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3 张家

张莉在楼上有些坐不住,所幸拉着妹妹张兰一起从包间出来。

这家饭店有一个大楼梯,站在楼梯上刚好可以将饭店的门口尽收眼底。

方爸从车里面出来的时候,张莉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

“喏,那是不是那个方成林?”她眼睛一眯,“开的路虎?”

张兰也随之张望起来:“不是说他没什么钱吗,开一家小店,连儿女都养不活了,还开路虎?不会是租的用来充门面的吧。”

张莉冷笑:“说不准呢,攀上张家这棵大树,多少路虎买不成?租一天又怎么了?”

张兰也跟着附和:“就是,看他们打扮的那样子,还穿着这么贵的名牌西装和裙子,恐怕大出血了吧,也不怕最后落了一场空?”

张莉咬着牙冷哼。

她的手指紧紧捏着,与妹妹张兰一样,她有多看不起方成林,心里就有多深的愤怒。

不仅仅是这个沉寂了几十年,突然冒出来要与她们争财产的私生子,更重要的,她们在意的是父亲张为民那个重男轻女的态度!

张莉心中想,张兰这个不下蛋的母鸡也就算了,但她可还是有一个儿子!除却张如静这个孙女儿,她儿子就算是外孙,也是唯一的孙子!

所以,在张莉眼中看来,这个方成林不仅是来抢自己东西的,也是来抢她儿子东西的。

她怎么可能看得惯!

张莉恨得牙痒痒,冲张兰说道:“行了,别看了,他们上来了,回包间。”

两人转头进来包间。

而方家一家人,则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了二楼的“听涛阁”。

双扇大门推开,听涛阁内装潢华丽,一片辉煌,而那华丽之下,穿着一身中山装,看着威严又古板的头发花白老者,也显得气势过人起来。

那老者身边还坐了两个女人,方爸听那人说过,是他的两个女儿,跟他一起来的江州,也想要见见他这个大哥。

大哥?呵,恐怕来警惕自己才是真的吧!

不过方爸的心底从一开始就没有要介入张家的意思,他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也给人当爸了,却是没什么心思去给别人当儿子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从踏进这个包间的刹那,他的心情是轻松坦然的。

若不是还记得母亲去世前,那一丝微薄的愿望,他连这里都不想来的。

妈,我见过他了,你在天上安息吧!

方爸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带着家人在圆桌上老者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张圆桌极大,方家四人坐下来之后,跟张为民三人,隔了四五个位置,中间宽大的圆桌,更是把双方隔得远远的。

张莉姐妹俩冷哼一声。

张为民却没有在意,微笑着看着方爸:“来了。”

他慈爱的目光随之落在元晞与方易的身上——两个孩子看起来都长得不错,比资料说的好多了,女儿没什么山野村姑的俗气,反而有一种说不透的缥缈仙气。儿子更是长得好,模样端正不说,气质也彬彬有礼,与资料中那个不求上进的小混混大相庭径。

看来下面那些人调查有误了,明明是很好的孙子孙女,却说得如此不堪。

心中掠过一丝冷意,但他的表情和目光依旧慈爱,他开口问道:“刚刚已经点了菜了,你们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菜要加的?方晞,方易,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

“不用了,谢谢。”元晞清冷开口,眼中没有丝毫火气。

张为民点点头:“那好,就让他们上菜了。”

房间内的服务员立马转头出去,随后便是鱼贯而入的服务员,一盘盘的菜端了上来,摆满了整张桌子,数目恐怕不下三十道菜,其中一半都是大菜,看起来鲜艳欲滴,让人食指大动。

张为民满意地点点头。

方成林的性格他还不清楚,但要成为自己的儿子,好好敲打一番是必须的。现在虽然只是吃顿饭,但排场也有讲究,俗称,下马威。

不过张为民对方成林并没有太大的期望,毕竟从小在江州这样的小地方长大,目光始终会有局限性,而且都四十多岁了,成就恐怕不大,不如把目光放在那小孙子头上。

如此想着,张为民看孙子方易的目光,就越发的柔和了。

只是,方家人却并没有他们预想之中的惊慌不安,反而显得十分淡定,多的是宠辱不惊。尤其是元晞与方易,两个年轻孩子,在这么多好吃的面前,也一点没有意动的心思,实在是沉稳得很。

方爸没打算安心吃这顿饭,虽然连椅子都还没有坐热乎,但他还是打算早早开门见山了。

“张为民……先生,是吧?”方爸抿了抿唇,目光坚定,“我是方成林,前四十多年是方成林,以后也都会是方成林,而不是张成林。我也想要以这个身份继续生活下去,没有打算成为张为民先生,您的儿子。也许你们张家家财万贯、权势滔天,但我要申明的是,我这一辈子该吃的都吃过了,该见的都见过了,没什么贪婪心,也不想去要你们张家的东西。所以,此饭之后,还希望我们能够继续路归路,桥归桥。”

方爸一气呵成地说完,放在桌下的手却有些微微颤抖,是激动的。

这番话在他心底酝酿了很久,他没什么文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对,所以这段话,意思是他自己的想法,但语气,基本上是他从电视剧里面看来的。

看来偶尔看看那些历史电视剧,也没什么坏处。

方妈静静地将手放在方爸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给予丈夫勇气。

这个问题上,她没有打算插嘴。

她相信,方爸能够解决的。

方爸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张为民表情不变,似乎早就意料到了。

倒是张莉张兰姐妹俩,对视一眼,眼底流露出几分窃喜。

张为民慢吞吞地舀了一碗汤,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他的举动让张莉姐妹俩和方爸都有些不懂。

但是喝了汤之后,他却缓缓来了一句:“很美味。”

“嗯?”方爸不解。

张为民放下汤勺:“这是一道很美味的汤,用最上等的材料,精心熬制了八个小时才出来的味道。但是,这些材料再名贵,若是没有精心烹制,它永远都不会成为这么美味的汤,被摆在桌子上。”

方爸眉毛一动,大概知道张为民想要说什么了。

张为民似乎成竹在胸,笑眯眯地看着方爸:“你不想做张成林,可以,你可以继续做你的方成林,我不会阻拦。但是,你的骨子里面始终流淌着的,是我张为民的血液。你是我的儿子,你应该享受的,是人上人的荣耀与地位,多少人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因为你的我的儿子,所以你唾手可得,这些你不想要吗?”

不等方爸回答。

“你还有一双儿女,我的孙子和孙女,多么可爱的孩子,他们都很优秀,但是,现在这个社会,若是没有人脉,没有金钱,他们恐怕永远都无法走上成功的路,作为一个父亲,你能够忍心看到这样一幕?明明是名贵的食材,却因为没有好好烹制,最后落了个凄凉的下场,呵呵。”

其实张为民很有手段,一番话也戳中了方爸最脆弱的点。

若是在两年前,他的这番话,肯定会动摇到方爸。

方爸考虑到一双儿女,想让他们优秀,怎么都会答应张为民的要求。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个做父母的,最基本的想法,没有人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碌碌无为一辈子。

正如张为民所说,再优秀的底子,没有好的培养,一切都只是徒然。

但是,现在不一样。

元晞成了变数。

因为她,方家改变了,方易改变了,方爸方妈也改变了。

他们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普通平凡的家庭。

只是张为民不知道而已。

其实他不是没有调查过方家如今的状况,在来江州前,他就派人调查过了。

但张家的势力始终局限在京城,来了江州这种地方势力根深蒂固的地方,手伸不了太长,尤其还遇上了刘浩德,在得知有人在调查元师傅的家庭之后,用了点手段,轻松便隐瞒了方家如今的状况。

所以,张为民的人,拿回去的资料,说方家仍然跟以前一样,没有变化。

这就是刘浩德的虚假手段了。

于是,因为刘浩德的小小手段,张为民如今的成竹在胸,全部都成了笑话。

方爸无奈一笑:“张为民先生,我能问一句吗?”

“当然。”

“这么多年来,你是否回头找过我的母亲?”

张为民正襟危坐,表情严肃:“当然没有,我成了家,便该对我的妻女负责。”

方爸冷哼,那你想过对我的母亲负责吗?

他又继续问:“那你的心里有任何愧疚之情吗?”

张为民顿了顿:“……没有。”

他没有撒谎,以他的身份,还做不到开口谎言,而且还是对自己的私生子这样的事情。

方爸冷笑:“是啊,你没有后悔,没有回头,也没有愧疚,你只认为我的母亲当年是自己应当的,而我不过是你的一个错误而已,却从来没有想过,你曾经负过的,是一个女人的一生!如果不是你的儿子死了,大概你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还有我和我的母亲这么一号人物来!”

张为民冷静道:“或者,你应该好好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到底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我相信你明白的。”

“是,我当然明白。”方爸挑眉,“我想,你应该并不清楚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吧。”

张为民皱眉:“什么?”

方爸紧紧盯着张为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们方家,不缺那几个钱!也不需要你们张家的东西!”

张为民表情不变:“我可以送方易出国留学,到国外最好的学校……”

方易突然抬头,绅士地微笑,谦和有礼:“张为民先生,我现在正是在英国读书,伊顿公学,不知道您是否听过呢?”

“伊顿公学?”不等张为民吃惊,张莉就已经先瞪大眼睛了。

她很早就为她儿子申请过,只是没有通过,这可是她心底一直以来的心结!

但是现在……什么?方成林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读的是伊顿公学?开什么玩笑?

“方易是吧,你知不知道伊顿公学是什么地方,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去的,你不要以为随口胡诌的话就可以不用负责……”

“抱歉打断你。”方易仍然显得极为有礼,只是眼中的笑意看起来是如此的讽刺,“阿姨你大可以打电话到我们学校去问,确认我的身份信息。”

“你别以为我不会!”张莉恶狠狠道。

方易并不在意地耸耸肩,轻笑。

张为民眉头紧锁:“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方易送到伊顿公学的,但是,有的话也不能说得太早……”

“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很肯定地说不,我也会用我今后的一生来对这句话负责。我,方成林,不会成为你张为民的儿子,绝对,不会。”说罢,方爸站起身来,面对张为民的时候,早就没有刚刚见到他的第一眼时,那样压力沉重。

方妈,元晞,方易,也跟着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这家店的味道不错,我已经结账了,祝三位吃得愉快。”一直没有说话的元晞突然开口,慢条斯理地说道,“哦,对了,张为民先生年纪大了,就多吃一点吧,这里很多菜的营养对老年人好,年纪大了也要好好补补,免得不小心病倒,可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张为民气得眼睛一瞪,怒气冲冲地看着元晞!

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是在诅咒他早点死吗?

大概今天晚上方爸说的所有话加起来,也没有元晞这一句话让他愤怒!

他一拍桌子站起来,准备呵斥,可惜方家人不买他的帐。

方家人离开之后,张家三人也坐不下去了,再好吃的菜,听了元晞刚才的一句话,也都难以下咽了。

一顿饭,不欢而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