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71 五箭之地

吃着就地取材的烤鱼,喝着清凉的山泉水,随着浑身上下的酸痛退去,畅快地吐出一大口气——撇开那些身份阶层的观念,竟然觉得如此自在写意。

两人难免会注意到元晞,看她随意席地而坐,但是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丝毫灰尘脏污,仿佛这不是什么山林之间,而是闲逸如自家。

真是让人忍不住羡慕!

袁海山向元晞问道:“元师傅,这周围的情形,你可是看完了?”

“累了?”元晞随口一问。

袁海山倒没有扭捏,直接承认了,他的确是累了,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元晞放下手中刚好吃完的鱼骨头,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那接下来我们就往回走吧,周围的地形我也算是看了个差不多。”

袁海山心神一紧,顿时来了精神:“哦?那元师傅可否为我解惑?”

“还是回去再说吧。”

袁海山收敛了那份急切:“也好。”

毕竟走了这么一大圈下来,袁海山也算是有了些许经验,不再像是来的路上一般艰辛,这回程的这条路,竟比来时缩短了一半的时间。

终于回到了袁海山家祖坟附近的位置,元晞的目光在周围环顾扫视,比起之前,对此地更是生起了几分疑惑之心。

寻龙走穴,原本看得是一个成竹在胸,可这个地方,为何越了解,却觉得越发的迷雾重重?

“元师傅。”从车边走过来的袁海山出声喊道。

元晞回过头,走到袁海山身边。

“袁先生,现在,我们算是定下了契约关系,作为我的雇主,是不是应该跟我说说,你如今真正面临的问题了?”元晞开口就抛出了这个问题。

之前袁海山在求见元晞出手的时候,也没有真正说到底面临着什么样重大的危难,只是说关乎身家性命。

而现在元晞这个问题也不算唐突,两人结成契约关系,元晞有资格知道详细的内容。

袁海山当然也没有隐瞒的理由。

他叹了口气,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说来。

“……当年那位高人可是说了,这场富贵也是有期限的,若是我袁家渡不过这道坎,那之后我袁家的富贵,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而若是渡过了,我袁家方可成为真正的大家族。”袁海山说起来,自然也是心怵不已。

那位高人之前说的话都应验了,他自然不会怀疑这场劫难的可信度。

而竹篮打水一场空……任是谁,在得到了人世间最极致的富贵后,恐怕都是无法放下,再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了吧。

若是一朝从云端跌入泥泞,对于袁家来说,恐怕是灭顶之灾。

袁海山正是清楚这个道理,才如此急切。

元晞听了,更是诧异:“会有这样奇特的地方?”

她心中不由得升起对那位高人的敬仰之心。

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不是真正的风水大宗师,又是何人?至少现在的她,是远远不及的。

虽然她的望气术已经达到了第二境界,但是她作为风水师的经验与远瞻性,都还远远不够,尚且做不出这样出神入化的点穴手段。

“那,袁先生,我便问一句吧,你上次将那些风水师邀请过来的时候,他们可有说什么很严重的话,比如,说此地是大凶之地?”元晞问。

袁海山听她的话,一开始还有些尴尬,但后来,神色也慢慢凝重了起来:“……的确说过,来过此地的风水师,都说过这个地方乃是大凶,葬在这个地方本应当家宅不宁、后嗣难安才对,实在是无法理解我家祖坟反而能够得一场大富贵,他们心里不明白,对于我这个棘手的案子,自然是百般推脱。呵呵,倒是一些半吊子的风水师,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有解释的办法。只是,我问那些位风水大师,这个地方到底凶在哪里,他们却说不出来了。”

元晞颔首:“那就让我来解说解说吧。此地,应该是五箭之地,乃凶地中的大凶。”

袁海山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五箭之地,但只觉得,一听就很严重的样子,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全神贯注地听着元晞解说。

元晞指着刚才他们走回来的那个方向:“袁先生,可还记得我们刚才一路上,看到了些什么?”

“当然,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个多年以来,我们都不知晓存在的瀑布了。”

“对,瀑布。”元晞说道,“峻溪急流,悬泉飞瀑,虽说是一壮丽景观,可无论是阴宅还是阳宅,若是选在这瀑布旁边,别的不说,光是那冲杀走石,水流湍急的雷动之声,恐怕就是一大噪音了。就煞气来说,声煞也为一煞,阴宅阳宅,有了这瀑布飞泉的雷鸣之声,恐怕都不得安宁。所以,瀑布就是水箭,也是五箭的第一箭。”

不光是袁海山,连小李也听得专心。

他们转头想象,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如同名声赫赫的黄果树大瀑布,这么出名的地方,可有谁把房子建在这附近的?若是建在距离瀑布很近的地方,潮湿不说,就是那天天无论起床还是睡觉都能够听得清楚的瀑布雷鸣,就已经让人烦躁无比了。

袁海山做过房地产生意,更是明晓这个道理,房地产开发,除了一些商品房,真正的好房子,都是要挑安静的地方,比如举世闻名的西湖,那湖畔修建的房子,不是寸地寸金?就是占了个西湖的宁静安详之名?

连住宅都是这样,那阴宅埋在这样的地方,岂不也是祖先的灵魂都日日不得安宁?

袁海山心头一震,顿时焦急了几分。

不过他还算是能够按捺得住,耐着性子继续听元晞说接下来那四箭。

“那袁先生还记得我们刚才走过的一个山谷吗?那山谷谷口,可是正对此地。”元晞又说。

“记得记得,就是那个方向,对吧。”袁海山指了指。

元晞点头:“没错,正是那边。峰巅岭脊,土囊之口,山口还有厉风呼啸,好似激矢,对于此地来说,好似穿心而过,此为风箭,也为第二箭。”

“袁先生看这遍地的青草,看似葱郁,但是草根处的土地,却并不肥沃,反而有些干燥,越往那个方向就越发的明显,我刚才甚至还看到了一处寸草不生的山坡,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坚刚烁燥,斥卤沙碛,不泽水泉,不生草木之地,这已是土箭之相,也为第三箭。”

“以及这个方向,我们刚才也是看过的,峻壁险岩,锐峰峭岫,耸齿露骨之地,名曰石箭,也为第四箭。”

“还有,五曰木箭,长林古木,翳天蔽日,垂萝蔓藤,阴森如墓墟之地。”

元晞一口气说完了这五箭之地,随后叹道:“五箭之地,乃是大凶之地,无论是阳宅还是阴宅的挑选,我们作为风水师,都会从这几点上来考虑,而这个地方,竟然是应验了这五方险恶。袁先生,这下子你知道,为何那些离开的风水师,会如此避之不及了吧。”

袁海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若不是刚才看出了丁点端倪,恐怕我也会选择直接转身离去啊。”元晞感叹不已,“这个迷雾重重的地方,显然不是一般的棘手啊!”

袁海山连忙问道:“哦?元师傅已经看出问题了?”

元晞瞥他一眼:“其实,袁先生你不必着急。此地虽然名为五箭之地,但很明显,当年那位高人,是有别的布置,所以才能化凶为安,化险恶为富贵,乃是大手段,也是真正的鬼斧神工、出神入化,我也是远远不及的。若不是他的手段,袁先生又怎么会有今天呢?”

袁海山听元晞一说,才恍惚明白过来。

他的确是有些着相了,只是被一个五箭之地的名头给吓到,便不由得乱了分寸。

他稳了稳心神,情绪也收敛了三分,不再如之前般急躁了。

元晞看到袁海山调整过心态,才继续开口:“据我猜测,袁先生你们之前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发现这周围有瀑布,恐怕不仅仅是因为那瀑布所在偏僻,还有个原因,就是那瀑布,并没有现在这般轰鸣作响吧。”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这么多年,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呢?

袁海山回忆了一番,惊奇的发现,竟然真的是这样!

为何他们家人都会认为那是江流的声音——因为那声响并不太大,而且也没有这般轰鸣,反而要柔和许多,跟江流淌过的声音差不多,他们才会错认的!

袁海山吃惊地看着元晞:“元师傅,你还真是……神了!的确如此啊!”

元晞无所谓笑笑:“并非是我神,而是那位高手神了。恐怕不仅如此,这遍地的青草,之前都生长得很旺盛葱郁,最近才慢慢显露出衰败之色,露出土地的贫瘠。以及那山口,之前恐怕也并非疾风,而是和风。”

袁海山一一回想,果然发觉,以前这个地方,与元晞所猜测的,丝毫不差!

元晞顿时有些神往:“若真的是如此,那这个地方,应当是那位高人,布下了一个局,一个化草石为阵的风水大局!也让这个五箭之地变成了五福之地!才有了袁先生你今天的一场大富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