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9】杀人灭口

到了饭馆,凌凤选了个靠湖边的有窗户的雅座,隔着屏风,外面看不进来,人也不多,很清静。

凌凤见她一直不说话,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就选了些特别好材料的清淡菜式。

“你怎么了?”凌凤忍不住问她,“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沉欢抬头看他,忽然叹口气,抓起饭碗,低头扒了一大口。

凌凤奇怪的看她,给她夹了一块素鸡,这是余杭的名菜,有一次宁逸飞请他来吃饭,他就记下了,想着什么时候带她来这里吃。

不由温声道,“好吃吗?”

沉欢没有抬头,点头。

凌凤又给她舀了一勺子蛋羹,她最喜欢这样和饭一起吃。

见她吃得开心,就再夹了鱼肉,细心的剔了骨头,放到她碗里,“喜欢就好。我知道你挑食,就怕你说不好吃呢。”

沉欢抬头看他一眼,眼角有些酸涩,忙低头继续吃饭。

凌凤就这样看着她,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沉欢居然放下筷子,抬头看他,“听说你府上正在给你议亲。”

凌凤一顿,“谁也阻止不了我喜欢人。”

沉欢摇头,“你是皇亲国戚,难道你能抗旨不成?”

凌凤笑着伸手帮沉欢拭擦额头的细汗,“有我,放心。”

“主子!”胡彪忽然进来,见状不由顿住在屏风边,进退不是。

沉欢忙放下碗,“将军进来说话吧。”

她知道胡彪现在只是护卫队长,可以前是和凌凤出生入死先锋将领,她自然是十分敬重的。

胡彪也不忸怩,进来道:“主子,那人又出现了。”

沉欢和凌凤同时站起来。

“在哪?”凌凤问。

“在码头。邢彪已经被放了回去两日了,卑职派人跟着他,谁知发现有另外两人在跟踪他。”

凌凤看了一眼沉欢。

“我们去看看。”沉欢马上道。

凌凤笑了,拉起她的手,“走。”

到了码头,天已黑。

码头上诡异的宁静,他们一行人悄然靠近邢彪的小楼,小楼后面不远处是一片林子。

胡彪警惕的看着四周,一道黑影悄然落下,“主子。”

是赤焰。

凌凤点头,“怎么样?”

“胡彪在前面两百米处失踪了,暗卫们已经去找了。”

凌凤看了一眼天色,“仔细盯着人。”

他看了一眼沉欢,忽然将手伸开,将她揽入怀里,目光却依旧盯着前方,动作是那么自然,显然没有感觉到这个地方合不合适。

沉欢趴在他胸前,听到他的心跳平稳而沉着,反而是自己,跟他贴得那样近,脸上有些发烫,可她却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

他就是他,她虽然不知道为何他要一直瞒着,但他就是救了自己,让自己有了新生命的少年,如果他早些说出来,那她早就会信任他。

忽然,她感觉到他的心跳忽然加剧了,咚咚的响声有如擂鼓。

她太头,正对上他那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

脸,更热了,忙将头扭开,“看我干什么?”

凌凤低笑,“你把我抱着这么紧,我只好看你。”

沉欢猛然醒悟,自己果然两只手将他揽得死紧,顿时如同被开水烫了一般,忙松开手,看向江面。

凌凤扬唇笑了。

小楼很平静,没有半个人影出来。

今天也没有月亮,整个江面上来回有些灯火。

凌凤看着她,夜幕下看不清她的面孔,只依稀看到轮廓,可她的模样早已深深的刻在心底。

“欢儿。”他道。

“嗯?”沉欢心不在焉的回着。

“靠近些。”

“……”她偏头望着他。

凌凤眼望着楼上,重复道:“靠近点儿。离得太远容易让人发现。”

沉欢抿着唇,小心地往他那边挪了挪。

才挪了几寸,就觉得挪不动了,她的肩膀抵住他的胸膛,温热的感觉像电流传来。她不安地想退回去点,但是也退不了了,他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扣在胸前。力道并不紧,但是也让她轻易逃离不了。

凌凤低头凝视着她,声音微微不稳,“我要娶你。”

沉欢一愣。

他的话像是知会,又像是宣誓,尾音咬得斩钉截铁。

沉欢脸又开始发烧,心跳也跟着咚咚的敲着她快窒息了。

她挣扎了一下,“胡说什么。”

其实,她已经无法正确思考要如何回答,她的脑子里似乎嗡嗡的飞着一大堆蜜蜂。

凌凤将她的脸偏过来,正面对着自己,在昏暗的光影下,他的脸也看不清,却能感觉到他的眼睛晶亮。

彼此呼吸着彼此熟悉的气息,她从来没有这么久的停留在他怀里,不知道他的呼吸声是这样的,他的心跳又是这样的。

“抬起头。”他在耳边说。

她机械地把头抬起来,双唇就刚刚好碰上他的鼻尖,双唇像是要焚烧起来!

凌凤微顿了顿,鼻尖顺势往上移,他的唇就在距离她一片指甲不到的地方停住了。

他的气息凌乱地落在她脸上,她能够感觉他双眼里的火热,也能感觉到扶在她肩膀上一双手掌的力度与热量。

“我一定要娶你。”凌凤这次是坚定的誓言。

沉欢眼圈微热,原来寻寻觅觅,他就在自己身边。

她不知怎么答,只是轻轻的嗯。

凌凤顿时雀跃了,虽然知道她心里有自己,可亲耳听见她答应,那是不一样的。

沉欢忽然好想听到什么,忽然扭头往树林走去。

双脚踩在落叶上,发出索索的声音,忽然树林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异响,好想是很小却很尖锐的哨声。

他们被人发现了。

沉欢忙看着凌凤,凌凤伸手盖住她的双眼,迅速道,“眯上眼睛。”

然后一把抱住她,全力疾飞,往林子的另一头飞奔而去。

身后脚步如雨点般迅速追赶而来,耳边风声呼啸而过,沉欢只能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胸前,任凭他带着她急纵!

“主子,上船!”胡彪喊道。

凌凤抱着沉欢,一跃,落在船上。

岸上树林阴影摇动,感觉到几个冷冷的身影。

忽然,几个黑影落在,瞬间几个人混战起来。

原来凌凤是要将他们引出来!

凌凤低头看她,“没事吧?”

沉欢忍着不自在,摇头,“没事。这些人是什么人,好像是要置我们于死地一般。”

凌凤凝眉:“从身法上,应该就是追杀我的那批人没错。”

说完他看着她,走到她身边,语气缓下来,“我想上岸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好不好?他们几个会在这里护着你。”

沉欢点头,“你去吧,不过……你小心些。”

凌凤笑了,捏了捏她的手,转身出了船舱。

耳边充斥着江船的声音,沉欢脸上的烧意也就渐渐冷却下来。

邢彪刚被放出来就被人跟踪,难道是要杀人灭口?这帮人也同样想要杀死凌凤,可见这人的动机是多么阴险。

她很担心,虽然,她相信凌凤的应变能力,可刚才那一幕,也够险的。他现在可是要面对要他命的人。

她忽然觉得,她从来没有这样担心过一个人,就算哥哥、舅舅和舅母们,也都没有这样让她担心。只有凌凤,他的处境是那么危险,即使在光天化日下,全天下人都知道他的命比寻常庶民珍贵,可是还是有人想要这样地置他于死地!

她实在是呆不住了,走出船舱要和胡彪说要上岸看下,胡彪忽然低声道,“主子已经去上游了,我们去接应。”

沉欢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凌凤能暗地里训练暗卫,自然会有办法互相通气。

她抛却私心杂念,等木船靠岸,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落在她面前,牵着她的手,跳上岸。

赤焰他们也都回来了。

“我们暗卫共十人,加上胡彪他们的四人,我们挡住了追杀主子的那批人,但,邢彪似乎被他们带走了。”

沉欢凝眉,“可惜了。一无所获。”

“那倒也不是。”赤焰道:“我们也擒到了追杀主子的两个人。”

“主子!那两个人服毒死了!”胡彪忽然疾步跑来,后面的人则扛着尸体。

赤焰脸一沉,这下还真没有收获了。

众人静默了一会,凌凤走到尸体前,从怀里掏出一颗夜明珠,蹲下去察看。

沉欢也蹲下来。

“不害怕?”凌凤看她。

沉欢摇头,“死人又不是没见过。”

只见被掀开的面巾的尸体脸上,两个人俱都大睁着眼睛,有颜色深沉的血从七窍流出来、

“鸠毒!”凌凤道,然后剥开衣衫,寸寸查看。

衣服了什么都没有,看来为了这次行动,做足了准备。

沉欢忽然道,“这些人是盛京的人。”

凌凤看着她,“何以见得。”

“这些衣服和鞋子面料的质地都很普通,而且,是盛京京郊本地产的粗纱纺制的。而且这鞋底也是这带很传统的制作工艺。”

她开了那么多年绸缎铺,这些衣料不说闭着眼都能说出来历,至少这样细辩下来,是绝不会错的。

如果衣服的质地还可以入乡随俗,那么像他们习武之人,穿鞋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尤其这种惯于夜行的人,一双合适的鞋子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这些都是小黑他们闲聊时说起过的。

凌凤点头,“我想这群人肯定是来自本地。”

“可是,我觉得勋国公最近不会动手的。一旦他动手,大家都会想到他因为晋漕中的事情来报复你。可是勋国公最近,就连晋漕中受了那么大的阻碍,他都不露面,又怎么会派出杀手来杀你呢?”

凌凤点头,“是,我早就怀疑有另外一个人在从中作梗了。只是,这些杀手都不是等闲人,没有个十年,训练不出来。说明此人早就准备了,可他究竟目的是什么?”

沉欢凝眉,“一定要仔细排查,敌在暗,我在明,最危险。其实,这次他们的目标已经是邢彪。他们是怕邢彪暴露他们的身份。”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铃兰的花殇送经典必读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