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8】摸底

秦湘说得太对了,只要将沉欢弄来,她和苏氏就会杠上了,那这个府里就热闹了!

吕氏非常高兴,“真想不到你这个丫头平日不说话,还有这种脑子。真不枉我疼你!”想了想,皱眉,“沉欢这个死丫头滑头得很啊,要把她哄过来不容易。你有什么好法子?”

秦湘摇头,“现在还没想到好办法,总之我们多留意,一定会有办法的。老夫人,你不是从余杭带了些人来吗?挑个听话的去盯着梨花胡同,总会逮着机会的。”

吕氏点头,“对的。我这就安排去。”

随着内阁风波渐渐落定,随之而来的许多消息让很多人不安起来。

燕权慎入阁,跟着一串人水涨船高,许中梁再度高升,坐稳了户部的位置。户部原本都是勋国公的人,渐渐的,他们启用了很多寒门有才子弟,都是当科入围的生员,这样一来,寒门中人,便对新入阁的燕阁主呼声颇高。

勋国公的人便被一点一点挤了出去,这样一来,就动了勋国公体系的根本。他们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而秦钰在燕阁老的身边露面多了,他的才华横溢,加上有个商通的妹妹,心智和眼光自然和旁人不同。常常能提出新的见解,由燕权慎呈报皇上时,有几次受了奖赏,秦钰的身价顿时飙升。

但是,也传来秦松涛将调任通政使司通政使一职的消息。

这可是通政使司之长官。职掌呈转、封驳内外奏章和引见臣民之言事者等事宜,并参预大政、大狱之会议及会推文武官员。简直是掌管各命官的生杀大权。

沉欢和凌凤得到这个消息,两人很有默契的见面了。

自从上次两人的感情挑破窗户纸后,两人再没见过面。

沉欢见到他脸有些发热,默默的泡茶给他斟满茶,亲自递过去。

凌凤接了,微笑着看她,“你还好吗?”

沉欢脸更红了,点头,“好。”

凌凤瞧着她的手镯,点头,“很配。”

沉欢知道他说的什么,不好接话,端起茶杯正要抿。

凌凤忽然想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早饭吃的什么?”

沉欢瞧着他的手,可他没想着拿开,似乎这样很自然。

无奈,她摇头,“你来得太早了。”

凌凤叹气,“你这个人平日里那么聪明,怎的到了自己就这样粗心?一大早的泡绿茶,不先吃东西,你不怕难受?”

沉欢看了他一眼,“你居然懂这些?”

凌凤笑着说,“我在外面不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有什么不懂的。”

沉欢柔了表情,“你吃了没有?”接着想,“你一定没吃,那么早就过来了。”

“烟翠,赶紧上早饭吧。”

站在一边的烟翠听见忙去安排了。

凌凤将她手中的杯子拿下来,“昨晚收到消息就想过来和你商量的,只是太晚了,怕打扰你休息。所以就早上来了。今天上朝定会有些消息出来。”

沉欢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昨晚我也在想对策。这个位置他不能坐上去!”

“对。我们得想出个对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拉下来。但通政使司通政使是六部之外的职位,能管住他的只有晋漕中了。所以,他这个位置只有让皇上不信任他,方可拉下来。”

沉欢撑着脑袋,想着。

烟翠和云裳将两份早饭端来,在花厅里布好,便来请他们吃饭。

沉欢刚站起来,猛然想起来,冲着凌凤看了一眼。

他立刻就扑捉到沉欢的眼中信息,快步走近,低声问,“你想到了什么?”

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逼来,沉欢莫名的安心,她忽然有种有了依靠的安心的感觉。

看着他淡淡一笑。

这一笑,和往日不同,带着一丝温柔的味道,让凌凤满心多了份暖意,不由暗暗的握了握她的手。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的感觉,两人的距离拉近,近得就像已经在一起好久好久。

沉欢低声道,“吕氏的身份!”

凌凤正了色,“如何?”

“前朝反臣中有个大家族姓吕。”

凌凤瞪大了眼睛,“你说吕氏是前朝罪臣吕氏家族的人?”

沉欢点头,“正是。我有证据。”

“太好了!这下可以彻底打到他了!”凌凤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

沉欢想了想,“这个事情我本是要压着,因为这是最后最有力的事情,但秦松涛无比狡猾,不是万无一失的事情,我不想轻易动。要想好。”

凌凤点头,“好。”看着她专注想事情的模样,不由叹气,“先吃饭。”

沉欢瞧他一眼,喃怪道:“你自己跑来也不吃早饭,你以为你就是青铜啊!”

凌凤握着她的手,凑过来低声道,“我是寻到一个可以来见你的理由,吃饭那么浪费时间。要不是怕你恼了说我不懂规矩,我昨晚就来了。”

烟翠和云裳等其他丫鬟的头齐刷刷的扭向花厅外面。

沉欢瞪他一眼,挣脱手,“吃饭。”

凌凤笑咪咪的摸着下巴,跟着她。两人说通了真好,可以随时随地表达他心里对她的思念了。

以前一直压制着,还不觉得,如今可以畅所欲言了,反而觉得越发想得紧了,总觉得每天看都看不够。

凌凤看了沉欢手上的吕氏族徽和信,信心百倍的道,“我想办法。”

沉欢点头,“如果直接将东西呈上去,万一他们拿出这个和她无关的证据,我们就会比较被动,得想法子让她不能抵赖。而且,我手上还有吕氏前夫这个人证。”

凌凤点头,“太好了,这个我来办。我只要想办法让人提起一个折子,向皇上奏请现在发现了前朝旧臣有异动,恐有人谋反,皇上自然会马上派人查。顺着吕氏的线去查,就不怕查不出来真凭实据来。”

沉欢笑着点头,“这个办法好。”

下午,沉欢正在想着吕氏的事情,门房丫鬟来报,说是曹夫人来访。

沉欢一怔,“曹夫人?”猛然她站起来,“曹天鉴的夫人?快请。云裳你亲自去接待,我换衣服就来。对了,去请二舅母来一起陪客。”

烟翠和云裳顿时明白是曹玉的母亲来了,这可是大事,两人马上分头行动。

沉欢很快的装扮完毕,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正厅,见到曹夫人也是一身讲究的服侍,便知道她重视至极。

赵氏也穿着最体面的衣服赶了。

沉欢见到曹夫人,忙恭谨的行了正式的礼,曹夫人笑着将她扶起。

最近的事情,她是已经全部知道了,想了几天,她决定亲自来看看沉欢的虚实。谁知道发现她的府邸居然在梨花胡同,这可是二、三品以上的高官聚集的地方,而他们都买不起这里这样大的宅院。进来后,她也一路留意着整个府邸的装饰。

府邸的装修可以代表着主人的秉性。

整个院子没有一点商户人家的世俗,没有一点炫富。只是在正厅的墙上挂着价值不菲的名家字画,显示出主人的文学品味。

曹家出身武将,而曹夫人却出身文官世家,对这样的品味甚是满意。

今天再认真看着沉欢。

她眉眼露出的灵秀是极少人有的。肌肤如雪,鼻唇精致,款款而立,露出她极有教养的优雅气质。

这样的女子,哪怕是随意在一处一站,立刻就会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

秦钰的模样,她是偷偷的细看过的。再如此近的看沉欢,尤其是是她的行礼姿态和度,都把握得极好,这不是死板硬套学来的,而是骨子里就有的得体。

“曹夫人光临寒舍,实在是我们的荣幸。”赵氏大方的笑着,作为长辈自然要先说话。

曹夫人笑着,“是我唐突了。只是,我在女儿的口中常称赞沉欢姑娘,我是慕名而来。”

沉欢听她语气诚恳,心里顿时放了心,忙笑着道:“曹玉姐姐才是拥有情才之人,是沉欢学习的榜样。”她做了个请的姿势,“曹夫人请上座。”

丫鬟们训练有素的上了茶点,依规矩服侍在一旁。

曹夫人看得满意,连下人都能训练得比他们世代为官的家族还要好,说明沉欢治家的本事了得,那就不用怀疑她手下的财产打理了。

三人寒碜过后,曹夫人便起身告辞了。

赵氏奇怪的说,“她这是什么意思?”

沉欢高兴的说,“二舅母,哥哥的好事将近了,你要忙了咯。”

赵氏大喜,“你那么肯定?”

“那是自然,要不堂堂二品官员的夫人会屈尊跑到我一个宝林府中?她是探虚实来了,让别人来她不放心,也不想声张。万一她不满意,传出去不好。不过看她的表情,定是满意了。看来我也要准备下哥哥的聘礼了。”沉欢高兴的鼓掌。

丫鬟们也都高兴起来。

谁知道,曹夫人的动作简直神速,第二天就请了媒人上门提亲。

秦钰满脸羞红,又兴奋不已。

周鼎也赶回来,和赵氏一起代表家长拍了板。

接下来飞速的进行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

将日子订到了十月初十,那就等着最后迎亲了。

沉欢提出索性先请个订婚宴,由沉欢他们办上十桌,给足了曹府颜面。

但是究竟给不给吕氏下帖子,沉欢想了许久,最后为了曹玉能正当加入族谱,最终决定大大方方的给秦松涛和吕氏下帖子,礼数到了,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情了。

至于吕氏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她已经交代甘珠,带上几个护院到时候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也做不出什么来。

何况,这样也能掩盖凌凤暗中调查吕氏的事情。

秦松涛接到梨花胡同的喜帖时,看了一眼便丢在一边。

管事很快就进来,“老爷,沈大人请您即刻过府。”

秦松涛停下笔,“备马。”

只用了两刻钟,秦松涛就到了沈府。

沈奎兴奋的在书房门口接他,“松涛,有大喜事啊,快进来。”

秦松涛缓缓笑着跟他进去。

喜事,对秦松涛来说就是讽刺。

“我刚从曹府出来,我姐夫让我告诉你,通政使的职位就是你的了!”沈奎兴奋的大叫着,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虽然你蒙受了不快的损失,可他还是很重用你啊,这个位置可是人人削尖脑袋要钻上去的。这简直是一步登天的位置啊。”

秦松涛听到通政使三个字心头一顿,不由抬头,前些日子只是听到风声,本来不信,这个位置不是一般的正三品位置。

“你说的是真的?”

沈奎笑着点头,“当然了。方才他已经去大殿向皇上禀报了,这缺你是跑不掉了!”

秦松涛胸脯欺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从詹事府的中允到通政使司通政使,他往前跨了不止一、两步啊。

他该高兴的,可怎么都笑不出来。

这个位置,是他牺牲了秦嫣的闺誉换来的!

他端起桌上的茶,一口喝尽。

“哈哈,喝茶作甚,这种好事,自然要喝酒的,走!”

两人到了官妓的巷子,又是一夜不归。

苏氏看着天再次吐白,她的身子和心一样透凉。

凌凤正在看着司马懿带来的信。

庞龙大步进来,“主子,秦姑娘来了。”

凌凤忙放下信,就看见夕阳下沉欢款款走进来,她头上呢还能带着帏帽,雪白的纬纱翩翩飞起,精致的小脸时显时隐。

进了门,沉欢将帷帽取下递给身后的烟翠,直望着凌凤,“秦松涛的位置定下来了。你知道了吧?”

凌凤点头,点了点信,“我看到了。”

如今已经八月,天气开始热了,她鼻尖上凝结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因热意让她的脸庞蒙上一层氤氲下,显得更细腻了。

凌凤余光扫了眼外面觑过来的许多双目光,不着痕迹地站到门边,将她的身子都挡住,自己背对着门口,低声道,“这么热,你巴巴的过来干什么?派人叫我一声,我过去就好了。”

庞龙粗手粗脚的递过来一块飘着幽香的汗巾。

凌凤接过,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凉凉的。

胡彪忙缩了缩脖子,那鼻尖的汗他是看到了,可他不是帮主子想细心些嘛,用得着那么个恨不得挖了他眼睛的眼神吗?

凌凤用汗巾在她鼻尖上印了印,又甩回给胡彪。

沉欢却不觉得他的动作有什么不妥,似乎两人间已经很自然。

她双眉微蹙道:“没想到这么快,如果不在他上任之前阻止的话,就有点麻烦。”

本来她得到风声时,她是将信将疑的。

本朝是没有人这样一下越过三级的。可秦松涛居然做到了。不过一想,也能想通。秦松涛作出那么大牺牲,晋漕中为了平息内部恐慌,对他有安排也是意料中的。

而她和秦松涛的斗争已经不是两人恩怨了,从插手内阁开始,就已经上升到了党争,所以对付秦松涛,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可不是对付吕氏那么简单了。

何况,他们选了这么敏感的事情来摧毁他,更是要小心翼翼,不能出差错,否则,以后很难再有机会能一下子撸掉他!

眼下的秦松涛就像是覆着层层保护盔甲,再不迅速将他的盔甲剥掉,她很难保证能伤到他根本。

“放心,我们的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凌凤看着她,温柔的笑着,能这样敞开心扉和她在一起,真是很幸福。

沉欢这才松了口气,笑着点头,环顾一圈书房,以前来都很谨慎,不敢太过张扬和轻松,免得显得轻浮。

忽然,她看见一幅画。

松岩图,而那松岩下站着一男一女,那女的一身白衣。

松岩图!

她迅速将目光调开,故作轻松道,“那我就等你好消息。”转身就要走。

“喂。”凌凤马上拉住她,周边几道目光刷的射来,沉欢挣脱他的手,低声道,“干嘛?”

凌凤笑着说,“你帮我选个礼物哥哥。”

沉欢白他一眼,“你自己选。”

“那怎么行,我的小舅子,礼物一定要隆重还要合他心意才行。”

“谁是你小舅子!”沉欢顿时瞪他。

凌凤俯下身子,靠近些,低声道,“那你陪不陪?要不我就正式宣布,秦钰是我小舅子。”

沉欢咬牙瞪他,这人好无赖啊!

凌凤大笑,“走,我们逛街去。”说着理所应当的牵着她手往外走。

一路上的壮男们瞪大兴奋的眼神。

沉欢无语,无赖的无赖!

沉欢无语,无赖中的无赖!

门外,准备了马车,凌凤掐住她的腰,轻轻的就将她放进了马车,她都来不及叫。

沉欢郁闷的坐着,瞪着对面的人。

凌凤笑着看她。

沉欢无奈不再理他,看着窗外,脑子里浮现出那副松岩图和那一对男女。

过了一会,凌凤瞅了她两眼,说道:“在想什么?”

沉欢慢悠悠的扭头看他,缓缓的道,“在想一个人。”

凌凤顿时瞪眼,“什么人?”

沉欢移开眼光,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幽幽的道:“不想说,反正你又不认识。”

凌凤微顿,见她神情恹恹的,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沉欢想起那对男女,男的正在给女孩子揉脚,那女孩子和她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看过这个场景,他怎么会画出来。

自从重生以来的一幕幕,她一直以为是宁逸宏救了她,如今想起来,其实一直是他。

带着面具的也是他!

原来,凌凤才是真正救了她的人。一路的呵护,一路的鼎力帮助,一直都是他!

他说过自己忘性大,原来是指的这个。

可他却不肯告诉她。

凌凤看她这个模样,有些不知所措,“要不我们先去吃饭,我带你去个僻静又好吃的地方。”

沉欢点头,“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