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61 兄妹

在那个年代,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父母兄弟不会理解你,邻居村民会看不起你,就连你的孩子,都必须要承受他人生过程中,那个抹不掉标签所带来的压力和屈辱。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但是方奶奶却这样做了,还一手将自己的儿子拉扯而大。

这也是为什么方爸从没有提及自己的老家家人的原因。

他没有父亲,而他母亲的那些家人,在他们母子俩最艰难的时候抛弃了他们,后来看到他长大了,又想要套近乎,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在母亲去世后不久,便毅然决定离开家乡,到外地去打拼。

后来,他遇见了方妈。

后来,他有了女儿和儿子。

后来,他有了家。

方爸再也没有去想过那些事情,但是他却没有意料到,有一天这些东西,自己就会找上门来。

方爸的那个亲生父亲会找来,原因很简单。

那人本来有一子两女,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偏偏因为事故去世,而那个儿子结婚之后只有一个女儿。本想着还有机会有时间,谁知道出了这桩意外,也算是断了他们家唯一的香火。

要在那人的年龄考虑生孩子,还不如考虑其他问题来得实在。

所以,他们想起来了方爸这个被集体忽视了多年的“私生子”,当年不甚在意,毫不留情,现在没了儿子,倒是想起要找另一个“儿子”了。

而他的妻子就算再不情愿,但是那人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想法,固执地认为家族只有儿子才能继承,根本无法动摇,两个女儿的存在也无济于事,一心想要找回现在已经成了唯一的儿子。

方爸那天失魂落魄地回来,就是因为那人来见了他,还告知了他事情的真相。

其实,方爸是不知道真相的。

他还以为他的父亲是如母亲说的,很爱他,却去了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只能在那里思念他们母子俩。

事实则是,他的亲生父亲,只是一个绝情的负心汉。

这简直是摧毁了他的所有认知。

“那,爸爸你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吗?”元晞冷静地问道,不同于方易面对这个爆炸性新闻的彻底傻眼和震撼。

一贯温和的方爸,这会儿却露出了一个冷笑:“当年需要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抛弃;现在就算他需要我,我也绝对不会伸出手!”

他可是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就是因为劳累过度才早早去世的,这笔账不跟那个男人算跟谁算!

“就是!”方妈一拍桌子,说起这件事情就怒不可遏,“那老头子以为自己是谁?我们不缺吃不缺穿的,还不需要去违心地巴结他们来争取那可笑的财产!”

在这个问题上,方妈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

方易这会儿反应过来,也狠狠点点头:“对,不能顺着他们的意思。爸,不要理那些人!”

方妈对方易道:“这下你知道了吧,你爸说不想让你知道,只是因为不想影响你学习而已。”

方易无奈地耸耸肩。

“对了,那人还约了我明天晚上和他见面,我还没有给他回复。”方爸有些苦恼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元晞说道,“去了之后,将所有事情说清楚,斩断这份孽缘才是。”

一锤定音。

方爸在那人又打了电话过来确认的时候,没好气地同意了明晚见面的事情,顺便说了一句,到时候自己会带着家人去。

对方当然是欣喜若狂。

江州希尔顿酒店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挂了电话之后,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中年女人,不约而同地轻笑起来。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有很强的自尊心,没有想到,现在还是迫不及待地贴了上来。”其中一女人轻蔑嗤道。

另一女人也是如此想法:“就是,我看他那清高的样子,还以为不愿意跟我们打交道了呢,现在又这么着急地拉着全家子上阵。爸,您到底查清楚,是不是您的儿子,别随随便便找了个狐媚子的儿子就滥竽充数了,让我们家那么多的财产都打水漂了!”

这话说得酸不溜秋的,其实哪里是在怀疑对方的身份,老爷子的手段还需要质疑吗?她只不过借着这么一句话,发发口头的怨恨罢了。

谁让她的父亲这么的古板固执,一心认为只有儿子才能继承家业,小弟去世之后,找也要在外面找一个私生子回来继承家业,她们姐妹俩,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之前的小弟也就算了,亲生的胞弟,哪里会有嫉妒他的道理。

可现在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私生子?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对了,几年前不是就调查过他们一家吗?开一家入不敷出的小店,老婆不知道是什么乡野村妇出身,儿子也完全是一个胡闹的小混混,还有一个女儿,整天跟着自家外公生活在山中,估计也养成村姑了,也不知道家里面穷成什么样子,连女儿都不要了!”

这种家庭,原来只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却一朝翻身,还可能会爬到她们的头上,这让姐妹俩怎么气得过?

而且,他们家确定不会变成整个京城的笑话?

还有,那家人不会小人得志地炫耀自夸吗?

想到这一点,女子就觉得怒火攻心。

“够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瞥了她一眼,却没有动气:“以后就不要随随便便的称呼了,要叫哥哥,他应该比你还要大一岁。”

“爸!”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由不得你们俩说不同意!”老人一拍桌子,眉目间有几分剑拔弩张的威严,“而且,我的家产,还轮不到你们两个开口!”

从小就面对父亲偏心的两女已经习惯了,这会儿倒也没有觉得愤怒,只是有些气不过。

但她们俩说点酸话还行,若是真的要挑战父亲的威严,她们还是不敢的。

如今家中谁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找回那个四十几年都没有见过几面的私生子,这是无论谁也无法改变,不然母亲也不会忍气吞声到现在。

……

江州江堤之畔。

此处位置有些偏僻,人烟稀少,便也显得这对峙而立的两个老人,有些奇怪。

旁边还跟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一个是穿着麻衣布袍,仙风道骨的发须皆白的老者,一个却是沧桑佝偻,浑身脏乱的乞丐老妪。

若是元晞在这里,定然能够一眼认出那老妪,赫然便是之前与自己交过手的那人!

“哥哥,没想到你还是找到我了。”老妪冷冷嗤笑,看着刘子川的目光,竟然显露出了几分恨意。

刘子川许久没有说话。

他始终能够想起,还是少女时候的妹妹,脸上整天无忧无虑的笑容,还有那脆生生如悦耳铃铛般的一声“哥哥”。

那时候,兄妹俩何等亲密无间,可如今却为何走到了这一步?

是妹妹家中出事之后,脸上笑容越发渐少?

还是妹妹的丈夫去世,她整个人深受打击?

或者是她绝望住进了老宅,整日闭门不出?

不管是什么时候,自从妹妹嫁人之后,他对妹妹的有关记忆就越来越少了。

不是因为他年纪大了记不清楚,而是因为他整日忙碌于风水之道,想着要如何才能成为大风水师,跨上那一步,整日如同疯魔,连自己的儿子都遗忘了,更是忘记了妹妹的存在。

他为了那份名利的追逐,奔波在外,鲜少见到家人。

而当他不在的时候,一切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刘子川往往觉得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可事实不是它变得快,而是因为刘子川为了风水一道,忽视了家人,忽视了生活中的那些小事,才一点一滴地走到这一步。

到了如今他才知道,他错了,错得很深。

刘子川的脸上不由得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子舒,一切都是哥哥的错,你能不能,能不能回头,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

“错?刘子川,你说这是我的错?”老妪,也就是刘子舒桀桀冷笑,嗤之以鼻。

她从来都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

“刘子川,你凭什么站在这里说这个话,凭你是我的哥哥?那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吗?你除了醉心于你的风水之道,你还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样痛苦的什么?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刘子舒歇斯底里地吼着,似乎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回忆。

刘子川一怔:“子舒,哥哥知道你过得苦……”

“够了。”刘子舒突然冷静,“你什么都不知道,多说无益,动手吧。”

刘子川纠结不已,袖中握着的五雷斩鬼印不停的颤抖。

而在他纠结的时候,刘子舒已经主动出击,滔天般的血色煞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刘子川看到这些血煞之气,不敢猜测这么多的煞气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修炼而成的,只觉得心都疼得麻木了。

“元石,退开。”他沉声道。

袍袖一震,他拿出自己的惯用法器,直迎而上。

他没有用五雷斩鬼印,他知道,此印一出,刘子舒必然重伤。

他心中,到底还是有那一丝的不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