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72 云牌

“至于,那位高人所说的,期限所限,应当是跟那个五福大阵有关吧。阵法毕竟都是有时效性的,时间到了,效力慢慢流失了,自然也就凸显了原本的恶相。”元晞冷静地推测道。

袁海山却有些动摇,甚至作出了一点不好的猜测:“既然如此,那可有解决的办法?”

元晞瞥他一眼,知道袁海山心里面在担心什么。

“此地一定有其他的奥妙,若非如此,就算再好的大阵,都只是无根之木、无源之萍,根本不可能成就这般好的后果。”

袁海山总算是稍稍宽心:“那……”

“其实要说风水,此地风水好的地方,非常好,比如那条山脉为来龙,将近入穴处顿起高大星峰,踊跃奔腾,甚是雄伟,龙气大旺,乃是非福缘深厚之地不可有。还有一些,我来的时候也与袁先生你说过,江流纵横,有几分渔翁撒网风水地的模样,但却要比渔翁撒网更好。”

袁海山当然知道元晞是话还没说完。

“那不好的地方?”

“也就是那五箭之地了,还有我之前见了那幅风水图,写的最后几句评语——白虎抬头、砂者残缺、气脉微弱。”

袁海山跟着点头,他还记得元晞当初留下那一段评语中的话。

当时他可还很震撼,谁能想元晞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竟然能有这这样的本事切中重点,只可惜后来没能联系上……

不过现在一切都好,既然已经重新请回了元师傅,那自家的问题,元师傅是肯定能够解决的。如今的袁海山,对元晞有一种强烈的信任。

元晞随之道:“当年那位前辈布下五福大阵,扭转了五箭之地的险恶,从此流水悦耳,清风柔和,青草遍生,恶地反成富贵地,得龙气滋养。而他既然说了有解决的办法,那说明肯定有后手,这奥妙,必然就在周围。”

元晞说罢,抬脚走到了袁家祖坟坟墓周围。

毕竟是首富家的祖坟,葬了好几位袁家的长辈,修葺得虽说不是富丽堂皇,但古典大气是肯定有的。

因为时常还有人专门过来打理,所以坟头上的草都休整得整整齐齐的。

元晞不断地在这附近缓慢踱步。

既然是布阵,单单只利用地势的改动,是不可能的,这其中肯定还有阵眼,只要找到了镇压的阵眼,那她就能找到其中的端倪。

可惜,走了一大圈下来,元晞都没能发现。

一时之间,她竟然有些痴迷在其中了。

眼看着太阳下山,已近黄昏了,袁海山不好意思地对元晞说道:“元师傅,要不,先回城里去吧,明天再过来也是可以的。”

元晞已经抓住了其中的些许线索,又怎么可能愿意这个时候离开呢?

“二位先走吧,今天晚上,我打算就呆在这里了。”元晞随口说道,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袁海山却傻眼了:“元,元师傅,你不离开怎么行?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这大半夜地呆在这荒山野岭的!”

元晞却摆摆手:“不碍事,我早就有经验了,以前经常在山里,一呆就是半个月。”

她觉得无所谓,可袁海山却完全不可能就这样任由元晞呆在这里。

毕竟人是他千辛万苦请来的,这下子又怠慢人家,怎么可能!

从刚才的一系列表现,袁海山就相信元晞肯定有在这种荒山野岭生活的经验,但是他却不能就此任凭一个年轻女孩儿呆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可惜,袁海山无论怎么劝,元晞都一点未动摇。

她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在她看来,相地看风水,不同的时间,也可能带来不一样的变化,也许她晚上在这里能够发现一丝别的线索呢?

“对了,刚才我看到后备箱中有帐篷是吧?”

“……”

袁海山最终还是没能拗过元晞。

虽然他主动说要留下来陪着元晞一起,又因为只有一顶帐篷,最后放弃了这个决定,和小李一起会城中去了,走之前百般说明天自己一大早就会赶过来。

元晞无奈地将袁海山送走,松了口气。

其实袁海山在,她反而有些施展不开,她倒是更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袁海山走之前就让小李手脚麻利地搭好了帐篷,帐篷虽然是简易帐篷,并不大,但对于元晞的体形来说,可以说是完全足够。

除了帐篷之外,还有一张毛毯,一张折叠的椅子,再加上生好的一团火,元晞觉得现目前这个条件,比自己在外历练的时候,身无外物地在山中生活的条件要好得多。

她没有急着休息,而是继续踏上了探寻的路。

以她的身手,翻山越岭是再简单不过的,两三个小时后,她觉得有些累了,回到了帐篷旁边,喝了口水。

回到帐篷旁她才发现,自己随手丢在这里的手机,上面竟然有三十几个未接来电。

有几个是吴清影和苏萌打来的,其他的,竟然全部都是来自于席景鹤的未接来电。

有什么急事吗?

元晞想着,也迅速回拨了回去。

电话响了半声,就迅速接通。

好像席景鹤此刻就是把手机握在手上,随时等着她的电话。

元晞还没开口说话。

“你在哪里?”席景鹤严肃的声音,扑头盖脸就来了。

元晞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给席景鹤说自己要留在这里的事情,也没给他打电话,要是他去小院儿找自己……

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我?现在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

她实在是做不出欺骗席景鹤的事情。

但很明显,如果席景鹤知道了……

席景鹤听到她的声音安然无恙,稍稍安心,却不知道让他更加暴跳如雷的地方还在后面。

“什么偏僻地方?”他皱眉,还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元晞看了看周围:“唔,一个风景宜人、鸟语花香的地方……”

“晞晞。”席景鹤的声音越发的严厉了。

元晞无奈地只得说出了真相:“好吧,我现在在袁家的祖坟地,就是那个袁海山,我今天是过来看风水的,这个地方有些奇特,就多花了一点时间……”

席景鹤按着自己的额头,一副无奈至极的口吻:“那你说,要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不回来了……行吗?”元晞这个在自家最敬畏的外公面前,都从未软过的人,此时在席景鹤面前,却心虚了。

席景鹤却气得不行:“不行!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呆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其实我以前有经验,所以没什么不习惯的。”刚才元晞在袁海山面前可以理由一套一套的,十分理直气壮地将对方说得哑口无言。

但是现在,她在席景鹤面前,却几句的辩驳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经验的问题吗?”席景鹤压了压怒气,“那你说你在什么地方,我过来陪你。”

他也知道元晞的脾性,她决定的事情,是很少改变的。

那他过去总行了?

元晞能拒绝吗?

当然不可能。

挂了电话之后,元晞也不敢乱跑了,无奈地呆在原地,看着烧得正旺的一团火焰,静静地等着席景鹤到来。

这个世界上,能让她这般无可奈何的人,也就只有席景鹤一个了吧。

不到一个小时,席景鹤就赶到了。

估计他是飙车过来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那头的大公路还好,这边的山路小路,可是连灯都没有的。

还亏得席景鹤车技好,这一路上才没出什么问题。

元晞的帐篷距离小路也不远,席景鹤下车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一团火焰,旁边还有一顶帐篷,以及一个人影,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席景鹤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元晞。

他从后座拿了一个袋子,大步走了过去,

元晞听到响动,一下子抬起头:“阿鹤?”

席景鹤的脚步顿了顿,还是走到她面前,将带来的袋子塞到她的怀中。

“这是吃的。”他口气不大好,大概还是在气元晞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荒山野岭地方的事情。

元晞瞅了他两眼,也不敢说自己不饿,从袋子里面扒拉出一个饭盒和一个粥壶。

“记得吃完。”席景鹤随意盘腿而坐,也没有在意地上的脏污会不会毁掉他昂贵的裤子。

元晞默默打开饭盒和粥壶,慢慢吃了起来。

“阿鹤,你吃吗?”元晞小声地问道,气势平白弱了三分。

席景鹤其实早就被粥香给勾引到了。

他晚上去小院儿找元晞,就是想和她一起吃饭的,忙了一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了,谁知道却没见到人,打电话也不接。

他急得不行,自然没心思吃饭,虽然后来得了元晞的消息,但他满脑子想的也是赶过来找元晞,想着她吃没吃东西,自己还饿着也忘了。

腹中还饥肠辘辘,闻到香味,他的目光也飘了过去。

元晞轻轻一笑,也就地坐在了席景鹤旁边,还把自己的毛毯分了他一半。

篝火前,两人并肩坐在一起,披着一张毛毯,吃着一个饭盒,喝着一个粥壶,虽然没有再多的东西,却觉得一切就已经很满足了。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还是这样坐着,元晞靠在席景鹤的肩上,仰头看星星。

“你喜欢星星吗?”席景鹤开口问。

“嗯,有谁会不喜欢吗?”

席景鹤笑道:“是啊,有谁会不喜欢。可惜,以前我太忙,竟然没有一点闲暇的时间,可以让我停下来,看看这漫天星空。”

城市里也是没有这样明净漂亮的星空的,就算晚上有那个闲心去看,看到的也只是一片阴霾。

也就只有这样的山野之地,能够看到漫天干净明亮的星星,夜幕低垂,仿佛就在自己眼前,伸手就可以碰到。

元晞半眯着眼睛,惬意地吸着清新空气,看着那星空之中,还有一个星星在摇动,仿佛有星光坠于野。

等等,星星?

“对了!星星!”元晞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喜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席景鹤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我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东西,也许就能解开这个地方,那位高人留下的奥妙。”元晞想着,就已经按捺不住了,迫不及待地起身就要去什么地方。

席景鹤自然想要跟去,元晞拒绝了几句,没能说服他,便只能让他与自己一起。

元晞随着刚才那道星光的方向而去,手中不停地掐算,口中念念有词,脑中闪过的是无数风水中与星图有关的记载。

庞大的信息流中,让元晞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她迅速与面前的情况一联想——

“阿鹤,你退开些。”

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她取出了自己的赶山鞭。

席景鹤是第一次见到她施展这些风水师手段。

元晞踏足震动脚下气脉,赶山鞭随之挥动,黑暗之中,生气仍旧被牵动着,不断地震动,摇晃,竟然让这大地都随之震动了起来,好似地震。

元晞忽的一跃而出,在黑暗之中抓住了什么东西。

席景鹤稳住身子之后,走到元晞身边。

“发现什么东西了吗?”

元晞低头,在黑暗中,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手中握着的一方金属之物。

是一个云牌,是不知名金属材质的,上面雕刻着祥云纹路,这些祥云纹交错连接,拼出了一个图案。

这个图案她觉得有点熟悉。

那种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一个人。

“不会吧……”她喃喃道。

难怪,难怪会有一份缘分,促使她来到了这个地方,接下了这个案子。

原来,一切都是已经注定的。

“怎么了?”席景鹤问道。

元晞苦笑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我明天大概要去一个地方,两天之后才会回来。”

说罢,她收好了云牌。

这云牌虽然是镇压阵眼之物,但是现在这个大阵都已经慢慢失去了力量,这云牌存不存在,也无关紧要了。

至于元晞要去什么地方,席景鹤没有追问。

只是拉着她,回到了帐篷处。

晚上,元晞是枕着席景鹤的膝头睡去的,虽然这个山野之地简陋到不能再简陋,蚊虫也很多,但席景鹤仍然觉得,这是他最珍惜,最美好的时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