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77 翩然若仙

惊叫不断的一众人等,随着慢慢平息的风,也一个个的安静下来。

一群人,惊疑不定地看着周围,只觉得刚刚那一幕幕,奇异得紧,简直是刷新了他们的认知,看向元晞的目光,也少了刚才的轻视和不以为然,多了几分敬畏。

只是,在他们眼中的大变化,在元晞眼中却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真正的大头还在后面。

这样一番变化结束了之后,这小山谷中,也显然大大不同了。

之前就像是一幅水彩画蒙上了柔光,一切都温和了起来,连鸟叫虫鸣都好似柔情惬意的,显然是外公布置的那个大阵在起作用。

而现在,这幅水彩画上的柔光薄纱却被人揭去,那山壁的棱角,周围的嘈杂,远处的水流声,风刮过树叶的簌簌声,都如此的锐利,让人打心里觉得不舒服。

作为袁家当家人的袁海山,顿时感觉心头袭上一股不安的感觉。

这是他与先辈祖坟气脉相连,而受到的直接感应。

他下意识望向元晞,看到元晞平静止水的侧脸,那披着华贵白袍的身影并不高大,却如同撑起了这片天地,仿佛有她在,纵使这天塌了,也不会压到其他人。

就是这样的信服感,让袁海山一下子心头宁静了,这会儿也不慌了,静静等待元晞施展她的大能。

这头他是彻底相信元晞了,之前砸了那么多钱,搞了那么大的阵仗,请来那么多的风水师,都未曾有一人,走到元晞这样一步。

事到如今,天下能够解决他袁家之难的,除了元师傅,还能有谁?

元晞这会儿心头更是不慌,这眼前的变化是她早有预料的,不破不立,她刚才的雷霆手段虽然有些重了,彻底断了这一方地脉的气场,但若非如此,之后恐怕是麻烦重重,倒不如果断干脆一些。

她转身将袁海山叫来打下手的那些人喊来,让他们提着那些装着法器的箱子随自己而来。

这些法器还要埋在对应的地方才行。

做这番功夫,肯定是要翻遍周围几座山的,这可是体力活,上次袁海山可是深深吃了一番苦,这会儿元晞说他们不必跟来,他自然也就让家人们不必前往。

他可是更加了解自家这几个人的——他平时还有锻炼,自家这几个,最是惫懒,可是比自己都有些不如,让他们去爬山,开始大概还有几分兴致,到后来肯定是叫苦连跌,带去也不过是累赘,自己也陪着他们呆在这里好了。

带上了东西与一行人,元晞甩袖便悠然出发了。

元晞这一番出去,就是要将这些法器埋在那众山穴眼之中,以助催发这穴场之能,好让整个气场一气呵成,形成金玉满仓的穴场,成为整个仙童牧牛形地的一部分。

到了这个步骤,元晞的思绪飞得有点远,想得有点多,也感觉了几分惋惜。

若是她元家能有那般枝叶繁茂,便能够像先人留下的典籍中所记述的那样,寻龙点穴,众人皆出,各司其职,事半功倍。

如果元家尚且昌盛,她元家还有其他能用之人,她就不必自己亲自出马了,自己只要在地形图上点明地点,元家子弟自然能够替她而去,划出了范围再点穴,难度并不高,不少一刻钟便可做完这些事情,哪里还需要她亲自出马。

——惋惜归惋惜,元晞相信,终有一天,她元家,必然能够走到这样繁荣昌盛的一步的!

只是中途还有一人忍不住问:“这些埋在地里,万一被附近的山民挖去了怎么办?”

现在盗墓挖宝的故事流传得多,万一来了个什么人突发奇想,把这里挖开了,把法器拿走了怎么办?

更何况,他看着元晞埋得实在是漫不经心,法器面上只是随意地盖上了一层土,都压得不严实,若是什么时候下了一场暴雨,这土恐怕都会被冲个一干二净吧。到时候有人来到这里,都不必挖了,直接取出来就是。

这个问话的人大概是个对袁海山忠心的,毕竟这些法器可是袁海山花了大手笔买下来的,小小几件东西,加起来已经不下八位数了,若是被人挖去,肯定是笔大损失。

元晞随口答:“不会。”

她懒得多解释,只因为等会儿气场一成,这些法器自然会被收纳到地脉深处去,她自然掩埋得不用心,因着本就是无用之功。

而埋在地脉深处的法器,要想被人挖出来,不出动什么钻地机之类的,恐怕还真的做不到。这附近又没有什么矿脉古墓,所以这人担心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成真。

若是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这法器都被挖出来了,那只能说,袁家气数已尽,自然是上天因缘巧合地推动达成了这样的结果,就算是她,也束手无策。

富贵宝穴这种天赐之福,本就是非厚德者不能得。

元晞一如之前埋好了又一件法器之后,起身又赶往下一个地方。

刚刚问话那人就跟在她身后,憋红了一张脸,却又不敢再问了。

方才这小姑娘那神鬼手段,他可是真正见识过的,心中本就有几分敬畏,刚刚几句问话都已经耗费了极大的勇气,让他再问,他却是没那个胆子了。

因着每一个地方都是元晞亲自点穴埋的法器,所以花费的时间未免多了点,一圈儿走下来,竟然用了两个多小时。

这还算是效率快了。

元晞脚步轻快,走在一众保镖前面,爬了许久的山路也不见她气累脸红,她身后的那些保镖见一个年轻小姑娘都能做到这样一步,哪里好意思叫苦叫累,马不停蹄的两个小时爬山路下来,早就累得不成样,恨不得瘫倒在地才好。

在这些累得半死的保镖衬托下,一滴汗都没有的元晞,更是显得气闲神定,优雅从容。

袁海山几步上前:“元师傅,一切可还顺利?”

“当然顺利,只是一切还没有了结,不能说彻底妥当了。”

虽然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但元晞却没有掉以轻心。

因为最后这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若是有半分差池,那她之前的所有作为,都只是白用功,一切也只能宣布失败。

不过,到现在看来,元晞的把握还是很大的。

元晞话罢,又转头走进了那深山之中。

她此行,便是要去敲醒那惫懒的童子——

童子不醒,随性所欲,如何能够攥住这江河般滚滚而来的财富?!

此行只有元晞一人,其他人却是没有一个跟上了,只是看着她那坚挺如竹的清瘦背影,惬意从容地消失在了一片翠色之中。

这头,袁海山的女儿忍不住眼睛发亮,刚才她还在质疑这么一个年轻女风水师,这会儿可就是一片崇拜了:“接下来还有什么大动静啊,好期待!”

她那年纪尚小还在读初中的弟弟,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那位高人,这般神鬼莫测的手段,莫不是修仙中人?”他眼睛晶亮,目光炙热,恨不得立马拉着元晞问个清楚。

他这个年龄,看多了一些小说,总会对一些仙侠小说充满期待。

这堂堂首富之子,内心可是一直保留几分单纯的幻想,认为那些修仙人是存在的,自己也要走上这么一条超凡脱俗的路才行。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神仙中人般的元晞,虽然老爸说是什么风水师,但他却一心固执地认为元晞肯定是修仙者,最不济也是什么炼气士,肯定牛掰得一塌糊涂。

于是,他对元晞的态度也迅速转变,甚至超越了他姐姐对元晞的崇拜,直接奔着狂热而去了。

他的话,却让他那姐姐直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他哼哼两声,结果被自家老爸一掌拍在后脑勺,讪讪地摸着鼻子闭嘴了,却十分期待元晞待会儿结束了回来之后,要好好问上几句才行。

他们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仍然不见任何动静。

刚才两个多小时都等过来了,这再半个小时也不算什么。

袁家人也没有顾忌身份什么的,在地上铺了几张野餐用的餐布之后,就地而坐,中间还摆了几样吃食,倒是真的像是野餐来了。或者摸出了手机平板之类的,打发起时间来了。

刚才那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袁家小弟刚刚还在玩PSP,这会儿却已经没兴趣的,倒在地上看云。

“哎?这天儿怎么变了?”他开始还不以为意,以为就是普通的天气变幻。

可是很快,他便兴奋又高兴地大叫起来:“快看快看!有高人渡劫啦!”

“渡劫什么!叫你少看点小说!”袁海山瞪了儿子一眼。

平时对这个小子比较纵容,谁知道就养成这个一个古怪稀奇的性子,竟然对那什么修仙之类的深信不疑,估计也属于中二病一流。

但他随之往天上看去的时候,也怔住了。

刚才还晴空无云的天空,这会儿却迅速变了天色,黑云眨眼间便聚集压了下来,低沉得似乎触手可及,而黑云之中,闪电如蛇奔走,隐隐约约的轰鸣雷声仿佛就在身边炸开,吓人得紧,可是半天都不见落雨下来。

倒真的像是袁小弟口中所说的,跟高人渡劫一般的情形。

这样的天气变化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在场众人都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会不会那位姐姐做的啊?”袁家姐姐亮着眼睛问道。

袁海山一拍大腿:“有可能!你们先不要慌,去车上拿几把伞下来准备着!既然是元师傅的手段,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算袁海山不说,其余人想着造成这一切异象的是元晞,何尝不是心头大定,并不担心了,反而对眼前的场景带了几分期待地看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担心元晞会失败!

袁小弟本就兴奋得不行,他老爹的怒吼也没能浇熄他那熊熊燃烧的,一颗向着漫漫修仙之途的心,眼都不眨地盯着天象变化,并且迅速地观察每一个细节,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变化。

突然,他指着远方大叫,甚至从地上一跃而起:“仙人!仙人!”

仙人?

在场众人都惊了一下,顺着袁小弟的手指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看到那天空之中,有一雪白身影,看似遥远渺小,却衣袂翩翩,飘飘若仙,神秘悠远。

可不就如袁小弟所说,好似一位仙人?

所有人都噤声了,瞪大眼睛看着这玄幻一幕。

袁海山都被吓坏了——元师傅居然会飞?

元晞会飞吗?当然不会。

她只是被那些地脉中积蓄多年的生气给托到了空中,那起伏不定的地脉生气,可是让她摇摇欲坠。别人看来翩然若仙的身影,对于她来说,却是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才能稳住平衡,而没有从这半空中掉下去的。

她振臂甩袖,高吟古唱,那声音,似乎震动了天地,连这天气,也阴沉不定了起来。

元晞从怀中摸出一沓黄色符纸,是她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引气符,最适合用来引动生气,布置大阵了。

还好她这三天内一心画符,准备的引气符够多,不然这出乎她意料的大场面,都险些控制不住了。

元晞随手抛出一张符纸,黄色的符纸被风一卷,便随之飘向远方。

元晞又随手抛出一张。

她看似随意,但动作却极有韵律,那随意的一抛,其实暗中都有她别的想法在内,每一张符纸,都与这天地山川呼吸一脉,悄然与这片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当她手中最后一张符纸也飞了出去的时候——

元晞收起的赶山鞭再度取了出来。

赶山鞭挥动,又是熟悉的鹤唳清霄,搅动了这一方风云!

随着她赶山鞭的挥动,那些引气符的符纸,也应和了她的指挥,在空中飞舞,慢慢排列成一个圈。

符阵变化,那些黄色符纸的排列,俨然成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图。

八卦一出,那天上的乌云滚滚,都好似被镇压了一般,低压到就快要落下来的天空,也随之抬高了几分。

连电闪雷鸣,也没有刚才那般恐怖了。

元晞一手握着赶山鞭,一手掐着手印,手印变换间,这天地间的生气也在不断地震动!

------题外话------

今天传文的艰辛不想说了,电脑卡,软件卡,重点是网卡,卡得比乌龟好不到哪儿去,电脑手机试了几次,页面都打不开,十二点一过就正常了,气死我了,也不知道今晚能过审不,估计看到是第二天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