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7】初吻

沉欢睡醒,睁开眼睛猛然看到凌凤坐在她的床头,正柔柔的盯着她。

吓得她立刻抓起被子坐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规矩啊!女子闺房是你随便进的吗?”

凌凤见她乍醒还懵懂的眼睛,少见的慌张,多了几分可爱,不由笑了,“我是个武夫,常年在外征战,哪里懂这些规矩。”

沉欢气结,“我这些丫鬟都该换了,居然任由一个大男人坐在我床头。”

凌凤笑着看了眼门外,“不能怪他们,你觉得你的府里有人能拦得住我吗?他们都是被你调教过的,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讨打了。”

沉欢翻了翻白眼,“你有什么事?”

凌凤抿嘴一笑,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漂亮的翡翠镯子衬托她本来就白的手臂越发雪白。

沉欢看到他的眼神,猛然想起,手镯还没有脱下来呢,赶紧用手去脱,可还是脱不下来。

“这个玉镯有灵性的。别脱了。”凌凤看她手腕红了,心疼地低声道。

沉欢瞪他,“什么意思?别脱了?”

凌凤不看她的眼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做近了些,掏出一个瓷子,拔掉布塞子,倒出两滴黄色的油状物,轻柔的涂抹在她红了的手腕上。

他手心里传来的暖意让沉欢莫名的心里柔软了许多,不禁看着他,有些莫名的驿动。

他低垂眼眸,专注的做着,本该刚毅的笔挺鼻梁,却也多了份温柔。

沉欢不知为何没有挣扎,或则他这样对自己,自己反而不好意思挣扎,可,这镯子带着算怎么回事?

她努力压制着心里的跳动,用极为正常平静的声音道,“涂了油就好脱了。”

凌凤手微顿,缓缓抬头,凝视着她,两人鼻尖距离只有一寸,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甚至能听见彼此同节奏的心跳。

沉欢一慌,忙要后退,谁知用力太猛,脑袋嘭的撞到床靠上。凌凤皱眉,迅速用手摸着她的脑袋,往前一带,绕过去看她的后脑,低声的责备道:“总是那么毛躁,让人不放心。”

此刻,她的脸颊与他的下巴轻触而过,刹那间,两人一顿。

凌凤心跳如鼓,缓缓的,低头看着低垂眼帘,两腮绯红的少女,轻咬樱唇,骨子里依旧将自己保护在壳里一般。

她这样冰雪聪明,难道她猜不到这个玉镯的意义吗?难道就凭这样的花纹,她不懂这是皇家御物吗?他将皇家御物私赠与她,难道她真的感觉不到他对她的那份心动吗?

还是她,不愿想?不愿接受?可她眼里常流露出来的对自己的信任,对自己的熟悉,不是彼此的心有灵犀吗?

良久,他轻轻的问,语气有一丝莫名的无奈,“这个手镯……你真的很想摘下来吗?”

他问的直白,沉欢一怔,用力调整自己的心绪,缓缓抬头,对视着的他的目光,倔强的问,“不是我的,我为什么不摘下来?”

凌凤不知该笑还是该如何,可眼底下的女子是那么让他无法控制的心动,索性问,“我说是你的呢?”

沉欢眼眉一挑,“你说了不算。”

“那谁说了算?”凌凤忍不住轻笑。

“你家的太妃、王妃、父王、皇上都说了算,就你说了不算。”

这句话在沉欢脑子里已经盘旋了好几天了,本来她根本就不想用这种事烦自己,索性丢开不再想,可是,面对他,她竟然控制不住脱口而出。

凌凤微笑略收,定定的盯着她那双亮如黑宝石的翦眸,忽然,握着她后脑的手一用力,头便俯下来。

沉欢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唇已被温柔的覆上,瞬间石化了。

他吻住她的柔唇,无比美好的感觉,让他心被暖暖的包裹住,不想放开,可又怕太过激进,将她惹怒。

良久,两人都不敢动。

凌凤再也坚持不住,微松开她,她的脸蛋如红透的苹果,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他。

不由莞尔,低声道,“我说了,我说了就算。”

沉欢猛然清醒,忙要推开他,却被他索性一手环腰,头上的手依旧禁锢着她的头,无法逃开。

凌凤勾唇浅笑,“你说,我说了算不算?”

沉欢瞪他,“无赖!”

凌凤咧嘴一笑,“好,那我就无赖好了!”

再度袭来的吻不如刚才的温柔,好似耍无赖一般,只觉唇瓣被强悍而狂风扫落叶般撬开贝齿攻城略池地长驱直入,毫不客气地勾起她丁香小舌。

凌凤本想逗逗她,惩罚下她封闭自己,让自己一个人备受煎熬。岂知被她柔暖的触觉深深吸引,甚至被她复杂的情绪迷惑,不由自主的,渐渐的变得柔了起来,细心的,一点点的就像捧着稀世珍宝。

沉欢脑子嗡的炸响,这是怎么了?她为何浑身如触电一般,全身无力?竟然提不起力气推开他,竟然会感到他的吻这样美好,竟然心底被搅得翻天覆地如激浪拍岸一般难以控制。

直到她已经无法呼吸,软软的落在他的怀抱中,凌凤才念念不舍的放开她。

沉欢脑子一片空白,为人两世都没有触碰过男人的她,竟然也有招架不住的时候。

凌凤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柔声道,“别生气,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喜欢你,沉欢。”

沉欢呆呆的看他。

我喜欢你?

这几句是她想也没想过的,但似乎朦胧之间也是意料中的。

可真的亲耳听到他说的时候,她竟然不敢相信。

凌凤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宠溺的凝视她,“小丫头,你给我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去相亲,谁敢向你提亲,我就打断他的腿。你还小,我等着你,所以,你不准急。”

说着,站起来,快速的走出房门。

沉欢还在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烟翠和云裳一脸高深莫测走了进来。

两人见姑娘头发有些凌乱,衣襟不整,面红耳赤,两人赶紧将目光调开,各自飘开,一个给她准备梳妆的用具,一个准备衣服。

沉欢这才缓过神来开,伸手摸了摸她的老脸。

小丫头?老娘比你还打一个半轮!

沉欢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活了两辈子怎么还不如他淡定呢?

“姑娘,你要起床吗?”烟翠满眼笑意看着她。

沉欢看着她,“烟翠,你已经19岁了啊,太大了,该嫁了。”她转眼看着云裳,“云裳也是,你都21了啊,不能再耽误了。”

烟翠和云裳两人顿时瞪大眼睛,异口同声的道,“奴婢不嫁。”

沉欢瞪眼,“不嫁?你们都快把姑娘我给私嫁了!”

两人顿时明白过来,忍不住噗嗤笑了。

沉欢见她们居然还笑,就生气了,“叫鲁叔来,我要给你们挑人家,虽然你们不仁,我不能不义。”

两人见她真生气了,烟翠忙作揖讨好道:“凌公子是谁啊,我们能拦得住吗?何况赤冰也是凌公子的人。有她在,我们也拦不了,姑娘不能怪我们啊。”

云裳却笑着说,“烟翠,你弄错姑娘的意思了。姑娘是想嫁了,所以要我们也嫁了,好跟过去。”

烟翠顿时笑了,“哦,原来如此,还是云裳姐姐聪明。”

沉欢白她们一眼,不理她们,自顾自的起床。

苏氏终日呆在自己院子里闭门不出,秦松涛住在书房,两人似乎在冷战。

吕氏胆子也就大了,前些日子,苏氏不愿意管家,秦松涛无奈下将中馈交给秋盈代管,吕氏就觉得她肯定能拿捏秋盈的。就将管家叫来,“夫人这些日子身子不爽,老爷也忙着公务,以后你有什么事就直接来回我。”

管家一怔,听到这话忙去苏氏的院子寻了秋葵。

秋葵冷哼一声,“她想得美。没有夫人,还有我们姨娘!老爷已经让姨娘协助掌管中馈了,以后她要是要银子使还得来向我们姨娘申请。”

“你们说什么呢?”苏氏在屋里问道。

秋葵和管家忙进了屋子回禀了一遍。

苏氏没有表情的默了默。忽然冷笑起来,“她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她要掌家,你让她掌好了。让管家单把府里的大库钥匙放我这里来,我倒要看看没有钱她还怎么掌这个家!”

秋葵一听,点头,心里却提秋盈不值,这个钥匙本来老爷给了秋盈管的,苏氏还是抓住不放。

管家自然有了主心骨。

第二日,果然吕氏就来要管家拿大库钥匙取银子办事情。

管家恭谨地说,“回老夫人的话,大库钥匙在夫人那里,老夫人要用的话就去问过夫人的意思吧。”

吕氏哪里敢直接去找苏氏。闻言气得鼻子都歪了,却又无可奈何。

苏氏恨不得将秦湘给撕了,要不是秦湘这个贱人,她的女儿也不会被逼着不喜欢入宫,却被逼着用最低贱的方式入宫,再到如今被皇上冷落,还不知道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如今她唯一的女儿被一而再再二而三的伤害,她这个做母亲的却连入宫探望安慰的权利都没有,这段时间,她的心早就碎了。

吕氏这个时候来耀武扬威,她怎么可能让她顺心!

吕氏虽然生气,可也只能如此,谁让她靠着这个儿子活着呢。

而秦湘只要能穿好的,吃想的和辣的就好了。吕氏每日在府里还受着府里管事的阳奉阴违,受了府里人暗气,见到秦湘这个模样,就免不得要在她身上撒气。

“你瞧瞧,你这辈子还有什么出息啊!本来以为带你来有什么出息,可如今你只会帮倒忙!”

秦湘虽然也是受歧视的,可她很清楚,在府里她只能依靠吕氏,否则被赶回去,又要和那个龌蹉的下人共居,打死她都不要,再怎么也是做过嫡小姐的,让她过那样的日子和杀了她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她宁愿在这里受气。

她赶紧上前安抚,“老夫人可别生气,担心气坏了身子骨。我们不妨想想,我们自然是斗不过我婶子的,可沉欢还斗不过那个婶子吗?只要把沉欢那个臭丫头弄来府里,让她们两斗去,我们暗地里给苏氏添堵,回头让三叔生气,倒霉的就是沉欢。你想想,这是不是一箭双雕的妙计呢?”

吕氏听完,顿时两眼冒出贼光!

------题外话------

吻了……要不给点掌声呢?

凌晨还有更新,努力码字去……

上一章
下一章