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75 仙童牧牛

天色渐晚,席景鹤没有多呆。

元晞思前想后了一夜,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的计划不妥,费了好些天心思的图纸,最后只能废弃,她倒也没有觉得惋惜,脑子里翻转的都是关于元家祖坟的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给袁海山打了电话,袁海山当然应诺,挂了电话转头就去安排了。

元晞还在自家坐着,突然听得外面雷鸣轰轰,天色骤然转阴,看起来竟然是要下暴雨了。

早起的时候,就看见天色有些暗沉,元晞便担心可能会下雨。

结果,果真是下了雨,豆大的雨滴眨眼间密集如天地之帘,模糊了风景和视线。

袁海山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苦恼地说起,因为大雨,恐怕直升机是无法出行了。

元晞当然不可能强求,叹息一声,只得说好等雨停。

谁知道这一等,便是一直等到了下午四点多。

中途元晞也没闲着,翻了翻家中的古籍,阅览了一下脑子中传承记忆,心中稍稍笃定几分,袁海山的电话便到了。

他已经派了人,就要到元晞的家门口了。

元晞换好衣服,带了一些简单物件,一出门,便看到门口停着的那辆车。

车子没有去袁家,而是到了距离元晞最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家五星级酒店很大,楼顶也有停机坪,刚好可以让袁海山行个方便。

元晞上到停机坪,地上还是湿漉漉的,不过天气已经放晴了,看起来,接下来也当是没有大雨了。

袁海山站在直升机外等着,螺旋桨绞起的大风吹乱了头发与眼,可是在看到元晞走上来的刹那,袁海山还是迎了过来。

这让几个不知情的人与酒店工作人员,都在心中暗暗诧异。

袁海山来到元晞面前,冲她点点头,示意请她上直升机。

螺旋桨的声音盖过了一切,现在声嘶力竭地吼也没有什么用,所以袁海山与元晞的交谈都是用眼神和手势来完成的。

两人上了飞机,系好安全带,戴上耳罩,雪白的直升飞机徐徐升起,然后朝着袁家祖坟方向而去。

那地方,虽然开车要一两个小时,可换作直升机,却是半个小时就到了。

元晞示意飞行员不要降落,而是沿着她在地图上勾出的那片地,绕着飞了一圈。

元晞眼睛泛光的看着那直升机舱外的大好河山,秀丽景色。

早上她还在叹息这雨来得不好。

可现在,她却要赞叹这雨,实在是来得太及时了!

若不是这雨,她竟然也看不到这样一番波澜壮阔的景色——

大抵是因为下了雨的缘故,秀丽翠色的群山山腰上,翻腾着卷卷云雾,皑皑白雪般堆在一起,又没那大雪的沉重,而是显得飘逸仙气,霎时间便将这群山,变得好似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

而恰好临近太阳落山的时候,放晴的无云长空,遥远之际,跃起一轮金盘,光芒并不刺眼,却在这片云雾山河之上,点缀了粼粼金光,让那白雾云海,也变成金雾如纱了。

这样的壮阔美景,可遇而不可求,饶是见多了世面的袁海山,也忍不住眼睛晶亮,心中赞叹。

他更加高兴的,是因为这云海之下,便是自己的祖坟所在!

能是这般人间仙境的地方,难道风水能差到哪儿去?

他转头去看元晞的表情,见她一脸神秘微笑,上午还有些忐忑不安的心,这会儿已经是大安了。

他却不知,在元晞的眼中,这山河美景,还有另外一番炫目!

她眼中的世界,是充斥着天地灵韵生气的世界,那灼灼的金光耀目夺日,云海之中,好似有一童子,提着牛鞭,恣意随性,潇洒快活。

她果真是目光所限了!

好一个仙童牧牛!

更重要的是,随着那雾海翻腾,群山只露出山尖,更让元晞发现,原来这些山的形状,或元宝,或仓库,或金或土,可谓是堆金积玉,富贵满仓!

这般极为仙气儿上佳的真龙贵穴,总算是让元晞明白,为何当初外公途经此地,会选择出手帮袁家人寻龙点穴了。

根源可不就在这仙童牧牛之形地之上?

元晞瞬时间便想明白了。

大概,当年外公见了此地,甚是心喜,他老人家目光高远,自然看得出来未来这是一个何等的大富贵福地,当得是财源滚滚、名利滔滔之局!

可惜的是,这还是一块藏匿起来的璞玉,尚且没有到应当挖掘解开它的时机。

多年前的仙童牧牛之形,还没有彻底形成,只得其形,不得其韵,贸贸然点穴,不过是浪费了一方风水。

而到了今天,这仙童牧牛的风水地,已经是时机到了。

彻底明白了此地奥妙之后,元晞已经是心中彻底安定。

她推翻了之前的图纸方案,到底是没错的。

不说她那图纸,改动太大,首当其冲的便是人工痕迹太强。

风水风水,求的便是一个天赐福缘,若是人工斧凿出一个风水宝穴,那哪里是风水宝穴,只不过是只得其形不得其韵罢了。

元晞若是按照自己之前图纸上做了,想来,虽然可以一解袁家的风水之难,可同样的,可毁了这仙童牧牛的大好风水,从此此地也沦为平庸,虽然仍可富贵,可比之仙童牧牛的格局,却是差得太远了。

只是面前这仙童牧牛的风水地,尚未气脉一气呵成,就需要元晞推波助澜一把了!

元晞已经已然草草勾勒出一个壮阔不已的计划,这将是她布置的最大的一个风水局,过往的那些手笔,就为之逊色了很多。

想到这一点,元晞都不由得生起几分激动,只是脸上习惯冷淡,才稍稍不显罢了。

元晞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可以了。

这附近的地形没有什么适合降落的平坦之地,最后自然是返航了。

路上的时候,介于噪音太大,袁海山实在是找不到机会询问元晞,而一到了刚才的那个酒店,下到茶餐厅所在的楼层,喝了口热茶暖暖胃之后,袁海山便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元师傅,怎么样,今日可是有收获?”

元晞眯着眼睛,眼前氤氲浮腾的水雾让她想起了刚才那壮阔云海,不由得笑笑:“当然是有收获的了,而且是大收获。”

袁海山兴奋地睁大了眼睛:“哦?”

“袁先生可知仙童牧牛?”元晞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以前我是有些局限了,如今放宽了眼界,才发现原来袁先生祖坟远远不止牛形地,或者是渔翁撒网那般简单。”

“仙童牧牛?”袁海山有些好奇。他不懂风水,当然不知道这风水喝形之术。

元晞便跟他解释而来:“这仙童牧牛,仙童看似恣意随性,潇洒随脱,一心只顾放牛,十分与世无争,可事实上却是在等待时机,静观其变。只要有了那个机会,他便会猛然出手,攥取财富,对于牧牛仙童来说,笑纳八方财富才是应该之理。而且仙童牧牛,又是踏踏实实,一心耕耘,并非华而不实,而是真真正正有实业之基的。你说对于袁先生你来说,是不是大好事?”

袁海山听着元晞的话,越发的激动向往,恨不得立刻重回当地,好好看看元师傅口中那个神奇得不行得仙童牧牛之地!

可他很快又起了忧心:“但那五箭之地?”

“这个你倒不必担心,那五箭之地只是小小毒瘤,等待整体的风水大局一成,自然而然便会消去,不足为虑。”元晞早就有了对策。

那五箭之地,在仙童牧牛那样的大风水格局之下,久而久之,也会蕴养出一个五福之地吧。

袁海山也抓住了元晞语句中的重点:“风水大局?元师傅要布置什么风水大局吗?”

“是的。”元晞点点头,“事实上,那里虽是仙童牧牛的格局,但是气脉并未彻底形成,我恐怕得布一个风水大局,才能联通风水气脉,真正催动那风水地的作用。要知道,那仙童牧牛之旁,便是滚滚江水,可谓是财源滚滚,名利不断!”

袁海山听了如此久,心态倒是慢慢平静下来。

他叹了口气:“原来,当年那位高人,竟然是送了我家这么一大福缘。”

元晞郑重地点头:“没错,当年那位高人就是看出来了可能形成的仙童牧牛格局,才会点穴在那里,布下一个大阵,以仙童牧牛的源源底蕴为根本,早就了你家这一场泼天的富贵。只是他当年见到的山水,与现在可有大不同,地壳蜕变,虽然有福缘之兆,但也有可能变成恶源穷境,上天的事情哪里能够料得准,想必当年那位高人,也应当是这个意思吧。”

袁海山心海翻腾,最终冲着元晞拱了拱手:“谢过元师傅慧眼如炬了。”

“是你的,谁也拿不走。”说着,元晞挑眉一笑,“话说,若不是今天一场雨,让我意外见了那里的异景,我又怎么会得知那里是一个怎么样的福地?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罢了。”

袁海山连忙说是。

只是从头到尾,元晞都没有告诉袁海山,当年那位高人,正是自家外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