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2 后悔吗

风水师之战,你来我往,声势浩大。

而刘子川,却是越发的心惊。

刘子舒是哪儿来的这么一身诡谲莫名的巫术的?

他十分确定妹妹刘子舒从小都未接触过任何风水之术,婚后也是没有的,至少在她自己关进那间小黑屋之前,身上是没有丝毫生气波动的,作为一个风水师,他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若是如此,那她真正接触这些禁术,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而已。

就算禁术修炼极为迅速,但也不可能快到这个地步!

他觉得这其中必然没有这么简单。

“刘子川!你是不是太自信了!和我交手也敢出神?”刘子舒大喝一身,那矮小佝偻的苍老身子竟然灵活纵身而起,仿佛化作秃鹫,吞噬人命,扑击而来!

刘子川因为思考而一时走神,猝不及防地被刘子舒一脚踢在手臂上,连连后退几步,竟是一只手折断。

刘子舒抓准这个空档,一张黑符飞出,化作纸鸟秃鹰,厉啸而至,张嘴便在刘子川的肩膀上狠狠撕下一块肉!

刘子川闷哼一声,没受伤的那只手迅速捂住疯狂涌血的肩膀,素净麻袍瞬间被染红了一大片,看得刘元石眼睛都红了,气愤地瞪着刘子川。

“老妖婆!”刘元石手上拿着一柄五帝铜钱剑,怒喝着冲了出去就要为自己爷爷报仇!

“元石!”刘子川急了!

刘子舒冷冷地看着这个毛头小子,桀桀笑道:“你以为你也是我的对手?”

她一挥手,藏纳在她身体周围的阴煞血气疯涌而出,厉鬼般咆哮而到!

“元石!”刘子川一把抓住藏在袍袖中的五雷斩鬼印,一手举了起来。

他不能失去孙子!

元石还没有入门多久,根本没有太多的生气护体,若是沾上那阴煞血气,恐怕这辈子就废了!

那是他唯一的孙子!

他再也不能顾忌会不会伤害到他那可怜又可恨的妹妹了,此时他的心头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救下他的孙子刘元石。

刘子川极快地将五雷斩鬼印跑出,口中念动法咒,那五雷斩鬼印旋转而飞,半空中一道纯正金芒亮起,照耀了一小片天地,而光芒所及之处,乌云聚集,天雷攒动!

但是刘子川到底还是慢了半步,刘元石被凝结起来如石头般沉重强悍阴煞血气,一击撞飞,整个人落在乱石滩上,纹丝不动,生死不知。

刘子川痛苦绝望,愤怒地嘶吼起来。

“你为何要逼我到这个地步!”

刘子舒站在那一片雷光闪耀之下,冷冷地看着刘子川,一言不发。

刘子川不敢回头去看生死不知的孙子,一手掐着法印,那天上轰隆震撼的神雷到底还是落下了。

如此九霄神雷,携浩然正气,刘子舒这种修炼禁术的恶毒之巫,一旦命中,非死即伤!

刘子舒也没有坐以待毙,她挥动指示阴煞血气护住自己,袖子中飞出无数张的黑符,在那阴煞血气中沉浮,暗光盈盈,接下一面屏障。

“轰隆——”

一道神雷降下。

屏障薄了一半。

又是一道神雷降下。

屏障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

刘子舒狰狞着脸,竭力想要支撑下去,但是五雷斩鬼印对她来说是无上的克星,她根本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

“爷爷……”

刘子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

很小,但他还是听到了。

眉头一动,刘子川手指一挥,到底偏离了神雷的方向,留了几分余地。

可刘子舒还是被击中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她喷出一大口血,面色苍白如纸,奄奄一息。

她看着刘子川,轻轻念了一句话。

然后,她坠入湍急的江水中,那声音在江面上沉浮一番之后,消匿不见。

天上的神雷感应不到对象,再加上刘子川念动的法咒,自然烟消云散,那五雷斩鬼印也重新落到了刘子川的手中,小心仔细地收到。

他立马转头跑到了孙子身边。

刘元石这会儿已经爬着做起来了,他虽然头发凌乱,嘴角还有一丝血迹,但在他爷爷刘子川极快的一番检查下,却是确定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些都只是一些皮外伤。

刘子川平时对中医医理颇有研究,完全不必质疑这个结果的可信度,刘元石是真的没受什么伤,只是一些表面上的伤口罢了。

刘子川沉默了片刻,又望向那流水湍湍,却再不见刘子舒踪迹的江水。

他知道,是刘子舒留手了,不然刘元石非死即伤。

耳边似乎想起刚才刘子舒带着嘲讽笑容说的那句话——

“妇人之仁,你会后悔的。”

我会后悔吗?

刘子川在心里面问自己。

他的答案,是不知道。

但是莫名的,刘子川心头轻松了些许。

大概,是知道了刘子舒身上,还有依稀有过去他那个妹妹的善良吧。

这让他很欣慰。

不过刘子川清楚,刘子舒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死的,就算掉在河里面,她也不会死的。

回到城中之后,刘子川还是发动了可以动员的力量,来寻找刘子舒,确认了那条江流沿岸所有人家的消息,可是完全没有发现刘子舒的可能。

这一番寻找浩浩荡荡地进行了整整一个星期,江州所有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市里最近氛围不大一样,但不一样在哪儿却又说不上来。只是,这番寻找差不多把整个江州都翻过来了,仍然没有发现刘子舒的踪迹。

刘子川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刘子舒修炼禁术必以人命血祭,若是又有无辜的人陷入其中,被刘子舒杀了怎么办?

刘子川着急,但着急也还是没能找到刘子舒。

之后,他抽了空上来元晞处,将那五雷斩鬼印还了回来。

“抱歉,元师傅,没能发挥你宝器的作用,落了空。”刘子川有些失落地说道。

元晞又将五雷斩鬼印递出去:“若是刘师傅你还需要,继续用便是,反正我也不急。”

刘子川摆摆手:“算了,它在我的手上,反而是个沉重的负担,我……不确保能够对她真正出手,所以,还是不要了罢。”

元晞点点头,表示理解刘子川的做法。

做哥哥的,好几十年的兄妹情,哪里是说断就断的?

“对了,刘师傅,你那妹妹,是否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面容沧桑,穿着一身花布衣服,还背着一个麻布口袋,身子,大概是这么高。”元晞比划了一下,又将那天遇见的那老妪的形象,简单地跟刘子川形容了一遍。

刘子川摸出手机,翻到一张照片。

“是她吗?”

手机上是一张照片,也不知道是谁照的,但内容却是刘子川与刘子舒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比现在大概要年轻几岁,刘子舒看起来一脸忧郁愁容,而刘子川则是笑得别扭。

虽然没有元晞记忆中的那么沧桑显老,但是看到这张照片,元晞还是立马认出来了刘子舒的身份,的的确确是她那天遇见的那个老妪!

她不由得感叹,这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

“元师傅遇见过她?”刘子川问道。

元晞点点头,看着那张照片上面,刘子舒苍凉的眼神下面,隐藏着的恐怖东西。

“是啊。”她幽幽说道,“我总觉得我与她缘分未断,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再与她见面了。”

刘子川无奈笑道:“若是有那么一个时候,元师傅尽管下手吧,她是个孽障,早就不应该存活于世了。”

元晞静静地看着照片,没有说话。

刘子川匆匆离去之后,元晞上楼换了一身要出门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也打扮了一番的方易。

元晞穿着一身素净的雪纺长裙,没有任何的花纹,仅靠剪裁出众取胜。

而方易则是标准的英伦风打扮,却又不是简单的跟风,就算是衬衫长裤,也能在格子图案的袜子,以及衬衫领口处的一点点小小点缀,凸显自己的品味与格调,瞬间让他的装扮变得有范儿起来。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气质。

大概是在伊顿那种贵族公学渲染久了,方易身上也多多少少有了几分贵族的味道,举手投足都显露出不一样的风范,看着也是翩翩少年一枚。

没错,今天正是去见方爸那负心汉亲生父亲,也是元晞方易的亲爷爷的日子。

元晞只是随意挑了一条裙子,但是方易却有一种一定要帮老爸撑起场子的想法,刻意打扮了一番。

下楼的时候,方爸方妈也已经准备好了。

方爸穿着一身剪裁得体合身的高级西装,方妈则是穿着一身名品连衣裙,所谓人要衣装,夫妻俩在这样的打扮下,立马就显得自信从容了起来,气质都不一样了。

“今天你们姐弟俩不要开口,让我来好好说道说道!”方妈一挥手,大气凛然地说道,眉宇间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方妈要发威了,也不知道对方那一家,能否招架得住。

出门,方爸开车,虽然不是很好很好的车,但上百万的路虎,也算得上是豪车一流了。

约见的地点是在江州的一家有名的饭店内,据说这里一顿饭菜就消费数千,穷人都不敢打望的地方。

方爸方妈虽然没来过这儿,但是穿着正装,生出几分自信,也没有弱了声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