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74 请柬

元晞已经有了腹稿,接下来就是探讨计划的实施。

她在这荒山野地一连住了好多天,住的是帐篷,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果子和鱼肉。并抓着这个时间,把周围的地形都仔细走了个遍。

为此她还不敢告诉席景鹤她已经回京城了,若是让他自己自己又住在了荒郊野岭的地方,到时候又免不了一顿责备。

……在这个时候,元晞面对着席景鹤的时候,总是无比心虚。

完全掌握了周围地形之后,元晞开始在自己画的风水画上,布置计划了。

她回到自家小院儿,关门苦思画图,一关就是两天。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整个人看起来疲惫极了。

虽然一夜不睡对她来说没什么影响,但是禅精竭虑地思考两天,却极大地消耗了她的心神,她的眼睛下面甚至出现了黑眼圈。

不过,对于拿在手上的风水画,她还是很满意的。

有了这个计划,至少袁家祖坟的问题是可以解决了。

站在阳光下的小院子里,刺眼的光让她忍不住眯起眼睛,抬手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自己筋骨,元晞打算去厨房弄点吃的。

“饿了吗?”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元晞惊得看去,才发现那廊下站着的人,不正是席景鹤?

她挑眉,正有些心虚,脑子却极快地转动想出了应对的办法,笑得自然地走了过去:“阿鹤,你来了!给我做吃的吗?”

“好让你继续在房里关上两天?”席景鹤的脸色不怎么好。

任他再怎么叮嘱元晞,她怎么就是不听呢?

席景鹤只觉得无奈又无奈,简直束手无策,连面对家族事务中最棘手的问题,都没觉得又这么无奈过。

元晞干笑了两声:“……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

席景鹤皱眉看她:“听说,你不仅在房里关了两天,还在外面呆了好几天都没回来。原来你早就回了京城,却没告诉我,嗯?”

听说?

元晞往旁边一扫,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不远处探出脑袋的两个损友。

卖友求荣的两个家伙……

元晞一瞪,吴清影和苏萌两人赶紧逃之夭夭——谁让她们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呢?

元晞抿嘴一笑,星眸弯弯,一贯只有清冷的脸上,这会儿竟然添上三分讨好,却是再自然不过。

她伸手抱住席景鹤的手臂:“我只是忘了。”

元晞清冷如玉石击罄的声音在放软了之后,只觉得软糯娇俏,微微上挑的语气,落在席景鹤耳中,却是让他心里一动。

他定睛看着元晞,极为深沉的黑眸中翻滚着浓浓的情动。

“你真是。”他又是气又觉好笑。

元晞直接踮脚在席景鹤唇边亲了亲,亲昵的动作就像是小动物的讨好。

席景鹤哪里受得了元晞主动,心中气消了不说,拉着她便狠狠吻了一番,在她唇上碾转厮磨,并未远离,两人凑得极近极近,他轻声开口:“下次,不要让我担心。”

元晞何尝不曾因为他对自己的担心而动心。

她仰头看着席景鹤,眼底闪烁着盈盈的水光,好似一泓秋水泛波,脉脉动人。

“知道。”

席景鹤已是彻底没辙,哪能继续找她算账,拉着元晞的手,又忙活到厨房去给她做饭了。

听说她关在房间里面快两天没出来,估计什么东西都没吃。

刚才他专门出门去超市买了一堆食材,正好给元晞弄一顿丰盛的。

吃饭的时候,元晞的手边还摆着那个速写本,上面是她这些天的成果。

席景鹤见元晞吃饭的时候,目光也不断在速写本上流连,也顺着看了过去。

“这就是那袁海山的祖坟?”

元晞点点头:“嗯,袁海山的祖坟甚是奇异,你记得上次在那里,我跟你说过吧。后来我不是发现了一方云牌吗,结果是我外公的,原来为袁家点穴的人,就是我外公。这世上的缘分,兜兜转转的还真是……”她笑笑。

席景鹤早就听元晞说起过她的外公,听闻是位高人,虽然不懂风水之道,但元晞外公那能够寄心于山水间,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神仙生活,听来也是有几分敬佩的。

“对了对了,我跟你说说我的这个计划啊。”元晞来了兴趣,兴奋地拉着席景鹤便说起了自己打算对袁家祖坟的改造。

席景鹤虽然不懂,但元晞讲得还算浅显,他靠着强大的理解力,也能明白一二。

更重要的是,他听得很认真。

有的时候,还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给元晞提一点意见,偶尔也能给元晞一点灵感。

——两人看似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能交谈的话题甚少,元晞不懂金融政治多方博弈,席景鹤同样不懂阴宅阳宅寻龙点穴。

但是,两人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去理解对方,也让两人的世界不断融合交集。

“等等,我觉得不对。”元晞突然紧紧蹙眉。

席景鹤看她:“哪里不对了?”他又看了看元晞的图纸,作为涉及过房地产行业的,他也能够拿出一些参考意见,“工程量有点大吧,这样大的动作,没有两三个月下不来。而且那里虽然修葺了一条小路出来,但对于工程车来说,还是进不去的,这一点是有点麻烦。”

“这也是问题。”元晞开始也考虑过,不过她想到袁海山的能量,这些显然不是问题,她纠结的点并不是这个。

外公怎么说来着?

时机到了!

没错,那个地方原本就是一个大富贵之地,可单凭一个简单的牛形地,就算有大星辰格局,也怎么可能早就一个首富家族?

她到现在为止,所做的所有想法,都是建立在解决袁家祖坟问题上面。

可解决了之后呢?

就算问题解决了,牛形地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极富之地。

外公说过,那是一块尚未发掘的美玉。若是有那五箭之地,又如何能够被外公称得上是美玉呢?

很明显,她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看到。

风水,大风水。

“看来,还是我所看到的太局限了。”元晞皱眉苦恼。

“从空中看如何。”席景鹤理所当然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直升机。”

元晞眼睛一亮:“对!空中!”

她竟然忘了这一地。

现在早已经不是科技手段落后的过去,以脚丈量不出来的大风水,那便从空中看好了!

席景鹤不说之前,元晞之前的思想竟然完全受到了桎梏,压根儿没有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办法!

元晞原本想给袁海山打电话,看了看时间,又停住了,都快晚饭时间了:“有点晚了,明天再给他打电话好了。”

席景鹤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哦,对了,你朋友说昨天有一个你的信件,就在客厅茶几上。”

“是吗?”元晞起身匆匆去客厅茶几上拿了,拆开一看,才发现是一张请柬,一张抬头专门写着元晞名字的寺庆。

龙泉寺百年寺庆?

对了,前几天,弘延大师还与她打了电话过来,说有一场盛会邀请她参加,原来就是这龙泉寺的百年寺庆。

席景鹤看到请柬,有些意外:“这请柬我那儿也有,晞晞你去吗?若你去,我便与你同行好了。”

信奉佛门的富豪权贵可不少,这龙泉寺又是个很有名望的名寺,所以这一次基本上给京城所有能够挂上号的人物都送去了请柬。

而席景鹤本来没打算要去参加这百年寺庆的。

事实上,席景鹤在京城的名声看似神秘又强大,但是他露面出风头的时间极少,包括京城那些二代,递出的邀请他也从来没有答应过。

倒不是他高傲不愿意与这些人同流,这只是他低调。

就算他在国外的势力再庞大,但在国内的根基却很浅,便是过江龙也压不住地头蛇。

如果打交道,肯定少不了摩擦碰撞。

与其麻烦,不如一开始就不踏进这个圈子。

不过现在元晞要去,他作为家属陪同,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啊。”元晞当然点头,“弘延大师算是我忘年好友了,他的邀请我当然不能拒绝,百年寺庆,这么一场盛会,恐怕不会是一场简单的盛会吧。”

元晞忽然想起,上次电话中,弘延大师若有若无提到的它意。

是啊,她既然都已经决定来这京城了,何必始终躲躲闪闪,不露真面呢?

那些人知道了她是元家人又如何?

她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执掌风水正统的元家已经荣耀归来,她就是执掌此代元家家主之位的人,她要背负的,是重振元家,让元家重新站在风水界的责任!

记得外公曾经还说过,这京城是个龙潭虎穴,能人异士很多,风水大师更多。

她之前疑惑过,自己为什么没有见到。

现在想来,既然没有会面平台,当然不可能见到,人家也不知她名,不可能平白无故送上门来,若是真的有了那个时候她反而要警惕了。

这场百年寺庆,不正是一个让她打出名声的一个大好时机?

倒是感谢弘延大师的一番心意了。

而这偌大京城,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上一闯才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