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4 波澜刚起

走出包间之后,方爸胸膛那口气一下子松懈下来,刚还还能在张为民面前冷笑的气势陡然一空,拍了拍胸口,整个人都轻松了似的。

“心里就这么怵呢!”方妈看着他的模样儿,忍俊不禁。

方爸当然不愿服软,眼睛一瞪:“谁说我怵了?你没看到我刚才那威风的样儿吗?那老家伙在我面前话都说不出来!”

方爸直言不讳地称呼张为民为老家伙,显然没有丁点尊敬的心情。

父母是要养,才有感情的,只有生,那不是父母。

他方成林这辈子只有一个母亲,没有什么父亲,无视就好,哪儿来的尊敬?

方妈一把挽住方爸的手臂,笑着说:“是是是,你可威风了,多久没看到你这样儿了啊,也就你年轻的时候,还有点脾气,老了倒是软了。”

说罢,促狭地挑挑眉。

方爸哼哼两声,倒没有与方妈争辩。

方易这会儿凑了过来:“爸,你刚才,帅呆了!”翘起大拇指,毫不保留的称赞!

元晞也点头表示同意:“嗯,爸你刚才很帅。”

“是吧?哈哈哈!”方爸立马得意忘形起来,“我这么多年的谍战剧历史剧可不是白看的,老早就想说点这样的台词了!”

方爸眉飞色舞的模样逗笑了全家人。

“不过姐刚才最后一句话也是神来之笔!”方易又把大拇指转送给了元晞。

方妈听着,立马担忧起来:“对了,晞晞,你是真的付钱了吗?这么一顿饭恐怕不便宜吧,我刚才看那么一大桌子的菜!”

“担心什么,今天我请客,这家店味道不错,换个包间继续吃!”方爸一挥手,豪爽地说道。

一家人又找了另外一个包间,到没有直接离开。

还没吃饱饭呢,傻子才憨憨地往外冲,他们一家人既然都来这儿了,自然要好好吃一顿再回去。

还好刚巧碰见一桌人早早就离开的,腾了一个包间出来,方爸直呼来得正是时候,一家人坐在包间中,点了菜,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气氛说不出得欢快开心。

但是另外一个包间,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气氛。

方爸走后没多久,张莉和张兰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发脾气呢。

张为民铁青着脸,脸色极为难看,两个女儿的话在他的耳中也越发的刺耳难听起来。

他突然觉得一阵耳鸣,胸口疼痛难忍,更是气都喘不过来气。

骤然眼前一黑,张为民一头栽了下去。

张莉和张兰这两个不孝女还是被张为民的脑袋撞在餐桌上的声音给惊到的,看到自己老父亲一头栽倒,也是吓得不行,慌忙打了急救电话,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咒骂方成林,顺便数落一下老父亲的识人不明。

张为民半昏半醒之间,听在耳中,更是怒火攻心,彻底晕死过去。

整个饭店都因此乱套了,客人在店里晕过去是大事,而急救车来的时候,那阵仗让所有的客人都注意到了,只是他们担心的是病因,是不是食物中毒。

害得饭店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才让大部分客人勉强相信了那人只是心肌梗塞晕倒的。

这个消息自然没能错过方家人的耳朵。

“晕了?这么脆弱?”

“估计是气的吧。”

方爸倒也没有愧疚之心,尤其是在元晞确认地表示了张为民那老家伙的确没有性命之忧之后,他就更是毫无心理负担。

若是张为民真的就这样死了,他嘴上虽然说着不在乎,心里肯定还是有心结的,毕竟那还是一条人命,就算是他不喜欢,也没有任何感情的人,但就这样被他给气死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疙瘩。

所以,还好。

此时此刻,远在京城。

张家宅子中,张夫人辛月,坐在客厅沙发上,慢悠悠地削着桃子。

她表情从容不迫,平静无波,没有丝毫起伏,好像最近才死了儿子,丈夫还要拉着一个私生子,以家中香火不继为理由,让对方进门,瓜分原本属于她儿子财产的人,不是她一般。

不过,这样的人物,不是镇静过度,就是心思缜密、心机深沉。

这位张夫人明显是后者。

张如静从楼梯上下来,身上还穿着素净的黑色衣服,这是为她爸爸守孝的衣服。

她的眼睛是红肿的,明显是刚刚才哭过。

对于张如静来说,这短短半个月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却如同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她是张家的小公主,唯一的孙女儿。虽然爷爷重男轻女,但毕竟姓张的三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两个姑姑的儿女也都是外人,怎么着也多比较宠着她。

她的父亲虽然有点爱玩,但在事业上也算是个人物,再加上出身不俗,在京城也有一席之地,说起她父亲的名字,谁不是恍然大悟。

这对于张如静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满足。

作为张家的孙女,她可以随意在国外留学,她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可以嚣张耍脾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天地好像任由自己肆意。

但是,这一切都在爸爸车祸去世之后改变了。

那一天,她的天都塌了。

爸爸去世了,妈妈哭得不成人形,奶奶也很伤心,两个姑姑心思迥异她看得出来,而最重要的,是爷爷,那个疼爱她,是她是张家掌上明珠的爷爷,却一门心思想要找他的私生子。

张如静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爸爸还有一个哥哥,只是四十多年都没有见过面,家里面除了晚辈的几人就算知道,也从来没有当这个人存在过。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人,与自己这个张家小公主,显然有着云泥之别。

但是,她的爸爸去世之后,爷爷就用不能让张家后继无人的理由,要求奶奶坦然地接受,要求姑姑要尊敬那人,要求张家所有人都必须重视对方的存在。

因为那是张家唯一的男丁,未来张家的主人。

张如静不理解,为什么爷爷一定固执地要男丁呢?女孩儿有什么不同的?就因为女孩儿是要嫁人的?

她不懂,所以接受不了爷爷的想法。

张如静曾经对爷爷耍过脾气,以前她能够肆无忌惮扯着爷爷胡子玩儿,但这一次,却因为她发脾气,而被爷爷斥责了一番,语气严厉到让她陌生。

张如静这才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她了。

大概如今她能够期待的,也就只有奶奶了吧。

张如静看到奶奶的背影,也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奶奶。”她开口弱弱地喊了一声,声音都哭得嘶哑了。

“静静,饿了吗?奶奶刚刚削好的桃子。”张夫人将手中的桃子划好,一瓣一瓣地递给张如静,看她默默的吃着,带着淡淡的笑意。

张如静吃着吃着却哭了起来:“奶奶……我,我该怎么办呀。”

张夫人显得很平静,甚至平静得有点过了分:“不用担心,该发生得还是会发生,而不该发生的,我不会让它发生。”

张如静吃惊地看着张夫人,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静静,属于你的东西,别人抢不走。”张夫人摸着张如静的头发,轻声说道,“那不过是一个小地方出身的小市民,他眼界窄,能知道什么?穿上龙袍也不会像太子,奶奶有的是办法逼他离开,你不要担心。”

张如静紧紧抓着张夫人的手:“奶奶,真的吗?”

张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你姑姑的电话。”张夫人拿起手机,“喂?”

下一刻,她的脸色却突然一变:“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

张夫人沉着脸道:“你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一丁点儿都不许漏!”

张莉连忙一一述说而来,听得张夫人不断冷笑。

“哟,还知道涨脾气了。”张夫人轻蔑道,“这件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我会立马到江州来。”

张夫人挂了电话之后,张如静慌忙问到到底发生了事情,张夫人没有急着说。

她看了张如静一眼:“如静你也收拾一下,跟我立刻到江州去。”

张如静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晚,张夫人带着张如静,买了最近的航班机票,飞往江州。

张家波澜刚起,方家却已然平静。

元晞第二天就没把这件事情往心里去了,一群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她也没有放太多的心在上面,毕竟她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做。

之前决定在元楼布置的风水阵,差不多是时候开始动手了。

先前她列了一些材料,托人采买,走的还是刘子川的路子。

不过,这一点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法器圈子中的人脉有些薄弱,虽然元家还有一些底蕴,可毕竟有限,最好还是发展一下才好。

当然,暂时只是一个想法,目前重要的,是元楼风水阵的问题。

其实整个元楼的建筑形制,就是一个大型的风水阵,只是没有以法器安阵眼,镇压引导,才让丰沛的生气如此的混乱无章。

元晞的想法,有些新颖——

以几个小的风水法阵,环环相扣,以此为阵眼,镇压穴场气眼。

------题外话------

一般回了家就会惫懒码字,重归三千党……而我想说的是,我明天就回学校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