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7 楼主

杨成与老董在元楼转了一圈之后,突然说起了杨成的身体问题。

老董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担忧的那个问题,不如我们递牌子去问问,看那位楼主在不在,让她给你看一下。”

杨成虽然觉得这元楼的确如同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一般,简单舒适却让人能够忘却所有的烦恼,但是说起那位风水师楼主,他却报以怀疑态度了。

风水,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真的有用?

他知道圈子中,有不少富豪都笃信风水,可他却从未接触过,如今被老董提起来,自然是有几分质疑的。

老董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不信风水啦,但是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再说了,我们递了牌子过去,还不一定能够见到那位传说中的神秘楼主了,在这里的会员几乎没几位见过,不过啊,见过的可都是对那位推崇备至,我想,应该是有几分本事的!”

他瞥了瞥仍然不信的杨成:“风水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去试一试,如何?”

杨成点点头:“也是,能够成为如此仙境之地的主人,相比那位楼主,也是位妙人。”

老董帮着递了牌子上去。

几乎没有多久,就给了回应。

那接待他们的青衣女子柔和笑道:“楼主同意与二位见面了。”

老董以前不是没有递过牌子,可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没有想到今天杨成倒是给自己带来了幸运。

“那位楼主现在就在元楼吗?”

青衣女子点点头:“是的,才到不久,看到二位递上去的牌子,来了兴趣,便同意了,楼主看起来心情不错。”

“那真是太好了!”老董看起来有些激动的高兴。

两人在那青衣女子的引导下,一路绕过园中最著名的几处美景之后,来到了一处小楼之前。

精致清朗,兰室幽幽。

两人就在干净木地板上放着的蒲团上盘腿而坐,面前是一面席帘垂下,那席帘之后影影绰绰可以看到一个身影,素袍兰袖,青丝三千,虽看不清脸,却也能辨识出,那面容姣美,姿态静好。

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不等杨成和老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到那位元楼楼主开口了。

“二位,有想要问的是吗?”她的声音并不娇软,反而泠泠清冷,如玉石击罄,自有一种抚平人心的神奇力量。

老董愣了愣,才慌忙道:“哦,是我的这位朋友,杨成,他想要看看他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身体出了问题?”元晞垂着眸,语尾微挑,“可惜我不是医生,看不了病。”

杨成缓缓开口:“就是因为医生看不成,才求到楼主您门前的。”

“哦。”元晞抬眼,隔着席帘打量那杨成。

杨成虽然年近五十,却保养得很好,头发乌黑几乎看不到白发,双目有神清明,也不是奸邪之辈,而且面相也忠厚善良,平时应该少不了做慈善的事情。

可惜。

“可惜。”元晞轻声道。

杨成有些好奇,竖起耳朵。

元晞端起青瓷茶杯,啜了一口:“可惜,此生注定没有子嗣。”

老董瞠目咋舌,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杨成心里一动:“楼主,你真的是,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没有子嗣的?若是你看错了呢?”

元晞微笑,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你多年以来,做了不少慈善义举吧。”

他头顶的气运华盖,虽然有着淡淡的金光,但是,其中也蛰伏着一道黑红凶光。

就是这道凶光,压制着他的子嗣之运。

杨成点点头,老董也惊奇不已:“楼主,你连这都能看出来?”

“福禄皆有天授,自然知道。”元晞说道,“不过,你的慈善义举,却并不是完全没有目的的,而是为了求两个字。”

杨成心一沉,顿时有一种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了这位元楼楼主的目光之中的感觉,却仍然不慌不忙:“哪两个字?”

“心安。”

杨成气息一乱,迅速闭眼。

老董奇怪地看着杨成:“你怎么啦老杨。”

杨成再度睁眼,摇摇头:“楼主说得没错,这么多年以来,我不过求的心安二字。而我如今活了快五十岁,连个子嗣都没有,想必是当初的恶果。”

元晞微微颔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杨成苦笑着摇摇头:“只是楼主,我想问一下,能有解决的办法吗?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他和妻子已经期待太久了,都已经绝望了,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就是不会放弃的。

元晞反问:“若是为此要散尽家财,你也愿意?”

“没有子嗣后代,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杨成毫不犹豫。

元晞再问:“也许这个孩子并不是合你心意的聪明,你也愿意?”

“做父母的,哪里有嫌弃孩子的道理。”杨成摇摇头。

元晞微微一笑:“你早年为了挣钱不顾一切,造下这般后果,今天能够醒悟也是好的。你手中的财,是恶财,散尽为好。”

“是全部吗?”杨成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若是没有你多年来的慈善义举,散尽家财是少不了的,但是现在,你只需要散去一半就好了。”元晞转着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这还要看你信不信我。”

杨成默不作声。

他还对这位楼主有所质疑,当然不可能元晞说了,便立马信了。

而且,散去一半家财这种事情,不考虑分毫就做,是不可能的。

元晞当然知道杨成在想些什么,也没有在意。

“方法已经在这儿了,先生你要怎么做,就是你自己的想法了。走前,随手留下一点钱财便好,不求数目,但求随心。”

杨成点点头,和老董起身往外走。

犹豫了一下,他摸出钱包,写了一张一万块的支票。

不算多,也不算少。

老董问他:“你到底会不会如那楼主所说的做啊。”

杨成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

老董点点头:“也是,这撒钱的事情,还是要撒去自己身家的一半,哪里是说做就做的事情,不考虑考虑怎么行。”

他无奈地撇撇嘴,目光无意中一抬,却震惊地停留在了一个地方。

“老杨!老杨!”他睁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杨成无奈问:“怎么了?”

老董偷偷摸摸地指着那院中站着的一人,那长相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你看那人,是不是袁海山?”

“袁海山?”杨成顺着老董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一个时常出现在各类财经杂志新闻,甚至是晚间新闻,站在领导大佬们身边的那张熟悉无比的脸。

只要是在商场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袁海山的,所以他们不可能认错。

国内的第一首富,大名如雷贯耳。

袁海山也来了江州,还是来了这元楼?

杨成与老董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袁海山这样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现在,他却站在这栋小楼前面的院落中,垂手而立,并无高傲之气,反而谦虚严谨到不可思议。

更重要的是,看他的样子,站在这里好像已经不是一会儿半会儿了。

莫非,也是来求那位楼主的?

两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面前的境况,却让他们不敢不信。

杨成与老董在引他们来的那位青衣女子的引领下,顺着抄手回廊,以另外一条路返回的时候,两人还是忍不住问了刚才那人。

“刚刚在院子里面站着的那位,是袁海山吗?”老董神秘兮兮地问了起来。

青衣女子笑笑:“那位先生叫袁海山吗?他可是真的有毅力,今天已经是那位先生来的第三次了,每次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走的时候脚都软了呢,不过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过来。”

“不会吧,袁海山会做这样的事情?”

杨成与老董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可能。

“好像是有求于我们楼主,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青衣女子说到这里,便不愿意再多说了。

但是,杨成心里的那份怀疑,却开始动摇了。

连袁海山这般的人物,都会有求上门的,那位楼主,怎么会是简单人物?

子嗣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二十年了,他不想再困扰下去了,不就是一半的家产吗?又不是全部,有什么捐不了的?!

从元楼离开之后没多久,杨成果然做了散去一半家产的事情。

他用这部分钱与股份,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并不对外募捐,却尽心尽力地坐着帮助贫困儿童的事情,勤耕不辍,从未断过。

同样的,他也在元楼办下了一个会员资格,只是可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能再见过那位神秘的元楼楼主。

半年之后,杨成的妻子怀孕了。

连医生都说不透其中的奥妙,但是杨成知道,这是楼主支的招有用了。

原来,那元楼最珍贵的所在,并不是那让人惬意舒适的环境,也不是可以聚集上流人士开辟了一个新的社交场所的作用,而是那位神秘的元楼楼主。

她才是元楼最大的倚仗,与发展的根本。

------题外话------

今天切辣椒把我的手都辣成狗爪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