。如今轩辕天音再次召出它,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那这把重弓竟然是那血色长鞭所幻化。

好厉害的武器!

在众人惊叹这武器的厉害时,只有云映却是神色大变。

那臭丫头的重弓好生诡异,只是被她这么锁定住,他就觉得背脊陡然升起一股凉意。

凉意刚刚一升起,就被云映自心中给否定,他的流云手环是流云宗宗主给的天宝灵器,连神阶强者的攻击都能抵抗住,又怎么可能被这个臭丫头的一箭给轻易打破!

就在云映在中心安慰自己时,轩辕天音却是直接抬弓、拉弦、瞄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红色光芒在弓弦上渐渐凝聚成箭,轩辕天音眸中金光快速一闪,那紧扣弓弦的手指猛地一松。

‘嗡——’

利剑离弦破空,如同一道闪电,带着绝对凌厉的气势,直射被光遁护在里面的云映。

‘嘭——’

一声惊天巨响,灭神箭正正的射在银色光遁之上。

众人的目光随之一凝,四周连呼吸声都是变得轻无。

‘咔嚓——’

一声脆响,在安静的广场上响起,明明是很小的声音,却让得这里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真的打破了?

众人目光变得不可置信,而光遁中的云映却是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的神色如同见鬼般的惊骇。

‘嘭——’

银色光遁的表面瞬间出现如蜘蛛网般的裂痕,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砰然炸开。

“噗呲——!”

云映猛地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却如同一颗炮弹般,狠狠倒飞了出去,然后擦着地面,带着一道狠狠的横沟,直直撞向广场边上的巨大石墙,将坚硬厚重的石墙直接给撞得倾塌了下来。

“云映长老!”

“长老——!”

惊呼声四起,流云宗的其他人皆是神色大变,齐齐看向那被埋入石堆下的云映。

然而,一道身影却比他们更快地闪到了云映的身边。

当瞧见那突然闪到石堆边的轩辕天音,所有人都是齐齐倒抽了一口气,神色惊骇地瞧着她,似乎已经明白了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子要做什么了般。

流云宗的人更是神色大变。

“你要干什么?”

“给我住手!”

流云宗内另一名上仙境实力的长老顿时朝着轩辕天音跟云映的方向掠去。

而也就在这时,洛展天等人的身后突然更快速地掠出三道人影,转身间便是拦在了这位流云宗长老的面前。

‘嘭——’

一声巨响,那准备出手阻拦的流云宗长老竟是突然吐血倒飞出去,然后嘭地一声砸在地上,将地面直接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深坑。

这一惊变,让得那些想去救援的流云宗弟子顿时一惊。

“云闲长老!”

深坑中,云闲长老目光惊骇地瞧着半空中那三道人影,见鬼般的道:“上仙境强者!”

‘嘶——’

广场上的所有人皆是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离火战队当中居然还有上仙境强者!?

众人目光看向半空中那三个虚空而立的人,当瞧见两男一女的模样时,刚刚抽完还没缓回来的气,又是一口抽了过去。

妈的!

不仅是上仙境强者,还他妈是三个妖兽化形的上仙境强者,这离火战队还要不要人活了,就他们这一队的实力,谁他妈脑子被门夹了才去跟他们争第一名!

月笙、墨染和紫瑜三人齐齐冷冽地看着下方流云宗的众人,冷笑一声道:“那可是他们二人的战斗,你们最好不要取插手,否则…只怕我们也会跟你们讨教讨教了!”

月笙话中的森冷杀意让得云闲脸色顿时一变,他一点都不怀疑这紫衣男子话中的杀意真假,如若他们再插手,只怕他们流云宗所有人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也就在流云宗众人被月笙三人的实力给震慑住的同时,不远处的轩辕天音却是再次动了。

“老家伙,今日也让你无耻够了,既然你跟我定下的战斗,若是不分出个胜负来,只怕这里所有人都不会答应吧。”轩辕天音目光森冷地看着躺在石堆中急促喘气的云映,刚刚那一支灭神箭,已经将他重伤,如今他也是在勉力支撑而已。

听得轩辕天音话中的杀意,云映惨白的脸色再次一变,喘息道:“你…你若敢杀我…流云宗绝对不会放过你。”

“就算我不杀你,流云宗也不会放过我,那么我为何不多杀一点流云宗的人。”轩辕天音闻言冷笑一声,随即目光变得幽深起来,“更何况…你流云宗即便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上你们的,怪只能怪你们是流云宗,你们的宗主是凌霄那个老王八!”

“你!”云映瞳孔一缩,神色惊骇地看着轩辕天音,此时他若还听不出这臭丫头话中的意思,他就白活了,她居然跟宗主有仇?!“你到底是谁?你跟我们宗主有什么仇怨?”

轩辕天音唇角勾唇一抹冷冽的幅度,看着地上气息委顿地云映,轻声道:“什么仇怨?杀我族亲的血仇,企图跟着众神之巅上的那群伪神害我家族的深仇,你说我是谁?”

‘轰——’

右手捏决,一股强悍的威压自轩辕天音体内冲天而起。

“杀我轩辕一族两名传人,企图毁我族根本,我若不报此仇,就不配姓轩辕!”

轩辕?!

她居然是轩辕一族的人!

云映脸色大变,想要开口说什么,然后轩辕天音周身的威压如同巨山般,压得他却是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洪荒破天指——一指破苍穹!”

‘嘭——’

金光闪烁,凝聚成巨大的指印,直直轰砸云映原本就重伤的身体上。

在受到如此凶悍的一击后,云映整个人顿时再次喷出一口血,整个身体瞬间被强大的力道给震成了一片血雾,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瞧得那凶猛的一击,广场上的所有人都是头皮一麻。

她真的将云映给杀了!

好狠决的手段!

一时之间,整个万人广场顿时安静得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

轩辕天音在击杀了云映之后,缓缓转身,目光静静地看向不远处流云宗的一行人。

而在轩辕天音的目光看来后,流云宗的人皆是神色变得惊慌起来。

“你…你还想干什么?”云闲被身边弟子扶起,目光惊骇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她杀了云映还不够,难道还想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不成?

惊慌中,云闲目光不经意间看向洛展天等人,急声道:“你要想清楚,你若是杀了我们所有人,到时候流云宗的报复可是你一个离火佣兵团能承受得起的!”

“离火佣兵团?”轩辕天音嘲讽一笑,目光不在意地瞥了洛展天等人一眼,在洛展天等人古怪的神色中,淡淡道:“我本来就不算是离火佣兵团的人,他们如何关我何事?你流云宗要找他们报复,是你们的事,将看人家佣兵工会答不答应了。”

目光一狠,冷笑着看着云闲,继续道:“我杀你们流云宗是我本来就跟你们流云宗有仇,要怪就怪你们是流云宗的人,你们流云宗想要找我报仇也要看你们到时候能不能寻到我了,以后但凡遇见流云宗的人,不管是人还是狗,我都照杀不误!”

轩辕天音的话让得流云宗的人顿时色变,然而只有洛展天等人却是在心中苦笑,这丫头为了撇干净自己跟他们的关系,居然是不在乎自己背上一个不仁不义的名声了。

“月笙,动手,杀了他们!”

随着轩辕天音的一声令下,原本就守着流云宗的月笙跟墨染和紫瑜三人顿时齐齐出手。

狂暴的能量充斥着整个万人广场,此时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惊骇的看着流云宗的人被人如此毫无还击之力的屠杀,哪怕是一些心性狠戾的家伙们也为之胆寒不已。

当爆炸声渐渐停止,那万人广场此时已经一片狼藉,而流云宗的所有人却是在那惊天的能量爆炸中尸骨无存。

谁也没有想到,好好的一次排位大赛,居然已流云宗被整个屠杀而结束,然而这一届的排位大赛,在所有来参加的比赛的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忆。

清风拂过大地,原本人满为患的万人广场此时只剩下轩辕天音一行人跟佣兵工会的人。

瞧着眼前的凌乱不堪,星辰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轩辕天音众人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将这里给毁成了这般模样,小丫头…实力不错,心性也够狠,你这性子倒是极为合老夫的胃口,既然你该杀的都杀光了,下面是不是该跟老夫去一趟佣兵工会,将你们这次比赛的奖励给拿了?”

瞧得星辰子那无奈的模样,轩辕天音倒是难得的不好意思了起来,目光带着一丝歉意地看向星辰子,道:“大长老,将这里给毁了,还真是对不住。”

“哈哈哈…”星辰子闻言大笑了一声,朝她摆摆手,道:“走吧,你们先跟老夫去佣兵工会,只怕不出一日,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将会传遍整个九霄大陆了,再耽误下去,流云宗的那些强者就该追来了……”

------题外话------

十月的第一天,瞧我多给力…居然更新了这么多,快…表扬我!(期待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