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5 至阴命格

这几个小的风水阵,都是一些常见的风水阵,普通风水师都能够布置的,比较普通。

但正是因为普通,大众,中正平和,反而更加能够与其他的风水法阵相融合,如此才能够保证下一步计划顺利进行。

刘子川被抓了壮丁。

好吧,说“壮丁”二字有点过了,与其说是元晞请来,不如说是他自己来的。

元晞也听刘子川说了,他那妹妹刘子舒,被五雷斩鬼印的天雷击中重伤,就此坠入河中,但他却知道对方绝对未死,反而借此逃脱遁走,他托了人在下游沿路打捞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

后来更是把整个江州城都翻遍了,仍然没有发现刘子舒的踪迹,好像刘子舒整个人都销声匿迹了,自从坠入河中,就再无音讯。

刘子川也是因此,更加确定刘子舒没有死,而是逃脱了。

只是这偌大的世界,不管刘子舒往哪个方向逃走了,都如同石沉大海。她是巫,也算是半个风水师,不会让刘子川轻易找到她的。

如此,刘子川也很焦虑,最近闲来无事,听到元晞说,她在打理她的元楼,便自告奋勇地要来帮忙了。

跟他一起的自然还有那个小孙子刘元石。

只是元晞再见刘元石,觉得他有点奇怪,比起上次的张扬跋扈,现在的他看起来沉闷了许多,话也少了,半天也不见得说一句。

元晞抽空问了刘子川一句,纯属好奇。

“哎,我这孙子自从上次与我一起被我那妹妹打伤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大概是少年心高气傲,一时缓不过来吧。”刘子川叹了口气。

元晞却觉得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她总觉,刘元石的眼中,燃烧着火焰一般的东西。

这小子难道气不过,一心想要学好风水术,打败那个老巫婆?

元晞想,她应该是猜了个*不离十的。

不过,她也不好插嘴,只得将想法收了回去,专心致志地摆弄起元楼中的风水阵法来。

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风水法阵,但是梳理气脉,依循气脉走向布置法器,方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所谓同样的东西,在不同人的手中也会有不同的水准,这些小法阵也是如此,在元晞和刘子川这两位风水大师手中,自然焕发了别样的光彩,效果更甚。

这些小风水法阵布置下来,也花了两天的时间。

比元晞预想的要好很多,应该是因为有了刘子川帮忙。

只是元晞这两天来,总是发现刘子川偶尔会有些心不在焉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她直接问了,刘子川笑得尴尬,不好直接开口说,元晞便也没有追问。

刘子川当然不可能说,他总不能把他怀疑青阳的刘家老宅有问题的想法,说给元晞听吧。就算两人交好,外人还是外人,一些家事,而且还不确定的,说着也不好。

其实这个想法,刘子川老早就有了,不过只是一些感觉,没往心里去。

但是这次刘子舒的事情一出,他就越发觉得不对劲了。

刘子舒既然从未接触过风水之术,那么,她的那一身诡谲莫测的本领是怎么来的?她又是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一跃至如此地步,竟让他这个从小就修习风水术的风水大师都有些招架不住!

这其中,没有猫腻,怎么可能!

而且,刘子川还怀疑这猫腻,与青阳刘家老宅的某人有关。

“对了,元师傅,你能帮我个忙吗?”

“当然可以,不知是何事?”元晞问,当然没有推脱。

刘子川递给元晞一张纸条:“上面是我妹妹的八字,想让元师傅帮着看一看。”

他乃是刘子舒的亲哥哥,由他来算,只会看到天机紊乱,一片迷雾,反而得不到真切的信息,不如交给他信任的元晞来。

元晞当然应允,将纸条收起来,准备将面前手上这些事忙完了就去。

恰好到吃午饭的时候,吃过饭,元晞就到了书房,展开那张纸条,铺在一边,而自己则铺开宣纸,蘸墨提笔。

生辰八字是要算的,元晞虽然主职是风水师,而不是相师,但元家传承,涉猎极广,她也不是一点不懂。

尤其是在迈入望气术第二境界之后,一法通百通,如今的她对看相算命测问祸福的这一套,越发的轻车熟路了。

刘子川也在书房,除此之外,并没有第三人在场。

毕竟不好再让人看见了。

元晞开始的笔速还比较正常,表情认真专注,下笔一笔一划。

但是随着不断的推展,她的笔速突然加快,下笔犹如草书疯狂挥就,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眼中也极快地闪过一道金光。

刘子川直觉不对劲,但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跳出来打扰元晞,就只能等着。

片刻之后,元晞方才平复下来。

“元师傅!”刘子川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元晞不介意地摆摆手,神情却极为凝重:“方才一番推算,我已经得出了一个模糊的结果,若是继续算下去,恐怕不是今天就能完成的事情。对了,刘师傅,你能给我你,和你父母的生辰八字吗?”

刘子川一听,便知道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一直追问。

元晞却又不好直说,要了刘子川家中其他几人的生辰八字,一一推算,再与前面的结果一结合——

她随手丢下毛笔,也不管四溅的墨汁弄脏了刚才的稿纸。

刘子川的神情也一点点沉重起来。

元晞叹声道:“是七星冲命,至阴命格。”

难怪能够短短几年就取得这般能力与成就,原来是至阴命格,学起那些巫法来自然是轻易简单,也不难解释几年来的成绩效果了。

而且这命格,说白了就是一个天煞孤星,刑夫克子,若不是刘子川乃是沟通天地生气的风水师,大概也被牵连其中,如今已不在人世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刘子川喃喃着,有些恍惚失神。

他身为一个风水师,竟然连妹妹的至阴命格都没看出来,说来,也是讽刺。

想着,刘子川露出自嘲的笑容,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元晞不好安慰,只能实事求是:“要说来,表面上看,她的命格非常平凡普通,只有结合刘师傅你与你父母的命格,才能推算出真相。不知道,是应该的,而且刘师傅眼蒙天机,也未必看得准确。”

刘子川知道是这个道理,可他就是无法释怀。

“我只是觉得无奈,原来她一切的苦衷都是来源于此,我竟然一直没有发觉……”刘子川心情复杂,也说不准是什么。

元晞看着纸上的笔迹,思忖了一会儿。

“刘师傅,你那位妹妹,目前最紧急,最需要达成的事情,是什么?”她问道。

刘子川想了想:“大概是,恢复她的伤势吧。在我上次打伤她之前,她应该就已经有伤了,而且损耗很重,似乎一直没有缓过来。如果是她,肯定会找个安全的地方漫漫恢复实力,再卷土重来,不是吗?”

“元师傅说得有道理,只是,对于她来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于她安全的。”

元晞眯了眯眼睛:“京城。”

刘子川瞪大双目:“京城?不会吧!那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元晞轻笑,说道,“京城是聚集风水师最多的地方,鱼龙混杂,她做一些伪装,未必会被发现,对于其他地方来说,京城反而是最安全的。重要的是,京城好东西多。”

刘子川了然点点头:“应当是如此,那我出去打个电话,麻烦一下别人。”

刘子川这么多年作为风水师的经营,可谓是人脉广厚,找一个人这种事情,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自然会有人帮着刘子川解决的。

而元晞坐在书房,看着桌面上,那乱七糟八的稿纸。

“刘子舒”。

她看着这个名字,拇指在尚未干透的字迹上划过,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至阴命格,不应该是如此的。

虽然没有确切相信的理由,但她有感觉。

只是,这推算出来的结果,却的的确确是如此。

元晞一时之间也想不通,便只得暂时搁置,继续忙碌起元楼的规划来。

整个风水阵改造,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最后的结果很顺利,布置了风水阵之后的元楼,简直变化极大,连刘子川都惊叹于这里的奇妙,连连称赞这里乃是洞天福地,实在是难得。

刘子川还开玩笑说,想以后都住在这里。

元晞竟然一口答应下来,提及了自己的想法,供奉一事。

刘子川没有拒绝,反而思索起来,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只是元晞这一个星期都呆在元楼,家里面都只是晚上才回去一趟。

中途还送了方易去机场,他回校了。

毕竟算起来,方易已经呆在家里一个多星期了,到底还没有放假,该到返校的时间,就必须离开。

还好再过一月就是暑假,这次方易的暑假也不会呆在英国了,到时候时间也多。

而元晞呆在元楼的一个星期时间,与席景鹤见面的时间也不多,统共也就见了两次,元晞实在是忙。

最后,席景鹤只能转头暂时忙碌于工作,免得思念成疾。

所以说,爱情真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